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 夜话

王老正为唐『国』斌不学华夏武技却专修小鬼子的空手道的事『情』大动肝火,见到徐青过来满腔怒火顿时烟飘云散,笑着招呼他落座。

徐青微笑着走到餐桌旁坐下,恭恭敬敬的给王老倒了一杯茅台,笑着介绍道:“师傅,这位是我嫂子秦冰。”

王老点头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秦冰微笑着叫了声王老,一旁的唐『国』斌如释重负般的舒了口气,郁闷的望了王老一眼,腹诽道,当初想拜你为师讲什么破规矩横竖不收,现在哥学了空手道又说三道四,还好青子来得及时,否则哥非被他训傻了不可,以后打死我也不跟他同桌吃饭了。

徐青自个倒了杯茅台,举杯敬向王老:“师傅,我敬您一杯。”

王老举杯一碰,仰脖子喝了个干净,徐青可傻了眼,这可是准四两的倒口杯,茅台原浆一瓶不足八两,这样喝法两瓶酒三下就清洁溜溜了,这酒的后劲可不是耍着玩的。

犹豫了一下,徐青『硬』着头皮喝干了杯中酒,伸筷夹了一片清蒸鲈鱼填进嘴里,合齿一嚼,那味道鲜嫩甜滑,比腾冲小酒店里的‘石扁头’还要胜上几分。

“这四腮鲈鱼味道如何?”王老满脸笑意的问了一声,伸筷直取鱼目。

徐青夹了一块鱼肚皮嚼得满嘴香,含糊的答道:“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够味的鱼了,比腾冲的石扁头还好吃。”

王老举起筷子,把尖端的鱼目纳入口中,笑道:“金秋时分的四腮鲈鱼味道最美,现在捞上来的落了下乘,唯一不变的就是这鱼目的滋味。”

徐青夹了一块鱼鳃『肉』放入秦冰碗中,筷子一伸从鱼腹『处』探入,轻轻夹出一小块鱼肝,口中吟道:“小姑山到彭郎矶,老树含风『黄』叶飞,何人泊舟秋『色』里,钓得鲈鱼三尺肥!”

这是元代诗人张庸在‘秋水系舟图’上题的诗句,吟出来虽不应景,但也道出了鲈鱼二字,更何况这几条鲈鱼都有二尺来长,也算得上是切题了。

唐『国』斌一竖大拇指道:“不愧是预备大学生,吃个鱼都能无病呻吟一下。”

王老双目在唐大少脸上一扫,冷声道:“你以为人人都是你这等不学无术的纨绔货『色』么?”护犊之意昭然若揭,可怜的唐大少讨了个没趣,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

全鱼宴虽好但不顶饿,转眼三条鲈鱼被戳得只剩下鱼刺,徐青还是感觉腹内空空,王老和秦冰都表示吃饱了,各自起身回房间休息。

徐青搭住唐『国』斌肩膀,挤了挤眼睛道:“吃饱了没?”

唐『国』斌见王老走得没了影,才大方发起了牢『骚』:“吃饱个『屁』啊!仨条破鱼,还他妹是清蒸的,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了。”

徐青笑道:“走,咱哥俩吃烤串去。”

唐『国』斌大乐,擂了徐青肩膀一拳道:“你不提我都忘记这茬了,你小子还欠我一顿烤串儿。”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一对勾肩搭背的出了门,开着甲壳虫直奔江城大学旁的露天烧烤档。这里有一家‘四『毛』烧烤’格外出名,尤其是特『色』烤牛『枪』和羊蛋串儿,几乎每晚都会提前售空,去晚了就尝不到这两样纯爷们挚『爱』的美味了。

唐『国』斌以前就知道有这么一家,不过却从没来试过,今天难得有了机会,哪有错过的道理?车子直接开到了四『毛』烧烤档灯牌旁的车位停下,两人下了车走到烧烤档前。

“老板,十五串牛『枪』,十五串烤羊蛋,再弄两份炭烧生蚝,两个烤茄子……”唐『国』斌点起菜来半点也不含糊,吃惯了天上人间的美食,换换口味感觉特爽。

烧烤档老板是个剃光瓢的中年汉子,后脑勺上拖着四条小辫儿,显得格外滑稽,也应了他四『毛』的绰号,听到唐『国』斌这样一吆喝,不禁得愣了愣,张口就点了几百大洋的烧烤,这种爽『性』的哥们还真不多见!

“得嘞,两位先去那边坐着,东西弄好了就送来。”四『毛』笑着唱应了一声,伸手在油渍斑斑的围裙上擦了擦,从一旁的塑料篮子里取出腌制好的食材放在炭火上翻烤,动作娴熟无比,手臂转动间后脑勺上的小辫儿小幅甩动,别有一番韵味。

两人找了张矮桌刚坐下,旁边就走过来一个穿红白相间制服的啤酒妹,模样儿长得挺清秀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子利落劲儿,笑得那叫一个职业。

啤酒妹轻车熟路的客串起了服务员的角『色』,给两人摆上了碗筷,还用一次『性』杯子泡了两杯热茶,做完这一切才微笑着递过来一张塑料广告牌,开始微笑着推销啤酒。

“两位先生,来两支金泉啤酒吧,这种金装的两支十块钱,有冰镇的,就烧烤喝味道特好,还有这种普通装的十块钱三支,您要是买够四支还有小礼物送,打火机,钥匙扣……”

盛『情』难却,徐青爽快的掏钱买了四支金装啤酒,反正吃烧烤也要喝的,就冲人家这热乎劲儿这钱也该花。

四『毛』端着两个金属满盛的盘子走了过来,两份肥嘟嘟的炭烧生蚝,隔几米远就能闻到一股子姜蒜的香味,惹得两人食『欲』大动。

还别说这炭烧生蚝的滋味相当不错,鲜滑爽口,尤其是吃完了蚝『肉』最后剩在壳里的那一小窝浓汤,简直就是极品美味。两人吃着生蚝喝啤酒,那叫一个过瘾。

不久四『毛』又送过来几盘烤串,一颗羊蛋切两半穿了,牛『枪』也切成了两公分厚的圆片,用一根细铁钎穿着,徐青抽出一根铁钎一瞧,居然是用自行车轮子内的钢钎打磨成的,可能是放在炭火上烤太久的缘故,黑漆漆没有了光泽。

唐『国』斌横拉了一块羊蛋入口嚼着,笑问道:“味道不错吧?这玩意大补,纯爷们都喜欢!”

徐青咬了几片牛『枪』,感觉韧『性』十足,那味道有点像泡发了的牛板筋,不过更嫩一些,最重要的是这玩意饱肚,比什么四腮鲈鱼要强多了。

“青子,刚才那破牙雕里藏了啥宝贝,能说给哥听听么?”唐『国』斌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始盘问起韦驮像里的秘密来。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