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80章

下午放学,毛毛雨正和夏泽臣回家,刚走到学校停车场,就见有个看上去五六岁样子的小男孩正站在他们车身旁,手里拿着一个类似小铁片的东西,划着车身上贴的喜洋洋图案。

“小朋友你干嘛呢?!”毛毛雨见状一声惊呼,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小男孩的手,制止了他的破坏行为。

“放开我,我要给喜洋洋画个眼镜。”小男孩瞪着毛毛雨,挣扎着,欲挣开她的钳制。

“不可以!”毛毛雨怎么可能让他再继续对车子施暴,教训道,“车子不可以随便划,要画眼镜回家画去!”

“我就要在这里画!”小男孩很倔,嘟着嘴,双目圆瞪道,“我要把你车上所有的喜羊羊和灰太狼都画上眼镜!”

见毛毛雨搞不定小男孩夏泽臣也走了过来,抓住小男孩的肩膀,道:“小朋友,不可以调皮哦,再调皮叔叔就要变成灰太狼把你抓起来啰。”

说话间,还配合了吃人的表情,小男孩果然被吓到了。

“我不画了,我要回家了。”

“这才乖。”夏泽臣笑着放开了小男孩。

小男孩一得到自由,立即指着夏泽臣和毛毛雨喊:“你是灰太狼,她是红太狼,红太狼是黄脸婆!洗衣做饭生小孩,风霜催老黄花菜,再过三年又五载,老公只爱俏二奶。”

毛毛雨仿佛遭遇当头一记响雷,顿时傻在了原地,夏泽臣立即驱赶小男孩:“不准在这里捣乱,快回家去!”

赶走小男孩后,夏泽臣赶紧安慰毛毛雨。“小雨,别听他瞎说,他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

“我不要变成黄花菜,你不能包二奶。”毛毛雨缓过神后,抓着夏泽臣的手,紧张道。

“不会的,我们小雨永远都是黄花,不会变成菜的,而我永远只爱你一人,不会有什么二奶的。”

“真的?”对于他的保证,毛毛雨将信将疑。

夏泽臣用力点了点头。“我发誓。”

毛毛雨这才稍稍安心,坐上车,两人去往超市买菜。

正挑着新鲜蔬菜,忽然毛毛雨被人撞了一下,扭头一看,是一个只到她大腿的小男孩,今天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尽碰上小孩了。

“没事吧,小雨?”夏泽臣问。

对他摇了摇头,毛毛雨转而对小男孩道:“小朋友,不可以在超市乱跑哦。”

“黄脸婆!洗衣做饭生小孩,风霜催老黄花菜,再过三年又五载,老公只爱俏二奶。”小男孩冲她做了一个鬼脸,“帅叔叔更爱俏二奶!”

说罢便跑走了。

“他,他……”毛毛雨又被严重打击了。

“他胡说八道的,你根本不是黄脸婆。”夏泽臣赶紧道。

“你是帅叔叔,漂亮男人更容易出轨,那小朋友说的没错。”毛毛雨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哀怨。

“谁说漂亮男人更容易出轨的,这句话本来就很片面,何况我已经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的,更不会出轨。”此刻夏泽臣心中十分确定,有人跟他恶作剧,故意在他结婚前捣乱,刺激毛毛雨,让他结不成婚。

“可一结婚我就变成黄脸婆,再也不漂亮了。”毛毛雨不想变成黄脸婆,很不想!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变成黄脸婆的,结婚后你天天去作美容,我给你买最最高级的保养品。”先哄住她再说。

毛毛雨嘟着嘴,里面的不安没有因为夏泽臣的话减少半分。

拿着买好的菜,下了车,毛毛雨和夏泽臣往家里走。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小女孩,大约五六岁的样子,肉嘟嘟的小脸上带着笑意,身上穿着粉红色的裙子,扎着两个小辫子,很是可爱。

毛毛雨和夏泽臣的目光都被小女孩吸引了过去。当他们与小女孩走近时,忽然小女孩向夏泽臣扑了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腿,奶声奶气道:“叔叔,你好帅哦,我喜欢你。”

她的天真让夏泽臣和毛毛雨都笑了。

蹲下身,夏泽臣摸了摸小女孩的小脸,微笑道:“叔叔也很喜欢你。”

而小女孩接下来的话却惊出了夏泽臣一声冷汗,只听她道:“那叔叔甩了这个阿姨,做我男朋友吧,再过十年,我还是小美女,而阿姨已经是资深黄脸婆了。”

毛毛雨的脸立即垮了下来,夏泽臣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肩,问道:“是谁教你说资深黄脸婆的?”

小女孩显然被他的动作吓到了,怯怯道:“我听爸爸和他朋友聊天时,这样说妈妈的。”

“哼!”毛毛雨一记冷哼,甩手就走,男人都是这样,当面全是漂亮话,背地里和狐朋狗友在一起时才会说真话!

“小雨,等等我。”夏泽臣立即放开小女孩,追毛毛雨而去。

这个晚上毛毛雨一直处于矛盾中,不马上结婚,泽臣哥会被人抢跑,结了婚,过个几年等她年华老去,像泽臣哥这样的帅哥,就算他不主动出轨,也会有年轻女孩子主动找上门。哎,到底该怎么办啊?烦死了!

而夏泽臣则一直在考虑到底是谁在背后恶作剧,这人一定很熟练他的生活轨迹,所以才会在他回家的三个必经之地,弄了三个小破孩来捣乱,还有那首该死的打油诗,完全是他的风格,这人是故意气他的。

夏泽臣忽然想起了那句‘资深黄脸婆’,这说词太像一个人的口闻了,是袁天鸣!

想来想去,也就他会干这种幼稚的事,而且这小子三番两次恶整他不成,对他积怨已深。想罢夏泽臣立即拿出手机拨通了袁天鸣的电话。

“准新郎,这么晚了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嘛?”电话那头的袁天鸣口气很轻松。

“玩爽了没?你的三个童子军都跟你汇报战况了吧?”

电话那头是片刻的沉默,紧接着就传来袁天鸣幸灾乐祸的声音:“怎么,怕了?打电话来求饶了?”

“我还怕你那幼稚的恶作剧。”夏泽臣语带不屑道,“我打电话只是为了劝你几句,赶紧找个女人谈恋爱吧,再这样下去,我怕你长期积累的哀怨与闷骚会直接影响你的身理功能,到时就算结婚了,某些硬件也不能用了。”

“好你个小子,嘴巴放干净点!我的软硬件都好着呢,不用你操心!”电话那头的袁天鸣几乎是用吼的,男人最受不了别人说他那方面不行。

“呵呵,但愿吧,我祝福你未来的老婆。”

“还是先看好你自己的老婆吧,别让她跑了!”

“放心,我们感情好着呢,小雨跑不掉。”

“是吗?希望你的自信是正确的!”此刻袁天鸣对夏泽臣的愤怒被激到了顶点,好小子让你得意,别以为做的那点事没人知道,既然话说到这份上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他要把他做的好事全抖了!

两个男人愤愤地挂了电话,读高中时,他们之间零星战争就不断,而这其中又以夏泽臣胜利居多,而他相信这场老婆保卫战,他依然能赢!

这个晚上夏泽臣给毛毛雨灌了一晚的甜言蜜语,让她飘在蜜糖里睡着。

第二天一早,夏泽臣将毛毛雨从梦中叫醒,连哄带骗地把她弄上车,一路开到了民政局。

车停下后,毛毛雨并未马上下车,磨磨蹭蹭了好一活儿,在夏泽臣的催促下终于跨出了车子。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也不容她退缩了,算了,她就进去签个字画个押吧,若干年后他如果出轨了,再离就是了。

抱着慷慨赴死的决心,毛毛雨跟着夏泽臣进了民政局,这一刻夏泽臣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暑光。

这年头结婚的人还真多,看着结婚大厅里人山人海,夏泽臣让毛毛雨坐在大厅外的等候区等他,他先进去缴费。

毛毛雨手里拿着两人的户口本,无聊地坐在等候区等着。

忽然她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条短信,而发信人是袁天鸣,打开短信,里面的内容让毛毛雨火冒三丈。

短信上说夏泽臣在办公室里给了李思涯一身俱乐部的季卡,给了余苗苗一张书城的提书券,好像是感谢她们帮了他什么忙,袁天鸣在短信里没有说清楚,但毛毛雨已经猜到这个忙是什么了。

心中气愤难耐,太可恶了,最最信任的未婚夫居然串通自己的好朋友骗自己,这个婚她不结了!

毛毛雨将户口本死死捏在手心,起身就要离开,这个时候夏泽臣正好从结婚大厅里出来,一见她往外走,立即冲过去拉住了她。

“怎么了,小雨?”

“你说怎么了?!”毛毛雨冲着他大吼,“你居然和思涯、苗苗串通一气骗我!”

夏泽臣心中一惊,立即道:“你听谁胡说呢?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你还骗我!天鸣哥看到你给了思涯一身卡,给了苗苗一张提书券,如果不是为了感谢她们帮你骗,你给她们这些干嘛!”

该死的洁癖男,算你狠!改天他一定会报仇的,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解决毛雨的怒气。

夏泽臣死死拉着毛毛雨的手,将她强拉到等候区坐下。

“小雨,你听我说,我那样做还不是因为在意你,希望能名正言顺的拥有你,否则我那样大动干戈干嘛。”

“那你就可以理直气壮的骗我了?!”

“我知道我的行为有些过份,但如果不那样做,你又怎么会同意嫁给我,万一又蹦出一两个插足的,指不定我们的感情又要经历什么波折,我只是想用结婚证书给我们的感情加个保险。”夏泽臣的目光带着诚挚,语气十分真切。

毛毛雨的情绪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你可以跟我好好说的嘛,不用这样联合起来把我骗的团团转,好像我是个傻瓜似的。”

“你是被真人秀欺骗的傻瓜,我是演真人秀骗人的小丑,我们正好配对啊。”夏泽臣笑咪咪道,“现在傻瓜,你愿意和我这个小丑进到里面签字吗?”

夏泽臣向毛毛雨伸出了手,真挚的目光看她,等待她的决定。

思索了片刻,毛毛雨将手放进了夏泽臣的掌心里,两只手就这样牵在了一起,步入了结婚大厅。

一个月后

毛毛雨正式毕业了,今天开始她就要为自己的生活打拼,不过在打拼之前,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参加她和夏泽臣的婚礼。

婚礼都是夏泽臣一人在操作,四位家长偶尔帮一下忙,而她这个新娘,除了把自己养的漂漂亮亮地等待婚礼那天出来露一下脸,其他基本没她什么事。

不过还是有一件事要她去做,那就是给自己找两个伴娘。

在她还没有选定人选时,就有两个人跑来跟她毛遂自荐,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思涯和余苗苗。

“小雨,你结婚我给你做伴娘吧。”余苗苗道。

“好啊。”毛毛雨一口答应了。

余苗苗一走,李思涯就来了电话,同样的话从她的嘴巴里说出:“小雨,你结婚我给你做伴娘吧。”

不过这回毛毛雨犹豫了,因为她刚刚答应了余苗苗,而这两人只要一碰头就吵架,平时吵吵还好,但可不能在婚礼上吵。

见电话那头迟迟不语,李思涯不满了,道:“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做你伴娘?”

“不是啦。”毛毛雨赶紧道,“是我刚刚答应了苗苗,我……”

“你不用说了。”李思涯立即打断她的话,“你答应让她做你的伴娘,轮到我这却犹豫了,难道我和你的关系还比不过她嘛?!”

“不是,不是,你千万别误会,我是当心你们会吵架,所以才有些犹豫啦。”

“你放心好了,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李思涯拍胸脯道,“我绝不会在你的婚礼上和那个八婆吵架的。”

“真的吗?”开口闭口叫人家八婆,这样的火药味,到了婚礼上真能不吵架吗?毛毛雨很怀疑。

“当然啦,我李思涯言出必行!”

都这样讲了,她还能不答应嘛,就这样毛毛雨答应了。

李思涯这下满意了,其实她也是一时好玩想做伴娘,本来如果被毛毛雨拒绝也无所谓,但在得知余苗苗做了伴娘后,她就一定要做这个伴娘,为了证明毛毛雨和她的关系,比和余苗苗好!

挂了电话,毛毛雨心中是化不去的担忧,希望自己的这个决定不会出什么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