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六十八章 唐家守护神

徐青接过粉笔,瞧了一眼地上的皮包骨,眉头微微皱了皱,心说,这老头也太怪了,说话冲得像吃了『枪』『药』,还叫我找关节,该不会是个老中医吧?

这时王老头煞有其事的掏出个秒表,瞟了徐青一眼,然后重重的按了下去。

“别愣着,快画啊!”一旁的唐『国』斌真急了,对着徐青吼了一嗓子,近年来唐家父子『处』心积虑的为王老寻找传人,就这个貌似简单的考验连不少骨科出身的家伙都栽了,其中也包括唐『国』斌自己在内。

徐青蹲下身子,用粉笔在皮包骨上刷刷画了几笔,一挺身又站了起来,啪!王老适时按下了秒表,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笑着望着唐『国』斌说道:“唐小子,来之前花了不少心思吧?”

唐『国』斌一脸茫然道:“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大明白?”

徐青淡然一笑道:“王爷爷说咱俩作弊呢,这都不明白!”

唐『国』斌恍然大悟,一脸委屈的叫道:“王爷爷,可不带这么冤枉人的,今天这两挂骨头才从京城寄过来,就算想作弊也要有时间啊!”

王老摆手打断了唐『国』斌的话,淡然道:“两分钟,画出肱骨,肩胛骨,关节盂之间的接骨线。”

徐青拿着粉笔信手一抛,道:“接骨线是啥?一共几条?”

王老眉头一皱道:“三块骨头之间的连接线,也可以叫做骨缝,一共两条,开始吧!”说完不管对方懂与不懂,果断的按下了秒表。

徐青掏出烟盒不紧不慢的弄一根点上,美滋滋的抽了两口,一蹲身刷刷就是两笔,站起身似笑非笑的望着‘老中医’。

王老双眼一亮,呼一下从沙发上弹起,伸出食指肚在画线上一抚而过,蓦然抬头紧盯著徐青,目光灼灼仿佛要把人看穿一般。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而沉闷,王老盯着徐青足足看了两分钟,嘴角一掀哈哈大笑起来,洪亮的笑声震得人耳膜发麻,就连屋梁上的老灰也开始簌簌落下,徐青反应最快,捂着耳朵一溜烟跑出了屋外,这王老头的大嗓门还真让人受不了啊!

傻乎乎的唐『国』斌落了个灰头土脸的下场,苦笑抹了一把头上的老灰,埋怨道:“您要是不满意这徒弟我带走就行了,犯不着这么来折腾我吧!”

笑声戛然而止,王老一瞪眼道:“敢,你试试带人出这门口,信不信老头子立马就拆你几根骨头?”

唐『国』斌嬉笑道:“王爷爷,这么说您收青子做徒弟咯?”

王老眯眼笑道:“你小子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那本沾衣十八跌的老册子我看你是不想要了。”

唐『国』斌一听沾衣十八跌,立刻来了『精』神,一个箭步冲出去把徐青拽了进来。

“臭小子,不是想学功夫么,还不快拜师?”

可怜的徐青被『硬』按在王老面前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脆嘣嘣的叫了声师傅,抬起头一脸幽怨的望着唐『国』斌,心中呐喊道:麻痹的,『交』友不慎啊!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王老对这位弟子十二分的满意,等他叩完了头赶紧上前扶起,笑道:“好!没想到我王天罡垂暮之际还能收到传人,看来上天对我不薄啊!”

徐青剜了唐『国』斌一眼,转头恭敬的说道:“师傅,不知道即使能教我功夫?”

王老拉着徐青坐到了沙发上,微笑道:“你可知师的是何门何派,会的是那种功夫么?”

徐青一头雾水,心说,反正要学一招打倒唐大少的功夫,有速成的最好,有仇当场就能报了。

王老似乎看出了徐青的心事,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是不是想学几招速成的,最好能马上修理唐小子的那种?”

徐青双眼一亮,急问道:“真有这种功夫?”

王老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把嘴凑到徐青耳边说了两句,然后一拍他肩膀道:“去吧!和唐小子切磋切磋。”

徐青将信将疑的闪了王老一眼,一转身朝唐『国』斌打了个拱手道:“唐哥,咱哥俩出去切磋切磋?”

唐『国』斌心头咯噔一跳,苦笑道:“你小子不带这么恩将仇报的吧?哥们也是一番好意啊!”

徐青摸了摸额头上的大包,怪笑道:“一般我有仇当场就报了,你就委屈点,让我试试新招。”

唐『国』斌一个劲的摇头,他深知王老用的招数都是伤筋动骨的狠手,这哥们小时候可是有『阴』影的,即便是碰到初学乍练的徐青气势上已经矮了半截。

“兄弟,哥错了还不行么?”唐『国』斌还想赖掉这场比试,冷不防王老一瞪眼道:“徒儿,出手!”

徐青绕到唐『国』斌身后,扬起左掌向他后颈切了过去,很普通的一记掌刀,要是切中脑枕部位轻则晕厥,重则致命。

嘶!唐『国』斌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侧身让过掌刀,冷不防徐青右拳一摆,从一个很刁钻的角度击中他肚脐下的气海『穴』,可怜的唐大少身子一软,扑倒在了徐青怀里,晕了。

一拳打昏了唐『国』斌,徐青大脑一片空白,抱着瘫软的唐大少傻了眼,转头向王老喊道:“师傅,快想法儿把他弄醒啊!”

王老笑了笑道:“抽两巴掌试试?”

徐青听到这话顿时有了底气,一手拎住唐『国』斌衣领,扬起巴掌啪啪就是两块锅贴,谁知道这货脑袋偏了两下,半点反应也没有。

“哥们,醒醒,前面有美『女』啊!没穿衣的……”

徐青边摇边喊,急得额头冒汗,要是真把唐大少打出个好歹来,他这辈子都不会舒坦。

“徒儿,这么个折腾法不行,让为师的来!”

王老施施然走上前来,伸出右掌在唐『国』斌肩膀上飞快的拍了两记,五指一撮点在了唐『国』斌肚脐下方。

“哎呦!”唐『国』斌痛呼一声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望了徐青一眼道:“青子,刚才你小子劈了我一掌刀是吧?”

徐青摇了摇头道:“没中,被你闪开了。”

唐『国』斌一脸狐疑的摸了摸脸颊,嘀咕道:“我记得明明闪开了,怎么脸上好像被人扇了两巴掌似的。”

徐青扭过脸吐了吐舌头,心底暗暗庆幸,敢『情』这货被一拳打昏的事儿全记不清了,看来我运气不错哇!

王老干咳了两声,打开八仙柜拿出了一本『黄』皮册子,转身走到唐『国』斌跟前,把手一伸道:“拿去,复印一份后把原本给我徒弟。”

唐『国』斌如获至宝般接过册子捧在怀中,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沾衣十八跌原本,老祖宗留下来的武术瑰宝,学会了这个什么空手道柔道之类的就是渣啊!

王老这本沾衣十八跌是一本真正的内家拳谱,唐『国』斌年幼时曾亲眼见过王老施展过一次沾衣十八跌的工夫,一路信步闲庭从上百名持刀的恶徒身边走过,但凡动手的都像触到了弹簧般被抛飞出去,至少七八十个折胳膊断腿的,而王老自始至终都背负着双手。

从那天起,王老在唐家父子心中就成了守护神一般的存在,有他存在任何打唐家主意的宵小之徒下场极其悲惨,有的甚至会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在唐家父子心中王老是神秘的,也是让人敬畏的。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