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71章

中午离开学校后毛毛雨就回了父母的家,乘着父母都还在上班,悄悄开了门,钻进自己的房间。

时间在艰难的等待中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手机响了,是袁天鸣打来的。

“泽臣哥怎么说,那些是真的还是假的?”毛毛雨急切的想知道答案,又有些害怕听到答案。

“恭喜你,你的泽臣哥没有脚踩两只船。”

“那些东西又是怎么来的,他有说吗?”

“他也不知道那短信和裙子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一定会调查清楚的。”袁天鸣在电话那头道,“小雨啊,接下来如果你再看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先告诉泽臣或我,不要自己下判断,有时亲眼所见未必是真的,以泽臣那小子的阴险狡猾程度,如果他真的背着你乱搞,十个毛毛雨都抓不到他的小辫子。”

“你什么意思啊?听你口气好像在骂泽臣哥。”毛毛雨只是人较单纯,不是真的笨,还是听出了袁天鸣话中对夏泽臣的咬牙切齿。

“哼!”一记冷哼,袁天鸣道,“你的泽臣哥又暴力,又巧舌如簧,又小气,又没良心,我帮了他这么大忙居然还……”

“不准你这么说泽臣哥!”毛毛雨立即打断他的话,冲着电话大吼,“你自己还不是又洁癖,又挑剔,又龟毛,又小气!”

“好你个小丫头骗子,中午还对泽臣恨的咬牙切齿,现在又开始护食了,你们女人变的也真快!”袁天鸣恨恨道,“居然还这样辱骂我这个心地善良的和事佬,看我以后还帮不帮你!”

被他这样一说毛毛雨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话得罪人了,赶紧道:“不要生气了天鸣哥,你不是洁癖,只是讲卫生,也不挑剔龟毛,而是生活有品味,更不小气,而是个精打细算的精明男。”

“这还差不多。”袁天鸣十分满意她对自己的用词,道,“差不多就回家吧,跟泽臣道个歉,以后不要再随便吵架了。”

“嗯……”毛毛雨嗯了半天,嗯不出第二个字。

袁天鸣问:“还有什么为难的事吗?”

“中午时泽臣哥很生气,你可不可以先帮我探一下他的口风,等他不怎么生气了,我再去找他。”

“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中午我是被气晕了,有些口不择言。”

“好吧,你等我消息。”他就好人做到底,虽然泽臣那小子很讨厌,打了他居然连医药费都不付。

就这样两人结束了通话,而这个下午毛毛雨没去上课,从冰箱里拿了些吃的,吃过后又看了活儿电视,然后倒在**睡大觉。

直到毛天诚和梁诗育回家,发现家里进贼了,把冰箱里的东西都吃了,赶紧查看有没有丢了其他东西,结果在女儿的房间里找到了那个正在做春秋大梦的小贼。

“小雨,你怎么回来了?!”毛天诚一脸惊喜。

“爸爸,我想死你了!”毛毛雨一睁开眼睛就扑到毛天诚的身上撒娇。

梁诗育待两父女激动完,问毛毛雨:“你下午没去上课?”

毛毛雨的神经立即紧绷,妈妈要开始教训人了,低垂着脑袋,扯着自己的衣服,眼神左躲右闪。

毛天诚见状,赶紧解围道:“女儿刚回家,先让她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她都已经休息一个下午了,早已休息够了,现在就说,为什么没去上课?为什么回家了?”

“我……”不想去上课就没去了,反正她已经大四了,该修的学分也都修了,逃那么几节课又怎么样。

见妻子的神色越来越阴沉,毛天诚担心女儿会挨训,赶紧将她藏到身后,陪着笑脸道:“老婆啊,小雨是我们的女儿,她想回家就回家,哪还需要什么理由,再说逃课,偶尔一两节课不上也没什么,我们大学时不还经常偷溜出学校谈恋爱。”

被他这一说,梁诗育立即红了脸,低声呵道:“这些陈年往事就不要再提了!”

“嘻嘻嘻……”毛天诚的身后传来了毛毛雨的偷笑声,原来爸爸妈妈也曾因为谈恋爱而逃过课。

见局面已缓和,毛天诚一手搂过妻子,一手搂上女儿,笑嘻嘻道:“今晚我们出去吃饭。”

就这样,毛天诚开着车,载着他最心爱的两个女人,去享受他们幸福美好的晚餐。

晚餐结束一回到家,毛毛雨立即给袁天鸣打了电话,询问他夏泽臣的态度。

只听电话里道:“我才一开口泽臣就猜到我要说什么,他让你自己跟他说。”

“那他还是很生气吗?”

“我只能告诉你,面无表情。”

毛毛雨挂了电话,强烈的不安充斥着内心,中午她骂他精虫充脑,的确有些过份,如果他不原谅她,那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毛毛雨还是鼓起勇气给夏泽臣打了电话。

一看来电显示,夏泽臣的脸上立即露出笑意,这丫头终于给他打电话了。

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电话里传来了毛毛雨小心意意的声音:“泽臣哥,对不起,我中午讲的太过份了,你不生我气了吧?”

“你说呢?”

面对这样似是而非的反问,毛毛雨无语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过了片刻,还是夏泽臣打破冷场,道:“你打电话来,是想取得我的原谅吗?”

“嗯,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我的气?”

“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毛毛雨心里咚的一下,他果然还在生气。

道:“那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每天给我写一封情书,贴在学校的公告栏里,直到我满意为止。”

毛毛雨记得他们刚谈恋爱时,他就说过这样的惩罚方式,没想到他真的付出行动了。

“可不可以换一种方式,这也太难为情了。”她脸皮很薄的,这种公开的示爱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

电话那头传来夏泽臣冷漠的声音:“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诚心向我道歉就给我写情书,如果没有诚意就算了。”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看着手机屏幕显示通话结束,毛毛雨的心好纠结,她要怎么办?她想挽回和泽臣哥的感情,又不好意思公开示爱。

思来想去毛毛雨想到了一个自认为绝对能搞定夏泽臣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