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六章 溜出村去

清晨时分,朝霞艳艳,天地间万物复苏,生机勃勃,走兽低吼,飞禽鸣叫,划破长空。

楚枫早早就起『床』了,经过昨晚的蜕变,这一觉醒来神清气爽,他如往常一样来到屋子边的小林中锻炼『体』魄,曾经那些让他感到吃力的石墩,而今在他的手中轻若无物。

面前的这些数十斤的石墩已经无法满足楚枫了,他转头看向村子中央的那片空地,那里是村中的壮汉与孩子们修炼的地方,有许多锻炼『体』魄的石器。

趁着现在还没有多少人醒来,楚枫迈步奔向摆放在村中空地上的那些石器,想要搬来一些,作为『日』后的锻炼『体』魄所用。他迈开脚步疾奔,身如猎豹般迅疾,一步迈出竟然远去五六米,这让他大为震惊。

楚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速度竟然快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村中的许多炼『体』秘境第四重的叔辈们都无法达到这样的速度。迈步疾奔时,他觉得自己身轻如燕,脚步一晃,十余米的距离就已经被甩在了身后。

“我现在单臂虽然只有千余斤之力,可是身『体』轻盈无比,这速度足以超过炼『体』秘境第四重的人了!”

楚枫的心中有难以压制的兴奋,昨晚的时候,他没有迈步疾奔,所以并未发觉自己的速度有这么快。不过这时候,他并没有停下来多想,快速奔到村子中央,双手举起足有三千斤的石墩,快速回到了小竹林内。

如此来回两次,楚枫一共搬回两个三千斤的石墩,而后他便在小竹林内来回疾奔,感受到这种速度的同时,也在适应这种速度。

村中的人们常年早起,已经成为了习惯,陆陆续续有身影从各个房屋中走出,起得最早的是妇人。她们早早起来,为自家的男人做饭。

村子中央的空地上还没有人,所以除了楚芸汐在暗中观察之外,并没有人发现楚枫的举动,否则不知道会有多么震惊。

“哎呀呀,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清晨是一『日』之中最美好的时光,可我怎么都觉得这是一『日』之中最黑暗的时光呢?”远『处』传来鼻涕娃那充满怨念的声音。

“是呀,是呀,这大清早的,要是能睡会儿懒觉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却要爬起来玩这些石器,真是烦人……”

“唔……今天我爹他们要去狩猎呢,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出去玩了,嘿嘿……”

“嘘!二愣子,你小声点,要是被你爹他们听到,我们可就惨了!”二虎子伸出食指竖在唇边,一脸忌惮地提醒着只有十岁左右,皮肤黝黑,看起来有些憨憨的二愣子。

鼻涕娃闻言,嘿嘿一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的两道鼻涕,压低着声音,贼兮兮地说道:“二虎哥,等他们出去狩猎后,我们去村外掏鸟窝好不好?到时候叫上楚枫哥哥一起。”

村子边上的小竹林中,楚枫盘坐在地上,却不想竟然将鼻涕娃他们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这让他心中又是一惊。

QuanbEn5.COM【全本网】

清晨时分,村中虽然很宁静,但是楚枫所在的小竹林距离鼻涕娃他们也足有百余米,就算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可也应该是听不清楚的,毕竟那几个家伙不敢说得太大声。

可是楚枫却听得很清楚,他心中又惊又喜,想不到经过昨夜的蜕变,不但力气增加数十倍,速度超过炼『体』秘境四重天,就连耳力也变得如此敏锐!

这时候,三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并肩走来,听到鼻涕娃的话,当中的少年一脸冷笑:“哟,你们想要偷偷跑出去?还要带上楚枫那个吃白食的废物,就不怕遇到猛兽,他又跑不动,葬身猛兽腹中了吗,哈哈!”

右边的少年接口,道:“要是真的被猛兽吃了,对于我们村子来说不是好事吗,省得再浪费食物。我要是他的话,早就自己走出去喂猛兽了,活在这世上丢人现眼不说,还给我们整个村子抹黑,被周围的柴村和单于村的人笑话!”

“你们!”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怒视那三个少年,正要怒叱,二愣子却突然发出惊咦声,伸手指向祭台上的石碑,一脸惊恐的表『情』。

听到二愣子惊叫声,所有孩子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落在方形祭台的石碑上,映入眼帘的残破石碑裂痕斑斑,像是随时都会碎裂开来。

“图腾裂了!”

“不好,图腾裂了啊!”

“图腾怎么会裂开,我们世代供奉着它,它一直在岁月中保持原本模样,而今怎么会破裂了!”

一群孩子尽皆面露惊恐与不安,因为老辈们曾说过,石碑乃是村子的保护神,正因为有了它,村子才能世代繁衍而不衰。而今图腾裂了,即便二虎子等人年纪尚小,却也知道出大事了!

在这个宁静的清晨,孩子们的惊叫声传出很远,立刻惊动了村中的壮汉与老人们,几乎在同一时间自屋子内奔了出来,很多的壮汉身上都背着弓箭与铁矛。

今『日』是村子组织狩猎的『日』子,一群青壮年们正在准备狩猎的工具,却不想听到了孩子们的惊叫,齐齐冲出了房间,奔向方形祭台。

“裂了,真的裂了……”老村长喃喃自语,神『情』恍惚,身躯微微晃动,而后噗通一声跪在祭台前,其余人见状也跟着跪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

“不祥啊,这是天大的不祥啊!”村中有些老人脸『色』苍白,不断念叨着,而后看村长,道:“祖辈相传,此碑是我们渊龙古村的根基,一旦发生异常,预示着有灾难将要来临。今『日』恰好是狩猎的『日』子,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令人担忧……”

老村长闻言,默默地起身,微仰着头看向村外那无尽的森林。其余人也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裂痕遍布的石碑,每个

人的神『色』都很凝重,谁也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传闻这座石碑的存在有特殊意义,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因为祖辈们也没有细说,或许连他们也不知道吧。”老村长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一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他的身躯有些佝偻,巍巍颤颤,转身看向村中的青壮年,道:“村中食物几乎用尽,狩猎需如期进行。且在这段时间内,我们需要囤积大量的食物,以应付即将到来的巨变!”

“村长,我们为何要大量囤积食物?”二虎子的爹——虎易,非常不解,他乃是狩猎队伍的统领之一。

“无需多问,有些事『情』我也不能确定,但还是得早作准备,以防万一。”老村长沉声说道,而后将目光落在裂痕遍布的石碑上,默默地看着它,什么也不说了。

“大家听好了,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这次外出狩猎,必须要有大收获,在最短的时间内猎取到最多的猛兽!”虎易大喝,背上弓箭,拿上铁矛,带着村长的青壮年快速离去。

等狩猎的队伍消失在视线中,村长也带着村民们进入了祠堂。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相互凝视,而后跟打了『鸡』血似的,向着楚枫所在的那片小竹林飞奔而去。

孩子终归是孩子,想到可以偷偷溜出去玩耍,心中的不安很快就消失了。一群孩子跟在二虎子身后,片刻就来到了楚枫所在的小竹林中。

“楚枫哥哥,跟我们出去玩好不好?”鼻涕娃蹦蹦跳跳来到楚枫的面前,话语刚落就看到了竹林中那两个三千斤重的石墩,满脸惊讶,道:“楚枫哥哥,你什么时候让虎叔将这两个石墩搬到这里来了?”

楚枫刚要回答,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走出人群,一脸鄙夷与嘲笑,道:“这两个石墩,每一个都有三千斤重,楚枫你是用来观赏的吗?”

“是啊,楚枫你的『情』况我们谁不清楚?这么重的石墩,就算再等十年你也提不起来,我觉得还是那些数十斤的石墩更适合你!”

“李狗子,你们什么意思?”二虎子怒视两个同龄少年,道:“要是想跟着我们出去玩就闭嘴,否则赶紧离开,少在这里唧唧歪歪。现在我爹他们都外出狩猎去了,我可没有什么顾忌,想要吃拳头,尽管试试!”

“哼!”

李狗子等人冷哼一声,而后以厌恶的眼神斜睨楚枫。那轻蔑的态度却让楚枫心中的怒火“噌”的直蹿头顶,他猛然转头对上李狗子的目光,眼神一瞬间如利剑般逼人。

刹那间,小竹林中的空气仿佛都冻结了,所有人都被楚枫的反应给惊住了。一直以来,楚枫面对讥讽与嘲笑,以及那些鄙视的眼神都视若无睹,可是今『日』却突然显露出了锋芒,与以往的反差太大了。

李狗子等人心中一凛,但很快就不屑地冷笑了起来。但是慑于二虎子的威势,倒也没有再造次,撇了撇嘴将脸转向一边。

“楚枫哥哥不要理他们,上次我们悄悄离开村子,在村外二十里『处』的一座山崖上发现了血鹰的鸟巢,当时里面还有几只血鹰卵呢。”鼻涕娃伸手擦了擦鼻涕,拉着楚枫的手臂,一脸兴奋道:“算算时间,那些血鹰卵应该已经孵化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弄几只雏鹰回来养,将来它可以载着我们飞上天空!”

听到鼻涕娃的话,楚枫的怒意逐渐消散,心中也变得火热了起来。这件事『情』鼻涕娃曾说过,没想到他们真的想要偷血鹰的幼崽,这听起来有些疯狂,但却也是难以抵御的『诱』惑。

血鹰,『体』型庞大,血『色』羽翎坚『硬』,鹰爪锋利,可撕裂虎豹,且『体』内天生有传承灵纹,可施展灵术。在这片荒域的外围,算得上是强大的凶禽,除了大族的人之外,各个小村子里的狩猎队伍都不敢去招惹,就算是遇到也会刻意避开。

可楚枫不想让娘亲为自己担心,觉得此事太过危险,正要婉拒,『体』内伴生青铜钟突然一震,“当”的一声响,让他差点一个趔趄。

与此同时,一种莫名的感觉自心底深『处』腾升而起,仿佛有一道声音自村外传来,无法辨认其方位。这道声音很模糊,可是楚枫却感觉它在呼唤自己。

楚枫心中惊诧,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可是伴生青铜钟在『体』内轻轻震鸣,与那道神秘的声音共鸣。

伴生青铜钟与血脉紧紧相连,经过昨晚的事『情』楚枫已经得到了肯定。而今它突然发出异常,多半是感应到了什么。楚枫不再犹豫,当即答应了鼻涕娃他们,趁着村中无人注意,快速溜出了村子,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中。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