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四十六章 倒霉的解石员

『交』易会场中央搭起了一座一米多高的临时台子,台面上五十台解石机拍成了三行,最南面还有一张用红绒布包裹的长条桌,后面坐着五男一『女』六名评委,一位穿白衬衫的中年男子拿着话筒站在条桌前方,脊背挺得笔直,脸上带着一抹职业化的微笑。

扩音器中的男声响彻整个会场:“各位来宾,欢迎大家来到腾冲『赌』石『交』易会现场,今天我们将为大家献上一场『精』彩绝伦的『赌』石大赛,首先介绍一下本次大赛评委……”中年男子简略介绍了一阵大赛章程之类的便开始进入主题,宣布『赌』石大赛正式开始。

有资格进入『交』易会的人并不多,台子前面已经摆上了几排塑料高凳,徐青等人特意找了个不错的位置观看,美中不足的是没带瓜子啥的来打发时间。

首先开始解石的是零一至五十号摊档,五十台解石机一齐开动,因为隔得近,那声音无比刺耳,就连高台上的评委也一个劲催促解石员浇水。

所有『毛』料『交』上来之前都画好了切割线,因此解石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即便有损耗也只能怪摊主们画线时估计错误,与他人无忧。

沿线切片,见雾擦石,解石员一丝不苟的的工作着,动作娴熟而沉稳的切开一块块全『赌』『毛』料,第一批『毛』料花了一小时不到解开了九成,仅剩下三台解石机还在嗤嗤转动着,石屑与清水混合成的灰白『色』液『体』泊泊流下。

最后三家摊档的『毛』料中都含有翡翠,其中二十六号和十八号的很明显都是品质极佳的高冰种『黄』『阳』绿翡翠,而另一家也是块金丝种翡翠,不过颜『色』不够鲜亮,水头比上两家也差了许多。

『赌』石大赛之所以让所有参赛摊档都『交』上三块全『赌』『毛』料,其用意就是要从水头,『体』积,价值三项进行综合评比,从而选出最大的赢家。十八号开出的高冰种『黄』『阳』绿翡翠足有两拳大小,光『体』积就比二十六号大了一倍不止。

一块指甲大的玻璃种翡翠价值绝对比不上一块拳头大的高冰种翡翠,最后评定的结果自然是高冰种翡翠胜出。在座的评委们个个都是珠宝『玉』石行业中的专家级人物,评定完全能做到公平公正。

这一批『毛』料解出翡翠的几率占了五成以上,足可见摊主们都是拿出压箱底的好料子在搏,但冠军始终只有一家,夺冠者能免费获得解出的所有翡翠,这也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赌』石大赛,果然是一场将『赌』『性』发挥到顶点的盛会。

“五千万,好大的手笔,看来这次真要多谢孟老板了。”一个『阴』测测的男声从徐青等人背后传来,大热天的也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不看也知道是那姓白的玩意到了。

孟士诚眼睛正盯着台上擦石,瞧着十八号摊档接连开出翡翠心中忐忑不已,三『赌』三涨,除了一块高冰种『黄』『阳』绿之外还有两块水头很不错的油青种翡翠,在第一批解石摊档中遥遥领先,就连同样参加了邀『赌』的二十六号也被杀得『体』无完肤,看来这次的『赌』注真悬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他此时心乱如麻,身后白胜军『阴』『阳』怪气的话居然被直接屏蔽掉了,耳朵里只有砂轮磨擦石料的嗤嗤声。

被恶心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唐『国』斌可不爽了,转过头闪了白胜军一眼,骂道:“麻痹的,你白痴还是脑残?开出两块垃圾得瑟个『鸡』别,瞪大你的斗『鸡』眼瞧好了,待会有你哭的时候。”

白胜军没想到被孟士诚直接无视了不说,还碰上这么个出口成脏的滚刀『肉』,劈头盖脑就是一通骂,偏偏他还要注意风度,因为方飘飘就站在身边,一张白脸开始慢慢变『色』,到最后竟和台上的油青种翡翠颜『色』相映成趣了。

“这位先生,你怎么能随便骂人呢!”方飘飘皱眉说了一句,很有些维护老板的意思。

唐『国』斌冷冷一笑道:“嫂子,这姓白的本来就不是啥好鸟,我肯浪费口水骂他一顿他应该去感谢圣母玛利亚,否则照我以前的脾气非一脚踩死个驴『日』的不行。”

方飘飘遇到这种不讲道理的角『色』也没办法,气冲冲的走到孟士诚面前道:“老孟,没想到这些年就跟这种没素质的人混在一起,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从纠结中回过神来的孟士诚也怒了,强抑住内心『激』动的『情』绪说道:“就像姓白的是你老板一样,唐少也是我的合作伙伴,好朋友,好兄弟,我和什么人混在一起似乎轮不到任何人指手画脚吧,前妻!”

最后两个字是从牙缝里往外迸的,带着一丝颤音。

方飘飘神『情』一变,眼眶不觉中湿润了,咬着嘴唇不再吭声,她早知道了孟士诚拿出五千万同白胜军对『赌』的事『情』,内心对姓白的也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厌恶感,夫妻一场在感『情』方面她还是倾向于孟士诚的,至少她知道,前夫参与这场豪『赌』完全是为了自己。

这时候,第一批『毛』料已经全部解完,所有解出的翡翠都标上了号送到六位评委桌上,简短的商议后评委们就达成了共识。主持人拿起话筒开始宣布胜出者,十八号摊档毫无悬念的暂列第一。

第二组五十一至一百号摊档的『毛』料被送上了高台,徐青很意外的发现负责解五十六号摊档『毛』料的居然就是昨天解开『鸡』油『黄』料子的壮汉,看起来这五十位现场解石员都从各个摊档临时调用的,不失为一个双赢的好办法。

解石机再次开动,徐青走近几步以便更清楚的看到解石,那壮汉果然是按照『毛』料标注的数字开始切石,咔嚓一刀下去,壹号『毛』料立见白雾朦胧。

壮汉神『情』一变,低怨了一声:“第一刀就出雾了,这不是折腾人么?”

擦石是个细致活,耗费的时间『精』力绝非切石所能比的,壮汉刚才解的是二十六号摊档『毛』料,三『赌』两涨,愣是比其他人多折腾了半小时,这次第一刀就切出了雾,心里的郁闷自然不言而喻了。

擦去一层薄雾,露出一抹晶莹惹眼的绿意,壮汉嘴角一掀,故意将身子挪了挪,挡住了台下看客们的视线,然而台上有两位眼尖的评委已经发现了那抹鲜艳的绿意,眼神蓦然一亮。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