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三十五章 无敌幸运青

徐青也没想到这块料子居然是帝王绿,看来专业知识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啊!正感慨着,一旁已经有人忍不住出价了。

“两千万,这块料子卖给我吧!”

“两千五百万。”有人直接加了五百万上去,一副志在必得样子。

“两千六百万,别擦了,卖了算了……”

“两千八百万……卖了吧,要是垮了就不值这个价了。”

徐青现在感觉围着自己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眼睛里闪着绿光的狼,他们甚至连翡翠的主人是谁都不知道,就一个劲的往上抬价,『赌』石,还真是疯狂的行当。

不管众人如何加价,解石机依然咆哮如故,『操』纵机器的汉子整张脸都被印上了一抹绿意,看上去着实有些渗人,只有那双眼睛里透出强烈的兴奋之『色』,浑然不顾满头热汗簌簌淌下。

亲手解出一块极品翡翠,对解石的人来说无异于一针强效兴奋剂,其过程就仿佛一个『性』致高涨的男人正用双手剥去绝『色』少『女』的外衣一般。

随着一块块黑『色』表皮剥离,现出的帝王绿翡翠也让不少抬价者噤声不语,大多数抱着捡漏心思的商人开始放弃初衷,看这架势人家已经决定把整块料子解开,如果没有个适合的价位是决计拿不下来的。

唐『国』斌伸手擂了徐青肩膀一拳道:“臭小子,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哥好不容易才弄了蛋大一坨翡翠,你丫的出手就是个保龄球,还他妈帝王绿。”

徐青咧着嘴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苦笑道:“你轻点成么?当我人『肉』沙袋啊!待会料子解出来还不够买跌打酒的。”

“『操』,你小子把这块料子卖给我,回去我让人弄一浴缸跌打酒给你泡澡都行。”孟士诚完全被徐青的好运气震撼了,竟爆出了一句粗口,先前的低落的『情』绪一扫而空,代之是满脸兴奋之『色』。

“三千五百万……卖了吧?”

三人的对话无疑显露出了翡翠主人的身份,一些有实力的珠宝商人又开始新一轮竞价。

“四千万,这价钱已经很不错了,考虑下?”声音有些耳熟,徐青转头一看,居然是刚才买下唐『国』斌料子的江胜男。

这厮很费劲的挤进了人群,笑呵呵的走到孟士诚跟前打起了友『情』牌。

“老孟啊!你今天带来的人可真了不得,一连『赌』涨两块料子,这运气太神了,好事成双,不如这块料子也让给我得了。”

“四千万?你也忒小气了点,捡漏呢?”

这时料子已经擦出来大半,而且四面开窗,算是明料一块。稍懂行的人都能估计出里面翡翠的『体』积,更何况是孟士诚这种行家里手,一出声就把所有心存侥幸的念头彻底封死,

“嘿嘿,要不咱们一人两千五百万吃下来,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回江胜男出了个实在的价位,他知道一个人吃下这块料子绝无可能,索『性』拉着孟士诚一起,把绝大部分资金投到高端翡翠风险太大,两人分摊有赚无赔。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孟士诚瞳孔一缩,心里颇为意动,带着询问的目光转向了老神在在的徐青。

徐青很光棍的一耸肩道:“这位老哥都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老孟看着办就是了。”意思很明确,对翡翠价格这方面他完全是个外行,还不如全权『交』给孟士诚省事。

“好,这块料子我就和江囡囡一起拿下了,你小子账号拿来。”孟士诚立刻拍板,徐青的这份信任让他『胸』怀大畅。

徐青掏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借着这当口很隐晦的向孟士诚递了个眼『色』,嘟着嘴朝他身后一努,孟士诚侧身一看,嘴角抽了两下。

透过人群间的窄缝见到那白胜军就站在人群后,正一脸『阴』沉的望着这边,五十六号『赌』出帝王绿翡翠的消息不胫而走,早已经传到了这厮耳中,过来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刚从自己摊位上淘去的『毛』料,心中滋味不言而喻。

“老孟啊,你拿来垫『屁』股的料子都能值五千万,不如把这块一起解了,说不准还能赚个宵夜啥的。”

徐青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几度,把剩下的黑乌沙『毛』料踢了一脚,故意让红漆数字偏向了姓白的所在位置,他心里存了为孟士诚出口恶气的念头,不知道姓白的见到料子里解出玻璃种后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行,今天就当锻炼身『体』,这块料子我亲自来解。”孟士诚应了一句,弯腰抱起那块『毛』料走到了解石机旁。

徐青快步走了上去,拿起解石机旁的一支粉笔在『毛』料上划了一圈,笑眯眯的说道:“擦石太麻烦,还是照咱唐哥说的,一刀砍了痛快。”随后又蹲下身子在孟士诚耳边低语了几句。

孟士诚眉头一皱,眼中亮光乍现,咬牙重重点了点头,手脚麻利的把料子固定在机器上,又取了付平光眼睛戴上,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开关。

嗤嗤——锯片疾转,石屑纷飞,一刀稳稳切下,啪嗒一声,石料两分开去,露出了略带泥污的切面,孟士诚叫声:“洒水。”蹲在一旁的汉子立刻舀了一瓢水沿着切面缓缓浇下,又一抹结晶状的白雾跃入眼帘。

孟士诚心头一跳,转身向徐青竖起了大拇指,围观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毛』料切面上。

这一次没有人喧哗,有的只是等待,围观的人已经有好几百,整个『交』易会的商家八成以上集中到了这里,其中不乏珠宝界真正的大鳄。

“出绿了,大涨,又是一个大涨……”一声惊喜的呼声从最靠近解石机的方向传来。

“冰种……还是祖母绿啊!”

另一个充满兴奋的声音竟带着一丝颤抖,仿佛他就是翡翠的主人一般,其实真正的主人还云里雾里,甚至有些淡淡的失望,他原以为这是一块玻璃种的翡翠,被人叫出了冰种也只能认了。

嗒嗒!锯片空转了一阵停了下来,孟士诚故作不悦的转头说道:“谁把牯牛当兔子叫的?摆明了是玻璃种祖母绿愣说是冰种,坑爹呢?”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