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陆吟雪

紫裙少『女』咬了咬嘴唇,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低声道:“我叫陆吟雪,在江城大学读大二,这次回家被家里人『硬』逼着订婚才跑出来的,刚才有人在后面追我,这才和你……”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凝视着徐青,眼神中充满了黯然与无助。

徐青眉头一皱,回忆了一下被陆吟雪夺吻时的『情』景,好像是有一群人跑了过去,然后她才化身为某种咬人的动物。

“告诉我这些也没用,我是和朋友一起来云南买石头的,也帮不了你什么。”徐青半信半疑的说道。

陆吟雪双眼一亮道:“你是从江城来的吧?我们在飞机上见过的。”在堤岸边她之所以会选择徐青献吻其实也有种先入为主的概念,在飞机上这个青涩少年连正眼也没瞧她一下,至少是个老实人,而且相貌也不错。

要是让她随便找个猥琐大叔献吻,她宁愿跳进滇池里陪王八去。

徐青不知道自己被发了一张好人卡,点头道:“嗯,有什么话直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陆吟雪正『色』道:“想办法带我回江城,我可以给你五十万作为报酬,你在云南的这段时间我就陪着你,行不行?”

陆吟雪生母早逝,现在能庇护她的只有现居在江城龙泉山疗养院的外公,『国』内硕果仅存的几位开『国』元勋之一,虽说现在退了下来,但他的部下嫡系无不是手握军政大权的人物,说句不好听的,老爷子咳嗽声音大点,连地都会震上几震,即便是现今的执政者也要对老爷子礼敬三分。

不过为了怕打搅老爷子休息疗养,居所的电话只有指定号码的话机能打进去,陆吟雪的手机根本不在身上,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回江城亲自去龙泉山走一趟。

徐青皱眉沉吟了半晌,才缓缓说道:“你能证明自己是江城大学的,我就信你。”

陆吟雪略一思忖道:“我给你个住宅电话,是我班主任刘竹茹的,你可以打过去问一下有没有陆吟雪这个人。”

徐青从兜里掏出手机,照着陆吟雪提供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嘟了两声接通,里面是个低沉的『女』声。

“喂,请问找哪位?”

“你是刘竹茹老师吧?”

“嗯?”

“我是陆吟雪二叔,请问一下你们江城大学几号开学?”

“八月三十一号正式上课,小雪不是知道么?”

徐青微微一笑,随口敷衍了几句挂上了电话,一转头,看到身旁的陆吟雪正一个劲朝自己翻白眼。

“现在相信了吧?二叔。”陆吟雪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徐青摇了摇头道:“信了一半,你今年多大?”陆吟雪随口答道:“十七,九月份满十八了。”她也搞不懂信了一半是什么个意思。

徐青用手指敲了敲沙发扶手道:“十八岁没到,读大二?”陆吟雪满不在乎的皱了皱鼻子道:“小学跳了两级。”

QUAbEn5.COm。全本小说网

徐青又道:“有没有男朋友?”陆吟雪俏脸一红,摇了摇头。

“好吧!从今天起我就勉为其难做你男朋友吧!”徐青一伸手将陆吟雪搂进怀里,笑眯眯的说道。

陆吟雪红着脸挣了挣,怎奈这厮力气太大,根本挣『脱』不开,只能半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声说道:“可是……我现在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徐青很享受软『玉』在怀的感觉,手掌轻抚着她略湿的长发说道:“徐青,林则徐的徐,青天的青。”

陆吟雪嗯了一声,嘴角浮起一抹苦笑,她终于明白了,逃婚,不过是从一个男人怀里逃进另一个男人怀中的过程罢了。

陆吟雪侧了侧身子,换了个舒服点姿势靠着,望着徐青俊逸而略带青涩的脸庞,鼻孔中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男『性』气息,不知道为什么,她内心并不排斥,反倒有种莫名的兴奋,至少这个小男人是她自己选的。

咕噜!

一声腹鸣很不合时宜的响起,徐青低头一瞧,陆吟雪正涨红着脸望着自己,眼神中带着一抹窘『色』。

徐青笑了笑,轻轻拍了拍陆吟雪后背道:“正好我也有些饿了,一起去下面餐厅吃点东西去。”

其实他晚餐吃到肚里的东西还没消化,不过为了这个送上门的『女』朋友再吃一顿也无所谓。

陆吟雪点了点头,乖乖的站直了身子,她从早上坐飞机到现在连一口饭也没吃,已经饿得有些发慌了。

两人一起来到楼下餐厅,徐青特意坐到了吃晚饭的那间包厢,负责点菜的服务员拿着菜谱茶水过来,见到徐青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滞,随后便恢复如常,心说,这位才吃过不到两小时,这么快又来,胃口还真是不错啊!

徐青接过菜谱递到了陆吟雪手中道:“想吃什么尽管点,别委屈了肚子。”

陆吟雪也不客气,连点了五菜一汤,又把菜谱递到了徐青手中。

“竹筒米酒来两筒子,就这样吧!”

服务员总算是明白了,敢『情』这次主角换了,我说呢……徐青风卷残云般的吃相还历历在目,那服务员走出包厢后忍不住笑了。

少顷,饭菜上齐,徐青特意让服务员去外面,有需要了再叫,他不是担心待会陆吟雪的吃相会吓着人,而是为了能让她吃得更随『性』一些。

陆吟雪很饿,但让徐青意外的是她吃东西很秀气,嚼菜就像没牙的老太太,基本上用抿的,喝汤听不到半点吸溜声,这应该是她长年累月养成的习惯。

最让人蛋痛的是陆吟雪吃过桥米线的模样,按理说一筷子米线放嘴里一嗦就成了进口货,不过她『硬』是把一尺长的米线分十次咬断才吃下去,如果徐青有心那把尺子过来量,说不定刚好一寸一截。

徐青暗暗发誓,以后两人一起出去吃饭绝不点粉条米线之类的东西,否则等起来可是要命的。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