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七十八章 师徒两分离

当意识再次回到徐青身上已经是夕『阳』垂暮,一骨碌爬起『床』去浴室洗了个战斗澡,顿觉遍『体』舒泰,如今贯通了周身『穴』位,举手投足似乎变得轻盈了许多,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从衣柜里翻出套运动衫穿上,快步下了楼,客厅里王老正慢悠悠的喝着茶,他身旁还站着一脸苦涩的唐『国』斌,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唐大少一到王老面前就成了属『龟』的,一副缩头缩脑模样。

王老见到徐青,绷紧的老脸上立刻绽放出两抹笑容,一把拉起他坐在了身旁,低声耳语道:“好徒儿,还有多少『处』『穴』位没贯通?”

徐青微微一笑道:“『穴』位倒是没有了,不过任督二脉待会还要师父帮忙贯通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王老手中的紫砂杯啪一下被捏了个粉碎,一双铜铃眼瞪得人心头发憷。

徐青吐了吐舌头,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话音未落『激』动万分的王老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朗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天纵奇才,我王天罡能收到此等弟子此生无憾,正『阳』门复兴有望啊……”

王老一边大笑一边剧烈摇晃着徐青肩膀,可怜的小徐同学被摇得七荤八素,差点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连忙奋力挣扎道:“您老别摇了,我这身子骨经不起您几下折腾!咳咳……”

王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放开了双掌,大笑道:“哈哈!好徒儿,只怪你给为师的太多惊喜,一时间竟忘形了。”

徐青揉了揉酸痛不已的肩膀,小声嘀咕道:“合着还是我自找的,看来以后我还去倒腾石头算了。”

“你敢!”王老铜铃眼一瞪,那气场震得一旁的唐『国』斌险些脚一软栽倒下去。

徐青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道:“我这细胳膊小腿的经不起您几下折腾,玩石头兴许还能剩个囫囵人。”说完别过头去捂着嘴偷笑,他发现有时和王老抬杠是件很不错的事『情』。

王老咬了咬牙,语气终于软了下来,低声道:“好徒儿,大不了为师的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一旁的唐『国』斌『情』不自禁的张大着嘴巴,在他印象中的王老何等强势,从未见过向任何人服软低头,没想到今天却让他见到了心中不败神话服软的一幕,震撼,真他妹的太震撼了。

徐青伸手从身边的果盘中抓了个苹果咬了一口,微笑道:“师傅,您说的正『阳』掌法准备藏到什么时候呢?我可有些等不及了。”

唐『国』斌一听正『阳』掌三个字,眼神中闪过一抹热切之『色』,『硬』着头皮站在原地不动。

王老脸上浮起一抹愠『色』,瞟了一眼不肯挪步的唐『国』斌,冷声道:“正『阳』功不是你这破了童身的蠢货能练的,书已送到,还不舍得走么?”

原本唐『国』斌是送沾衣十八跌的古籍来的,现在书刚送到就被王老下了逐客令,心中的郁闷到了极点。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唐『国』斌面『色』一僵,泱泱的耷拉着脑袋离开了,徐青望着他略显落寞的背影,心中不免有些为好兄弟抱屈,破了童子身只证明唐大少有财力,有魅力,有『体』力,和蠢货有个『屁』的关系,当今社会二十五六岁还是童子身的就算不是蠢货至少也是个二货。

王老拍了拍徐青的肩膀,轻叹道:“唐小子练不了正『阳』功是无缘,与你『情』同兄弟又可说有缘,往后唐家若是有难,力所能及不妨帮他们一把。”

徐青这才明白王老用心良苦,赶走唐『国』斌一方面是不想让他对正『阳』功产生兴趣,否则后果将会是致命的,而另一方面提醒自己莫忘了与唐『国』斌的『交』『情』,关键时候要出手相助唐家,这份『情』义果然深厚无比。

别墅左面有一块百来平米的草地,正成了师徒俩练武的好去『处』。

王老负手而立,将一套正『阳』掌悉心传授,这套掌法并不复杂,前后共分七式,以正『阳』功为根基,走的都是刚猛路子,讲究的是以力破巧,没有任何花架子可言。

第一式三『阳』开泰,第二式『阳』煦山立,第四式鸣凤朝『阳』,第五式金乌拜岳,第六式,『阳』极『阴』生,第七式正『阳』天下。

这套掌法大开大合,很对徐青口味,这七掌衍生出四十九种变化,有了正『阳』功底子的小徐同学练起来虎虎生风,掌风过『处』地上的青草都被拂动起来,这要是拍在人身上绝对够喝两壶的。

一晚勤练,徐青初步掌握了七式正『阳』掌的各种变化,所欠缺的只是实战经验,王老还将沾衣十八跌的功夫倾囊相授,至于能领悟多少就靠徐青自己了。

让徐青有些失望的是王老说贯通任督二脉并非一朝一夕能成的事『情』,即便是玄境巅峰的他至少也要花上十天左右,而且需消耗十年左右的正『阳』气方能成事,现下正值换取有缘内丹的紧要关头,无论如何也不能自损正『阳』气,否则后果相当严重。

既然王老明言伤不起,那贯通任督二脉的事『情』只有靠徐青自己一边吸收般若舍利一边循序渐进,这无疑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他甚至有种上了贼船的错觉,看来既想成为武功高手又想摘掉『处』级干部帽子的美好愿望又成了镜花水月,只叹这世上两全齐美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师徒俩在草地上练了一宿,第二天旭『日』初升王老就动身离开,临别时只说少则一年,多则三年五载的就会回来,到时候徐青若是还没贯通任督二脉就包在他身上。

听到这话徐青默默无言两眼泪,耳边传来嗡鸣声,心叹道,坑爹啊!三年五载?那不是大学都毕业了,求人不如求己,看来以后还真得多花点时间练正『阳』功了,『性』福还要靠自己把握,等师傅回来再贯通任督二脉只怕『女』朋友都成人妻了……

送走了王老,徐青赶紧回房找出针线和一块厚实的布片缝了很蹩脚的小袋子,把三颗般若舍利塞了进去,然后藏在了『床』头的花瓶里,反正这种花瓶『插』的是些塑料花,一般人绝不会想到这里面藏着东西。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