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二章 太初真龙体

四年前,楚枫的母亲楚芸汐将他带到这里来的时候,许多村民都忍不住想流泪。那时候楚枫已经八岁了,可是身『体』却瘦小得跟四五岁的孩子差不多,皮包骨头,小腹与后背的狰狞伤疤触目心惊。

正如鼻涕娃所说,要是楚枫不曾受伤,以他的血脉『体』质,达到那个标准是在是太容易了,然而天妒英才,让人惋惜。

孩子们也转头看向村子边上那几间茅屋前正拼命苦炼的楚枫,心中滋味难明。其中一个十岁的少年眼眶微红,低声道:“楚枫哥哥好可怜……”

“做你们自己该做的事『情』,楚枫的事『情』以后不准再议论,有些事『情』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否则他受不了这个打击,谁若是说漏了嘴,我饶不了他!”

虎易沉声叮嘱,而后迈步走向村子边上的小茅屋,很快就来到了楚枫面前,看着这个坚韧沉稳,不肯向命运屈服的小小少年,他的心中很酸楚。

“楚枫,停下来歇会儿,不要再继续了。”虎易伸手夺过楚枫手中的石墩,沉声道:“你的身『体』不适合长时间高强度的锻炼,否则会适得其反,导致气血亏损。”

“虎叔,谢谢你的关心,可是我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摆『脱』这副糟糕的身『体』,我不想一辈子都做一个要靠着你们的供给才能填饱肚子的废人!”

“你这孩子,炼『体』也要讲究方法,适可而止,不能太过。你的身『体』本来就虚弱,这样下去如何受得了,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娘亲想想。这两年来,你以近乎折磨自己的方式炼『体』,你有没有想过,你母亲有多么心疼,暗中流了多少泪?”

楚枫心中一颤,缓缓低下了头,微红的眼眶有些湿润,他心中最亏欠,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娘亲。正如虎易所说,自己这样不要命地修炼,娘亲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心中肯定很疼,很难过。

“虎叔,你放心吧,我以后会顾惜自己的身『体』。”楚枫扬起苍白的小脸看着虎易,虎易的话点醒了他,修炼的方法要对,才能收到成效,否则适得其反,到头来还让娘亲心疼与担忧。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心放宽些,不要钻死胡同,要相信自己,相信未来,天无绝人之路,终有一『日』你会好起来的。”虎易双目有些泛红,他是一个粗人,不知道怎么安慰楚枫。自从几年前楚枫的母亲带着他来到渊龙古村,虎易便知道了楚枫的凄惨遭遇,村中大部分人都对他们娘俩很照顾,并没有因为楚枫的身『体』状况而看不起他。

“虎叔,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放弃自己,也不会再让娘亲伤心了,谢谢你和村长他们这些年来对我们的照顾。”楚枫抹去脸上的汗渍,清澈的眸子中透着一股坚韧与不屈,还有对未来的希望。

“嗯。”虎易点了点头,伸出蒲扇大的巴掌拍了拍楚枫的肩膀,道:“今天就不要修炼了,待会儿黎山部族的人会来我们村子,最好不要让他们看到你。”

quANbEn5.com【全本网】

“为什么?”楚枫以不解的眼神看向虎易。

“枫儿回屋吧,不要问为什么。”茅屋中传来轻柔恬静的声音,一名三十岁左右,身穿白『色』罗衫的美丽『女』子出现在茅屋的门口,她容颜绝美,有种高贵圣洁的气质。

看到楚枫的母亲楚芸汐,虎易点了点头,最后看了楚枫一眼,心中一叹,转身离开。而楚枫则唤了一声娘,快步走进屋子,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母亲,道:“娘,这两年来枫儿让您担心了,以后枫儿再也不让娘为我而伤心难过了。”

“傻孩子,你真的懂事了……”楚芸汐轻轻抚摸着楚枫的头,绝美的脸庞有些苍白,美丽的眸子中也浮现出担忧之『色』,柔声道:“枫儿,你已经十二岁了,也远比同龄人成熟,从现在开始要学会自己一个人生活……”

“娘,枫儿已经长大了,以后枫儿会好好照顾您的,一辈子都不和您分开。”楚枫轻声说道,眼眶微红,紧紧抱着楚芸汐的手臂。

楚芸汐会心一笑,可是很快又摇了摇头,溺『爱』地看着楚枫道:“枫儿,将来你有自己的路要走,怎能一直与娘在一起。娘想看着你将来翱翔于九天,扬名天下,怎能成为你的羁绊呢……”

“翱翔于九天,扬名天下……”楚枫轻声呢喃,有些苍白的清秀小脸上充满了向往。随即又无比失落,自嘲道:“娘你别安慰枫儿了,我连七岁的鼻涕娃都比不上,这羸弱的身『体』连村中的『女』子都比不过,手无缚『鸡』之力,等同于废人……”

“娘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楚芸汐一改温柔之态,表『情』严肃而自信,道:“我楚芸汐的儿子,即便遭逢大难,失去了三分一的本源真血,将来同样能成为人中翘楚。你要相信自己,沉寂的血脉终有一『日』会觉醒。”

“本源真血……沉寂的血脉……”楚枫一震,原本失落的眸光瞬间变得亮了起来,小小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娘亲终于主动在他的面前说起血脉之事,这一直都是楚枫想要知道的!

“是的,枫儿你并不是天生羸弱,而是真血沉寂了。娘有预感,你很快就会摆『脱』这种气虚血弱的状态。”楚芸汐看了楚枫的小腹一眼,美眸深『处』闪过一抹深深的痛楚,而后伸手指向村中那座祭台上的残破石碑,道:“知道石碑上纹刻的图案是什么吗?这也是娘当初带着几乎濒死的你来到这里的原因。”

“知道,每个月圆夜,石碑上的图案就会在月华汇集下显化出来,那是一段龙躯的刻纹。”楚枫压制住对自身血脉之事的好奇与渴望,看向那座石碑,而后又扬起清秀、略带苍白的脸庞看向楚芸汐,道:“娘,难道枫儿能活过来与那石碑有关系吗?”

楚芸汐溺『爱』地看着楚枫,道:“没有那座石碑你也能从濒死中活过来,它只是缩短了你醒来的时间罢了。近段时间,你是不是感觉到『体』内有异常反应?”

&nbs

p;

听到这话,楚枫当即一震,满脸惊讶。大约从两个月之前开始,每到深夜时分,小腹中便会出现异常。楚枫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又出现了不好的状况,他不想让娘亲担心,所以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让他想不到的是,娘亲早就知道了。

“从你的反应来看,娘是说对了。这些年来,娘的神力虽被压制得厉害,不过也还能模糊的感受到你『体』内的异常状况,应该是伴生青铜钟在复苏。”

“伴生青铜钟……”

楚枫『迷』茫不解,他从来都不知道伴生青铜钟是什么,他的脑海中只有这两年的记忆,以往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在过去的十年中,所有的记忆都像是被封印起来了似的,根本想不起来。

“是的,你『体』内有一口古老的青铜钟,当年你出生的时候就抱着那口青铜钟。也正是因为这口青铜钟,你才能在那场大难下活下来,是它在关键时刻护住了你三分之二的真血。”

“这就是我身上伤疤的来源吗?”楚枫身『体』颤抖,神『色』非常『激』动,攥紧了拳头,问道:“娘,枫儿身上的伤疤到底是怎么来的,当年那场大难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对前十年的记忆会那么模糊……”

楚枫问了很多,这些都是他最想知道的,不管是那些不可忆起的过往还是身上的狰狞疤痕,都是他心中最大的困扰。同时,楚枫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之所以会如此虚弱,正是因为当年遭受的那场大难所至,他无比想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

看着楚枫的眼神,楚芸汐心中一痛,她知道这两年来楚枫的心中有多么痛苦,可是有些事『情』她却不能告诉他,叹了叹,道:“枫儿,娘只能告诉你,你『体』内流的是太初真龙神血,也就是世人所说的禁忌『体』质九龙『体』。至于那段模糊的记忆,是娘亲手封印的。有朝一『日』,你的真龙血脉若苏醒,封印自解,到时候你什么都会明白的。”

楚芸汐不愿告诉楚枫,当初选择亲手封印楚枫的记忆,就是不想让他在血脉没有觉醒之前想起那些事『情』。毕竟,那些往事太过残酷,对于一个不如意的孩子来说,更是无法形容的打击。她不想看着楚枫既要面对自己糟糕的身『体』,又要去面对那些不堪回首的悲惨往事。

楚枫身躯一颤,脑中“嗡”的一声响,一片空白。

太初真龙血脉!

虽然楚枫不知道那些怎样的一种『体』质,可是关乎到龙,绝不是一般的『体』质,不然也不会被人视为禁忌。失去一段记忆的他,根本想不到自己的『体』内竟然流着真龙之血。

“真龙血脉为什么是禁忌『体』质……”楚枫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询问自己的娘亲。

楚芸汐叹息着摇头,道:“什么原因娘也不知道,无尽岁月前,龙便成为了禁忌与不祥,据说一切与龙有关的都会受到诅咒,身怀龙血传承的人亦是如此。”

“不可能,血脉天生,代表的是潜力与天赋,怎么会受到诅咒……”楚枫虽然不明白太初真龙血脉到底是怎样的『体』质,可是却不相信这种『体』质的人会受到诅咒。

“诅咒之说多半为假,这种『体』质非常强大,亘古至今,但凡身具这种血脉的人,无一不是叱咤风云,雄视天下的天骄人物。最强的要数历代的八大真龙『体』,与你的血脉几乎完全相同,都是身具九滴龙之真血的『体』质。在没有神灵出世的岁月,他们每个人都无敌于一个时代,甚至还进过几大神禁绝地,可谓震古烁今。”

“娘,什么是神禁绝地?”楚枫不解,扬起小脸看着楚芸汐。

楚芸汐摇了摇头,道:“神禁绝地有太多的传说,三言两语也说不出清,当你血脉苏醒,封印的记忆解开,什么都会明白的。”

楚枫不再言语,微低着头,心中波澜起伏,久久不能平静。被封印记忆的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真龙血脉,只是因为曾遭受过大难,失去了三分之一的『精』血,才导致气虚血弱。

将来有一天,沉寂的血脉得以复苏,必将拥有超人的潜力,彻底摆『脱』羸弱的『体』魄,单臂数千斤乃至上万斤之力都不再是难以达成的梦想,对于未来他充满了期望!

只是,沉寂的血脉要如何才能复苏呢?这是楚枫目前最为苦恼的事『情』,这两年来他受够了冷眼与嘲讽,不想再活得这么憋屈与窝囊!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