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57章

夏泽臣伸手在毛毛雨眼前晃了晃。“快醒醒,我的准新娘。”

见毛毛雨还是没有反应,于是夏泽臣又伸手在她脑门上敲了敲,笑嬉嬉道:“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毛毛雨终于有了反应,缓过神立即嚷道:“你怎么可以胡说,我们哪要订婚啦!”

夏泽臣作出一副苦哈哈的表情:“我都向全校老师和同学宣布了,难道你要放我鸽子,让我给人嘲笑被弃婚嘛?”

毛毛雨为难了,咬着唇好一活儿才道:“那也要先问过爸爸妈妈啊。”

“那就是说你同意啰?”

“都用广播喊了,我还能不同意嘛。”毛毛雨嘟着嘴,他这是明目张胆的逼婚!

“我马上打电话回家。”夏泽臣掏出了手机。

这时一旁的余苗苗终于忍不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急急道:“小雨你还在读书啊。”

紧张的目光紧紧抓着毛毛雨,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这……”被她一说,毛毛雨犹豫了,随即又转念一想,道,“不订婚就是毁婚,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选择订婚了。”

她的回答让夏泽臣十分满意,继续未完成的电话,而当他把准备和毛毛雨订婚的事告诉毛天诚,电话那头传来了兴奋的呼喊,毛天诚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看着夏泽臣和毛毛雨开心地离开广播站,余苗苗的心沉到了谷底,刚才之前她还得意于自己的计划,准备等毛毛雨受不了压力离开夏泽臣,然后自己乘虚而入,结果事态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的逼迫反而促成了他们的订婚,重重的失落过后是强烈的不甘心,她一定要想办法阻止,那个白痴毛毛雨根本配不上优秀的泽臣哥!

夏泽臣的这招订婚还真是有效,毛毛雨发现路人对他们的议论已从鄙视与嘲弄变成了羡慕,虽然还会收到一些攻击的短信,但用词比起之前收敛了许多。

月历很快翻过去了一张,就在一切恢复平静,毛毛雨为订婚仪式准备着时,这天课间她忽然收到了一个陌生手机号发来的短信,写道:如果你和夏泽臣订婚,我就在你们订婚的当天跳楼!

毛毛雨顿时被吓得刷白了脸,拿着手机的手抑制不住颤抖,呆坐了好一活儿,直到身旁传来关心的声音。

“小雨,你怎么了?”是余苗苗。

仿佛看到了救星,毛毛雨立即将手机拿给她看。

“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余苗苗惊呼道,眼神却始终观察着毛毛雨的反应。

“这应该不是真的吧?哪有人会因为一个喜欢的男人订婚就跳楼的。”毛毛雨道,希望能从余苗苗那听到支持她观点的话。

可话音才落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万一是真的呢?”余苗苗反问。

毛毛雨迟疑了,是啊,万一是真的怎么办?

余苗苗又道:“小雨,你不会为了自己的幸福而让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走上不归路吧?”

毛毛雨打了个冷颤,不归路,好严重的说词,让她害怕。

看着她的反应,余苗苗心中一记冷笑,就要吓死你,看你还敢不敢跟泽臣哥订婚!

继续道:“看这短信就知道对方是一个疯狂的人,这种人很容易做出傻事的,所以千万不能刺激她。”

“我是不是一定要取消订婚?”毛毛雨做着最后的挣扎,订婚她怕对方真的跳楼,毁婚她又担心会让夏泽臣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此刻的她很是矛盾。

“你自己看着办啰。”余苗苗道,“也许那人不会真得跳楼,万一真的跳了,那也属于自杀,你不用负责的。”

她的话让毛毛雨彻底没了退路,喃喃道:“看来订婚只能取消了。”

虽然她不用为这场可能的自杀负责,但这可能的自杀却是因为她而起,她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良心负担。

余苗苗心中露出得意的笑,现在她已成功百分之八十,只要完成最后一步,她就彻底胜利了。

“小雨,这事你千万不能跟泽臣哥说。”对,最后一步就是要让毛毛雨闭嘴,这事如果让夏泽臣知道,以他的脾气一定会揪出发短信的人,到时她的计划就彻底完蛋了,而她的所作所为可能会随之暴光,那将是她承受不起的后果。

“为什么?”泽臣哥是她永远的避风港,从小到大无论遇到什么难事伤心事,她都会跟他说,何况是这样的大事。

“以泽臣哥的脾气一定会去查发短信的人,你想啊,一查这事就闹大了,很容易刺激到那人,保不定在查找的过程中她就跳楼了。”

听起来好像有几分道理,毛毛雨又道:“那我告诉学校吧,万一她想不开跑到哪幢教学楼上要往下跳,事先也好有个准备。”

余苗苗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这个白痴怎么这么烦的,事先做好准备,什么准备啊?收尸的准备吗?傻人说傻话!

但她还是得耐着脾气哄她,因为不能真让毛毛雨把事情告诉学校,否则她的谎言一样会被折穿。

于是道:“学校哪有能力处理这事,老师又不是心理救助专家,你还是保持缄默,让那人自己平静下来比较好。”

这下毛毛雨更纠结了,泽臣哥会把事情搞大,学校又没有能力处理这事,但对方是一个随时会跳楼的危险人物,她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下要怎么办?!

思来想去,毛毛雨忽然眼睛一亮,她有主意了!

“苗苗等一下教授如果点名,你帮我应我一声,我有事要离开一下。”

“什么事啊?”余苗苗问。

“我得拯救那个女孩!”说罢毛毛雨拿起包匆匆离开了教室。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余苗苗不明白她到底要去干嘛?取消订婚不就好了,还搞那么多事干嘛!

就这样毛毛雨逃课了。

一节课后,当她重新出现,余苗苗立即询问:“你到底干嘛去了?”

只见毛毛雨笑咪咪,道:“这下订婚即不用取消,那女孩也有救了。”

余苗苗心中咯噔一下,隐隐觉得毛毛雨离开的这一小时一定发生了什么她意料之外的事。

小心意意的问:“为什么?”

“你不是说泽臣哥会把事情弄大刺激到那女生,而学校又处理不了这事嘛,我思来想去就只有警察能救她了。”毛毛雨声音转低道,“所以刚才我去了警察局,报了警,警察怀疑那女孩可能精神有问题,叫我如期订婚,他们会在订婚当天对学校及四周进行布控,等那个女孩出现再对她进行心理救助,或直接送医。”

余苗苗的心脏抑制不住颤抖,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成功阻止了毛毛雨将此事告诉夏泽臣和学校,却也把她逼进了警察局,这下事情是真的闹大了。

而毛毛雨接下来的话更让余苗苗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听她道:“警察还说他们会查找跟踪那个手机号,争取在订婚前夕就把那个女孩找出来。”

话音才落毛毛雨便见余苗苗的脸色瞬间苍白,关心道:“苗苗你怎么了?”

“没事。”

“还说没事,你的脸好苍白。”

“有点贫血。”余苗苗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此刻她已彻底慌了,万一警察找出她,那最近一段时间她的所作所为将全部公之于众,她要如何面对众人谴责与鄙视的目光。

“小雨,等一下教授如果点名你帮我应一声,我身体有点难受先回家了。”说罢余苗苗便拿起包离开了教室。

事情总是这样的巧合,刚才是毛毛雨逃课,要她帮忙应负点名,现在是她逃课,要毛毛雨帮忙应负点名。

这算什么呢,因果循环吗?不论是什么,她都要先回家好好想想如何应负警察的调查。

余苗苗的反应让毛毛雨疑惑,她到底怎么了,总感觉不是身体难受那么简单,但毛毛雨又说不出个所以然,算了,猜不出原因就不猜,她向来不喜欢刨根问底。

放学后,毛毛雨和夏泽臣去超市买了菜,回家做饭。虽然现在他们已不用为钱而烦恼,但还是每天回家自己做饭吃,因为这是一种乐趣,我做饭,你洗碗的生活乐趣。

吃着自己烧的菜,毛毛雨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夏泽臣,因为既然警察已经介入,那就不存在余苗苗所说的那种情况,她就可以将这事告诉夏泽臣。

毛毛雨一开始的陈述让夏泽臣心惊,而当她讲完事情的全部,夏泽臣笑了。

“你笑什么?这又不是笑话。”

“这的确是笑话。”是那个始作俑者的特大笑话,夏泽臣看着毛毛雨认真道,“小雨,你真是大愚若智!”

“你讲错了吧,这个成语应该是大智若愚。”毛毛雨忽然发现夏泽臣脸上暗藏不住的戏谑,大呼道,“哦,我明白了,你取笑我!”

两个人一阵筷子大战,终于毛毛雨成功打到了夏泽臣的头,方才停下手。

扒了口饭,问:“泽臣哥,你说要查出那个将我信息放到网上的坏蛋,查出来了吗?”

“不用查了,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刚才听完毛毛雨的叙述,他就已经猜到余苗苗就是一切的幕后黑手,而他更怀疑她和毛毛雨在广播站里的那一番谈话也是她一手导演的。

这个女孩城府之深已超过了他的想像,不大的年纪却如此阴毒,到底是什么样的成长背景才形成了她今天这种扭曲的人格,他懒的去了解,更不想去了解。

毛毛雨一听夏泽臣说他已经知道对方的真识身份,立即问:“谁?”

“不告诉你。”夏泽臣道,他不想让毛毛雨知道这件事,因为她太单纯,一旦她知道事情的真像一定会去责问余苗苗,而以余苗苗的狡猾三两下就会把她绕进去,所以干脆不要让她知道,也迷惑了余苗苗,让她以为他们都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

躲在暗处看着敌人的一举一动,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告诉我嘛。”毛毛雨撒娇着,她的好奇心已被勾起,可不是夏泽臣一两句话就能打发的。

可这次夏泽臣是打定了主意三缄其口,无论毛毛雨软硬兼施都无法从他嘴里挖出那人的名字。

最后她也只能放弃了,嘟着嘴问:“不说算了,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她记得他说过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人的。

“什么也不做。”夏泽臣淡淡道。

“啊~”毛毛雨越发奇怪了,“你怎么忽然变性了?”

“那人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就不用我再补一剑了。”他们家小雨都把警察请出来了,他就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抢警察饭碗了。

毛毛雨完全没有听懂夏泽臣的话。“你到底说什么啊?”

“你不用懂。”夏泽臣幽幽的看了她一眼,“你就继续大愚若智吧,老天总是比较疼傻人的。”

毛毛雨一记冷哼,道:“我把你的取笑当嫉妒。”

“是啊,我好嫉妒你哦。”夏泽臣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两人继续边聊边吃饭。

经历了得到广播站工作的喜悦到丢掉工作的忧伤,再到个人资料被暴光,被夏泽臣的爱慕者疯狂攻击,接着夏泽臣高调宣布订婚,平息了攻击,然后又是突如其来的跳楼事件,吓得她心慌慌,最后警察出面接过一切烦心事。

这十几天的经历让从小养尊处优的毛毛雨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痛苦,虽然事情最后的解决让她有些云里雾里,特别是夏泽臣的态度,但她还是那个做人原则,想不出原因就不想,于其浪费脑细胞去刨根问底,还不如多吃些水果,补补VC更有益身体健康。

毛毛雨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吃着葡萄,指挥着夏泽臣收拾桌子。

“桌底有鱼刺,要扫掉。”

“抹布先洗一下再擦桌子。”

“快把垃圾筒盖上,臭死了。”

……

“小姐,要不你来。”夏泽臣终于抗议了。

“说好我做饭你洗碗的,休想推卸工作,而且你必须做到我满意为止!”

“哎,年纪不大,控制欲这么强。”夏泽臣低声喃呢。

“不准背后说我坏话!”

沙发上传来的一声娇呵让夏泽臣赶紧收起了不满之词,继续根据毛毛雨的指挥收拾着碗筷。

这个晚上夏泽臣和毛毛雨是幸福的,而小区的另一个角落,余苗苗却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明天迎接她的将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