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 夜话

王老正为唐『国』斌不学华夏武技却专修小鬼子的空手道的事『情』大动肝火,见到徐青过来满腔怒火顿时烟飘云散,笑着招呼他落座。

徐青微笑着走到餐桌旁坐下,恭恭敬敬的给王老倒了一杯茅台,笑着介绍道:“师傅,这位是我嫂子秦冰。”

王老点头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秦冰微笑着叫了声王老,一旁的唐『国』斌如释重负般的舒了口气,郁闷的望了王老一眼,腹诽道,当初想拜你为师讲什么破规矩横竖不收,现在哥学了空手道又说三道四,还好青子来得及时,否则哥非被他训傻了不可,以后打死我也不跟他同桌吃饭了。

徐青自个倒了杯茅台,举杯敬向王老:“师傅,我敬您一杯。”

王老举杯一碰,仰脖子喝了个干净,徐青可傻了眼,这可是准四两的倒口杯,茅台原浆一瓶不足八两,这样喝法两瓶酒三下就清洁溜溜了,这酒的后劲可不是耍着玩的。

犹豫了一下,徐青『硬』着头皮喝干了杯中酒,伸筷夹了一片清蒸鲈鱼填进嘴里,合齿一嚼,那味道鲜嫩甜滑,比腾冲小酒店里的‘石扁头’还要胜上几分。

“这四腮鲈鱼味道如何?”王老满脸笑意的问了一声,伸筷直取鱼目。

徐青夹了一块鱼肚皮嚼得满嘴香,含糊的答道:“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够味的鱼了,比腾冲的石扁头还好吃。”

王老举起筷子,把尖端的鱼目纳入口中,笑道:“金秋时分的四腮鲈鱼味道最美,现在捞上来的落了下乘,唯一不变的就是这鱼目的滋味。”

徐青夹了一块鱼鳃『肉』放入秦冰碗中,筷子一伸从鱼腹『处』探入,轻轻夹出一小块鱼肝,口中吟道:“小姑山到彭郎矶,老树含风『黄』叶飞,何人泊舟秋『色』里,钓得鲈鱼三尺肥!”

这是元代诗人张庸在‘秋水系舟图’上题的诗句,吟出来虽不应景,但也道出了鲈鱼二字,更何况这几条鲈鱼都有二尺来长,也算得上是切题了。

唐『国』斌一竖大拇指道:“不愧是预备大学生,吃个鱼都能无病呻吟一下。”

王老双目在唐大少脸上一扫,冷声道:“你以为人人都是你这等不学无术的纨绔货『色』么?”护犊之意昭然若揭,可怜的唐大少讨了个没趣,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

全鱼宴虽好但不顶饿,转眼三条鲈鱼被戳得只剩下鱼刺,徐青还是感觉腹内空空,王老和秦冰都表示吃饱了,各自起身回房间休息。

徐青搭住唐『国』斌肩膀,挤了挤眼睛道:“吃饱了没?”

唐『国』斌见王老走得没了影,才大方发起了牢『骚』:“吃饱个『屁』啊!仨条破鱼,还他妹是清蒸的,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了。”

徐青笑道:“走,咱哥俩吃烤串去。”

唐『国』斌大乐,擂了徐青肩膀一拳道:“你不提我都忘记这茬了,你小子还欠我一顿烤串儿。”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