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三章 黎山部族使者

楚枫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突然感觉到丹田中有什么东西轻轻震了震。同时一间,村中祭台上的石碑光华一闪,一条模糊的龙影一闪而没,但刹那间又恢复了古老沧桑的模样,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可楚芸汐却将这一幕画面尽收眼底。

“伴生青铜钟!”

楚枫心中一惊,两个月来,丹田内时常会发生这样的异常,以往他不明白『体』内的状况,而今已然知道那是伴生青铜钟在震动,不由得充满了期待。

想要『激』发沉寂数年的血脉,楚枫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伴生青铜钟是他唯一的希望。这口钟生来与他相伴,血脉相连,定然不是凡物,或许真的拥有神奇的能力!

就在这时候,村外的小道上出现几道身影,为首的是一名『精』瘦的黑须老者,双目炯炯有神,在其身后跟着两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个个身穿锦衣,面『色』冷漠。

“使者驾临蔽村,老朽等人有失远迎,望使者莫怪!”老村长领着村中的几名汉子快步走出,迎接那个老者与两个年轻人,言行间带着敬畏。

“嗯,你就是这渊龙古村的村长?”为首的老者淡淡地看了村长一眼,而后开始打量古村,目光很快自然落在了村子中央的那座祭台上,并且盯着祭台上那座残破的石碑不断打量。

“回使者大人,老朽龙泽,正是此村村长。”村长恭敬地回应,他是一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人。话落,他看向身边的两个健硕的汉子,介绍道:“这是我们村的猎队统领……”

“嗯,知道了,今『日』来此也是例行公事。”老者点头,根本没有看两个中年汉子一眼,道:“这些年来,你们村子可曾有优秀的后辈?若是潜力不弱,有机会被我们看中,将来前往黎山部族总部,会得到大力培养。”

村长闻言,指向汇集在村子中央的一群孩子,道:“使者大人,我们村所有的后辈全都在这里,倒是有几个潜力不错的,年仅十三岁,单臂已有五千斤之力。”

“十三岁,单臂五千斤力?”老者身后的年轻人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神『色』不屑,摇了摇头,道:“太弱了,算不得有潜力之人,想来在你们这样的小村子里也难以出现什么天才人物。”

村长身边的两个中年汉子一怔,张了张嘴想要争辩,却被村长暗中制止。而那个『精』瘦的黑须老者则带着两个年轻人迈步走向村子中央,看着一群正在卖力锻炼『体』魄的孩子们。

鼻涕娃与二虎子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黎山部族的人,看到他们衣着光鲜,面『色』冷漠,心中既羡慕又愤怒。不过为了村子的未来,为了能被黎山部族的人看中,他们还是竭尽所能地表现自己。

“喝!”

二虎子拥有过人之力,伸手抓住一口石缸的边沿,力贯双臂,在一声喝吼中,石缸离地而起,很快就被他举过了头顶。

QuanBen5(cOM)全本、网

“轰!”

二虎子双手举着石缸迈步,脚步落下,如山岳震击大地,整个村子都跟着震动,且他每一步落下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

黎山部族来人的冷漠刺『激』到了二虎子,他要为村子争口气,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村子并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么不堪,亦想证明自己拥有强大的『体』魄,能力贯千钧。

“唔……”黎山部族的那个『精』瘦老者发出轻唔,道:“这石缸足有万斤吧,十三岁的年纪,仅仅炼『体』境二重天顶峰,便拥有这般力量,在各个小村落中也算是佼佼者了。只是,对于我们黎山部族这样的大势力来说,这样的后辈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二虎子轰然一声将举在头顶的石缸放下,强大的震击力使得地面再次震了几震,荡起满天烟尘。黎山部族老使者的话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打击,如此拼命证明自己,结果还是被人所看轻,这种滋味很难受。

“罢了,看来我们是无法从你们村中选出人才了,这方圆数百里各个村落,也只有柴村出了个还能入眼的小天才。”黎山部族的老使者声音冷淡,而后看向村长,道:“对了,你们与柴村划分的狩猎界限得改改,往后退十里,重新划分吧。”

老村长与两个中年汉子尽皆变『色』,渊龙古村世世代代守着周围数十里地,以打猎为生。而村子周边约十里左右几乎没有什么大型走兽,每次狩猎都需要再往外前行十里以上。

与柴村划分的界限,相距村子大约四十里左右,也就说村子的狩猎范围只有区区三十里,若是再退十里,往后的狩猎将会变得艰难许多,全村的人都很有可能因此而无法拥有足够的食物。

“使者大人,您不能这样,我们村子的狩猎范围总共也就三十里……”村长心中很愤怒,可是却不能表现出来,而身边的两个中年汉子则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

“此事已定,你不用多说,按照我说的去做。”黎山部族老使者神『色』冷漠,而后又道:“我这是为你们村子好,而今柴村内有我们看中的后辈,你们若是不按照我的话去做,将来免不了与他们发生冲突,到时候会是怎样的结局,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

村中,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都愤怒无比,可是在黎山部族的使者面前,众人敢怒不敢言。渊龙古村不过百余口人,而黎山部族数万人,高手如云,没有可比『性』,无法与之抗争。

村长还想说什么,意图让使者改变决定,可是黎山部族的三个使者却不再言语了,全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方形祭台中央的残破石碑上。

“早就听说渊龙古村内有面残破的石碑,其上雕刻着古老的符与模糊得难以辨认的图案,传言不虚,果真如此。”一名年轻使者轻声自语,而后又道:“可是我却怎么也看不出这块破损的石碑有什

么奇特之『处』。”

“我也觉得它不过就是一块普通的石碑罢了,只是年代久远,其上的符与图案在岁月的浸蚀下变得模糊不清而已。”另一名年轻使者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迈步,登上祭台走向那块残破的石碑,道:“不过连族中的一些老前辈都说此碑藏有秘密,不如我们将它拔起,带回部族好好研究!”

“不可!”全村人又惊又怒,而老村长则直接惊呼出声,道:“使者万万不可,此碑被我们村子世代供奉与祭拜,也是我们的图腾,您不可以将它带走!”

“嗯?”那个迈上祭台,伸手『欲』拔碑的年轻使者骤然转身,双眼如刀,寒光闪现,冷冷盯着老村长,一股子冷冽的杀意瞬间弥漫开来。

“算了,黎格勒,你赶紧下来。此碑乃渊龙古村世代供奉之物,而且这么多年来都无人去动它,自有其道理,你不可莽撞。”黎山部族的『精』瘦老者出言阻止了那个年轻的使者,而后看向老村长,道:“龙泽,我们此来还有一件事『情』,听说四年前你们这里来了一对母子,可有此事?”

“这……”老村长心中一突,不知道『精』瘦的老使者为何会问起楚枫母子,但也只得如实回答:“回使者,却有此事。”

“他们住在何『处』?”

“就在那边的小茅屋中。”老村长伸手指向村子边沿伴着小竹林的那座小茅屋,心中开始担忧了起来,道:“不知使者大人如何知道那对母子,找他们有事吗?”

“这不是你该问的!”老使者淡淡地看了老村长一眼,而后带着两个年轻使者向着楚枫所住的小茅屋走去,道:“你们任何人都不许跟来,否则别怪我出手无『情』。”

小茅屋中,楚枫站在楚芸汐的身边,看着黎山部族的三个使者朝这里走来,心中很诧异,扬起有些苍白的脸庞看向楚芸汐,道:“娘,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

楚芸汐不答,轻轻推了推楚枫道:“枫儿,你到里屋去。”。

“娘……”楚枫有些担忧地看着楚芸汐,道:“枫儿不走,枫儿在这里陪着您。”

“听话,他们与娘是旧识,只是来叙叙旧而已,你赶紧去里屋。”

“嗯。”

楚枫没有执意留下,就在他刚刚进入里屋的时候,三个使者已经来到了茅屋外。

“老夫黎本尖措特来拜见楚仙子。”

“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从外面被推开,老使者带着两名年轻使者进入小茅屋,而楚芸汐则坐在屋子正上方的竹椅上,淡淡地看着他们,道:“是黎山还是黎庶让你们来的?”

“呵呵,楚仙子,四年不见,刚见面就质问老夫,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精』瘦老者黎本尖措随意拉过一张竹椅坐了下来,道:“仙子,当年你不辞而别,让族长等人好生担忧,足足寻找两年方才知晓你们母子的踪迹,今『日』老夫等人来到渊龙古村,不过是顺便看看你而已。”

楚芸汐淡淡地看着黎本尖措与两个年轻使者,美眸深『处』闪过一抹火『色』光华,道:“从你们进屋后那随意的动作来看,应该是黎庶让你们来的了,如今看到我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虚弱,是不是很失望?”

黎本尖措老脸上的肌『肉』一僵,随即又笑道:“楚仙子,你切莫误会,并非你想的那样。只是,楚仙子也应该明白,这片天地是不接受外来者的,时过六年,你的神力已经被压制得太过厉害,再过些年月,恐怕就自身难保了。”

“不错,楚仙子,我们黎山部族对你们也算有些恩『情』,你何不将神诀经『交』给我们,也好过将来被别人夺去。而且,我们也能在你的神力被彻底压制后保护你,更重要的是能保护你那身残『体』废的孩子。”黎山部族一名年轻使者接过话题,言语中带着些许威逼之意。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