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八十七章 吓到尿裤

光头哥极少落单,直到今天才算是找到了机会,机车『党』倾巢而动,誓要废了光头哥一雪前耻。

『毛』志龙手腕一抖,盘在小臂上的铁链哗啦一声散开,就像一条散了骨头的死蛇,双眼冷冰冰的望着何尚,嘴角浮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光头哥好兴致啊!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搞基,怎么?被爆了菊花,连站都站不稳了!”一个头发上染着像个杂酱缸的瘦高个『阴』『阳』怪气的走上来凑趣,一脸怪笑的望着何尚。

“哈哈!光头哥还是个受啊!瞧他那走路扶墙的熊样……”

“啧啧!小攻模样长得还不错。”

机车『党』们纷纷从下车,从后座上抽出了铁棍,球棒之类的家伙,围拢过来开始起哄调侃。

『毛』志龙不动声『色』的任手下叫嚣,在他看来今天光头哥『插』翅难逃,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也无妨。

徐青突然间一转头,一脸『迷』惑道:“什么叫搞基?”满脸铁青的何尚顿时气不打,咬牙道:“麻痹的,说咱俩躲在这地方玩菊花,削他们!”

『毛』志龙见何尚气急败坏的模样大为得意,手持铁链一指道:“光头你傻了吧?就凭你和这旮旯里蹦出来的小杂碎还想削老子?”

徐青听到这话火气腾一下冲了上来,拍了拍何尚肩膀,低声道:“站稳了,帮我拿着书包。”

何尚知道徐青要出手了,赶紧一挺身站住,接过了书包背在肩上,眼神中满是兴奋之『色』。

徐青上前两步,偏了偏脑袋,脖颈上的骨节发出两声噼啪脆响,嘴角微微上扬道:“少墨迹,要干架快点。”

『毛』志龙错愕了一下,转头向身后的酱缸头使了个眼『色』。

酱缸头立刻拎着条棒球棍逼上前去,指着徐青的鼻子恶狠狠的骂道:“小杂碎,找……”最后一个字还堵在嗓子眼里,徐青往前斜跨一步猫腰扣住他脚踝,将他整个人反掀了出去。

不过这一连串动作的确太快,以至于在机车『党』眼中酱缸头好像是自己脚滑跌出去的一样,还在半空中玩了个花式,后空翻三百六十度,脸朝下落地,水花没有,门牙却磕掉了一排,这货倒是『硬』朗,愣是半声没吭,一闭眼直接昏死过去。

机车『党』们面面相觑,稍有点眼『色』的已知道遇上了『硬』茬,还是个下手极狠的角『色』,『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两步。

“一起上,整死这小子……”『毛』志龙冷哼一声,扬起手中的铁链向徐青脖子横抽了过去,机车『党』们胆气徒然一壮,挥舞着手中的家伙一齐扑了上去。

九个拿家伙的干一个空手的,压也把他压趴下。

徐青目光一凛,手上的动作徒然加快,脚下也没闲着,乍看上去就好像喝醉了酒的人在人群中踉跄行走一般,嗖!铁链夹着风声呼啸而至,然而却扫了个空,『毛』志龙伸出的手臂还没来得及收回,只感觉手腕『处』蓦然一紧,随即整个人好像陀螺般转了两圈,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扑了出去。

QuAnBen5.CoM【全本网】

最兴奋的还属一旁观战的何尚,在他眼中气势汹汹的机车『党』就好像连串的滚地葫芦,只要靠近徐青就会莫名其妙的滚跌出去,爬起来向前冲无非是加快再次跌倒的过程,沾衣十八跌,这帮孬货甚至连人家一脚都没碰到就跌出了,还一次比一次重。

五分钟后,除了昏过去的酱缸头之外,其他人一个个跌得鼻青脸肿,还有几个运气背的抱着『脱』臼的手脚哀嚎不不止,只有鼻青脸肿的『毛』志龙勉强还能站定,腿肚子一个劲的哆嗦,本想趁光头哥落单的机会捡个便宜,不料却遇上了这么个能打的角『色』,真是背到姥姥家了。

徐青弯腰捡起一根球棒,冷笑着向『毛』志龙走了过去,这货吓得腿脚发软,猛的往后退了几步,后背正撞在了一台机车上,噗通!车翻人倒,一股子刺鼻的机油味道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你……要做什么?”望着一步步逼近的徐青,『毛』志龙真慌了,口不择言问出了一个傻到极点的问题。

“哈哈!好兄弟,敲掉他两颗大牙,漏着气儿唱征服……”

何尚大笑着替徐青作出了回答,这招儿够『阴』损的。吃过一次苦头的『毛』志龙吓得脸都白了,冷汗一个劲的往下淌,刚才的威风现在彻底成了痿风。

徐青拖着球棒闲庭信步走到了『毛』志龙跟前,淡笑道:“还打不打?”

『毛』志龙一个劲的摇头,十个人还拿着家伙,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就成了这幅德行,还打?那不是纯粹找虐么?

徐青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服气了?”

『毛』志龙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会这样一问,哭丧着脸道:“服了,我他妈真服了……”你丫手里拎着大棒子,不服行么?

徐青目光一寒,猛的挥起手中的球棒向『毛』志龙脑袋劈了过去,蓬!一声巨响,球棒一折两段,棒头弹出了几米开外,在地上跳动了几下终于静止了下来。

“妈呀!”

『毛』志龙怪叫一声,一股子『骚』臭味飘入徐青鼻孔,低头一看,这厮裤裆显出一滩扩散的水渍,这货竟然吓得尿了。

“『操』!”徐青骂了一句,抖手丢掉半截球棒,转身向何尚招了招手道:“走了!”对这种脓包软蛋,再揍也没了意思。

何尚如梦方醒般回过神来,一溜烟跑了过去,不知为什么连八月十五的痛感也减轻了许多,相比那帮满地打滚的机车『党』,他这点痛在风雨中都不算什么了!

等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了远方,面无人『色』的『毛』志龙挣扎着站起身来,回头望了一眼被砸瘪的机车油箱,双腿『情』不自禁的又哆嗦了一下,裤裆抖落两滴橙『黄』的液『体』……

一直把何尚送回了『阳』光网吧,徐青才背着书包去门口叫了台摩的回家,回想起刚才那场酣畅淋漓的打斗,嘴角不禁得浮起了一抹笑容,沾衣十八跌的功夫还真好用,不知道把正『阳』功练到第三层会有怎样的效果,还真是让人期待呢!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