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68章

时间又过了两天,因为要搬家,这天中午夏泽臣和毛毛雨出去找房子了。

回到学校,便见公告栏前围满了人,原来是喜报,余苗苗以笔试第三名的成绩顺利进入广播电台的面试,而公告里根本没有提及毛毛雨。

这是当然的,毛毛雨知道自己交了白卷,用屁股想也能猜到是倒数第一名。

看着她失落的样子,夏泽臣安慰道:“别难过了,以后还有机会。”

“我先回教室了。”毛毛雨低着脑袋,没有理会夏泽臣的安慰,径自离开。

这一刻,她有那么一咪咪怨恨夏泽臣,因为她依然被余苗苗的谎言蒙在骨里,认为如果不是夏泽臣的背叛,她不会临考时情绪失常,最终交了白卷。

而她的怨气夏泽臣当然感觉到了,心中对余苗苗的愤怒不禁加深,等他收拾完那个余苗苗后,再跟她解释吧。

夏泽臣一个电话打到了广播电台,向他们暴光了余苗苗曾有过治安前科,建议他们在选拨人才时,除了考核专业知识与个人素质外,还要考查一下应征人员的道德品质,毕竟广播电台属于公众传媒行业,进入他们电台的员工未来都有可能成为公众人物,而一个公众人物需要良好的道德修养。

而这还不够,夏泽臣决定等把搬家的事搞定后,再去找一下余苗苗的父母,跟他们沟通一下他们女儿的德行。

其实夏泽臣还是心存不忍的,虽然余苗苗城府深,心机重,心眼不实,但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未入世的女孩,让她进不了广播电台只是给她的一点教训,他还不想毁了她的人生,跟她父母沟通一下,也许她会改变。

夏泽臣打完电话的当天下午,余苗苗就被学校领导约谈了,当她得知广播电台通知,要她书面说明那次治安事件的始末后,她惊了,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是有人捅露了此事嘛?不对啊,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她,就是当时经办此事的警察,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警察怎么可能还记得她,更不可能向广播电台去八卦这事,警察和她又没有仇。

余苗苗思来想去,想不出事情到底哪里出现了纰漏,不过当务之急是不能让这件事影响她进广播电台。

余苗苗很快写出了书面说明,第二天请了半天假,拿着书面材料去了广播电台,找到了负责此次招聘的相关领导,人事科的凌主任。

“你就是余苗苗?”凌主任打量着余苗苗,态度是那样的高高在上,一副官僚架子。

“是的。”余苗苗递上了自己书写的材料,恭敬道,“这是我就那件事做的书面说明,请凌主任过目。”

“为什么没在你的简历里写明此事?我们的报名表里有‘是否有犯罪前科’这一项的,为什么不填?!你知道你的行为给我们这次招聘带来多么负面影响嘛,有听众直接打电话进来质疑我们这次选拔的合理性。”

‘犯罪前科’,多么严重的字眼,用警察的话说她的行为只是扰乱了治安,在这却被无限放大了,余苗苗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污辱。

她只是一个女大学生,为什么要因为过去一点过错,就这样贬低她,污辱她,这就是一个位居一官半职的前辈,对待后生该有的态度吗?!余苗苗心里十分气愤,但为了这份工作,她只能忍下。

“对不起,给您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希望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那份书面资料往桌边的文件架一扔,看也没看一眼,凌主任冷冷道:“等我先看过资料再说,你回去吧。”

如此冷漠的态度,如此鄙夷的语气,余苗苗的心冷了一大截,她知道她进广播电台的希望已微乎其微。

坐在公共汽车上,余苗苗想着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她出身在一个平凡的家庭,爸爸是小区的车库管理员,妈妈在一所小学的员工食堂里烧菜,从小她就非常羡慕别的女生能够穿漂亮的衣服,有漂亮的书包,坐着高级轿车上学,而她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普通,不起眼。

所以她的梦想是要出人头地,拥有自己的大房子,拥有自己的奔驰宝马,拥有数不尽的美丽衣服和高级化妆品。

而她实现这一切的途径是:一,一定要嫁个有钱人;二,一定要有一份高收入又体面的工作。

她想过毕业后考公务员,或应聘入外企,但因为这倒霉的治安事件,她担心会影响她的公务员考试,而外企嘛,一个应届毕业生就算挤破头挤进去了,一开始无非也是做最底层的工作,她不愿意每个月拿着干巴巴的工资,做着打字复印倒茶的活儿。

现在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可以进入广播电台的好机会,却还是因为那起治安事件而即将流产。

她不甘心,在最终的结果没有出来前,她就还有机会,她要为自己的前途拼一把。

余苗苗立即下了车,重新回到广播电台,再次找到了凌主任。

一见余苗苗,凌主任的脸立即拉了下来。“怎么又是你。”

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余苗苗鼓足通气道:“凌主任,我知道因为我没有坦白自己的情况,给广播电台带来了一些麻烦,但请看在我还年轻,不懂事的份上,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凌主任尽自看着文件,不言不语,好似没有听到余苗苗的话。

余苗苗知道单纯的恳求是没有用的,通过和凌主任的这两次对话,她知道这是一个利字挂帅,庸俗世故的老混蛋,那什么书面说明只是走一个形式,给他上级的一个交代罢了,其实他心中早已将她否绝了。

现在只有给他一些利益,他才可能给自己机会。

深吸一口气,余苗苗道:“如果您能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

这话已暗示的非常清楚,如果他给她机会,她可以贡献出金钱利益。

果然,凌主任闻言眉头一挑,斜目看了她一眼,随即道:“一个女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犯点错误也是正常的,我们不会因为那么一些微不足到的错误而完全否定一个人,你的问题我们会好好研究的。”

他的态度和缓了许多,余苗苗知道自己切中要害了,继续道:“那就全靠凌主任,请您多多帮忙,等我领了工资,我再厚谢主任您。”

说罢余苗苗便要离开,却被叫住了。

“等等,别急着走嘛。”凌主任忽然伸手抓住了她,“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很漂亮,看到你我就想起了自己妻子年轻的时候……”

余苗苗感觉他在抚摸她的手背,气氛瞬间变的有些暧昧。

呆愣了片刻,余苗苗慌乱挣脱他的手,后退了好几步,与他拉开安全距离。

紧张地瞄了凌主任一眼,发现他正盯着她,那眼神好像要将她吞噬,余苗苗忽然有些害怕,她说过如果他能给她机会,她愿意报答他,但那是指金钱,不是肉*体。

“凌主任,我说的不是那意思,我愿意报答您,但得在我领了工资之后。”余苗苗特别强调了‘工资’二字,希望他能明白。

凌主任看出了她的紧张与害怕,淡淡一笑道:“你初出社会,很多地方需要用钱,工资就留着自己用吧,我只是在你身上找到了许多青春往昔的美好记忆,我想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余苗苗忽然有些后悔再次回到他的办公室,更后悔跟他讲这些话,这个老色*狼!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凌主任见她不讲话,便站了起来,向她走了过去,伸手抚上她的脸,慢慢凑近。

余苗苗听见他的呼吸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越来越重,就在他的嘴即将碰到她的一瞬间,她猛的一把将他推开,夺门而逃。

从离开凌主任的办公室一直到晚上,夜深人静时,一人独自躺在**,余苗苗耳边一直是凌主任深重的呼吸声,让她感觉恶心。

看来自己是注定要失去这份广播电台的工作了,一颗眼泪滑落眼角,里面包含太多的东西,有委屈,有失落,还有不甘心,余苗苗迅速将它擦去,她不要失败,她要这份工作!

这个晚上余苗苗做了一个彻底改变她命运的决定。

次日余苗苗又向学校请了半天的假。

再次来到广播电台,站在凌主任的门口,当他打开门见是她,眼神中不带一丝意外,仿佛早料到她会来。

凌主任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地坐回办公桌后,余苗苗知道他要她主动,默默地进到门内,将门反锁上,深出一口气,为了工作她豁出去了。

凌主任点了一根烟,翘着二朗腿,看着余苗苗。

站在他的面前,片刻的思想斗争后,余苗苗抬起手一颗一颗解去衣服的钮扣,当衣服落下,她的上半身几尽地展现在凌主任眼前。

面对她年轻的身体,凌主任的眼中释放出贪婪的精光,令余苗苗有些害怕,心中忽然生起一丝退怯,放在裙上的手停住了。

就在她犹豫要不要继续之时,凌主任忽然丢掉手里的烟猛地站起身,一步上前,一把将她抱住。

感觉他的手在背上狂乱地游移,嘴在她脖间胡狂啃着,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酌热的呼吸喷到她的脖子上,陌生的感觉让余苗苗恐惧,想推开他,却又显的那样无力。

忽然凌主任猛地扯下余苗苗的底*裤,连裙子都来不及退去,便一把将她抱起,按到了办公桌上,余苗苗想大叫,可又害怕让人知道她用身体来换取工作,最终忍下了。

凌主任迅速解去自己的裤子,一个用力,迫不及待地进入余苗苗的身体。

强烈的疼痛入骨入髓,看着在自己身上忙碌的男人,余苗苗心中恨意狂烧,她会永远记住这个男人的脸,总有一天她会爬到他的头上,把今天他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加倍还给他!

过了许久,凌主任终于发泄完了他的欲念,一个抽搐,软倒在了余苗苗的身上。

冷冷将他推开,余苗苗坐起身,看着红白相交的**延着自己的大腿流下,她没有一丝后悔,冷漠的声音从嘴里吐出:“记得你的承诺,否则我会将今天的事公之于众。”

凌主任坐起身,手悄悄爬上她的胸,一脸**笑道:“你很聪明,将来一定仕途无量,看在我们露水姻缘的份上,以后发达了可要想着我哟。”

一把推开她,余苗苗从地上捡起衣服,穿上。

“凌主任过奖了,等我们成为同事后,我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您的照顾,而您永远是我的前辈及领导,就算我取得再大的成就,那也必定是因为您的扶植。”强迫自己露出一记笑容,余苗苗道,“凌主任什么时候再需要我,尽管给我打电话,简历上有我的手机号码。”

“哈哈哈,果真是一个聪明又上道的姑娘,我喜欢!”说着凌主任又伸手捏了一下余苗苗的屁股,意味深长道,“你这么可爱,我会经常想你的,到时可别不接电话哦。”

“凌主任的电话我哪敢不接。”余苗苗悄悄拉开与他的距离,“那我先回学校了,面试那天见。”

强忍着下半身的疼痛,余苗苗快速离开凌主任的办公室。

坐在回学校的公共汽车上,这一刻,失去童贞的委屈终于让她流下了眼泪,但仅仅只持续了几秒,余苗苗的眼泪就止住了,为了得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但她一点都不后悔,陪一个恶心的老男人做一回那事就能换来出人投地的机会,她认为值的。

而只要那个老男人在那个职位,她就会继续讨好他,因为她要利用他往上爬,她不会永远只做一个小小的栏目策划,总有一天她会爬上金字塔的塔尖,到时她所受的屈辱就能全部讨回!

这时,余苗苗忽然想起凌主任口中那个打进电台,捅露她秘密的电话,那个电话会是谁打的?

不论是谁,都说明有人要找她麻烦,在被电台正式录用之前,她行事要更加小心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