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五章 血脉之力初显

深夜,整个渊龙古村一片静谧,四周也静悄悄的,在倾洒的月华下,唯有村子中央那座祭台上的残破石碑发生了从未有过的异变。

以往的每个月圆之夜,石碑上虽然也会有龙影显现,但也只是一闪而没。可这个深夜却与以往的每一个月圆之夜都不同,龙影持续显现,碑身上纹刻的符也格外亮眼。

一声又一声的龙吟传入楚枫的耳中,让他双耳生痛,『体』内血气翻腾,同时丹田内的伴生青铜钟也因此而不断震动,一缕缕清凉之气溢出,平息了翻腾的气血,让他不至于在龙吟中被震出内伤。

石碑内发出的龙吟,传入楚枫的耳中,也只有他才能听到,静悄悄的村子足以证明,其余的人无法听到龙吟声。

“喀嚓……”

突然,丹田内响起轻微的裂声,楚枫当即一震,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体』内像是有什么东西破裂了,且伴生青铜钟内溢出一缕温暖的气流,让他的血液加速流动。

“吭!”

残破的石碑上,炽盛的紫光冲霄而起,然而瞬间又消失了。紫光消失的刹那,一条紫『色』的龙影划破长空,龙首高昂,身躯如紫金浇铸,仰天咆哮,而后骤然向着楚枫冲了过来。

楚枫心中大惊,虽然知道那神秘的残破石碑与『体』内的青铜钟之间有神秘的联系,可是见到一条龙影冲向自己,还是忍不住心惊胆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当!”

这时候,伴生青铜钟重重一震,钟声回荡在楚枫的脑海中久久不绝,一股久远而苍凉的气息瞬间将他淹没。与此同时,那条紫『色』的龙影一下子冲入了楚枫的『体』内,就此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

楚枫慌了,伸手摸向自己的小腹,那条神秘的紫『色』龙影竟然钻入了丹田内,将会有怎样的后果,这让他很担忧。

“当!”

丹田内的伴生青铜钟又是一震,钟声悠悠,像是震动了万古时空。这一刻,楚枫觉得自己仿佛在逆着时空长河而行,正向着那久远到不可追溯的洪荒时代而去。

这是一种诡异的感觉,让楚枫的心中更加不安。也就在这时候,他的血液突然加速奔腾,竟然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像是一条溪流在涌动。

一股燥热感传来,紧接着楚枫就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烈火中,浑身每一寸血『肉』都在承受着烈火的炙烤,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将他的衣衫与头发全都浸湿了。

“吭……”

丹田内发出高亢的龙吟,传入楚枫的脑海,震得他身躯摇晃,站立不稳,差点栽倒在地。

“当……”

伴生青铜钟震颤,钟声不绝,悠悠而绵长,且有清凉之气流传于楚枫的『体』内。

就在这时候,村子中央的祭台上,那座残破的石碑喀嚓一声,裂痕遍布,像是要崩开了,其上闪烁光亮的符篆也快速熄灭,一瞬间就变得暗淡无光。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而此刻的楚枫,浑身炽热难当,犹如被烈火炙烤,且剧痛无比。即便有伴生青铜钟溢出的清凉之气,依旧是痛苦万分。他快速奔向小茅屋,步伐踉跄,一口气冲回了自己的卧室中,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喀嚓……”

楚枫的『体』内传出密集的骨裂声,他的每一根骨头上都生出了裂纹,不过那些裂痕很快就自动修复了。而且,他的血『肉』也在蠕动,在这个过程中,肌『肉』变得饱满了许多。

“为什么会这样,那龙影到底是什么?”

楚枫惊恐,担心自己遇到了大祸,因为此刻的他实在是太痛苦了,整个人都像是要裂开了似的,清秀的五官因剧烈的痛楚而扭曲。

“当!”

伴生青铜钟再响,就在这瞬间,楚枫只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心神一下子就被吸入了一个奇特的空间内。在他的视线中,一口烙满了符的青铜古钟悬浮,其内有六滴紫金『色』的血液在沉浮,还有一条紫『色』的龙影在围着六滴紫金血液穿梭。

“这是哪里?难道是我的丹田空间吗?”

楚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现象叫做内视。他的娘亲楚芸汐曾说过,只有在修炼神海秘境的时候才能内视自己的丹田。而在这片被封印的天地中,存在特殊的压制,除却那些古兽,人类是不能修炼神海秘境的,只能修炼『肉』身,也就是说无法内视。

“当!”

伴生青铜钟有节奏的震动着,其上的符闪烁光芒,玄奥难明。楚枫看到钟壁上的符飞了出来,密密麻麻如蝌蚪,将六滴紫金『色』的血液与那条龙影包裹了起来。

龙影咆哮,六滴血液沉浮,在符的包裹下,开始缓缓融合。那条龙影逐渐变淡,而后化为一缕缕紫『色』的气『体』,相继没入六滴紫金血液中。

“轰!”

一股股强盛的血气自六滴紫金血液中涌出,透过伴生青铜钟,一下子填满了楚枫的丹田空间,并且向着他的身『体』各『处』涌去。

在这一刻,楚枫的血液瞬间沸腾,咕咕声响,像是被煮沸了似的,他觉得整个人都要爆开了,浑身每一根骨头,每一寸血都在蠕动,黑『色』的杂质自『毛』孔中溢出,被排出『体』外。

这个过程虽然很痛苦,但楚枫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断增长,这是一种让他无比渴望的感觉,这些年来不知为此付出了多少的汗水。

“是福不是祸!”楚

枫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心『情』变得『激』动而充满了期待。

“当!”

伴生青铜钟最后一震,而后便沉寂了,其上的符暗淡,六滴紫金血液也平静了下来。

“呼……”

楚枫深深吐了口气,『胸』膛剧烈起伏,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他有些失望,沉寂的真龙血脉并没有因此而复苏,只是身『体』变得强壮了一些,力量增加了许多而已。

“我该知足了,沉寂的血脉虽然没有真正复苏,但是原本糟糕的身『体』得到了改变,也算是看到了希望!”楚枫轻声自语,失望的表『情』一扫而空,眼中初次露出了一缕凌厉的锋芒。

楚枫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肌肤上有厚厚一层黑『色』的杂质,顿觉浑身不自在,赶紧翻身而起,离开了小茅屋,找到一汪水池,快速清洗了身『体』。

返回小茅屋的时候,楚枫很自然地看向村子中央的那座祭台,其上的石碑裂痕斑斑,不知道天亮之后被村民们发现了,会是怎样的反应,毕竟它被村民世代供奉与祭拜,当做了图腾。

此刻的楚枫,看上去没有那么瘦小了,行走起来也是健步如飞,他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手臂一振,起码拥有千斤之力!

当然,与同龄人相比,楚枫还是很弱,但至少比以往的他要强上几十倍。白天的时候,他单手才几十斤的力气呢,如今绝对可以举起千斤的石墩。

“这种感觉真好!”

卧室中的『床』榻边,楚枫舒展着筋骨,力量提升的感觉让他很受用,同时也对二虎子那种单臂能举起数千斤的力量更加向往了。

楚枫躺在『床』上,双眼直直地看着屋顶。在这深夜时分,他没有一丝睡意,兴奋的状态还未完全消退。今晚神秘龙影入『体』,融合在六滴真血中,真血中溢出的血气让他的『肉』身得到一次蜕变,力量暴增。

这仅仅是真血中溢出的血气而已,倘若被伴生青铜钟护住的六滴真血回归『体』内,融入血液中,身『体』将发生怎样的改变?。

亲身『体』会过,楚枫方才对太初真龙『体』的强大有了些许了解,同时也明白了娘亲楚芸汐为何会说古时有八大真龙『体』各自无敌于一个时代了。

夜静悄悄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楚枫已经睡着了,熟睡中的他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自从两年前从昏『迷』中醒来,他从未如此开心,如此的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望与信心。

就在楚枫睡着后不久,楚芸汐悄悄来到了他的『床』边,看着熟睡中还带着一丝笑容的楚枫,她也会心地笑了。这些年来,只有她这个做娘的才明白楚枫的心里有多苦,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脸上的笑容了。

“果真不出娘所料,这里是小龙脉汇集之地,曾葬下了一截龙骨。而今,你的真血吸收了龙脉紫气,复苏有望了……”楚芸汐温柔地抚摸着楚枫的脸庞,轻声自语。

话落,楚芸汐的双手上溢出火『色』的神光,形成一个火『色』的光茧,将楚枫包裹在其中。

光茧上符密布,不断闪烁着,缓缓没入楚枫的『体』内。与此同时,楚枫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体』内有一道寸余长的伤痕。

当年楚枫遭逢大难,失去三分之一的真血,因此也留下了暗伤,只是他自己并不知晓。这些年来,每一个深夜,楚芸汐都会悄悄来到楚枫的『床』前,以自身的神力为他压制暗伤。

楚芸汐与楚枫都是来自外面的大世界,身在在这片特殊的小天地内,神力本就会受到压制,实力越强,受到的压制就越大。这几年,在天地规则的压制下,楚芸汐的神力几乎要干涸了。

数年来,她每夜都以神力为楚枫压制暗伤,自身状况也因此变得非常糟糕。若非她的『体』内有一件从家族中带出来的古宝神物抵消了一部分规则压制,恐怕早就神力尽失,留下一身的道伤了。

一刻钟后,楚芸汐收回了双手,身躯一阵摇晃,绝美的脸庞也变得十分苍白。她伸出手去抚摸楚枫的脸,身『体』却突然一颤,脸上涌现红『潮』,骤然转过身去,“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液,染红了地面。

楚芸汐抹了抹嘴角的血渍,溺『爱』而不舍地看着熟睡中的楚枫,轻声道:“枫儿,要是娘有一『日』坚持不住了,你也一定要坚强面对未来的一切。就算娘无法在你身边照顾你,但也会一直在你的心中,永远也不会离你而去……”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