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78章

当夏泽臣说明天就去登记结婚后,毛毛雨立即就后悔了。

忽然发现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做好为人妻的准备,还无法接受已婚的身份。

于是小心意意道:“泽臣哥,我忽然想起我的实习报告到现在还没有做呢,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上交的时间了,所以你看去领证的事能不能先放放。”

“这样啊,那就后天吧。”

“后天也不行哦,后天我们有一个很生要的毕业生职业辅导,我要去听讲坐。”

“那就大后天。”

“大后天是周未,民政局没上班。”

“这样啊,那就下周一。”

“下周我都很忙,要拍毕业照,还要论文答辩,还有……”

“停!”夏泽臣算是看出问题的关键了,“要不干脆先不结婚了。”

“好好好!”毛毛雨立即点头。

随即夏泽臣的手指就招呼上她的额头,恨恨道:“这就是你的盘算吧,你根本就不想跟我去登记结婚。”

毛毛雨抚着发痛的额头,泽臣哥真的越来越狠了,打的越来越疼。

“我不是不想结婚,只是不想那么早。”

夏泽臣发现自己刚那一番游说全白费了,看着一脸哀怨的毛毛雨,他知道不来点狠的这丫头是不知早点把他订下来的重要性!

“好,那我们就先把结婚的事放放。”

见夏泽臣终于妥协,毛毛雨开心极了,而她却忽视了夏泽臣眼角不经意显露的那一分狡黠。

等着吧,很快我就会让你主动跟我求婚,夏泽臣心里得意道。

吃完饭,送毛毛雨回教室后,夏泽臣悄悄给余苗苗打了电话,一通叽哩瓜啦后他又给李思涯打去了电话,又是一通叽哩瓜啦,他的桩脚就这样布下了,接下来就要把毛毛雨请进网里,然后好好整顿一下她不想结婚的错误思想。

放学时间,夏泽臣到毛毛雨的教室接她放学。

一见他来,毛毛雨立即提了包向门口走去,而一个身影比她快了一步,冲到她的跟前,对夏泽臣热情道:“泽臣哥,今天能带我一程吗?”

“没问题啊。”夏泽臣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灿烂的晃眼。

毛毛雨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安,余苗苗不会对她的泽臣哥余情未了吧?

不行,她得想个办法把她打发了,于是道:“苗苗,车后座的座垫前两天被我洒了饮料,还没送洗呢。”

“没关系。”余苗苗笑得花枝招展,“我不怕脏。”

“那我们走吧。”不待毛毛雨再说话,夏泽臣已提起了脚步,余苗苗随即跟上。

看两人走的那样近,还有说有笑的,好像他们才是情侣,毛毛雨心里冒着酸,眼里冒着火,手上使劲扯着自己的包,好像在扯某人的头发。

一路上,听着余苗苗热络地询问夏泽臣有关职业生涯规划,毛毛雨几次插嘴都搭不上话,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找工作的事,心里那个郁闷。

哼!泽臣哥又不是就业办的老师,更不是你爸,你工作的事问他干嘛?!透过观察镜,愤愤地瞪着后座的余苗苗,毛毛雨一路生着闷气。

车终于开到了余苗苗家楼下,毛毛雨立即跳下车,迅速打开后座的车门,将余苗苗拉了下来。

“你家到了,快上去吧。”

说罢迅速坐回车里,催着夏泽臣赶快开走。

她的反应看在夏泽臣眼里,乐在心里,不过这还不够,明天他还给她准备了够带劲的老成醋,让她喝个够。

次日中午

发生了昨天的事后,毛毛雨特意在课前委托廖明凡中午吃饭时一定要将余苗苗拉走,她不能让她再找借口缠着泽臣哥。

廖明凡也很努力,费劲口舌,连拖带拉终于把余苗苗拉走,一起去吃饭了。

毛毛雨正得意着,就听到夏泽臣在喊他,立即拿上包跑了过去。

而当她走到夏泽臣跟前的时候,忽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夏泽臣身后。

“hi,小雨。”是李思涯。

毛毛雨左看右看,没有看到那个天天和李思涯粘在一起的连云天,奇怪道:“云天呢,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学生会有事,他去处理了。”

“那你这是……”

“和你们一起吃饭啊。”李思涯道,“本来还以为中午得一个人吃饭了,没想到走到走到半路就遇上学长了。”

李思涯脖子一扭,看向夏泽臣笑咪咪道:“好巧哦,你说是不是啊学长?”

夏泽臣微笑着点了点头。

李思涯看夏泽臣的眼神让毛毛雨浑身发毛,就仿佛猫看到鱼,充满食欲,她不会是对泽臣哥有什么企图吧?

毛毛雨赶紧道:“思涯,我觉得你还是买点东西去学生会和云天一起吃吧,不能让他饿着啊。”

“没关系,他壮得跟牛似的,饿那么一两顿死不了。”李思涯一脸无所谓。

不是吧,居然这样说自己的男朋友,赶不走李思涯,毛毛雨只好让她和他们一起吃饭。

三人才到餐厅,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冒了出来,是那个刚刚和廖明凡一起去吃饭的余苗苗。

“泽臣哥,好巧哦,没想到又遇上你们了。”

又是一个好巧,毛毛雨心里郁闷道,这是怎么回事嘛,两个好朋友怎么都忽然粘上她未婚夫了?

“班长呢?”毛毛雨问,这个廖明凡是怎么办事的,居然自己跑没影了,还把余苗苗这个祸害留下来。

“他被几个男生拉走了。”余苗苗转而对夏泽臣道,“泽臣哥,我跟你们搭伙吧。”

“好。”夏泽臣点了点头,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不好吧。”毛毛雨立即反对,“你们两个那么爱吵架,还是各自去吃饭,不要一起了。”

“经过上次学长的教育后,我们已经认识到我们的行为有多么幼稚可笑,以后我们都不再吵架了,大家和平相处。”毛毛雨怎么也没想到平时暴虐成性的李思涯居然会讲出这样的话,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对,我们不吵了,以后要好好相处。”

余苗苗说罢忽然一手搂上夏泽臣的臂膊,撒娇道:“泽臣哥,我们这样是不是很乖啊?”

“乖。”而夏泽臣居然任由她搂。

毛毛雨彻底傻眼了,还未等她缓过神来,这边李思涯又搂上夏泽臣的另一只胳膊,甜笑道:“我也要,我们一人一边。”

毛毛雨终于缓神了,也快被气炸了,她的泽臣哥是蛋糕嘛,还一人一边!

两手一伸,一边一个,用力推开两人,大声吼道:“你们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他是我的未婚夫!”

这时只听余苗苗阴不阴阳不阳道:“只是未婚夫吧了,改天还指不定是谁老公呢。”

“对啊。”李思涯接茬道,“你们都订婚这么久了还不结婚,说明感情有问题嘛,既然这样小雨你就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了。”

闻言夏泽臣立即向她递去一个眼神,丫头,叫你激小雨,可不是要你把我说成茅坑的,世上有这么帅的茅坑嘛?

李思涯收到他的警告,立即回已眼神,不好意思学长,口误,口误。

毛毛雨被余苗苗和李思涯的一唱一搭给气的满脸通火,太可恶了,这还是她的朋友吗?!居然明着抢她的未婚夫!

“我们感情好着呢!”一把抱住夏泽臣,死死圈住他的腰,毛毛雨吼道,“告诉你们,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他今天是我未婚夫,明天就是我老公!你们别痴心妄想了!”

李思涯一挑眉,不屑道:“你说结婚就结婚啊,也得学长同意。”

毛毛雨心里一惊,转向夏泽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小心意意地问:“泽臣哥,你会娶我的对吧?”

“这个嘛……”夏泽臣故意作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那天你还说要结婚的,不可以变卦。”毛毛雨急了。

“那天是那天,今天是今天,情况不一样了。”夏泽臣故意瞄了一眼余苗苗和李思涯,仿佛在说现在他的选择余地很大。

“不行,我要你答应马上娶我!”毛毛雨任性道,她要马上得到承诺,好让这两个虎视眈眈的女人死心。

“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这个问题改天再说。”

“不行,现在就要答复我!”毛毛雨很是坚持。

“还是先吃饭吧,终身大事不可以草率决定的。”

“不要!我不吃饭!我要结婚!”

夏泽臣心里快乐歪了,但表面依然装作很无奈,道:“好吧,结婚。”

“你们都听到了吧,泽臣哥说会马上跟我结婚,所以你们就死了那条心吧。”毛毛雨看着余苗苗和李思涯,得意洋洋。

“哎,我输了。”余苗苗重重叹了口气。

“看来我还是去找我的傻大个吧。”李思涯哀怨道。

两人肩并肩,垂头丧气着离开了餐厅。

一看不见毛毛雨的身影两人立即弹开。

“呸!你靠我那么近干嘛?!”李思涯鄙视道。

“谁稀罕跟你靠近,如果不是泽臣哥拜托,就算给我一叠美金,本小姐也懒的多看你一眼!”余苗苗立即回嘴。

“八婆你找死啊,敢对我大喊大叫,小心我修理你!”李思涯扬着下巴,一副开打的架势。

“泼妇!”余苗苗丢给她两个字,转身就走。

“有种你别走……”李思涯冲着她的背影叫嚣,直到她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