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十七章 亲戚的嘴脸

邱世全应了一声,冲站在池边的保安们叫开了:“还愣着干『毛』,把这两鸟货丢出去。”众保安七手八脚赶的赶拖的拖,把那还在愣神的三个家伙弄上了池子,可怜那两黑背心蛋痛未消又挨了不少黑拳,就连『黄』『毛』也被敲了几胶棍,痛得这货嗷嗷乱叫。

唐大少见徐青开了口,对邱世全的事儿也懒得多计较。不过在一众保安推着『黄』『毛』出门时,唐大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揪住姓赖的衣领啪啪就是一串五百,扇得这货腮帮子肿成了俩老面馒头。

“妈戈逼,你小子胆肥啊!以后老子见你一次打一次,滚!”骂完一记漂亮的侧踢踹在赖少『胸』口,把这厮整个人踢出了门外。

唐『国』斌是江城地头上正牌太子『党』之一,本身就是空手道黑带三段,姓赖的这种有几个钱臭得瑟的角『色』在他眼里『屁』都不是,要拿捏这种货『色』简直是易如反掌。

教训完了赖少,唐『国』斌一脸淡漠的朝邱世全等人说道:“还不快出去,杵在这当棒槌么?”

众人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赶紧一溜烟跑了个干净,唯有韩雪用复杂的眼神闪了徐青一眼,咬着唇退了出去。

众人刚出去,唐大少面皮蓦然一松,朗声大笑:“哈哈哈!青子,你小子够猛,瞧那仨脓包的熊样就知道是你小子下的黑手。”

刘有福也上前凑趣,用手指在徐青『胸』大肌上戳了戳,啧啧赞道:“真大,比我的还大,都快赶上井空美眉了,真怀疑你小子是不是用了周立波牌隆『胸』产品……”

徐青哭笑不得,翻了个白眼说道:“滚,有男人隆『胸』的吗?哥们这是练出来的好不好。”

唐『国』斌也向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凑了上来,伸手捏了捏徐青手臂上的腱子『肉』,又把手伸向了徐大『胸』。

“靠,再摸老子叫非礼了。”徐青一阵恶寒,猛地往后一跳避过了唐大少的爪子。这两活宝真让人头痛,他现在很不得马上跑去穿上衣服,有时候男人本钱太厚也是一种烦恼啊!

“嘿嘿,你叫,有种你叫,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理。”刘有福摆出一副『阴』险小人的模样,伸着爪子一步步向徐青逼近。

……徐青彻底无语了,开了门夺路而逃,一溜烟跑到换衣间取出衣裤穿上,洗过温泉之后再穿上这套脏不拉几的衣服感觉有点咯得慌,摸了摸袋子里的钞票,心里有了去换一身的想法,反正待会还要送刘胖子一台电脑,顺便买两套像样的衣裤也好。

再次回到温泉池,徐青谢绝了唐『国』斌叫吃晚饭的邀请,和刘有福一起出门打了个的士直奔云都商贸城。

云都商贸城是座小型综合商贸城,这里主营各种电器和服装,这里的东西明码实价,质量方面相当不错。

商贸城第一层就是专营各种电器的铺面,各种品牌的电脑让人目不暇接,最吸引人的是那些新出的台式一『体』机,看上去既简洁又大方,不过刘有福对这种『性』价比不高的东西似乎不太上心,他选择了自己写单配一台电脑。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找了家代理联想品牌的商铺,刘有福顺手拿起桌上的配置单瞧了起来,一位长相可人的促销员小姐热络的上前招呼,她一眼就瞧出有意购买电脑的是谁,一个劲的用那甜得腻人的向刘胖子推销联想品牌机,当她听到刘胖子说要自己配时,眼神中稍有些失望之『色』,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一台高配置的组装机提成也是颇为丰厚的。

本着花别人的钱不心疼的原则,刘胖子尽选的最好的东西配,酷睿i7的cpu,华硕ma的主板,极地冰城散热器,wd1tb7200转64mb的『硬』盘,内存弄了个8g复仇者套装,音响惠威原木豪华版,三星19寸液晶显示器,海盗船gs电源,键盘鼠标之类的用的双飞燕防水,机箱最普通也花了四百八,零零总总加起来一台电脑用了一万二千八,还是所谓的打折后的价钱。

促销小姐脸上笑开了花,当场拍板送了一堆摄像头话筒之类的小玩意,还承诺送货上门。刘有福很潇洒的写了个地址电话,然后向一旁徐青伸手道:“给钱,墨迹什么。”

身旁有个甜瓜美眉陪着,这货真把徐青当成银行门口小屋里站的奥特曼(atm机)了。

徐青笑眯眯的从包里抓出两刀纸笔,数出一万三毕恭毕敬的递到了刘胖子手中,既然这货想充面子,哥就让他倍有面子。

刘胖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乐滋滋跟着甜瓜儿『交』款去了,剩下徐青四『处』游荡,反正他有了台手提巨无霸,只当是走马观花了。

不一会刘胖子乐呵呵的跑了过来,神秘兮兮的朝徐青眨了眨眼睛,小声道:“哥们第二春来临,那姓杨的美眉周末约我去压马路。”说完还得意洋洋的掏出手机在徐青眼前一晃,上面有一串电话号码,姓名,杨静。

“氧净?这『女』人洗衣服一定不错,你有福了。”徐青笑眯眯的打趣道。

“扯蛋,改明儿我请你喝酒。”刘有福笑骂了一句,揽住徐青肩膀一路说笑出了店门,拦了辆的士坐了上去。

徐青这才想起买衣服的事『情』,无奈车已经启动也只好作罢,家里的衣服凑合着还能穿的。

回到出租房已经是下午六点,徐青把钱和那块翡翠『毛』料小心收进了『床』下的大号旅行箱,刚放进去又觉得不妥当,他索『性』把那块石头和银行卡拿出来放进了书包,箱子里只放那一袋子钱,刚做完这一切嫂子秦冰打开了房门。

秦冰身后还跟着一个矮胖的中年妇『女』,这人徐青以前也见过,是嫂子二叔的老婆,当初为了给大哥徐斌治病,秦冰求亲告戚的借了不下十万元外债,从她二叔家就借了五万,不用说她二婶又是来催债的。

“青子,给二婶搬条凳子过来,再泡杯茶,我先去换件衣服。”工作了一天的秦冰已经很累了,她很想好好休息一下,今天二婶催债到了厂里,借着进房换衣服的当口也能想出些说辞来。

“得,我坐也不坐了,茶也不喝,今天就想来问个准信,你欠的那五万块钱打算几时还清?”二婶开门见山,根本不给秦冰缓和的机会。

“二婶,我不是每月都打一千块到您账号上么?这都快两年了,怎么会还有五万,您是不是记错了。”秦冰每月省吃俭用就为了尽快把欠下的债还清,没想到这都给了快两万了,居然还会欠对方五万。

二婶一撇嘴道:“当初借钱时不是说好了每月两分利,你还的那点钱刚够利息,今天我要的是本金,这白纸黑字的写得清楚,你可是按了指模的。”说完大模大样的从头里掏出一张叠成四方的纸,摊开来递到秦冰眼前。

秦冰接过来一瞧,整个人倏然呆了,咬着唇反复看了几遍,这才颤声道:“二婶,当初借钱的时候明明说好的是一年两分利息,这借条上怎么变了一月两分利……您……这。”

二婶一把抽过秦冰手中的借条,冷声道:“这年头欠钱的是爷,借钱的是孙,小冰啊!不是二婶说你,好端端的个大姑娘为个没做一天夫妻的死鬼守哪门子寡,还带着个吃干饭的拖油瓶,只要你答应了婶子以前说的那件事,这笔债就当是个『屁』放了,你还能吃香喝辣坐奔驰,住别墅……”

“够了,要钱我现在没有,您说的那件事我不可能答应,以后每月我会再加五百块打到您账号上的,行不行就这样了。”秦冰也被这种近乎欺诈的行径『激』怒了,当初分明说好是年利,现在稀里糊涂变成了月利,这让她心里无法接受。

这可是她嫡亲二叔的老婆,竟然能做出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来,愤怒之余秦冰心里充斥着一种被亲人欺骗的深深失落,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但她强忍着没让泪珠流下。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