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三章 烧纸的怪老头

等秦冰回过神来时,徐青已经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哭声变成了哽咽,随后又化作了焦急的呼唤,然而这一切远去的徐青已经听不到了。

徐青漫无目的在街道上走着,『独』享着内心那份空落落的孤『独』,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直到今天他才感觉到这座城市是那么的陌生,不远『处』是一座公园,在朦朦亮的路灯光晕下依稀能看到两排长条石凳。

其中一排石凳上垫着报纸,上面还横卧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心意阑珊徐青慢慢的走到另一条长凳旁坐下,偏头一看,才发现不远『处』的长凳上躺着个衣衫褴褛的邋遢老头,他脸上盖着一张旧报纸,那呼噜打得惊天动地,就像十几头『激』『情』勃发的母猪在齐声咆哮一般。

徐青心里挂记着自个的事儿,倒头躺在了石凳上,一阵倦意袭来,不知不觉竟自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的徐青感觉脸上扑来一股子热气,紧接着有一丝淡淡的檀香味钻入鼻孔。

诧异之下睁眼一瞧,只见不远『处』的石凳旁竟燃起了一小堆火,那个邋遢老头儿正默不作声的坐在火堆旁,还不停拿起身旁的一摞纸张丢进火中,徐青正巧睡在下风位置,难怪会有热气吹到脸上。

“这老头烧的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一股子檀香味?”徐青心里纳闷,再加上好奇心作祟,竟鬼使神差的起身走了过去。

邋遢老头半眯着眼睛,嘴里碎碎念着些什么词儿,似乎根本没注意到有人过来,一边还不紧不慢的捏起纸片丢进火堆。

这回徐青总算是看清楚了,这老头烧的就是一堆印有小人图样的『黄』冥纸,不过那檀香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徐青摇了摇头,正准备转身离开,不料裤管一沉,扭头一看原来是那老头一把拖住了他的裤边角。

“小伙子,帮我这老头子烧几张纸吧……”邋遢老头『阴』测测的声音让人背脊发寒。

徐青浑身『毛』孔一缩,『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心说,这老头不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我和他非亲非故的,再说了这人还活蹦乱跳的,帮他烧哪门子冥纸?

这烧冥纸自古以来都是祭奠故去亲友的一种方式,这活人给自己烧纸的事『情』闻所未闻,因此徐青只能把这邋遢老头归到『精』神病患者一类。

老头见徐青根本不为之所动,咧着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抓着他裤管的手也不放开。

“小伙子,就当可怜我这快死的老头子,过来烧几张吧!”

徐青心头一苦,一咬牙索『性』上前也蹲在火堆旁,捏起几张冥纸就往火堆里放,一双眼睛不时望疯老头腰间瞟,鼓囊囊的分明藏着什么家伙,弄不好还是件冷兵器。

他天真的认为遇到这种神经有『毛』病的人纠缠,有时候顺着他的意思来反而更容易『脱』身,就好像喝醉了酒的人最喜欢说,我没醉,神经病也决不会承认自己有病,要是惹『毛』了这疯老头反而不妙。

QuAnBen5.CoM【全本网】

有了徐青的加入,一摞冥纸很快烧完了,风一吹黑『色』的纸灰漫天飘飞,就像一只只低舞的墨蝶。

“谢谢你小伙子,这些就当是帮我烧纸的报酬吧!”疯老头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两叠崭新的钞票摆在了徐青面前。

连封条都没拆,一叠一万块。徐青伸手拿起一贴钞票用拇指肚在边缘刮了刮,货真价实的中银大洋,还隐约能闻到一股子油墨味道。

两万大洋摆在面前,对于急缺钱的徐青来说,完全不动心绝对是假的,哪怕是一叠也能解决掉他和嫂子当前面临的窘境,同时他也完全确定了一件事,这老头真是疯子,而且是个有钱的疯子。

徐青很缺钱,不过做人的良知告诉他,如果连个『精』神不正常的老人钱都贪的话,那就不是缺钱,而是缺德了。

嘴角抽搐了两下,徐青还是选择把钱放到了原『处』,低声道:“老人家,这钱我不能要,您还是收起来吧!”

老疯子浑浊的双眼中两点『精』芒一闪而逝,随手拿起两叠钞票揣进了怀里,展颜一笑,眼角的皱纹绽开了两朵野山菊,低着头喃念道:“好小子,不贪不燥,璞『玉』天成,没想到金瞳魂归冥冥之前还能遇到这等传人,贼老天待我真是不薄啊……”

徐青也没听清楚老人嘴里说些什么,揉了揉有些酸麻的膝盖就想起身离开,不料对面的疯老头猛的一抬头,瞳孔中闪出两点金光,直视徐青双眸。

“小伙子,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放松,放松……”

老疯子『阴』测测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直透人灵魂深『处』,飘渺重复的话语牵动人所有的思绪,徐青只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身子一僵之后便开始渐渐放松,眸子里只有一对闪烁着碎金光的瞳孔。

金『色』,梦幻般的颜『色』,一双妖艳的金瞳在徐青眸子里紧紧放大,所有的思维这一刻已然停滞,天地间只剩下一片璀璨的金『色』,他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眼中多了一丝凉气儿,绕着眼球旋转,沁入……那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中的金瞳渐趋黯淡,当金光彻底隐没的那一瞬间徐青也恢复了意识,这才发现自己傻乎乎的坐在草地上,而眼前根本没有什么老疯子,火堆,甚至连烧纸剩下的纸灰也没有。

徐青满脸疑惑的挠了挠头,又伸手揉了揉眼睛,并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

“难道这一切都是错觉?不会吧?昨晚我记得明明帮个疯老头烧纸来着……”徐青站起身正准备去四周围看看,不料一阵彻骨的凉风毫无征兆的灌入后颈窝,惊得他汗『毛』倒竖,也顾不上再去寻什么疯老头,赶紧一溜小跑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就在徐青离开后不到一分钟,石凳旁突兀间出现了一堆燃尽的纸灰,还有一位面如死灰的邋遢老人背靠着石凳轻轻喘息着,他嘴角带着一抹释然的微笑,慢慢凝固……

就在老人咽气后不久,两条黑影飘然而至,一把『操』起老人的尸『体』迅速消失在了第一抹晨曦中。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