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 微雕子冈玉

锯片与石料的摩擦声再次响起,紧接着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叹息声。

“垮了,完垮……”

“十八号摊档不会拿茅坑边的石头哄人吧?”

“坑爹啊!这种料子也摆出来卖……”

“看『毛』,回五十六号抢石头去。”

这帮平时道貌岸然的珠宝商人和雕刻高手们此刻就像一群十足的『赌』徒,肾上腺素被疯狂的石头刺『激』到了顶点,龇牙咧嘴骂娘的大有人在,连网络『潮』语也搬了出来。

远远观望的白胜军一脸铁青,围观者们毫不留『情』的漫骂声像一记记大耳瓜子抽在他脸上,终于一跺脚恨恨离去,背后传来三个爽朗的大笑声。

“青子,老哥这次真要好好谢谢你,从今天你就是我亲老弟了,哥有的东西就是你的……”话刚说到一半,唐『国』斌就出声打断道:“拉倒吧!就你那几块破石头煤炭渣子也拿出来献宝,青子可是我兄弟,谁也抢不走。”

徐青摸了摸鼻子,坏笑道:“得,你们俩都是我亲哥,待会晚饭你们谁买单?”

唐『国』斌和孟士诚不约而同的指着某人鼻子说道:“你小子!”

徐青摇头兴叹:“遇人不淑啊!熟人也一样宰弟啊!”

唐『国』斌乐道:“听过坑爹的,这宰弟还是头一回,你小子太有才了。”

半小时后,一张三亿的现金支票送到了五十六号摊档,送支票的是一个粉嘟嘟的小姑娘,年龄绝不超过十岁,跟支票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个红绒布锦盒,送完东西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了,只留下一群瞪圆了眼睛的大老爷们。

孟士诚正要把现金支票给徐青,这厮却摆了摆手道:“这东西还是麻烦老哥帮我存到卡里去,揣口袋里一不小心拿去擦了鼻涕啥的就不好了。”

“『操』,三亿现金支票拿去擦鼻涕?你小子怎么不说当手纸啊!”唐『国』斌抡起老拳照着这厮就砸,还好他见势不妙先一步闪开,这才避过了一场搽跌打酒的祸事。

“嘿嘿!其实青子这次不但赚了三亿,还有一件很不错的玩意儿。”孟士诚收起支票神秘的笑了笑,伸手拿起了红绒布锦盒。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来,孟士诚慢条斯理的打开了锦盒,里面横躺着一块洁白温润的羊脂『玉』观音挂坠,物件约拇指肚大小,顶端佛光『处』还系着一条红绳,乍一看真是件不错的小玩意。

唐『国』斌略带失望的说道:“就这么个小东西做三亿翡翠的添头,那家伙也忒『鸡』别小气了点。”

孟士诚不屑的撇了撇嘴道,提起红绳仔细打量起这个『精』致无比的挂件来,观音手捧净瓶,目光放虚,似有一股悲天悯人之意,最让人惊叹的是这个小挂件居然是立『体』的,就连观音手中的『玉』瓶也充满着『独』特的立『体』感,尤其是瓶中所『插』的柳条纤细如丝,细看之下附着其上的柳叶清晰可辩。

QuanBen5(cOM)【全本网】

细心的孟士诚端详了半晌,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狂喜之『色』,指着观音像下的莲座惊叹道:“微雕子冈『玉』,快,帮我拿个放大镜过来。”

一旁的工作人员赶紧拿来一个放大镜,『赌』石这行当中放大镜可说是必备之物,摊档里就备有好几个。

孟士诚一手拿着放大镜,一手提着观音挂件,凝神看了半晌,这才将挂件慎重其事递给了徐青。

“兄弟,男戴观音『女』戴佛,能拥有一件『玉』神陆子冈亲手雕刻的挂件是莫大的荣耀,好好收着吧,这可是有钱都难买到的好东西。”

徐青接过挂坠直接戴在了脖子上,他对子冈『玉』没有半点概念,只觉得是一件不错的好东西而已,挂件本身就是用来挂的,只有物尽其用才能发挥它的价值。

“老孟,你估计这玩意值多少大洋?”唐『国』斌指了指『玉』观音说道。

孟士诚微微一笑道:“识宝者千万不多,无知者百元不取。”

“孟哥,你的意思我属于无知者一类咯?”徐青皱着鼻子逗趣道。

“哈哈哈!你属于幸运之神眷顾的无知者。”孟士诚朗声大笑,对徐青作出了一个最中肯的评价。

“对,这小子运气好得逆天了,待会还要他帮哥选几块石头去。”唐『国』斌重重的点了点头,摆出一副挑不出好石头就削你的模样。

一共三十二万七的『毛』料解出三亿五千五的翡翠,『赌』涨一千倍以上,这种泼天的运气让唐『国』斌等人都有些嫉妒了,五十六号摊档所有『毛』料销均已高出预定数倍的价格售空,孟士诚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忙吩咐下去让人收档大吉,明天再补一批『毛』料上货。

趁着时间还早,一行五人兴致勃勃的走向邻近的『赌』石档,这回唐『国』斌学了乖,每看中一块『赌』石就会把徐青叫过去问一问,希望能沾点好运气,他心里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过足『赌』石的瘾,偏偏看中的几块料子里面连条翡翠『毛』也没有。

徐青也不想见到唐『国』斌亏钱,只能一个劲的摇头低声说没感觉不看好之类,让他乖乖的放弃,一连逛了十个摊档愣是没发现一块像样的『赌』石,可见『毛』料中含翡翠的几率低得惊人。

嚓嚓——

一阵熟悉的切割声传入耳中,让意兴阑珊的唐『国』斌再次兴奋起来,指着不远『处』围观的人群叫道:“有人解石,走,凑热闹去。”

说完撒腿就往解石机方向跑去,徐青只好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跑到了解石机旁,好在围观的人不算很多,很容易就凑了上去,找了个不错的位置观看。

解石的是一个矮个子男人,身后还站着一个两鬓斑白的健硕老人,正一脸淡定的看着锯片沿着事先画好的切割线落下。

喀嚓!

黑皮壳『毛』料一分为二,矮个子男人开始舀水顺着切面泼下,石屑与水混合成灰白『色』的浓浆淌落,切面只有几点碎绿,这一刀是垮了。

矮个男人侧着头望了身后一眼,老人笑了笑道:“再横切两刀看看。”

一块料子三刀四开,若里面没有出绿就算是完垮了,一般人不会选择再切下去,这块至少两百公斤的料子变了一堆毫无价值的废石。

矮个男人把半块石料挪了个方位,打横来用铁夹子固定,咔嚓一刀下去,再用水冲洗了一下,还是只见到几点散碎的绿意,就是掏出来也不值百块,像这种散绿绝大多数人会选择放弃,相比起几十万的黑皮壳『赌』石,百来块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