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黄翡踏浮云

徐青正犹豫着,解石的孟士诚已经把一块拳头大小紫罗兰完整掏出,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石屑走上前来。

“您是薛老?”

孟士诚感觉眼前的老人似曾相识,不由得轻声问了一句。

老人眉头微皱道:“你认得我?”

肯定了眼前老人的身份之后孟士诚态度顿时变得恭敬起来,这位老人可是全球『玉』雕界泰山北斗级的人物,随便一件有他落款的作品都能拍卖出惊人的天价,传闻此老『性』『情』怪诞,曾立下三年琢一『玉』的规矩,顾名思义这老头三年内只雕琢一块『玉』料,因此存世的作品极少,但无一不是极品。

孟士诚只是在一次『玉』雕大会上有幸见过此老一面,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

“薛老,您要雕物件什么料子没有,何必为了一块紫罗兰和晚辈们较真呢!”孟士诚知道了老人身份,只能苦笑着上前当起了和事佬。

老人并不领『情』,傲然道:“既然你认得老头子,这字据也不用立了,只要这小伙子同意,『赌』约即刻开始。”

唐大少又不爽了,瞪了孟士诚一眼说道:“老孟啊!咱兄弟胳膊肘可不带向外拐的,『赌』不『赌』青子决定,你丫的少跟着搀和。”

孟士诚落了个里外不是人,心说,这老头子属驴的,凭今天青子的运气你丫的只有赔钱的份,要送钱老子不拦你,犯不着为了这点事得罪兄弟。

这时徐青慢悠悠的说道:“『赌』可以,不过我要加一个条件。”

薛老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忙道:“说来听听……”

徐青拿过紫罗兰料子在手中把玩着,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要是赢了这块料子两天内必须雕成挂件,而且要是『女』人戴的,什么双倍价钱收购料子就不用提了,至少我现在不缺钱。”

薛老心头一动,马上问道:“就这个?”

徐青点了点头道:“就这个,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去选料子,不行拉倒。”

薛老笑了:“小伙子有这份气度很不错,老头子同意了,我也加一条上去,就算是你输了,这块料子雕成后一定送你个挂件。”

“好嘞,您先溜达一圈,待会选中了石头叫你过去看解石。”徐青高兴的应了一声,转身就走,他还真不信了,凭他右眼的能力,选块冰种『毛』料还要花几天工夫?

一小时后,连逛了十余家摊档的徐青终于看中了一块形状怪异的『黄』砂皮『毛』料,这块『毛』料底阔身细,看上去就像一个倒扣的漏斗,周身遍布着一圈圈天然形成的螺旋形纹路,底部一条长长的暗黑『色』裂绺盘旋了几圈直接往上,几乎贯穿了整块『毛』料表面。

徐青上前用手指甲轻轻刮了刮那条裂绺,根本感觉不到裂隙的存在,不过在右眼的扫视下能发现里面有一块呈圆柱『体』的高冰种『黄』翡,其透明度近似于玻璃种,颜『色』『黄』而透亮,酷似杀『鸡』时取出的『鸡』油。

QUAbEn5.COm【全本5】

『鸡』油『黄』,脑海中闪现的词语让徐青『激』动不已,最奇妙的是这块『黄』翡质地并没有被表面上的裂绺破坏,反倒是在最底部的翡翠上形成了几片鲜活的云纹,仿佛给整块『黄』翡踏在飘渺浮云上一般。

徐青在感叹大自然造物神奇之余也产生了一定要拿下这块『黄』翡的念头,翡翠『玉』器中有一句行话,无暇不成『玉』,所有的翡翠美『玉』中并无绝对完美的存在,只不过极品翡翠内在结构细密幼滑,看起来近乎无暇而已。

“老板,这块料子怎么卖?”徐青终于挪开了视线,指着那块『黄』砂皮料子开始问价。

“五千块一公斤,可以免费解石。”

报价的是一个留着八字胡须的干巴小老头,说话时一双眼睛闪烁不定,透出一股子『精』明劲儿。

徐青皱了皱眉道:“太贵了,刚才我买的黑乌沙料子才三千块一公斤,便宜点行么?”

这块『黄』砂皮至少在两百公斤以上,里面的『黄』翡所占位置不到十分之一,他初估了一下能掏出十五公斤左右『鸡』油『黄』,能便宜一些自然最好。

“行,就依你说的三千块一公斤。”小老头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爽快,拿起桌台上一个小本子翻看了一下念道:“龙塘老坑『黄』砂皮,净重两百三十二公斤,按三千每公斤算,总计六十九万六千……”

徐青掏出皮夹子,抽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少墨迹了,刷卡吧!”

小老头笑眯眯的接过卡在pos机上一划,徐青输入密码,钱货两讫,那爽快劲儿看得一旁的孟士诚摇头不已。

“青子,这块就是冰种的?”唐『国』斌似乎不太看好这块其貌不扬的『黄』砂皮,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

徐青笑道:“天知道,不过我瞧着这石头顺眼,里面有料也说不定。”

唐『国』斌怪笑道:“你小子口味真重,这种歪瓜裂枣的货『色』也瞧得上眼,改明儿弄个非洲黑妞给你昆一下。”

徐青翻了个白眼道:“拉倒吧,振『国』威的事儿还是您自个留着,叫那薛老头过来看解石才是正题。”

唐『国』斌随手向身后一指道:“咯!那老头就在后面摊档看石头,这边解石机一响保管他跑得比兔崽子还快。”

孟士诚算是彻底服了这两位,一个只要瞧着顺眼就掏大几十万买块爹不疼娘不『爱』的裂绺料子,而另一个把世界级『玉』雕大师直接当兔崽子『处』理,除了强悍二字还真不知道用什么词儿来形容。

徐青问干巴小老头要了支大头笔,随意在『黄』砂皮『毛』料边沿画了两圈,道:“劳驾,拖出去砍了。”

小老头笑了笑,热络的吩咐人抬着沉甸甸的『毛』料固定在了解石机上,嘴里还不停的夸徐青有眼光,懂行之类……

孟士诚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暗道,这老货太『奸』了,待会要是切垮了老子非要削他一顿不可。

解石机一响,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还别说来得最快的还真是薛大师,他一见这块造型奇特的『黄』砂皮料子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怪异的表『情』,那模样就仿佛被人狠狠涮了一把。

嗤嗤——

锯片不偏不倚沿着『毛』料上的黑线切下,蹲在一旁的徐青开始用舀水冲洗切面,瞧着白茫茫没有任何表现的切面,他居然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切一刀,可以擦石了。”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