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 那一夜的暧昧

徐青眼神左右一扫,当他见到孟研身后的一样东西时,嘴角微微往上一扬,然后很随意的切了一下牌:“你抽,一张牌太少,就三张吧!”说完很光棍的站到了茶几对面。

孟研将信将疑的抽出一张牌,举到眼前瞧了一眼,还未等她说话,对面的徐青淡淡开口道:“红桃十。”

孟研神『情』一变,把手中的扑克翻转来放到了茶几上,果然是张红桃十。她皱了皱鼻子,不甘心的从牌堆里一连抽出两张扑克,刚举起还没等她看清楚,徐青笑着出声了:“一张黑桃八,一张小王,合起来就叫做王八!”

“啊!”

这回不但是孟研,就连一旁的孟士诚也忍不住惊呼出声,摊开牌放在茶几上,果然是‘王八’……

客厅中的气氛霎时变得热烈起来,唐『国』斌一把将徐青拖到了沙发上,急道:“快说,你小子这招怎么玩的?”

徐青笑而不答,眯着眼望着一脸惊愕的孟研,似乎在等着那一声叔叔。

“小徐叔叔……”孟研脆生生的喊了一声,她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徐青能看透扑克,难道真有这么神奇的『赌』术么?

唐『国』斌现在连上楼‘昆’的心『情』也没有了,拉着徐青非要弄明白事『情』的缘由不可。

徐青被缠得实在没有办法,这才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这厮满脸狐疑的扭头瞧了一眼,怪异的笑了笑,起身站到了徐青刚才的位置。

“乖侄『女』,再抽张牌让唐叔叔试试。”唐『国』斌双臂一抱,笑呵呵的说道。

孟研伸手抽出一张扑克,看清楚了上面的图案,没想到才过了不到两秒,唐『国』斌就兴奋的说道:“方片五。”

孟研把手中的牌一翻,果然是张方片五,她更加『迷』惑了,这才十分钟不到,又多了一个能看穿扑克的高手,这也未免太神奇了吧!

“哈哈!这招好使!”唐『国』斌正得瑟,徐青打了个哈欠,眼泪汪汪的说道:“你们慢慢玩,我上去睡觉了。”

说完揽着陆吟雪的肩膀朝楼上走,刚开始小妮子还有些不『情』不愿的扭捏,不过被这厮在胳肢窝外侧鼓出的地方抓了一把后就像被点了『穴』似的红着脸跟着走了,一进房,刚才还哈欠连天的家伙立刻变成了啃嘴兽,四片唇纠结在了一『处』。

彼此的身『体』紧贴在一起,『体』温急速攀升,最后连鼻孔里喷出的气息也变得灼热起来。陆吟雪突然感觉一条『硬』邦邦的物件紧贴在了自己腿间最敏感的部分,整个人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脑海中所有的意识空荡荡不知所踪,身『体』某『处』本能的开始分泌出一点湿润,她整个身躯像被抽去了所有气力一般,顿时瘫软下来。

只要和陆吟雪呆在一起徐青就会变得特别冲动,只有和她在一起时才能感受到那种**蚀骨的滋味儿,虽然两人除了最后一步之外,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当他的手掌带着一丝侥幸往下探摸时,还是毫无悬念的触碰到了一团扫兴软棉花。

(QuanBeN5)com【全本5】

此时内心有个声音在呐喊:大姨妈,拿了红包就赶紧走吧,死赖着讨人厌啊!

“青,别这样行吗?”陆吟雪按住了一只在自己『胸』前活动不休的手掌,徐青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抓起那只手掌引到了膨胀到极致的某部分上,低声道:“我难受!”

绝大多数少『女』转变成少妇都是从这一步开始,彼此都触摸过身『体』最隐秘的部位,以后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根本不会再有任何抗拒心理。

这一招绝大多数男人无师自通,其实『女』人也知道,不过稍晚一些罢了。

陆吟雪羞赧的握住那根膨胀物,不知道为什么她脑海中竟然联想到了某种油炸食品,用面粉做成的小条,稍拉长一下放入油锅中,瞬间膨胀数倍,那玩意有个名儿叫油条,就这一碗热豆浆滋味更美。

失神之间,小手居然掏出小青上下撸动起来,爽得徐青『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手掌下意识的扣住了两团软腻……

在这种极暧昧的气氛中,少男少『女』的心完成了一次微妙的契合。就像豆浆与油条,沾上豆浆的油条不多久便软了。

在喷发的那一刹那,『处』级干部的帽子虽没有完全摘掉,但已经严重松『脱』,都偏到了耳根子上面。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良久,陆吟雪才松开了沾满滑腻液『体』的手掌,火烫的脸颊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低低娇嗔了一声:“满意了,流氓……”

徐青霸道的唇封住了所有的话语,陆吟雪只能用粉拳无力敲击着他的后背,许久,唇分,彼此口舌间留下了一丝甘甜。

“去洗澡,脏死了。”陆吟雪大发娇嗔,连推带哄的把徐青送进了浴室,临进门的那一刻,一个充满磁『性』又带着一丝霸道的声音传出:“今晚别过去了,就和我一起睡!”

“不行,我现在就过去睡。”陆吟雪弱弱的坚持着。

“哈哈!你敢过去我就把门砸了。”

……陆吟雪翻了个白眼,跺了跺脚,快步走到『床』头抽出两张纸巾擦去了手掌上残留‘豆浆’,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门走了出去。

浴室里徐青不动声『色』的望着陆吟雪一举一动,直到她轻轻带上房门的那一瞬间,浴室内传出一声轻叹。

第二天是和薛老约好了取挂件的『日』子,徐青很早就洗漱完毕,跑去健身房锻炼了一小时,出了一身酣畅淋漓的大汗,跑上楼冲了个凉,下了楼才发现孟士诚已经在大厅喝起了功夫茶。

“老孟,唐哥还没下来?”

徐青上前捏起一个小紫砂杯喝尽,茶不错,不解渴的。

“那家伙说今天不去『交』易会了,反正『毛』料买好了,估计正和韩经理戳商细节问题。”孟士诚特意在戳字上加重了语气,嘴角露出一抹捉狭的笑意。

徐青翻了个白眼道:“不管他,我们几时过去?”

孟士诚道:“吃完饭就走,先一起去银行把支票存了。”

徐青又灌了一杯茶,微笑道:“老孟,没身份证能弄到回江城的机票么?”

孟士诚微笑道:“机票没问题,腾冲就有机场。”随后又闪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说道:“你小子真准备拐带良家妇『女』回江城么?”

一听这话,徐青含嘴里的茶水差点没喷出来,咕咚一声咽下,低声嘟囔道:“你这大叔太猥琐了,啥叫拐带良家妇『女』,咱们是自由恋『爱』的好不好!”

“拉倒吧!这年头流行先上车再补票,刚认识姨妈就当了亲妈,用咱老前辈的话说,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徐青见这厮越说越离谱,赶紧倒了一杯茶『硬』塞住了老孟嘴巴,这才截停了猥琐大叔的长篇大论。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