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76章

毛毛雨和夏泽臣的感情又回到了从前如胶似漆的状态。

傍晚放学,两人一起去超市买了菜回家。

正收拾着食材,便听敲门声响起,夏泽臣跑去开门,门外站的是已失踪多日的余苗苗。

“是你。”

余苗苗淡淡一笑,道:“泽臣哥,我想跟你聊聊。”

她的笑带着一分淡然,和以往的她很不一样,好似洗尽了千华,夏泽臣不尽想,这几天她发生了什么事。

“进来吧。”

正在厨房洗着菜的毛毛雨隐约听到了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好像是余苗苗,手也没擦立即杀了出来。

见果然是她,立即蹿到夏泽臣身前,挡住余苗苗,不让她进门,并厉声道:“你又来干嘛?!”

“小雨,我今天是来向你们道歉的。”余苗苗道,“说完我想说的话后,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

“你别想忽悠我。”被她骗了好几次,她再也不要上当了!

见她如此,余苗苗忽然有些悲哀,其实她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她一直真诚待她,而她却一直在利用她的单纯,此刻遭遇她的敌意,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小雨,就让她说吧。”夏泽臣附到毛毛雨耳旁,轻声道,“有我在她忽悠不了你。”

怒了怒嘴,毛毛雨这才放余苗苗进门。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

“小雨对不起,我对你做了许多过份的事。”余苗苗开口道,“那次校广播站,你的操作失误其实是我乘你不注意把话筒打开的,一是为了争广播站的工作,二是要暴光你和泽臣哥同居的事,让你被他的爱慕者攻击。”

看着毛毛雨一脸措愕,余苗苗继续道:“还有后来你的手机号码的暴光,也是我做的,以及你和泽臣哥订婚前的那条威胁跳楼的短信,也是我发的。”

“你好过份。”毛毛雨终于找回了语言功能,愤愤道,“亏我那么信任你!”

“我也遭到报应了,那条假的求爱短信暴光后,我的手机号码也被人以同样的方式公之于众,遭到了全校同学的唾骂。”余苗苗幽幽道。

“活该!”这一刻毛毛雨一点也不想同情她。

余苗苗转而对夏泽臣道:“泽臣哥,对不起,就这些事,我同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这些事,我早就知道了。”

这下轮到余苗苗震惊了。“你……”

聪明如她立即在夏泽臣的眼神中看懂了一切,恍然大悟道:“校网论坛那条贴子是你一手操作的吧?”

夏泽臣点了点头。

“可你是怎么知道事情真像的?”余苗苗还是想不明白。

“还记得在加油站你帮我买水那件事吗?我让你把包留在车里。”

余苗苗自嘲一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一直要自己小心防着你,结果还是被你忽悠了。”

这一刻余苗苗也一下明白了,夏泽臣没有拒绝她的求爱,其实只是为了稳住她,姜还是老的辣。

余苗苗忽然的自我解剖,以及她脸上那掩不住的落寞,让夏泽臣心中的疑问更加深了,忍不住问:“苗苗,这几天发生什么了吗?”

余苗苗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不自然,咬着自己的唇,眉头紧锁。

她不想让夏泽臣知道她曾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工作的机会,这会让她在他面前抬不起头。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也许她的许多言行都是虚假的,带着目的,但唯独对夏泽臣的这份感情,是真诚,无一丝杂质的。

她可以承受所有人对她的鄙视,独独无法让夏泽臣看不起她。

她的沉默不语让夏泽臣心中一惊,这样一个要强的女孩,此刻居然表现出这样一种把自己封锁,强烈排外的自闭状态,不尽让人担忧。

夏泽臣知道越要强的人,当遇到人生挫折时越容易做出伤害别人或伤害自己的行为,虽然他对余苗苗没什么好感,但也不想她出事。

于是道:“你不愿说我不勉强你,但不论发生事,我都希望你能好好对待自己。你的人生才开始,为了这个开始,你负出了多少努力,还有你的父母,又为之负出多少辛酸与汗水,所以不论你遇到什么,又决定如何处理,都要事先考虑清楚,不要让你的选择伤害了最爱你的人。”

他的话让余苗苗心头一酸,眼泪一下涌到眼角。

多日来困在心头的委屈,挫败与巨大道德压力在这一刻终于再也无法压制,全数崩发。

夏泽臣知道此刻的余苗苗已放下心防,向一旁的毛毛雨递去一记眼神,示意她暂避一下,毛毛雨本来是不肯的,因为她害怕放余苗苗会乘她不在吃了她的泽臣哥。

但一见她的眼泪心就软了,天大地大眼泪最大,她就避一下紧,便起身进了卧室。

毛毛雨一离开,夏泽臣便柔声道:“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嘛?”

当余苗苗把自己的遭遇一一吐出时,夏泽臣的眉头越皱越深,他怎么也没想到余苗苗会为了得到电台的工作而做出与负责人苛合的事,更让他愤怒的是这次所谓的公开公平的招录工作,居然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挂羊头卖狗肉。

而当他听到余苗苗说把自己获取的证据寄给电视台和市纪委后,夏泽臣心中一惊,立即道:“苗苗,你知道这样做的结果对你自己会造成什么伤害嘛?你极有可能因此会被学校开除。”

余苗苗惨淡一笑,道:“我宁可四年白读,也不放过那些人!”

她的话让夏泽臣不禁摇头,叹了口气道:“你的性子太烈了,如果不改你未来的人生会很辛苦。”

“要改也等这件事情了结后再慢慢改。”她恨凌主任那帮人,所以宁可玉碎不求瓦全!

夏泽臣知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再说什么也没有用。

忽然他有些后悔当初自己往电台打了那个电话,如果不是他的那个电话,也许就不会发生余苗苗用身体换工作的事,就算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她进不了广播电台,但至少她能少伤一些伤害,虽然现在的她已经悔过,但这种悔悟却让他有些心疼,毕竟她还是一个学生啊,和每天坐在他讲台前听他讲课的年轻人是一样的,她们应该受到更多的保护。

余苗苗擦掉眼角的眼泪,道:“泽臣哥,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而经历这么多事后,我也知道该放下这段不该有的执念了。”

余苗苗顿了一下,低下了头,片刻后又重新抬起,看向夏泽臣,道:“最后,你能抱我一下吧,算是我对这段青涩感情的告别仪式。”

夏泽臣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卧室的方向,发现门缝后面有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睛。

微微一笑,拨高声音道:“小雨,可以吗?”

是立即的,门缝消失了,紧接着从门后面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问我干嘛,你自己看着办啰!”

“那我抱啰?”

门后面没有动静,过了许久依然没有传来声音,夏泽臣知道这是默许,虽然很不情愿。

笑了笑,他向余苗苗伸出手,将她搂入怀中,然后放开。

那一下,虽然很轻,但余苗苗已经满足了。

十八岁的那眼,她爱上了这个总是带着阳光笑容的大男生,她以为遇到此生的王子,却黯然发现王子的身边已经站着一个公主,而那个公主不是她。

童话很美好,但人总要长大。

当童话城堡的大门被关上,就到了和过去说再见的时候,也许这段感情会让她很难割舍,但她依然会大声的喊出再见。

再见吧,不属于我的爱情,再见吧,那段青涩的回忆。

跟夏泽臣道了一声谢,余苗苗离开了。

她一走,夏泽臣便推开卧室的门,把那个蹲在门后的人儿拉了出来。

“她走了。”

毛毛雨瘪着脸,咬着唇,不言不语。

“哎,既然那么介意,又干嘛要装大度,同意我抱她呢?”

毛毛雨忽然伸出手,强行脱去夏泽臣的衣服。

“干嘛?”夏泽臣一边配合她的动作,一边戏谑道,“你不会又要我吃了你吧?”

“想什么呢!”毛毛雨用力吼了一声,“我要把她留在你身上的味道洗掉!”

“天啊!”夏泽臣一击脑门,道,“你可不要和天鸣吃了几顿饭后,就变的和他一样神经过敏。”

就这样余苗苗正式退出了夏泽臣和毛毛雨的感情生活。

而在那盘录音证据暴光后,凌主任和相关的领导很快被检调机关调查,而那场充斥着黑箱操作的广播电台招录工作也被勒令取消,两名最终没有得到那份工作。

而正如夏泽臣所料,学校在知道余苗苗的行为后,立即决定对她进行严肃处理。

在夏泽臣的努力下,最终学校没有将余苗苗开除,而是给了她严重警告处分,就这样,余苗苗四年的努力最终被保全下来。

时间又过去了几个月,毛毛雨快毕业了,她的同学们要么积极准备考研,要么积极找工作,而她的身边却有一个人,天天跟她念着第三种选择,那就是结婚。

她要嫁人吗?真的好犹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