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佛门般若劲

王老整整守护了唐家二十多年,不求任何回报,如今唐家的生意已经上了轨道,知道王老存在的人也越来越少,他的存在更多时候成了一种威慑力。唐『国』斌曾经问过父亲王老的来历,最后只得到一个很模糊的答复,王老欠唐家一个承诺,现在用他的一生在兑现。

王老是孤『独』的,没听说过他有朋友子嗣,很多时候都呆在这间院子里,偶尔也会去唐家走动走动。唐『国』斌曾多次想拜王老为师,可惜按规矩测试了一次失败之后王老再也没给他第二次机会。

从小酷『爱』武功的唐『国』斌拜师未成,只能选择学习空手道和柔术之类。

直到三年前,王老向唐家提出了一个要求,每年带十个资质好的年轻人来接受测试,这位夕『阳』垂暮的老人动了收徒的念头。

三年,先后有几十个接受测试的年轻人,然而通过测试的却一个也没有,其中也包括唐『国』斌。

唐『国』斌捧着沾衣十八跌心『潮』澎湃,眼眶竟不自觉湿润了。

徐青见他这幅模样暗暗发笑,伸手轻拍唐大少肩膀道:“不就一本破书吧,至于『激』动成这样吗?别哭了,乖……”

“破书?”

唐『国』斌和王老异口同声的吼了一嗓子,震得徐青耳膜嗡然大响,紧接着纷飞的吐沫星子雨点般落下。

“破书,你给我弄几本过来瞧瞧……”

“不肖弟子,竟敢说为师的古籍是破书,该罚!”

……徐青满头黑线,默默承受着口水攻势,心中叫苦不迭,麻痹的,我这是招谁惹谁了,这一个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这世上好人难做啊!

“我错了还不行么,不是破书,是如来神掌、葵花宝典、九『阳』真经、降龙十八掌、九『阴』白骨爪……这总行了吧?”

徐青嘴里认着错,心里很不服气,索『性』胡诌一通,把记忆中几本地摊货秘籍一股脑搬了出来。

“哈哈!你小子够狠!”唐『国』斌竖了个大拇指,忍不住大笑起来。

王老眉头微皱,正『色』道:“习武最忌好高骛远非,练好沾衣十八跌此生受益无穷,什么如来神掌葵花宝典之流均是些华而不实的旁门左道之流,以后不准再提!”

徐青强忍住一肚子的笑道:“您放心,我不会去练葵花宝典的,不过光练沾衣十八跌是不是太无聊了点,要不把您柜子的册子再拿一本出来,我回去自学!”

王老没想到好不容易收来的徒弟居然是个顺杆子就爬的角『色』,本想斥责他几句,转念一想,脸上露出了一抹淡笑,慢条斯理的说道:“想要古籍不难,七天内你若能练出气感,为师柜子里的古籍随你取阅就是。”

“气感?”徐青皱了皱鼻子,这词儿他还是头一回听说。

唐『国』斌见徐青满头雾水的模样,笑着打趣道:“内功你懂吧?就好像你练的葵花宝典,一掌推出去就能呼啦倒下一大片……”

QuanbEn5.COM全本、网

“慢着,你丫的才练葵花宝典呢,外带辟邪剑谱!”徐青反应不慢,瞪着眼反讥过去,对这种趁机占便宜的货『色』绝不能客气。

“嘿嘿,其实气感这玩意哥也不大清楚,不过我知道一个礼拜想练出来基本上是不可能滴。”唐『国』斌怪笑着冲徐青眨了眨眼。

徐青翻了个白眼,转身对王老问道:“师傅,怎样才算有了气感?”

王老也不答话,伸出左掌虚对八仙柜门,喝声:“瞧好了!”手掌往后一引,只听得吱呀一声,紧闭的柜门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般打开,里面赫然摆着两柄带鞘的短刀和几本古籍。

徐青还没看清楚古籍上字迹,王老展臂推掌,两扇柜门啪一声合上,闭合的力量大得连整个柜子都震动了一下。

王老撤掌往背后一负,似笑非笑的望着徐青道:“徒儿,这便是气,练至内气外放时百步外发掌亦可伤人,七『日』后你若能隔空一掌震动柜门,里面所有东西全送你无妨。”

徐青见识了王老神奇的气功,这一刻他已经完全相信这位师傅是真正的隐士高手,看来这三个响头没白磕。

“内气外放?”徐青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句,下意识的伸掌遥对柜门轻轻一推,啪!柜门居然小弧度震动了一下,还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响。

“咦!”王老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偏头闪了徐青一眼道:“再打几掌试试。”

徐青不假思索的对着柜门连推了两掌,啪啪!两声闷响清晰无比的传入所有人耳中,王老眼中『精』芒一闪,淡笑着望向徐青。

“徒儿,练内家功有十多年了吧?”

王老背负的左掌五指箕张,身上的灰布长衫衣角『处』开始小弧飘动起来。徐青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住了自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不顺畅了,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前一刻还笑容可掬的师傅此时已然变作了一尊冷面杀神,只要自己稍有异动对方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格杀……

徐青感觉很委屈,心说,这一下玩嗨了,反倒让王老头怀疑上了,真他娘的背运!不过小徐同学骨子里那股子傲气却让他作出了一个反常的举动。

只见他脖子一梗道:“我压根没练过什么内家功,信不信随便您!”

王老目光一寒,淡然道:“内气外发,隔空撼物,这种境地老头子二十岁之后才达到,小友天纵奇才,何必苦费心思来掏王某这点要入土的东西。”

这次连徒儿也不叫了,直接改成了小友,看来王老心中认定了徐青是个带艺投师居心叵测之辈。

徐青成了有理说不清,只能用求助的眼神望着一旁的唐『国』斌。

“王爷爷,青子今年才十七岁,就是从娘胎里开始练内功也不可能比您厉害吧?再说这小子拜师的事『情』还是我提起的,以前他根本不知道您的名号……”

唐『国』斌一个劲的解释着,可惜王老丝毫不为之所动,脸上的寒意反而更胜了。

“算了唐哥,这师傅我是没福气拜了,咱们回去。”徐青苦涩一笑,转身往门外走去。

王老脚步骤动,身形一飘挡在了徐青面前,左臂一抬手掌按在了他顶门上。

徐青只感觉一股暖流透顶灌入,抬起的左脚蓦然一僵,竟没办法落下,大惊之下本能起了抗拒之心,意念既动,一股淡金『色』气『体』从眼中腾起直冲顶门,迎上了王老灌入的气劲。

啵!

王老手掌被弹开两寸,眼中现出一抹惊诧之『色』,大喝道:“小子,从哪里学来的佛门般若禅劲?”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