甜面修罗
字体:16+-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夜墨焱到来

时间往往在人们感觉不到的角落流逝的飞快。转眼,已是大半年过去。

独妍与花璃两人躺在草地里,翘着二郎腿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

此时已是深秋,花璃因为有内力护体所以躺在地上也无所谓,不怕着凉,而独妍在这段时间里,也是多多少少学到了一些内家功夫,所以也是无碍。

两人抛去了那些繁文缛节自然而然的相处在一起的时候,倒是别样的潇洒自在。

“喂!皇甫滟去哪儿了?”正在两人懒散的虚度着下午半天的时光的时候,一个极度恶劣,却又饱含思念的声音传了过来。细听之下,这声音倒是有几分熟悉。

躺在草地上的两人对视一眼,俱是疑惑。这个声音……怎么这么想是夜墨焱的?不过,不太可能吧。他不是应该在另一个世界么?况且,就算他来了,也不应该是第一个就问皇甫滟的啊,可是那话语中的思念却又不似假的。

“喂!我说你们,没听到的话么?!”那人显然是有些恼了,大声道。

独妍这才懒洋洋的坐了起来,眯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人一身墨色衣衫,墨黑的发高高挽起,显出身份不凡,剑眉英目,薄薄的唇抿起,俊美的脸上有一丝不耐之色,隐隐有几分别扭。

此人,可不就是夜墨焱吗?

独妍看了看花璃,见对方眼中同样满是促狭戏谑之色,心中隐隐明白了什么,看来,只有分开一段时间某人才能明白自己的心呐!见他一脸焦急之色,显然是匆匆赶过来的,虽然不明白他是怎么过来的,不过独妍正急着看好戏,也就没有逗弄他了,如实说道:“皇甫滟就在西厢房里面,你若是想找她,就去吧。”

话音刚落,夜墨焱便如一阵风似地奔了出去。

见他离去,独妍与花璃二人双双起身,也跟着奔了出去。

夜墨焱找到西厢房的位置,猛然停下,站在门边深呼吸,平息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极力克制着让自己不要失态。同时也在心中苦笑:那个傻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住进了他的心里,她刚走那会儿自己还不知道,只把那些焦虑晃神等等都归类为压力太大,有些不适应。可是后来感觉就越来越不对劲,比如说看着一个美丽女子就不由自主的想起皇甫滟,看见一个平凡女子又不由得想着皇甫滟才不会这样甘于寂寞呢……完了完了,他算是真的入了魔了。

最终,却还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只可惜,他一直坐等皇甫滟回来,几乎每晚都去他们临走时的那个湖边,可是等了将近一年了,皇甫滟却还是没有回来,这不由得让他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又或者是她在另一个世界找到真正值得她托付终身之人了?又或者是……如此诸类。简直就像是无法控制一般的去不断想象这些事情,越想越烦躁,越想越不安,到最后,就只能在心里怪自己怎么这么不懂得珍惜……罢了罢了,反正最后自己误打误撞的还不是到了这个世界?再慢慢把那女人追回来也不晚。

正这么想着,屋内却突然传出一阵女子清脆的笑声,不禁让他心神一荡,这个声音,分明就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儿的声音!心中的欢愉还没来得及升腾而起,瞬间就被探究、疑惑、气愤等负面情绪所笼罩了:这个女人,亏自己还想着怎么哄着将她追回来好好疼,她却自己笑的如此开心,真是没心没肺!想着,却又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她在和谁笑?这明明是她自己的卧房,莫不是有那个该死的男人进去了吧?!想到这里,夜墨焱双眸冒火,根本就不能再听下去,直接踹开了房门闯了进去。

而正窝在屋顶上看戏的两人见夜墨焱站在门外这么久脸上神色变化多端却怎么都不进去,正暗自着急呢,却听见皇甫滟一笑,那人立刻就冲进去了,简直比激将法还管用……然后,两个无良的人轻轻挪开了一片瓦,朝着屋内望着。

屋内的皇甫滟与风泊雁相谈正欢,不由得笑出了声,却听见房门砰的一声响,直接破碎的倒在了地上,不由有些惊愕,抬眸看向门外,却看到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人正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眸子里却是几欲喷火,很生气的样子。大半年来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心上人,皇甫滟自然是无法多想,只是愣愣的看着一脸怒色的夜墨焱,显得有些无措。

夜墨焱一进门,见到的就是皇甫滟一脸笑容,视线正从那个坐在桌边的人身上移开,见到他时,却是一瞬间呆愣在了原地,眼中的情绪无法收敛,当读懂那些情绪时,夜墨焱心中的怒火总算是平息了大半,可是却仍是有些生气,原因则是因为——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还真的把一个男人引进闺房了!要只是个普通男人也就罢了,可偏偏是在这深秋也要拿着把扇子装风流,时不时扇两下,并且容貌气质均为上等的风泊雁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

心中心思千回百转,面上却是隐隐带着笑意的道:“呵,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两位正闹得正欢呢,那么就是在下的错了。既然如此,不打扰两位了,告辞。”说罢,再也不多说一个字,转身离去。

见他如此,皇甫滟心中一慌,连忙追了出去。

风泊雁一个人留在屋内,见此情景,也是明白了几分,似笑非笑的瞥了屋顶一眼,又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勾了唇角扇了扇扇子,道:“两位现在怎么不追过去看戏了?只怕接下来才是重头戏罢。”

屋顶上的花璃淡淡一笑,丝毫没有偷窥时被抓到的自觉,反而面不改色的道:“看戏也要懂得把握人心。若这时追上去,只怕会被某人怒极之下剁了也说不定。”

风泊雁嘻嘻一笑:“他能有那个本事剁得了你么?”

“自然没有。”

“那你为何这样说?”

“打个比方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