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五十五章 龙塘老坑

吃过早餐,两人驱车直奔银行,金盾保安公司派了两台金杯车随行,一路风平浪静,不过徐青对开车兴趣颇浓,可惜在大马路上,要不然他真会借老孟的车来过过手瘾,想当年在乡下他也开过手扶拖拉机的,多一个轱辘开起来难度应该不大。

车子停在工行门口,孟士诚下车去存支票,徐青就留在车内,顺手拨了个电话给薛老,没想到刚接通就被老师埋怨了一顿,说他贪睡,让他等了一个多小时。

徐青解释了一阵,只说自己昨天搬石头太累睡过了头,瞒去了昨晚参加『赌』局的事『情』,对这位才认识不久的老师心中还是有些敬畏的。

这时孟士诚存好了支票回到了车内,手里还拎着几个『精』美的包装袋,敢『情』去银行存钱还有东西送的。

“咯!你的卡,你小子现在是亿万富翁了,想当年老子像你这年纪还在『玉』雕作坊干学徒,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孟士诚感慨了一下,把银行卡塞给了徐青,发动车子向『交』易会场驰去。

五十六号摊档今天又补来了一大堆『毛』料,比前两天总和还要多,看来孟士诚事先早有准备。

徐青一眼就瞧见薛老在『毛』料堆前负手徘徊,赶紧上前打起了招呼:“老师,您选料子么?”

薛老回头一笑,指着一块架子上的『毛』料说道:“臭小子,过来瞧瞧这块『毛』料。”

徐青凑上前一看,是一块很少见的铁锈皮料子,通『体』金『黄』像被一层灼烧过的铁锈包裹,表皮上还有几股铁锈水渍,乍看上去还以为是裂,看模样最多不超过五十公斤,但标价却达到了惊人的一百二十万。

“这是老帕敢的铁锈皮料子,放几块来撑撑门面,你想要拖出去砍了就是。”孟士诚倒是大方,百来万的料子说送就送了。

相比起这两天徐青给他带来的财富,就是把这里所有『毛』料都送了也不打紧。

徐青摇了摇头道:“外表好看不代表里面就有好翡翠,这东西还是留着卖给别人吧!”

孟士诚可有些不服了,低声道:“这块料子可是正宗老帕敢货『色』,我都藏了好几年也舍不得卖掉,你小子可别大喘气了。”

徐青笑了笑,伸手往『毛』料边缘一指道:“老孟,你先瞧瞧这是什么?”

孟士诚和薛老不约而同的凑上前去,只见手指尖触碰的地方有一小块藓,外表看上去就像一股锈渍。这块藓呈放射状往下延伸,但却被一股锈渍恰到好『处』的挡住,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过去,但凡有些『赌』石经验的人都知道,这种藓对『毛』料内的翡翠有着致命的伤害,换而言之这块表现不错的料子内部的完整『性』已经被完全破坏了。

料架上的货『色』徐青早已扫过了一遍,除了有一块中间有一团婴儿拳头大小的油青种之外,其它的全是零星散翡,眼前这块铁锈皮里面的翡翠连一个完整的戒面都找不出来,可以说是一块典型的废料。

(QuanBeN5)com(全。本*网)

孟士诚神『情』骤变,对徐青的好运气有了全新的认识,敢『情』这小子除了运气之外,还有着一种超乎常人的敏锐观察力,两者结合,难怪能屡次『赌』涨。

薛老满意的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个巴掌大的锦盒丢给了徐青。

打开一看,里面并排放着三个『精』美的紫罗兰挂件,两个笑弥勒佛像,一片晶莹剔透的翡翠树叶,每一个挂件都显出一股灵动之气,两尊笑弥勒神态各异,脸上的笑意好似从内心往外发出一般,细看之下让人经不住会不自觉感染到那种喜气。

良久,徐青才依依不舍的盖上盒子,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因为从这一刻起,他对『玉』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能拜在一位拥有惊人技艺的『玉』雕大师门下,怎能让他不喜由心生?

“小子,老头子的手艺还过得去吧?”薛老抚须微笑,询问的话语中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听起来倒平添了几分傲气。

徐青笑道:“不是过不过得去的问题,我只能说这翡翠到了您手里才算从石头变成了活物。”

“哈哈哈!你小子拍马『屁』的功法跟哪个师傅学的?哄老头子开心吧!”薛老朗声大笑,这样朴实无华的拍马词儿他是最喜欢听的。

徐青微笑道:“以后拍马『屁』的机会还多着呢,您管饭我不介意天天拍。”

“臭小子,敢『情』你就惦记着老头子那几顿饭啊!”薛老故作气苦状,一瞪眼道:“赶快选几块好料子去,到了江城我可没那么多料子给你折腾。”

“遵命,您就瞧好吧!”徐青听到选料子双眼蓦然一亮,以后学『玉』雕所需的料子数量定然不少,还真要趁着这机会多淘些好料子才行。

“老孟,你就留在这里陪老师聊天,我选好了料子叫人送来。”徐青把手中的锦盒往孟士诚怀里一塞,一溜小跑向前面的摊档跑去。

“唉!这小子就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主,我这里成堆的料子不选,偏要跑去别人家做生意……”孟士诚望着徐青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声,大呼遇人不淑。

徐青『独』自选『毛』料的速度快得惊人,一家家摊档跑过去,在『毛』料堆中一阵翻腾,那些开了窗的半明料被他直接无视了,专捡闷头货来挑,选中了的『毛』料直接刷卡叫人送去五十六号摊档,基本上不还价的。

转眼半天过去,他已经选了五十来块『毛』料,只剩下最后的十家摊档还没看完,这时孟士诚打电话来催了,徐青一边接着电话一边走进了第一百四十号摊档。

或许是因为位置太偏的关系,这里的『毛』料也比其他摊档要少了一半不止,基本上都摆在了货架上,这也给徐青选料提供了便利。

看档的只有两位懒洋洋的工作人员,不远『处』解石机旁连个人影也没有,敢『情』负责解石的那位见生意清淡跑去遛弯了。

架子上的『毛』料个头不大,一般在二三十公斤左右,超过五十公斤的一块也没有,而且标价相当便宜,最贵的也才五百一公斤,便宜的仅有三百左右,比起五十六号摊档货架上那些动辄百万的『毛』料来,这里的料子真可谓是廉价了。

“随便看,龙塘老坑的『毛』料。”一个工作人员打着哈欠招呼了一句,就斜坐在凳子上继续打盹,而另一个则连正眼也不瞧一下,仿佛销售业绩如何与他毫不相干一样。

龙塘老坑产的『毛』料多以『黄』砂皮和灰白鱼皮为主,皮壳较粗,表现也不如黑乌沙铁锈皮抢眼,在人们追捧表现好的『毛』料的同时,表现不抢眼的『毛』料最容易被人忽视。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