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十二章 身价千万似梦幻

『迷』人冰种红翡料子在解石机细碎的摩擦声中现出了雏形,负责『操』控机器的保安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这擦石可是个细致活,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比一切两开要多出百倍。

众人见出了红翡一窝蜂把台面上的『毛』料抢了个干净,只可惜切开后白雾茫茫,只当是买了个心动罢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在了那块鹅卵大的红翡上。

还未等用红绸包裹住翡翠,唐『国』斌就一把抢在了手中,美滋滋的打量着这块冰种料子。孙庄二老脸上表『情』微微一变,这东西到了个不差钱又略懂行『情』的主儿手里,要想买下来花费的价格必定要高上许多了。

唐『国』斌一手托着红翡,大马金刀的站到了台子正前方,清了清嗓子说道:“诸位,这块红翡颜『色』鲜艳,通透温润,是难得一见的极品冰种料子,唐某今天就借花献佛,帮我哥们筹点老婆本儿,把这玩意换成现钱花差花差,底价八百万,每次加价十万,想要的叔伯们请出价。”

说完用红绸包住翡翠,直接放在了台面上,洋洋得意的站在了一旁。萧公允表『情』有些古怪,没想到这压轴的重头戏被这厮堂而皇之的抢了去,苦笑着摇了摇头索『性』站在一旁任他折腾去了。

徐青也知趣的回到了座位,接下来除了收钱之外已经没他什么事了,一夜之间从一个穷困潦倒的高三学生变成了坐拥近千万的富豪,让他有种『黄』粱一梦的感觉。

“哥们,你这次可赚大发了,待会一定要请胖哥哥好好搓一顿,不,至少要管饭一礼拜才行。”刘胖子笑着拉起了饭票,徐青一个劲的点头。

“八百一十万。”庄老开口就加了十万,心里却埋怨唐『国』斌起价太高,这块红翡琢磨成物件如果『操』作得当能值千万以上不假,但花太多钱购入一块料子就有些不划算了。

“八百五十万,这块红翡我要了。”开价的果然是孙老,开口就加了四十万,俨然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九百万。”庄老不甘示弱,也往上加了五十万。

“哈哈!有意思,你这老货今天是和我杠上了,一千二百万,有本事再加点?”孙老朗声大笑,用挑衅眼神望着老对手。

众人见这俩老火『药』桶子又掐上了,有几个原本对这块红翡有些兴趣的人士也知趣的选择了看戏。

只有徐青震撼不已,手中的茶杯一倾,茶水直接倒在了两腿之间,裤子顿时湿了一片,窘得他连忙加紧了双腿。

“一千三百万。”庄老这次是眼睛瞪着孙老叫的价,开出这个价钱就算是把红翡加工成物件利润已经就很薄了。

“一千三百八十万。”孙老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再次把价钱提了提,眯着眼望着台面上的红翡,仿佛这块料子已成了他囊中之物。

qUAnbEn5.Com【全本5】

庄老面『色』发红,这个价钱已接近了他的底线,再往上加利润就有转变为风险的趋势,不过他仍不准备放弃,咬着牙喝道:“一千四百五十万……”

话音刚落,孙老笑眯眯的拱了拱手道:“恭喜你,这料子我放弃了。”说完像个得胜的将军般翘起了二郎腿。

“靠,老而弥『奸』,这两老头算是扯平了。”刘有福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心里暗暗替徐青高兴,这下别说是老婆本,包养个小三都没问题了。

庄老也不掉份,掏出个支票本刷刷写了几笔直接放到了台子上,唐『国』斌捏起支票屈指一弹,发出啪的一声轻响,然后走到萧公允跟前低声道:“待会叫人把这玩意打包了送去给庄老,谢了。”

萧公允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天上人间唐家是大股东之一,这点小事就是唐『国』斌不开口也自然有人办妥。

见着唐大少乐呵呵的回座,萧公允清了清嗓子客套了两句,一场拍卖会圆满落下了帷幕。

转眼又到了中午时分,吴老临时有事自行离开,唐『国』斌领着两人直接杀到了楼下包厢,点了十几个菜,又开始解决午餐。

唐『国』斌还叫人送来了一台手提电脑,往徐青卡里打了一千四百三十万进去,剩下的二十万按照徐青的意思提来了现金,用个手提包装着连同那块没解开的石头放在一起。

“青子,今天这顿算你小子请我们吃红了,让哥们也沾点运气。”唐『国』斌拍了拍徐青肩膀说道。

“对,我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有异能,一大堆石头偏叫他碰上了红翡,一千多万啊!要不是把你当兄弟老子真想拿把菜刀抢了你。”刘有福夹起一块肥腻腻的东坡肘子填进嘴里猛嚼,摆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

“得,大不了待会帮你买台新电脑,再管你一礼拜的饭,先声明,只能吃大排档。”徐青心『情』不错,张口就许了一台电脑和一礼拜饭票。

刘胖子这个朋友还是很值得一『交』的,赚了钱也不能亏了他,徐青现在身家千万,一台电脑送出去也不会感觉『肉』痛,毕竟旁边还有二十万摆着呢!

刘有福一听有电脑送,双眼顿时一亮,赶紧夹了块菜讨好似的放进徐青碗里:“哥们,尝尝这个牡丹富贵,肥而不腻,劲道十足。”

徐青很光棍的夹起那块‘牡丹’塞进嘴里嚼着,味道果然不错,随口问道:“这是啥玩意做的,又嫩又滑的,还有股子『鸡』『肉』味。”

唐『国』斌忍俊不禁,又夹了块‘牡丹’丢到徐青碗里:“好吃就多吃几块,这玩意每只『鸡』就有一个,还有个名堂叫啥朝天翘。”

瞧着徐青吃完了碗里的‘朝天翘’,刘有福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这玩意人也有,也叫一种花名来着,猜猜看?”

“腰花?”徐青不假思索的答道。

“错了,提示一下,君子四友中的老幺。”刘胖子故作高深的摇了摇筷子。

徐青略微思忖了一下,脸『色』一苦道:“这玩意是『鸡』『屁』股做的……”

“然也。”两人异口同声的笑道,满脸戏谑之『色』。

“然你们一脸,老子被你们带沟里了……”徐青恨不得把这一盘『鸡』『屁』股扣到这两家伙脸上,他怎么也想不到准五星级酒店里居然拿『鸡』『屁』股做菜,还牡丹富贵,简直就是菊花开会了。

一顿饭在三人的笑闹中结束,买单时只用了八千多点,看来这两吃货点菜时还真存了良心。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