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四章 伴生青铜钟复苏

年轻使者的话让『精』瘦的老使者黎本尖措面『色』大变,心头猛然一跳,正想出声喝止,却已来不及了。

“啪!”

一只纤细的『玉』手突然出现在那个年轻使者的面前,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使其当场飞了出去,“砰”的一声跌落在茅屋外的空地上,溅起一蓬烟尘。

“你……”

那个年轻使者翻爬而起,左脸红肿,嘴角溢血。他双眼圆瞪,牙关紧咬,脸部鼓出一道棱,怒不可遏,恨不得要冲上去与楚芸汐一战。

楚芸汐端坐在屋中正上方的竹椅上,镇定从容,却自有一股威势,震慑三大使者。她以冷漠的目光扫视三大使者,道:“背后如何议论我不理会,但在我面前羞辱我的孩子,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精』瘦老者黎本尖措的脸『色』有些难看,可是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出声说道:“楚仙子,年轻人不懂事,言语上若有冒犯,还请你海涵。关于神诀经的事『情』,希望仙子好好考虑。毕竟当初你们母子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第一个落脚之地便是我们黎山部族,那时候我们部族曾为你那重伤濒死的孩子提供大量的灵『药』与山宝。”

“黎山的恩『情』我楚芸汐不会忘记,枫儿也不会忘记。在你们部族的两年中,黎山一脉的人的确为我的孩子付出了不少的人力与资源,可并不代表整个黎山部族都对我们娘俩有恩『情』。”楚芸汐神『色』平静,顿了顿,继续说道:“关于神诀经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妄想了,没有人能从我身上得到。在这片被封印的天地中,任何人都不能修炼外界的玄功与神通,即便是给你们经也无用,倒不如将这些『精』力放在猎杀古凶兽之上,多猎取些古兽的『精』骨与『精』血,『精』研其中烙印的传承灵纹。”

黎本尖措摇了摇头,道:“楚仙子有所不知,祖辈相传,这片天地的封印或许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消失,那时候玄功与神通对于我们来说便不再是只可观而不可修炼的神技了。仙子你也明白,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你的力量也将越来越弱,玄功与神通终究会被人所得到,与其如此不如成全于你们母子有恩的黎山部族,到时候我们也会全力保护你的孩子,让他生活无忧。”

“我来自外界的事『情』,几大古『国』也早已知晓,你认为凭借黎山部族能保住神诀经与神通秘诀吗?若真给了你们,黎山部族数万人将伏尸大地,血流成河。”

“这个就不需要楚仙子担心了,我们自有解决的办法,只要你肯将经与秘法写出来给我们即可。”

看着黎本尖措一脸自信的神『色』,楚芸汐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否则单凭黎山部族,凭什么如此自信,能有这么足的底气?

经与秘诀,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可外传的,况且楚芸汐的功法与秘诀来自家族传承,怎么可能外传?若不是因为她的修为一年比一年弱,要不是为了楚枫的将来,她就早将这个三个使者给丢出去了。

QuAnBen5.CoM。全*本*5

“你们不用多说,回去告诉黎庶,任何人也休想得到我的经与秘诀。告诉他,不要再有这个念头,我就不送了!”楚芸汐挥了挥手,直接下了逐客令,这让黎本尖措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而其余两个年轻使者更是眼露寒光。

楚芸汐是什么人,而今的她就算修为被压制得十分厉害,但也强过三大使者无数倍,清晰地感受到了他们心中的杀意,以冷冽的眼神扫了三人一眼,道:“心存杀念!看在以前你们黎山部族为我的孩子提供了资源的份上,今『日』饶你们不死!”

冷冽的眼神,冰冷的话语,如一股寒风钻进了三人的骨头缝里,当场让他们巨震,蹬蹬蹬连退好几步,面『色』苍白,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恐惧。

“好!好!好!”黎本尖措带着两个使者退到了茅屋外,怒视楚芸汐,道:“希望你能永远这么强势!可惜,最多两年,你的修为将会被彻底压制,失去了神力后,看你还能否如此刻这般嚣张。届时,很多事『情』将由不得你选择,包括你的孩子怕是也会因此而遭受牵连!”

“滚!”楚芸汐轻喝,声波聚成三束,直贯三大使者的双耳,如雷鸣乍响,使三人的耳中“嗡”的一声响,脸『色』顿时煞白,身躯摇晃,踉跄几步,差点栽倒在地。

“你……楚芸汐你一定会后悔的!”黎本尖措稳住身形,摸了摸耳朵,那里已经是鲜血淋淋,他伸手指向楚芸汐,咬牙切齿,随后带着两个年轻使者转身离去,很快就远离了村子。

“哎!”楚芸汐轻声一叹,看着黎山部族的人远去,可心中却没有半点轻松的感觉,她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临,将来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觊觎她的玄功与神通秘诀。

前几年,忌惮楚芸汐的强大,没有人敢直接说出要玄功与神通秘诀,而今她的修为越来越弱了,有些人终究是忍不住了。

楚芸汐唯一担心的是楚枫,在这片天地的规则压制下,她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一旦彻底失去了神力,到时候不但是她将陷入危机中,楚枫的『处』境也将会非常危险。

“娘!”

楚枫从里屋走出来,垂落在腰间的双手紧紧攥着,眼中怒火熊熊。

黎山部族三个使者的话楚枫全都听到了,而他娘亲的身『体』也正如那三人所说,神力被压制得厉害,最多两年便会神力尽失,到时候会面临怎样的『情』况,这让他不敢想象。

“枫儿,不用担心,他们奈何不了娘。”楚芸汐轻声说道,伸手抚摸着楚枫的头发,眼中有溺『爱』也有愧疚。

回想起六年前的往事,楚芸汐的心便如刀割般的痛,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活在深深的自责中,怪自己当年没能好好护着楚枫,让年幼的他遭受惨绝人寰的大难。

“娘,您不用安慰枫儿

,您的身『体』『情』况,枫儿还不清楚吗?”楚枫仰着苍白的脸庞看着自己的娘,伸手抱着她的手臂,眼神逐渐变得坚定,道:“娘,枫儿一定会在您的神力彻底被压制之前觉醒沉寂的真龙神血,到时候让枫儿来保护您好不好?”

楚芸汐闻言,心中一酸,六年前的画面定格在脑海中,是那么的鲜血淋淋,她忍不住在楚枫的面前流下了眼泪,一把将他紧紧抱住。

……

夜幕降临,天地一片昏暗,月华透过稀薄的云层洒落下来,沐浴着大地。渊龙古村一片宁静,只有少许的屋子中有微弱的灯光在闪烁,大部分的村民都已经入睡了。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远『处』时而传来一些兽吼声。一阵夜风吹过,树木摇动,林间传来沙沙声响,天穹上的云层也随风散去,皎洁的圆月整个露了出来,为昏暗的黑夜增添了些许光亮。

古村内,零星亮着的灯火也逐渐熄灭,所有人都入睡了。此刻,村子中央的方形祭台上,那座残破的石碑有了些许变化。

点点月华照射在残破的石碑上,没入了碑身中,其上纹刻的符有丝丝光亮,一个个如蝌蚪般游动。

渐渐的,碑身上纹刻的模糊图案也亮了起来,虽然只有微弱的光亮,却能清晰地辨认出图案为何物。

龙躯!

残破的石碑上,那残破的图案是一截龙躯,吸收月华后清晰显现了出来。那如金属浇铸的龙躯,闪烁冰冷光泽的龙鳞,栩栩如生,仿佛是一截真实的血『肉』之躯。

“吭!”

突然,一道模糊的龙影在石碑之上闪现,只是它消失得太快了,一闪而没,且发出一声龙吟。与此同时,百余米之外的小茅屋中,楚枫猛地一震,骤然从『床』榻上翻身而起,满脸惊诧。

“龙吟,我竟然听到了龙吟!”楚枫很吃惊,起身来到窗前,看到天穹上的圆月才猛然惊醒,这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了。刹那间,他就想到了村子中央那座祭台上的石碑,快速奔出了小茅屋。

楚枫的目光落在那残破的石碑上,看到其上的符闪烁光芒,如蝌蚪般游动,那模糊的图案也显化了出来,半截龙躯震撼人的视觉。

与此同时,一股久远而苍凉的感觉在楚枫的心中弥漫开来,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像是迈过了无尽的时空长河,回到了无比久远的年代。

“咦!为什么村中没有人出来?”刚才那一声龙吟如雷贯耳,震得楚枫双耳嗡鸣,血气翻腾。如此大的动静,整个村子的人都应该被惊醒了才是。可村中却一片宁静,除了他自己外,其余人都在熟睡中,就连他的娘亲都没有被惊动。

隐约中,楚枫仿佛感觉到有个未知而神秘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像是在呼唤他,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安,因为这实在是太超乎常理了。

“吭!”

突然,祭台中央的石碑上再次有龙影一闪而没,与此同时,楚枫真个人巨震,丹田内“嗡”的一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剧烈震动了一下,让他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差点跌坐在地上。

“嗡……”

楚枫的丹田内,嗡鸣不断,有物『体』在持续震动。刹那间他就明白了,那肯定是伴生青铜钟!且,楚枫发现残破石碑上的龙影显化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才刚消失,马上又显化了出来。

“难道我的伴生青铜钟因为那残破的石碑而彻底复苏了吗?”

这一刻,楚枫『激』动而满怀期待!他知道,自己的血脉沉寂数年,想要复苏沉寂的血脉,唯有指望伴生青铜钟,它的异常或许就是自己的希望!

“吭……”

祭台中央的残破石碑上,龙影不断闪现,龙吟不绝,那些如蝌蚪般的符也越来越亮了。

楚枫屏住了呼吸,到了此刻,他已经没有了不安,有的只是深深的期待!

新书需要大家的呃支持,收藏、鲜花、随便点个顶吧,枫落拜谢!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