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七十一章 古武辛密

徐青从科学角度分析了一下舍利子的构造,没想到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就被狠狠敲了一记爆栗,痛得他只吸凉气。

王老慢悠悠的弹了弹食指,说道“如果为师猜得不错,这五颗舍利是般若五祖坐化前丹田中凝成之物,内蕴其毕生修为,得其一便可叱咤风云,你小子前世不知道敲碎了多少木鱼,竟有如此佛缘!”

徐青摸了摸头上的大包,苦笑道:“木鱼没敲过,倒被您一脑崩敲傻了,您要是喜欢拿去就是了,犯不着敲我脑袋吧!”

王老神『情』微变,苦笑道:“般若舍利虽奇,但为师却无福消受,否则只需一颗便可突破地境,增寿一甲子,又何苦寻什么传人继承衣钵?拿去吧。”手掌一伸,将五颗般若舍利递到了徐青面前。

徐青取回了舍利,犹豫了一下道:“师傅,您为什么不能用这般若舍利?还有那天境是怎么回事儿,能和我讲讲么?”

王老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讲起了一桩不为人知的辛密。

泱泱华夏文明传承数千年,然而人类诞生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千万年之前,或许在人类有了智慧学会了『独』立思考的那一刻起就有那么一小群人便开始潜心钻研如何发掘人类自身潜能,他们甚至想通过这种方式延长自身寿命,这群人便是最初的武者,也可以被称之为古武者。

古武者尝试着用各种方法突破自身极限,他们与世无争,执着的追求着自己心中的力量,经过千万年传承积累,这群人掌握了远胜普通人类的力量,寿命也开始大幅提升。偶尔有古武者在普通人中显露出一些强大的能力,便被世人奉若神明,所谓的神仙之流绝大多数都是古武者在人类社会中行走时留下的缩影。

从炎『黄』至今悠悠数千载,古武者曾创下无数辉煌,甚至王老一度认为历史上的蚩尤『黄』帝均是拥有着强大能力的古武者,传承迄今,古武者已经因为不可知的各种原因『日』渐凋零,内气外放便是步入古武者行列的唯一准则,如今华夏大地内家功法修炼分为天、地、玄、『黄』四层境界,而更高的圣境据王老所言数百年前已然成为了传说。

王老知道最后一位踏入圣境的古武者名字,说出来时连徐青也吓了一大跳,武当开山鼻祖张三丰,通微显化真人……

据王老所说,『黄』境内气外放,玄境以气御物,地境劈山开石,步入天境五气朝『阳』,内丹初成,纵横天地,至于圣境已经成为传说中的存在。每一个境界的突破极其艰难,寿命也会随之增加,玄『黄』二境的古武者寿命与常人无异,步入地境便可增寿一甲子以上,也就是六十年,如果机缘巧合突破天境,寿命至少增加三倍,用他的话说通微显化真人突破圣境寿命无可估量,说不定现在仍隐居在某『处』逍遥。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天境古武者寿命终结,往往会将蕴含其修为的内丹可以保留下来,但却具备了某种神奇的属『性』,被称之为缘,有缘者可以吸收其中部分强大能力,从而一步登天,落入无缘者手中不过是一块平凡无奇的凝结物罢了。

牙雕韦驮像中所藏的五颗般若舍利主人均为步入天境的佛门高僧,人称般若五祖,这五位高僧据传是唐高祖时的人物,五位高僧于骠『国』境内(现缅甸境内)自创般若宗,其声名一时无两,般若五祖的事迹在古武者中间广为流传,自般若五祖后缅甸再也没传出过有人突破天境的消息,这也是为什么王老一听到带着般若劲内丹便会一眼瞧出来历的原因。

至于般若五祖何时陨落,舍利又为何会藏到了这尊牙雕韦驮像之内?却成了一个难以解释的谜团,不管怎样,能得到五颗传说中的天境舍利是一桩天大的机缘,这等泼天的运气就连王老也羡慕不已。

听完这一段传奇般的故事,徐青彻底震惊了,结结巴巴的问道:“师傅,您……是什么境呢?”

王老苦苦一笑道:“为师当年被一个承诺束缚,如今停留在玄境巅峰十年有余,若是不能有所突破最多还能活上十年八载,到时候这把老骨头还要你来收埋的。”

讲完这句话后,王老神『情』一阵黯然,堂堂天境佛门高僧最终也难逃陨落一途,更何况是他这样一位玄境古武者,年过七旬已到了知天命地步,只叹在人世间时『日』无多!

“您这是说什么丧气话呢。”徐青指了指手中的五颗舍利道:“能不能用这个换一颗您能用的内丹呢?两颗换一颗也划算的。”

“咦!”王老双眼一亮,瞳孔中闪出两点夺目的『精』光,肩膀剧烈颤动了几下,颤声道:“好徒儿,这法子或许真能让为师突破,你真舍得用两颗般若舍利去换一颗内丹么?”

徐青一撇嘴,把五颗般若舍利直接塞进了王老掌中,笑道:“您这是说什么话呢,别说是两颗,就是全拿去换了我也不心疼,以后我有个地境的师傅罩着,谁欺负我您老人家帮我摆平就好了。”

王老心『潮』澎湃,握住舍利的手掌不停颤动,增寿一甲子对他来说无异于一次新生,他以前从没想过可以用无缘内丹去换一颗有缘内丹的主意,徐青一语点醒梦中人,怎能让他不『激』动万分?

更何况多年前他已经知道有一颗和自己有缘的内丹正巧就在一位佛门地境古武者手中,两颗换一颗必定可行,说不准一换一都有可能。

王老深吸了一口气,拿出三颗般若舍利放回徐青手中,肃然道:“徒儿,为师决定留在此『处』七『日』,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能领悟多少就要靠你自己了。”

“什么?才七天?”徐青险些把手中的舍利当场丢出去,这时间也未免太短了,办速成班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王老一脸歉意道:“为师早年已知一颗有缘内丹下落,恨不得立刻飞奔过去,待到突破地境之『日』便是你我师徒重逢之时。”

那位佛门古武者现隐居于昆仑山一座小庙内,路途遥远不提,即便是换到了内丹王老也要寻一个僻静的场所吸收炼化,没有三年五载绝难有所突破,时不待我,又怎能不急?

徐青心头释然,有了这层原因,也怪不得王老做甩手掌柜了,谁都想活久点不是,当下很光棍的点头道:“那您不如现在就去吧,有了这三颗舍利和沾衣十八跌的册子我们完全可以自学的。”

王老神『情』一肃,正『色』道:“世间人心险恶,切记三颗舍利事『情』绝不可让第三人知晓,包括唐小子也不行,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应该懂得,去吧,叫他进来!”

徐青小心的把舍利揣进兜里,跑出去把唐『国』斌叫了进来,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几位托着金属扣盘的白衣侍者,想来是送清蒸鲈鱼来的,另外还带来了两瓶外表泛『黄』的七九年的茅台原浆。

几人到了餐厅,侍者将手中的扣盘摆放在桌上,很礼貌的站在了一旁。徐青上楼叫来了秦冰,抽空解释了一下自己拜师学武的事『情』,秦冰并没有表示反对,在她看来身负亿万家产的小叔子学点防身的技能还是很有必要的。

徐青让曾嫂准备了一间大客房,作为王老这几天的居所,还特意吩咐要尽量布置得舒适些,平时打扫什么的就『交』给他亲自来做,也算是略尽一下做弟子的孝心。

曾嫂满口答应,立刻动手去收拾房间了,今天的晚饭不用她『操』心,徐少安排的事『情』还是第一时间完成的好。

领着秦冰走进餐厅,只见王老正一脸严肃的训斥唐『国』斌,可怜的唐大少就像个做错了事挨老师训的小学生,唯唯诺诺没有半点脾气,见到徐青过来赶紧投来一个求救的眼神儿。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