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四十四章 赌石大赛(中)

『赌』石『交』易会场离得很近,以至于徐青手里的烧『鸡』还剩大半只没啃完就到了。下了车也不舍得丢掉,就这样咬着油腻腻的烧『鸡』一路走到了五十六号摊档。

摊档内果然堆满了『毛』料,就连看档的工作人员也把桌子搬到了外面,徐青正好吃完了半拉烧『鸡』,施施然在『毛』料上擦了擦手,眼睛一眨向成堆的『毛』料上扫了过去。

咦!徐青双眼一亮,脸上浮起一抹喜『色』。这一大堆料子果然如孟士诚所说的是下了血本的老坑货,十块中居然有两块含有翡翠,不过以花青种和豆种居多,找了半晌才翻到了一块不错的金丝种料子。

金丝种,指的是翡翠颜『色』呈丝线状分布,并非满绿,分别带『色』翡翠有一点尤为重要,颜『色』条带所占的比例大,颜『色』鲜艳,水头足的价格也自然要高,反之就要便宜上许多了。

徐青发现的这块金丝种料子种水颜『色』很不错,最重要的是个头大,一块至少五十公斤的料子里面三分之二都是翡翠,就是拿去参赛至少能保本了。

围着一大堆『毛』料又走了一圈,还不时动手搬动几下,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别说是玻璃种了,就连冰种或者蛋清种都没找到一块。

同时徐青也发现右眼的透视能力只能看透一米左右的石料,若是超出范围便只见朦胧一片,除非把重叠的石料搬开才能继续下去,选『毛』料对他而言倒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力气活,还好阿罗阿豹两人主动上前帮忙,半小时过后,三人均是汗流浃背,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抹岗老坑,坑爹呢!”徐青郁闷的搬开一大块石料,从里面挪出一块篮球大小的料子,整个人突然弹了起来,一个劲的甩手。

“怎么了?”唐『国』斌急忙跑了过来查看,徐青龇牙咧嘴的捂着手背,眼神中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麻痹的,被虫子叮了一口……”徐青苦笑着松开了手掌,右手背已经红肿了一大片,眨眼工夫就肿得跟个发面馒头似的。

孟士诚目光一扫,指着地上一只蜷缩成团『黄』绿『色』扁虫,叫道:“是『毛』癞子,这玩意怎么爬到石头上去了!”

被『毛』癞子蛰了刺痛难忍,皮肤就像被火灼烧一样,徐青现在哪里还有心『情』选料子,恨不得把整只手伸冰箱里冻上,只能一脸苦涩的站在一旁。

唐『国』斌把一腔怒火转移到了地上的『毛』癞子身上,抬脚就要踩爆这罪魁祸首,不料孟士诚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拦住。

“慢着,这东西就是治蛰伤最好的『药』,踩烂了上哪儿找去?”

说完孟士诚赶紧用手指捏起地上的『毛』癞子走到徐青身旁,捏着虫子凑到了蛰伤的手背上方,手指用力,直接将『毛』虫捏了个肠穿肚烂,将淡绿『色』的液『体』滴在了伤『处』。

“抹匀了,待会我再去找些万『精』油擦下就没事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说来也奇,抹上『毛』虫挤出的绿水儿后徐青就感觉手背上的刺痛减轻了许多,只可惜虫子身『体』实在太小,都挤成一张皮儿了榨出来的液『体』也不多,只能勉强够涂抹患『处』。

这时一位反应极快的工作人员拿来了一盒万『精』油,孟士诚打开盒子挖出一大坨万『精』油涂在徐青手背上,做完了这一切后才如释重负般吐出一口长气,一『屁』股坐在了一块『毛』料上。

“好了,这就送你去医院瞧瞧?”孟士诚耸了耸肩,眼中似有一抹不甘心神『色』,毕竟徐青才选定了一块『毛』料,而且照他继续翻找『毛』料的『情』形来看,对选定的料子似乎并不满意,现在选择去医院就等于放弃了这次『赌』石大赛。

“你没发烧吧?被条『毛』虫蛰一下用得着上医院么?”徐青站起身,又向那堆『毛』料走去。当他路过孟士诚身边时,无意间瞟了垫坐的『毛』料一眼,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他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变得怪异起来。

玻璃种帝王绿……竟然又被老孟垫了『屁』股,徐青真无语了,双眼出神的望着孟士诚‘八月十五’下的那块『毛』料。

“老孟,挪开你肥嘟嘟的‘八月十五’,把这块料子和选好的放一起去。”徐青笑着指了指孟士诚垫坐的『毛』料说道。

“什么?”孟士诚懵了,一时间愣没反应过来,『屁』股也没挪窝的意思。

唐『国』斌上前拍了拍孟士诚肩膀叹道:“老孟啊!哥还真羡慕你有个好『屁』股,还记得昨天么?”

孟士诚恍然大悟,心说,昨天我随腚一坐就就开出块五千万的帝王绿,这小子感『情』又想故技重施了,横竖是个『赌』,但愿青子还有昨天的好运气。

选定了两块料子,徐青松了口气,剩下的一块料子也不准备亲自选了,拿来支大头笔在『毛』料上写下两个繁『体』数字,贰号,叁号,然后画了个大圈,连切割线也一并画好,将损耗减少到最低限度。

“唐哥,你去选块料子,当心别被『毛』癞子蛰了。”徐青见唐『国』斌跃跃『欲』试的模样,索『性』让他去选最后一块料子。

唐『国』斌乐呵呵的跑到『毛』料堆前,手扒脚踢鼓捣一阵,终于选定出一块表皮上缠绕着几条带环状蟒纹的『黄』砂皮『毛』料抱了过来。

噗通!

唐『国』斌顺手把『毛』料丢在地上,怪笑着说道:“青子,帮哥瞧瞧这块大又圆,我觉着它有点像老孟那八月十五,嘿嘿……”

徐青眯眼瞧去,心头猛然一动,这块『毛』料里面竟然有一团拳头大小的盈盈绿意,那水头绝不逊于昨天开出的紫罗兰,俨然又是一块高冰种艳『阳』绿翡翠,看起来唐大少的手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不错,就让老孟的八月十五打头阵。”徐青点头一笑,挥笔在『毛』料上写下个壹号,他之所以用繁『体』标数字,为的就是和其他『毛』料区分开来,同时也标明了解石的顺序,压轴的玻璃种翡翠一定要到最后开出来才够震撼。

“唉!老子活了几十年,那啥还是原装货呢!没想到今天坏在你们手里,晚节不保啊!”孟士诚故作幽怨的说道。

呕呕——徐青和唐大少很有默契的低头一阵干呕,就在这时会场中响起一个经过扩音器放大的浑厚男声。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