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五十七章 老师也威猛

孟士诚笑眯眯的听完简报,指了指用塑料布盖上的料堆,道:“把剩下的料子全部搬来丢到那一堆去,然后叫上所有人迅速收档,咱们江老板请客吃饭。”

江胜男笑呵呵的点头,大半天时间赚了个盆满钵满,一顿饭简直就是『毛』『毛』雨啊!

孟士诚当场签了张支票递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傻乐个『毛』,请客吃饭去,老子大半天连水米都没牙咯!”

江胜男接过支票瞧了一眼,笑道:“走了,地方任你挑!”

留下几个人看档,一行人浩浩荡荡开进了小酒店,店老板笑脸相迎,江胜男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大方,满满当当点了四大桌菜,孟士诚把金盾保安公司的职员们也一起叫进来吃饭,慷他人之慨何乐不为?

今天小酒店里多了一道菜,清蒸石扁头,石扁头指的是一种大头鱼,俗称马头鱼、树跳跳,这种鱼『胸』前有个吸盘,能吸附在石头或者树干上,又被称为上树鱼,这种鱼『肉』质鲜嫩,美味无比,最美的还没有细刺,不过价格可不便宜,一百八一斤,都赶上野生甲鱼了。

菜正酒醇,徐青喝了三筒米酒,两瓶啤酒,一盘泡椒炒牛『肉』和一盘大救驾全进了他一人肚子,连薛老也忍不住笑骂几句吃货,谁知这货一梗脖子道:“这一顿吃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尝到这么地道的腾冲菜,自然是要吃个够本才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时门外走进来五个穿制服的公安,为首的是个眉心有颗大『肉』痣的魁梧公安,目光威严的盯住孟士诚道:“你就是孟士诚?”

孟士诚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是孟士诚,几位找我?”

大『肉』痣公安上下打量了一下,一挥手道:“拷起来,带走!”他身后的公安立刻摸出手铐,气势汹汹的逼了上来。

金盾公司的保安们也开始犹豫了,人家是穿着制服来的,代表着执法机构,他们可不敢贸然上前阻拦。

“慢着!姓孟的是合法商人,你们凭什么抓我?”孟士诚据理论争,一边摸出电话想打。

啪!大『肉』痣公安一把拍掉孟士诚的手机,怒吼道:“你还想串供,有什么事先跟我回局里再说!”

两个穿制服的反扭住孟士诚胳膊,就要把手铐往他手腕上磕,呯呯!两个啤酒瓶先一步磕在了他们脑袋上,顿时开了花,两个脑袋变成了血葫芦,其中一个当场躺倒在地昏了过去,另一个捂着头一阵惨嚎。

出手的正是徐青,他见这帮穿制服的家伙来者不善,目光一扫之下果然发现了猫腻,现在看到这两个家伙要拷孟士诚,拧起桌上的酒瓶果断的把他们开了瓢。

这一下小酒店里所有人都懵了,其中也包括孟士诚在内,公然袭警可不是好玩的!

徐青反手抄起一张椅子,飞起一脚踢在昏倒的家伙腰间,只听得咣当一声,掉出一把尺余长的刀片子。

(QuanBeN5)com。全*本*5

“还愣着干『毛』,有见过公安带刀抓人的么?”徐青暴喝一声,挥起椅子向对面长『肉』痣的家伙兜头盖脸砸了过去,那股子狠劲让人头皮发麻。

长『肉』痣的男子反应极快,往后一跳避过椅子,啪!椅子磕在地上四分五裂,这厮从腰间拔出一把砍刀,恶狠狠的指着徐青。

“麻痹的,老子今天碰到鬼了,砍死你个小王八犊子……”

话音未落,徐青已经把手里的椅背狠狠甩了过去,金盾公司的保安们很快回过神来,各自掏出随身的家伙冲了上来。

『肉』痣男认准了徐青,侧身让过砸来的椅背,挥刀向他肩膀猛劈过去,浑然不顾身后扫来的两短棍。

徐青两手空空,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那块刀片子就要砍在自己肩膀上,说时迟那时疾,薛老抄起个吃剩下的‘锅子’兜脸扣了过去。

『肉』痣男冷不防这老头会突然发飙,被滚烫的锅子扣了个正着,里面全是红白相间的滚汤,烫得他丢了刀子捂着脸怪叫,背后又结结实实挨了两棍,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打斗经验丰富的保安几个回合就擒下了剩下的两个家伙,就拿他们冒充公安用的手铐手连手反拷在了一起。

徐青一脸感『激』的向薛老深鞠了一躬,无比诚恳的说道:“谢谢老师。”

薛老笑道:“谢什么,师傅帮徒弟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你小子打架够猛的,把老头子的火气都撩起来咯!”

徐青狠狠踢了『肉』痣男一脚:“是谁叫你们冒充公安抓老孟的?”

『肉』痣男一张脸被烫得满是燎泡,相比之下眉心的『肉』痣反而不太明显了,不过这厮倒也『硬』气,一偏头愣是不开声。

徐青火了,一个箭步跑到另一张桌子旁,抄起一个热腾腾的‘锅子’走了过来。

“麻痹的,不说是吧?看来一个锅子吃得还不过瘾,干脆今天就让你吃饱,这个完了那边还有两个!”说完将手里的锅子举到『肉』痣男头顶,作势要泼下去。

『肉』痣男刚吃过‘锅子’的苦,见徐青做出这种近乎疯狂的举动吓得连汗『毛』都竖了起来,坚持了不到两分钟的骨气顿时烟消云散,冷汗沿着脊背流了下来。

“别倒,我说,是白老板让我们抓孟士诚去东郊的旧房子,然后……”这家伙心底一慌,赶紧闭上了嘴巴。

徐青手中的锅子微微倾泻,一股滚烫淋在了这厮头顶,痛得他哇哇大叫。

“然后我把锅子全倒在你脑袋上,下一个会顺着你衣领倒进去!”

徐青冷冰冰的话彻底击溃了『肉』痣男心里最后一丝防线,这小子太『毒』了,要是不说实话,后面两个锅子肯定会倒在他身上。

“别倒了,我都说,一个字也不会漏……”『肉』痣男浑身发抖,颤声道:“白老板让我们把他抓到旧房子里狠狠修理一顿,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榨光他身上每一分钱!”

“不管用什么方法?”孟士诚怒不可遏,上前踹了『肉』痣男一脚,骂道:“好个白胜军,他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