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三十二章 哄女人的劳什子

“诸位,我这里可是正宗帕敢老坑料子,有兴趣可以瞧瞧,挑中了可以免费解石,开张前五单生意我们都是五折优惠的,仅限于全『赌』料子……”眼镜男对徐青并没有什么印象,一个劲向众人推销着『毛』料。

“这玩意也打折?”唐大少似乎有些意动,随手在一块粗糙的『毛』料上拍了拍。

“当然,六百一公斤的『毛』料,前五块无论大小只收三百一公斤,保证是帕敢老坑的料子。”眼镜男将『胸』膛挺了挺,似乎已经给了天大的优惠一般。

“好,哥就买两块玩玩。”唐大少用脚尖碰了碰刚才摸过的『毛』料:“就它了,过磅。”

这厮兴之所至,连手电筒也懒得去照了,随便踢一脚就拿下了一块至少上百公斤的『毛』料。

眼镜男脸上浮起一抹喜『色』,没想到开张生意来得这样容易。对于商家们来说,开张预示着一个兆头,能快人一步便预示着这一天的生意也会不错,赚钱多少倒在其次了。

孟士诚上前两步,掏出强光电筒贴着『毛』料表面照了照,点头道:“是老坑料子没错。”徐青也走上前摸了摸,右眼皮一眨,脸上浮起一丝诧异。

眼镜男连忙和另一个伙计一起把『毛』料抬到了电子磅上,一百二十公斤,按照三百一公斤计算就是三万六千块。

唐大少很爽快的从手包里掏出钱来付过账,一摆手道:“拖出去砍了。”那叫一个豪气,就好像古时候发号施令的将军一般。

一旁的徐青有些愣神儿,这块『毛』料他也看过,外表灰蒙蒙并不出奇,但在中心偏左的位置明显有一团鹅蛋大小的晶莹白雾,里面包裹着一团盈盈绿意。

是翡翠,还是块鲜『阳』绿翡翠,不过颜『色』深了些,水头不长。所谓水头是指翡翠的透明度,透明度高的,行家们称作水头长,当然水头还有水汪汪充满灵动气息的意思在内。

“兄弟,你猜哥选的这块石头里面有没有翡翠?”唐大少勾住徐青的肩膀,略带兴奋的问道。

“一定有的。”徐青想也不想答道,话刚出口不免有些后悔,又补了一句道:“因为我相信你的狗屎运。”

“哈哈哈……”唐『国』斌朗声大笑,一旁的孟士诚等人也忍俊不禁,跟着笑了起来,两个眼镜男吃力的把『毛』料抬到了摊位旁的解石机上固定,没尝过套套的那位还特意在『操』作机器的中年壮汉耳边细语了几句。

第一波解石机的轰鸣声在会场中响起,顿时吸引了不少人上前围观,六号摊位霎时间也成了场中的焦点。

解石的中年壮汉得了嘱咐,故意放缓了切石的速度,尽量让锯片和石头发出的声音大些,以便吸引更多人的注意。

嚓嚓嚓——

石屑飞溅,一小块石料被切了下来,里面白茫茫毫无表现,围观的人群中发出几声轻叹,唐大少揽着徐青肩膀,哥俩好站在最靠前的位置,漫不经心的指指点点,还不时开上几句玩笑,泰山崩于前亦不乱的气度。

QuanbEn5.COM【全本网】

三万来块对于唐『国』斌来说不过是买个心跳而已,现在见有这么多人围观他已经很得意了,嚓嚓——又一片巴掌厚的石料被切了下来,整块石料已经切去了三分之一,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解石的壮汉抬头望了唐大少一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唐大少呵呵一笑:“不急,慢慢来,再切两刀就一片两开。”

嚓嚓嚓——锯片与石料的摩擦声有些刺耳,大汉从身旁的水桶中舀了瓢水浇上去,一刀落下,眼尖的旁观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叹。

“出雾了,有料……”

果然,一层白雾絮状的细密晶『体』呈现在了众人眼中,白雾中微带着一丝绿意,这分明就是翡翠初现时的征兆。解石大汉微微一愣,又抬头望了唐大少一眼。

“哈哈!继续,把这块劳什子掏出来瞧瞧。”唐『国』斌咧嘴一笑,竟把红楼梦中的词儿搬了过来,一句劳什子也让围观人群中几个准备出价截胡的商人闭上了嘴巴,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

壮汉捏起围在脖子上的『毛』巾在额头上擦了一把,开始小心的擦起石来,一抹夺目的绿意终于如含羞的少『女』揭去遮面薄纱般露出了惊艳芳容。

窗开一拳,绿意渗人,纯正的『阳』绿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眼球。

“涨了,大涨啊!”

“『阳』绿,是鲜『阳』绿……”

“我出八十万,你这劳什子卖给我得了。”

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开始报价,还风趣的引用了唐大少的原话。一旁的孟士诚也眯起了眼睛,笑了笑道:“我算是服了,一脚也能踢出块翡翠,唐老弟啊,敢『情』你这脚比艾克死光还厉害,都赶上b超仪了。”

唐大少脸上笑开了花,笑道:“扯,哥这回带了无敌幸运星过来,弄两块绿石头还不跟玩似的。”说完又重重在徐青肩膀上拍了一记。

这货手劲极大,把徐青拍了个踉跄,苦着脸叫道:“唐哥,您老悠着点,别为了块哄『女』人的石头把兄弟拍散了。”

“我出一百万,这哄『女』人的玩意卖给我得了。”这年头接话茬的大有人在,一位满脸富态的矮胖子奋力挤到了前排说道。

“哈哈!江囡囡,你这家伙也跑来捡漏么?”孟士诚一见这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张口就抖出了对方的诨号。

徐青诧异的望了矮胖子一眼,神『情』不由得一变,四十出头的大老爷们,偏偏那脸蛋儿长得跟小『女』孩似的,圆嘟嘟粉嫩嫩,可不是个囡儿么?难怪会摊上个这种诨号。

矮胖子一见孟士诚也笑了:“你这条闷死虫还不是存着捡漏的心思,哪儿有翡翠就往哪儿钻。”

矮胖子名叫江胜男,也是云南地头上有些名气的珠宝商,和孟士诚是老相识了,两人『交』『情』颇深,说起话来自然也口无遮拦,相互揭短反成了一种乐趣。

“『屁』话,我今天纯粹是陪唐老弟选石头来的,这块料子解出来至少能值两百万上下,你小子存心想要就开个像样点价钱出来。”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