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之眼
字体:16+-

第九十五章 冲击任督

为了避免麻烦,徐青急匆匆转身离开,他可不想再被带进审讯室里盘问,至于那位躺在地上的司机待会自然会有人来收拾,这种人就算死了也不值得同『情』。

快步走到一『处』热闹的街道旁招了台的士,直奔汇景花园,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那条疯狗会找上自己的家人,早些回去至少能多几分保障。

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徐青远远就看到别墅内灯火通明,走进去房门只见客厅里坐了不少人,曾嫂正低声安慰着抽泣的秦冰,沙发上还坐着一脸严肃的薛家父子,就连韩雪低着头坐在沙发旁的轮椅上。

徐青刚进门就感觉几道目光把自己灼穿了,第一个看见他的居然是薛老。

“臭小子,还不快过来。”

“哦!”徐青应了一声,快步走到了沙发前,薛『国』强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徐青,微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才几天没见就听说你有了身以一当十的好功夫,真是让人意外啊!”

薛老佯怒道:“学武只为了强身健『体』,年纪轻轻的就知道好勇斗狠,今天我非好好教训你一顿不行。”

徐青心里很憋屈,但嘴上却没有反驳薛老的话,只一味低着头看脚尖。

薛老转头向秦冰说道:“这惹祸的小子回来了,你们都各自回房休息去,让老头子好好教训他一顿。”

说来也怪,听了薛老的话后,三个『女』人都乖乖的回房去了,这让徐青好生诧异,敢『情』现在这家里是薛老做主了。

客厅里只剩下三人,薛老指了指身边的沙发笑道:“杵着当棒槌么?到了自己家也不会坐。”

徐青讪笑道:“刚才在审讯室里坐久了,站着还舒坦。”

薛『国』强脸『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你送去的东西我们看过了,等两天有了确实的证据我保证这些个作『奸』犯科的社会渣滓一个也逃不掉。”

薛老招呼徐青坐在了身旁,缓声道:“大小子,江城地面上的势力盘根错节,你初来乍到办事一定要掌握分寸,务求一击即中,今天的事『情』恐怕已经引起某些人注意了,切忌打蛇不成反被蛇咬了。”

薛『国』强眉头微皱道:“古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他是哪位高官的子弟,只要触犯了法律这事我就得管,看来江城『体』制中的**风气要好好肃清一下了。”

徐青明白自己能放出来多半还是靠薛家父子帮忙,想起刚才在市局门口被人用车撞的事『情』心中不免暗暗恼火,恨声道:“刚从市局出来就险些被车撞,幸亏我躲得快,那车子撞在了围墙上,肯定又是姓魏疯狗在背后捣鬼。”

薛『国』强没想到还有这事,双目一瞪,怒道:“简直是无法无天了,竟然公然在市局门口行凶!现在那车还在么?”

徐青不确定的摇头道:“这个不清楚,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那条疯狗会为难我家里人,到时候就算宰了他也晚了。”

Www.quanben5.coM【全本5】

薛老伸手在徐青后脑勺上拍了一记,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现在知道担心了,当初管闲事的时候怎么不多想想后果?”

徐青摸了摸微麻的头皮叫屈道:“这事要给您遇上了管不管的?人家好生生一漂亮姐儿被祸害成这模样了……”

薛老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反口,还把自己也绕了进去,一时语塞,居然忘词了,扪心自问,这事要真给他摊上了也得管。

薛『国』强见老头子被哽得无语,神『情』稍有缓和道:“我认为徐青这次没做错,不过这背后似乎还有人在做文章,先说说这东西是谁给的吧!”说完从口袋里取出个u盘捏在指尖晃了晃。

徐青很光棍的说道:“我一哥们,姓唐的,八成是趁这俩败类在包厢里聊天时候偷拍的。”

薛『国』强露出个释然的微笑道:“江城想魏海『国』倒台的不少,但姓唐的只有一个,算他有心了。”

徐青眨了眨眼问道:“薛大哥,我知道你是做大官的,拜托你帮我警告下那条老疯狗,别把爪子伸向我家里人行么?”

江城呼风唤雨的魏家父子被这半大小子比作两条疯狗,让薛『国』强有些哭笑不得,佯装不悦道:“我可不会狗语,劝你还是去找打狗队帮忙去。”

徐青吐了吐舌头,把脸转向了薛老:“老师,我决定明天让家里人全搬到您那儿暂住,要不您搬来我这里住也行,您就选一个吧!”

薛老当然知道这小子打什么主意,微笑道:“我要是一个都不选呢?”

徐青苦笑道:“那我只有不学什么『玉』雕,花个几千万找人收拾掉那两条疯狗然后自己跑路去非洲咯!”

还别说,如果徐青肯丢几千万出去干掉魏家父子并不难,就是找一帮民工拍黑砖都能拍死那两丫的,这年头有钱人发起疯来还真是件让人头痛的事『情』。

薛老一阵愕然,忙道:“臭小子千万别做傻事,明天我就让大小子去警告那两条疯狗,咳咳……”

话说急了,薛老一口气喘不顺,竟开始大声咳嗽起来。徐青赶忙伸手轻拍老师后背,说道:“您可悠着点,我刚才是说着玩的,有钱我也不会花在这上面。”

薛『国』强苦笑着摇头,官场上叱咤风云的他拿这师徒俩还真没一般办法。

闲聊了几句,薛家父子起身离开,徐青回到了自己房间,连续经历了几次凶险之后他愈发觉得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他决定今晚再吸收掉一颗般若舍利,尝试贯通任督二脉。

有了昨晚的经历这一次破开舍利的过程缩短了数倍,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就释放出了舍利中蕴藏的金『色』气『体』,掌握了方法后将金气全部融合吸入丹田也不感觉吃力,不过这一次徐青感觉丹田异常充实,隐隐还有向四周扩张的趋势。

徐青除掉身上所有衣物盘坐在地上,用意念调动丹田内的正『阳』气冲向任脉,从喉结部位开始往下贯通,然而过程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顺利,他感觉如果将之前贯通的『穴』位比作一个点,那么任脉就是一条长线,相当于无数个点相连。

而且每贯通手指长的一小段脉络就会感觉阻力成倍的增长,就好像一个活塞压到了极限一般,伴随着一阵阵针刺锥扎般的剧痛。

http://www.quanben5.com/n/toushizhiyan/24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