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一章 龙渊泽中的少年

龙渊泽——被封印的古老荒域,无人知晓其内里自成乾坤,辽阔无垠。一片片起伏的巨大山脉蜿蜒『交』错,大地上古木参天,猿啼虎啸随『处』可闻。丛生的灌木,流淌的古老河流,奔跑的异种古兽,古树上缠绕与垂落的粗大蔓藤,一片原始景象。

荒域的东部,有一片十分神秘的地域,常年被『迷』雾遮掩。距离那片地域东方约十里的一条小山脉下座落着一个约有四十余户人家的小村庄——渊龙古村。

渊龙古村,位于荒古山脉中,四周群山巍峨,狼林古木,茫茫无际。

清晨时分,朝『阳』初升,天地『精』气浓厚,是一『日』之中最好的时光。

晨光洒落,笼罩着这个只有四十余户人的小村落。在村子的中央,一座方形的祭台尤为显眼,尤其是其上的那座残破石碑,点点『阳』光落在其上,没入碑身中,它像是在吞吐朝『阳』之『精』。

村内房屋鳞次栉比相依而建,唯有一座小茅屋打破格局,『独』立建在村子的边缘,与其余的房屋相距约有百余米的距离。

茅屋依着一片小竹林而建。此时,林中有一名赤着上身,身材瘦小的少年,双手提着数十斤的石墩挥动着手臂,正在卖力地锻炼『体』魄。

少年看起来只有十二岁左右,脸『色』有种病态的苍白,可双眸明亮清澈,黑发浓密,小脸上透着一股子刚毅与坚韧。

双臂挥动间,少年汗如雨下,『胸』膛剧烈起伏,大口喘气。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他的小腹与背部,各有两道『交』错的狰狞伤疤,长达半尺余,触目心惊。

“呼——”少年大口喘气,他已是『精』疲力尽了,一『屁』股跌坐了下来,双手抓在地上,指尖都嵌入了泥土中。他的额头上有青筋隐隐跳动,心中充满了愤懑与不甘,恨自己这副柔弱的『体』质,竟连最普通的人都比不上!

村中,一群少年在空地上迎着朝霞炼『体』筑基,年纪从七八岁到十三岁不等,有的身穿粗布衣,有的身着兽皮衣,个个身『体』结实,肌肤黝黑。

“嘿!”

一个少年奔到村子中央,单手抓起一个木盆大小的石墩,一口气举过了头顶。他只有七岁左右,个子比其他少年都要小,可手臂力量却很惊人。

这般大小的石墩,约有三百斤左右。七岁的少年,仅凭单臂轻松将之举过头顶,这样的身『体』素质,在村里所有的少年中来说,也算是比较出众的。

“哟,鼻涕娃,竟然能轻松举起三百斤石墩了,挺厉害的嘛。”一个身穿兽皮衣,年约十三岁的少年笑着打趣,其余的少年闻言,全都轰然大笑。

“早就能举起三百斤石墩了好不好?”鼻涕娃伸手抹了抹鼻涕,哼了一声,脸却不由自主的红了,流鼻涕这事儿,这些年来没有少被小伙伴们笑话。

“哈哈哈,看我的!”那个身穿兽皮衣的少年大笑着走来,一把抓住面前的足有数千斤重巨大石墩,他手臂轻轻一震,肌『肉』隆起,直接举过了头顶,引起一片惊呼。

Www.quanben5.coM【全本5】

“二虎哥越来越厉害了,再过一年就可以跟着虎叔他们去荒林里捕猎猛兽了吧。”一群孩子们以羡慕的眼光看着身穿兽皮衣的二虎子,对于村外的世界,他们很向往也很好奇。

一群孩子们在嬉笑打闹,而村边的小茅屋前,那瘦弱少年扬起苍白的小脸默默地看向他们,眼中充满了憧憬,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像二虎子一样,单臂一振就能举起数千斤的石墩。

楚枫知道,自己想要拥有那样的力量,实在是太困难了。这两年来,他每『日』都在拼命炼『体』,然而气虚血弱的状况没有得到丝毫改变,根本无法完成筑『体』而达到炼『体』境第一重。

楚枫不明白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这样虚弱,连最普通的人都比不上!他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小腹上的狰狞伤疤,隐约中觉得自身的状况与这些伤疤或许有关系。

在这片浩瀚的荒域中,任何一个孩子成长到十几岁,单臂少说也有千斤的力量。相比起来,楚枫真的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他这样虚弱的『体』质,在这片荒域中几乎不可见,可以说万中难寻其一。

荒域中民风彪悍,世代以捕猎为生,『体』格的强壮是生存的根本。楚枫这样瘦弱的身『体』,在村中的人看来,是永远都不可能跟着叔辈们外出狩猎的,一生都只能靠村中的人养着,直到老死。

这两年中,每到夜深人静之时,楚枫都会努力地回忆往事寻找关于小腹与背部伤疤的记忆。可是,不管楚枫如何努力去回忆,那些想要忆起的过往都一片模糊。

两年前,楚枫从昏『迷』中醒来,记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也就是说那以前的任何事『情』,他都记不起来了。

正是因为这种对于自身『情』况的未知,楚枫心中更是憋得慌,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多半发生了什么特殊的变化,否则不会弱得如此离谱,就算是一个血脉平常的普通人也不至于如此。

在这整整两年的时间中,楚枫的力气连同村的『女』子都比不过,不免被人笑话与嘲讽,这样的『日』子他真的是受够了!

“我的身『体』……我不要被人看不起,不要让娘亲因为我而默默承受别人的闲言碎语!”楚枫双拳紧紧攥着,指节都发白了。他紧咬着牙,脸部鼓出一道棱,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道。

“你们这群小崽子,还不赶紧练功!”这时候,粗犷的声音突然响起,如惊雷炸响。一个虎背熊腰,肌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来到了村中的空地上,狠狠瞪了嬉闹的孩子们一眼,喝道:“赶紧给老子练功,否则将你们的『屁』股拍成十八瓣儿!”

“嘁!”鼻涕娃撇了撇嘴,低声道:“虎叔就是雷声大雨点小,你要是真敢打我,我爹肯

定和你没完。”

“小兔崽子……”中年人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扬了扬巴掌喝道:“鼻涕娃,信不信老子第一个拿你开刀,杀『鸡』儆猴!”

鼻涕娃脖子一缩,吸了吸嘴唇上的两缕鼻涕,快速退到人群之中,不再作声,其余孩子见状,全都哄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中年男子虎易虎目一瞪,沉喝道:“今天你们都给老子好好表现,等会儿黎山部族会有人来我们村视察。你们要是表现得好,被黎山部族的人看重,一年之后或许有机会去到大族里面修炼,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但前途无量,也能庇护我们的村子。待会儿谁要是给我们村子丢了脸,老子将他『屁』股拍个稀巴烂!”

“啊!虎叔你没骗我们吗?黎山部族的人要来?”少年们很震惊,也很兴奋,每个人的眼中都浮现出了期待与向往。

村边的茅屋前,楚枫听到虎易的话也是一怔,刚提起石墩挥动的手臂顿时停了下来。他与同龄的孩子们一样,对于黎山部族也充满好奇与向往。因为黎山部族是大族,至少对于渊龙古村的人来说是庞然大物,人口足有数万,拥有许多强大的高手。

渊龙古村,以及附近方圆数百里的村子,大都是属于黎山部族管辖。楚枫常听村中的人说起,黎山部族内的人过着锦衣足食的生活,从来不需要为食物而担心,因为他们有很多的强者,可以轻易猎杀大型的猛兽。

“炼『体』秘境,重在『激』发自身潜力,锻炼『体』魄。清晨朝『阳』初升,『精』气纯净,是修炼的最好时机,不可荒废!”中年男子虎易严肃地说道,声音中气十足,很有气势:“一重筑『体』、二重炼血『肉』、三重炼筋骨、四重炼经脉、五重炼内脏。每提升一重,单臂增加两千斤力。达到炼『体』秘境第五重,单臂最少拥有万斤的力气。有『体』质强大者,在炼『体』秘境第五重的时候,单臂可达到一万五千斤的力量。你们这群小崽子,先天『体』质都不错,希望有朝一『日』,你们之中也有人能在第五重巅峰的时候拥有单臂一万五千斤力,为我们渊龙古村长脸!”

二虎子扬起黝黑的脸庞,拍了拍『胸』脯,一脸自信:“爹!等我达到炼『体』境第五重巅峰的时候,单臂肯定能有一万五千斤力,到时候让柴村那些家伙知道我的厉害!”

“咦,二虎哥吹牛,单臂一万五千斤力的人,方圆百里十几个村子中还没有人能达到过呢。”鼻涕娃嗤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鼻涕,低声道:“要是楚枫哥哥没有受过伤,以他的『体』质,肯定能轻松达到这个标准的,可是……”

听到鼻涕娃的话,在场的孩子大都沉默了,脸上浮出惋惜与同『情』。也有少数几人眼中浮现出讥笑之『色』,当中一名与二虎子同龄的少年以不屑的语气说道:“废了就是废了,曾经的血脉再强又如何,那都是过往,事实是现在不能修炼,我们村中随便一个『女』人都强过他。”

“是啊,真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还要供给事物给他们,还不如拿去喂狗呢,真是浪费!”

“嗨,谁叫人家有个芳华绝代的娘亲呢,而且身世又凄惨,自然能博得同『情』了。”

“你们看,楚枫明明就不能修炼,每『日』还装模作样在那里锻炼『体』魄。装什么装,不过就是想叔辈们将打猎时采集到的灵『药』分给他一点罢了。”

“这种人,还想浪费灵『药』,不是暴殄天物吗?靠别人的供给而活着,还不如死了呢,我要是他早就一头撞死了,哪还有脸活在世上,真是给我们村子丢脸……”

有几个少年很不喜欢楚枫这种身『体』羸弱的人,认为他给村子丢脸了,而且还浪费食物,说出来的话很尖锐,声音也很大,自然传到了楚枫的耳中。

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闻言,齐齐瞪眼,怒道:“你们太过分了,楚枫都已经这样了,你们没有同『情』之心也罢了,竟然还讥讽挖苦他!”

另一边,楚枫手中的石墩“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讥讽与嘲笑的话语如钢针般扎着他的心。但同时他的心中也掀起滔天巨浪,因为第一次听到别人说起他的血脉!

这些年来,楚枫面对的冷嘲热讽,讥笑与鄙夷实在是太多了,心中虽然愤怒,奈何却没有实力抗争,只能咬着牙,曲着骨,默默承受。

每一次听到这样的讥笑与嘲讽,楚枫都在想,要是自己能单臂举起数千斤,那几个同龄的少年还会这样嘲笑吗?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太弱小了,在这民风彪悍的荒域中,想要活得有尊严,就得拥有强大的武力!

“我到底是什么血脉,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会说我以前的血脉强大……”楚枫紧紧攥着拳头,这一刻他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同时无比渴望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虎子,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他明明就是一个给我们村子丢脸的废人,你们还维护他,难道因为他的身世凄惨就能数年来一直在这里吃白食吗?”

“这些年供给给他的食物就算是拿去养条狗,还能看家护院,叫上两声呢,养这样一个废物,还不如养条狗呢。”

“你们给我闭嘴!”虎易爆喝,脸『色』难看,一双虎目如铜铃,怒火几『欲』喷薄而出,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吓得那几个出口讥讽的少年脸『色』一白,顿时没有了声音。

等一群孩子们都安静了下来,虎易深深一叹,转头看向村子的边缘,目光落在手持石墩挥动手臂的楚枫身上,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楚枫曾经的遭遇他再清楚不过了,简直惨绝人寰,让人不忍目睹。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41.html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