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67章

次日早晨

在袁天鸣的催命十八叩后,毛毛雨终于从**爬起,穿戴好衣服打开房门。

睡眼惺忪地看着门口阴沉着一张脸的男人,报怨道:“你怎么这么能催,真烦人。”

“小姐,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袁天鸣指了指手表,道,“真不知道泽臣怎么会找了你这样一个奶娃,洗澡睡觉都得人叮咛着,起床还得叫上十几分钟。”

“泽臣哥才不会像你这样龟毛!不就多睡几分钟嘛,有什么关系!我和泽臣哥就经常一起迟到。”毛毛雨嘟喃着嘴,碰他家东西前还得先检查手的清洁程度,她毛毛雨幼儿园毕业后就没再被人检查过卫生情况,他破例了!

“别废话了,刷牙洗脸去!”袁天鸣命令道,早点把这个麻烦精送还给夏泽臣,他可不想再做奶爸。

低声抱怨了一句,毛毛雨往浴室走去。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叫。“啊!”

赶紧扭头,只见袁天鸣指着卧室,声音颤抖道:“昨,昨晚,你,你在里面大闹天宫嘛?!”

枕头被丢到了地上,被子毯子胡乱堆成一团,乱七八糟。

挠了挠头,毛毛雨陪笑道:“你的被子一定刚晒过,有太阳的味道,好香,我很喜欢,所以……”

“所以你就摧残它们了?”袁天鸣说的咬牙切齿。

“我先去刷牙洗脸了!”毛毛雨赶紧开溜。

站在浴室里,想着袁天鸣发怒的样子,这个男人真的很龟毛,不就是把床弄得乱点嘛,又怎么了,这也要生气!她和泽臣哥经常把家里弄的一团乱,有空两人再一起大扫除,这才叫生活嘛。

忽然好想泽臣哥,希望能快点见到他,想着毛毛雨下意识加快了洗漱的节奏。

洗漱完毕,吃过早餐,毛毛雨和袁天鸣一起来到学校,才进大门,就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是泽臣哥。

只见夏泽臣面无表情地向毛毛雨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拉过她,啪!很用力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哎呀!”毛毛雨一声尖叫,赶紧抚着自己的屁股,“这里都是人!”

见夏泽臣已经出现,袁天鸣知道自己功成身退了,对毛毛雨丢下一句“活该”,上课去了。

“走!”夏泽臣拉着毛毛雨走离人来人往的校门口。

“泽臣哥,你生气啦?”毛毛雨小心意意的问,这样的夏泽臣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就算她犯再大的错误他也不会动手打她。

一到人少的地方,夏泽臣立即怒吼:“你知不知道我为你担心了一整天?!”

“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家出走了。”毛毛雨低着头,离家出走的结果就是给别的女人制造机会,她再也不会那么傻了。

“说,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离家出走?”夏泽臣问,他要知道那个余苗苗到底又做了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毛毛雨不语了,她才不告诉他她都已经知道一切了,万一他跟她摊牌这么办?她已经想好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把他死死抓住,不让他和余苗苗再有接触的机会!

“你说啊。”夏泽臣再问。

毛毛雨咬着唇就是不说话。

“无原无故失踪一天,我这个做未婚夫的总要知道原因吧。”

夏泽臣的一再逼问终于让毛毛雨承受不住了,眼泪逼到了眼眶,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瞬间滚落地面。

“好了好了,别哭,我不问就是了。”见状夏泽臣也只好妥协,男女对抗时,女人永远比男人多一件武器,那就是眼泪,发射自如,弹药充足,且永远不需要停下来换子弹。

在夏泽臣的安慰下,毛毛雨渐渐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喜不喜欢我?”

夏泽臣有些反应不过来,片刻后点了点头,这丫头怎么忽然问这个?

“那你爱不爱我?”

“你怎么了?干嘛一大早问这个?”

“你说嘛,到底爱不爱我?”

夏泽臣点了点头,道:“爱,这还用问嘛。”

毛毛雨终于稍稍放心了,至少泽臣哥没有不爱她,这多少给她加了信心。

“泽臣哥,我要搬家。”毛毛雨要求道,她要远离余苗苗,所以第一步就是搬离有她在的小区。

此言一出,夏泽臣立即意识到她是在躲余苗苗,结合刚才那爱不爱的问题,夏泽臣已多少猜出毛毛雨离家出走的原因。

不过他很高兴,在感情受到威胁的时候他的小雨没有选择放弃,而是主动迎击,这说明她很在乎他。

“好,我们明天就去找房子搬家。”这一刻夏泽臣的表情也放轻松了,道,“现在我们得去上课了,中午我去找你吃饭,不论遇到什么事,都不准再躲我了!”

“你不要去找我!”毛毛雨立即道,“以后都我去找你,你不要再来我教室。”

她要阻断他和余苗苗见面的一切机会。

“呵呵,好,我等你来找我。”夏泽臣笑道,他要看这丫头接下来还有什么举动,相处二十几年来,从来都是他防着别的男人对她的窥视,这还是第一次角色互换。

就这样,一场虚假短信引起的风波暂时平息了,毛毛雨和夏泽臣各自去上课。

第一节课后,夏泽臣回到办公室,才坐下,一张写的密密码码的A4纸就被拍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夏泽臣问给他的纸的袁天鸣。

“账单啊。”

“什么账单?”

“自己看。”

夏泽臣拿起了纸,只见上面写着:住宿费2000元,晚餐费158元,早餐费16元,沙发套清洗费15元……最后还有一项精神损失费3000元。

“你这什么东西啊?”

“还看不明白吗?”袁天鸣一个挑眉,向夏泽臣伸出了手,道,“这是我昨晚接待你未婚妻的全部费用,给钱吧。”

“喂,就算我该买单,但你这也太满天要价了吧。”

“我哪满天要价了,看在你是我老同学的份上,我还给你打了折呢!”

“这什么住宿费2000元,不是满天要价是什么?!”夏泽臣白了他一眼,喃喃道,“怎么不说2000美金啊。”

“收你2000元还嫌贵,告诉你,以我家的优良环境,哪个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能与之媲美!”

“好,就算你家赛过总统套房,但这精神损失费又是怎么回事?”夏泽臣问。

“你未婚妻又脏又闹又不受教,折磨我到精神虚弱,你不给点精神损失费对得起我吗?”

“不是小雨又脏又闹又不受教,而是你又洁癖又挑剔又爱教训人!”夏泽臣拿起笔将最后一项划去,道,“其他我付,最后一项你自理。”

“好你个小子。”袁天鸣咪起了眼,道,“你一分钱都不用付了,以后就算小雨跳楼,我也会绕道走的!”

“好吧,我付全额。”夏泽臣妥协了,其实他真该感谢袁天鸣,如果不是他,昨晚毛毛雨肯定要流落街头,而他也会一晚坐立不安,就当花钱买个安心吧。

“那就给钱吧。”袁天鸣再次伸出了手。

“我没带那么多现金,改天给你。”

“也可以。”袁天鸣道,“亲兄弟明算账,你的账单我今天发出,越期一日还款,日利息以万分之一百计算。”

“真不愧是学经济的,你直接说月利息百分之三十好了,高利贷!”夏泽臣狠狠白了他一眼,“等一下我就给你银行转账。”

“哎,这年头,欠债的比要钱的牛,嚣张的要死。”袁天鸣叹了口气坐回自己的办公桌。

“得了便宜还卖乖。”夏泽臣喃喃着,心里清楚袁天鸣是不爽上次打桌球输给他一个月薪水,所以借机A钱,这个输不起的小气鬼!

中午饭后,夏泽臣带着毛毛雨去银行给袁天鸣打款。

“泽臣哥,你干嘛给他那么多钱?”毛毛雨问,七千多啊,她好心疼。

“这是他昨晚接待你的费用。”

“什么?!不就在他家睡了一晚,居然就要付七千多,他那是金锅嘛?”毛毛雨好后悔昨晚跟他回家。

“他那是不甘心输给我一个月薪水,所以变着方的A钱,算上上次请我们吃饭花掉的一个月薪水,折算起来,我们还是赚的。”

这样说毛毛雨心里多少平衡了点。

打完款,刚要离开银行夏泽臣的手机就响了。

很自然的走到较安静的角落,然后再接起电话,一通交谈后挂了电话,夏泽臣一转身撞上了紧紧跟在他身后的毛毛雨。

“你在听我讲电话?”夏泽臣问,这种行为以前毛毛雨从未有过。

“随便听一下嘛。”她担心是余苗苗打来的,所以才跟着听听。

夏泽臣沉默了片刻,然后从皮夹里掏出身份证,抓起毛毛雨的手,将手份证往她手上一拍,没好气道:“监听太累了,拿着我的身份证直接去移动把通话清单拉出来,这样省事。”

“泽臣哥,别生气嘛。”毛毛雨拉着他的手撒娇。

“小雨啊,你在意我,我很开心,但起码的信任还是要给我的,再说如果我真要背着你干什么,以你的智商能逮的到我出轨的证据嘛?”

“我就是逮到了。”毛毛雨喃喃道。

“你说什么?”夏泽臣问,他好像听到她说逮到了。

“没什么,没什么。”毛毛雨推着夏泽臣,“我们回学校吧。”

等她毕业,等余苗苗永远走出他们的生活,她再好好教训他曾经的出轨,现在她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