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一章 传承千年的宝血

村民们的愤怒与担忧被楚枫带来的惊喜冲淡了不少,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夸赞着楚枫的血脉潜力,有的更是惊叹连连。

虎易将鼻涕娃他爹送回了房中,出来的时候正好见到楚枫举墩的画面,粗犷的脸上充满震撼。他咧着大嘴快步走来,蒲扇大的巴掌重重拍在楚枫的肩膀上,道:“你这娃,终于苦尽甘来了。嘿!我看柴村那个狗娘养的小崽子还能嚣张多久!”

“虎叔,莫非鼻涕娃他爹是被柴村那个天才击伤的吗?”

从虎易的话语中,楚枫听出了端倪,心中有些吃惊。不说虎易有着炼『体』秘境巅峰的境界,单臂一万一千余斤力,就算鼻涕娃他爹单臂也有八千斤力。

倘若鼻涕娃他爹真的是被柴村那个天才所伤,那足以说明其强大。楚枫心中不免有些吃惊,因为那个少年的年龄只比他大两岁而已,竟然已经如此恐怖了。

“哼!狗『屁』的天才,在你这娃子面前,他算个球!”虎易『性』子粗犷而彪悍,直接爆粗口,但接近着又一脸严肃,道:“楚枫,你以后遇到那个叫柴狼的崽子,千万得当心。小畜生年纪虽轻,但心『性』极其『毒』辣,『洞』穿鼻涕娃他爹的那一矛本来是致命的,要不是躲得快,那还能留着命回来!”

“虎叔,以后遇到他,我会小心的。”楚枫点头,而后看了村内各户一眼,道:“我们的猎物被柴村抢走了,如今荒脉深『处』发生巨变,猛兽飞禽尽皆逃向外围,再狩猎的话就会困难许多了。”

“是啊,爹我们该怎么办?”听到楚枫的话,二虎子也着急了起来,这可是关乎全村人的生计。

虎易闻言,心中叹了叹,粗犷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忧『色』,道:“我们村子还有些食物,应该可以支撑半月左右。在这段时间中,我们静观其变吧。如今很多弱小的猛兽都逃窜得没有了踪影,剩下的大都是凶猛兽类,想要出去狩猎,实在太危险了。过些时『日』,或许有许多的凶猛兽类在兽『潮』中受创,到时候我们看准时机,猎取些『体』型大的回来。”

“也只有如此了。”老村长无奈叹息,在这种『情』况下被柴村抢走猎物,等于是将村子逼上了绝路。而后他深深看了楚枫一眼,让他在这里稍等,自己则返回家中,很快就带来一个水壶大小的瓷器罐子。

“啊,这不是村长的祖辈留下的传世之宝吗?”

“村长这是要将它送给楚枫啊……”

“咦,楚枫哥哥好可怜,我们很快就能听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了……”

看到老村长手中的瓷器罐子,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到了最大,不过众人的心『情』却不尽相同。成年的村民们满脸震惊,二虎子等年纪稍大的孩子则羡慕不已,而鼻涕娃这些小『屁』孩却为在为楚枫默哀。

“哈哈,这罐子里的东西珍藏了起码有千年了吧,一直没人有资格使用它,而今终于派上用场了。今天村长割『爱』,楚枫你还不谢谢老村长。”虎易的大嘴笑得都快咧到耳根『处』了,伸出大手使劲地拉扯楚枫的衣袖,示意他赶紧上前道谢,并且将罐子接过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楚枫天生聪颖,虽然不知道那罐子中盛装究竟是什么,但却相信绝对不是凡物,当下看向老村长,道:“村长爷爷,您这是……”

“孩子,来接着。”老村长满脸慈祥与欣慰的笑容,颤抖着手郑重的将瓷器罐子『交』到楚枫的手中,解释道:“这罐子里面装的是凶兽血液之『精』华,乃我龙家先辈机缘巧合下所得,至今已然千余年了……”

老村长的脸上充满了感慨,脸上的皱纹也化开了不少,道:“这千余年来,我们村子世代都未曾出现过能使用此『精』血的人,无人能承受住『精』血之力的淬炼。而今终于等到了,这罐子宝血终于不用再珍藏下去了。”

“村长爷爷,谢谢您!”楚枫心中一颤,觉得手中的瓷器罐子变得重逾千钧。这可是老村长的祖辈世代传下来的宝血,生活在荒域中,岂能知道宝血代表着什么,这简直就是血脉出众者用来炼『体』的瑰宝!

“楚枫哥哥,听说一般人承受不住宝血的淬炼呢,就算是血脉『体』质强大的人也会痛得生不如死的,你难道就不怕痛吗?”鼻涕娃睁着大眼睛,两道鼻涕流了出来,不断伸缩,那样子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嘿,宝血啊,只听说过,还从来没有见过呢,楚枫你赶紧打开让我们看看呗。”不同于鼻涕娃,二虎子对罐子里的宝血充满了好奇,想要一观。

村子里的人都充满了期待,全都睁大着眼睛看着楚枫手中的瓷罐。宝血这种东西,可不同于一般的凶兽血液『精』华,能被称之为宝血,那至少也得是大荒时代的凶兽血脉后裔,多少拥有一些纯血凶兽的血脉基因。

在这片浩瀚的荒域中,只有那些大族中才会有宝血,而且也只是最差的宝血,真正好的宝血,只有更强大的古『国』才能拿得出来。

可以说,宝血这样的资源,一旦被人所知,很容易引起争抢,发生流血事件。好在渊龙古村中的人从未泄露过消息,否则怕是早就引来了灾难。

“楚枫,赶紧打开让我们看看!”虎易也开始催促了起来,对于宝血,任何人都是很好奇的,也唯有楚枫的母亲还算平静。

“好!”

楚枫将手伸向瓷罐盖子,他整个人都在轻微颤抖着,那是『激』动所至,任谁握着这样的一罐子宝血都不会平静的,何况还是他这样一个十二岁的少年。

“哐当!”

楚枫一下子将罐子盖揭开,浓郁的生命『精』气快速溢出,一缕缕金『色』光芒透射出来,神霞艳艳,惊得全村人目瞪口呆。

“吼!”

在透

射的金『色』神霞中,一头只有巴掌大小,形状如牛的凶兽探出半边身子,发出震耳『欲』溃的兽吼声,惊得楚枫手中的罐子险些掉落在地上。

楚枫“哐当”一声,将罐子盖上,所有的神霞瞬间消失,可他的心中却依旧惊魂未定。先前的一瞬间,楚枫还真的怕『精』血中凝聚成形的小凶兽冲出来逃跑了,那样的话血液『精』华就会失去大部分。

“这是大荒凶兽——『独』角夔(kui)的后裔!”虎易等人『脱』口惊呼,已经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独』脚夔,血脉强大,凶威远扬。这片浩瀚的荒域至今还存留这它们的后裔,即便血脉早已稀薄了,但也是无比强大的存在。一只幼年的『独』脚夔后裔,也足以轻松击杀那些大族中的高手。这种的大荒凶兽的后裔幼兽,除非是古『国』的众高手合力,否则根本不可能与之争锋。

『独』脚夔后裔的幼兽尚且如此,成年的『独』脚夔后裔何其强大,难以想象。由此可见,『独』脚夔后裔的血液『精』华,那是何其珍贵的宝血,就算是那些超级古『国』都会打破头颅争抢。

一个小小的古村,竟然有这样的宝血,要是传出去,不但会震惊整个荒域,也会给村子带来灭顶之灾。众人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压制心中的『激』动与震撼,开始叮嘱自己的孩子,对此事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能泄露半点。

虽然说这罐子宝血很快就要被楚枫使用了,但即便是这样,若消息传了出来,依旧会给村子带来无尽的麻烦,往后的『日』子里,这里将得不到片刻安宁。

“宝血的事『情』,以后任何人都不准再提起半个字,否则我们这村子将会从这片荒域中被抹平。此事非同小可,所有人都需谨记。”村长再次严肃叮嘱,而后看向楚枫与虎易,道:“你们都回去好好养『精』蓄锐,而楚枫也早些将宝血使用了吧,虎易则过些『日』子看准时机,带人猎取些猎物回来,我已经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将会降临我们村子了……”

虎易等人闻言,拍了拍楚枫的肩膀,而后回到了各自的家中,村中央的空地上很快就只有楚枫与其母亲楚芸汐了。

“娘,我们也回家去吧。”楚枫拉着楚芸汐的手,眼神很兴奋,因为沉寂的血脉终于复苏了,将来他可以保护娘亲了。

然而楚芸汐却摇了摇头,轻轻推了楚枫一下,柔声道:“枫儿,你先回去,以后抽些时间去村后的峡谷中打坐冥想,对你解开记忆封印有帮助。”

楚枫见娘亲依旧站在原地,并这样叮嘱自己,心中虽然充满了疑惑,却也没有多问,乖乖地走向村边的小茅屋。就在他离开之后,楚芸汐的眸子逐渐变得深邃起来,一瞬不瞬地盯着方形祭台上那座裂痕遍布的石碑。

此刻祭台面前只有楚芸汐一人了,否则的话便能看到她的眼神有火『色』的神光在闪烁,并且浮现出一缕缕纹痕,不断『交』织与演化。

她在观察残破的石碑中那段龙骨,普通人是难以看出端倪的,因为龙骨埋葬在祭台之中。可是楚芸汐修有神力,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段龙骨上竟然开始浮现出了纹络。

“这不是传承神纹,竟然是阵纹!在那久远的年代,是谁将阵纹篆刻在龙骨上的呢?”楚芸汐的心中非常吃惊,刚才发现端倪的时候,还以为是龙族的传承神纹,想不到竟然是阵纹。

渐渐的,她发现这些阵纹并非孤立的,因为在祭台的内部,竟然也有一些相似的阵纹,纹刻在大地上,一直延伸到了村子的边缘。到最后,楚芸汐发现,这些阵纹竟然遍布整个村子,布满了方圆数百米的大地。

“这是……守护阵纹!”

终于,楚芸汐认出了这些阵纹『交』织出的“道”与“理”,虽然未曾『激』活,可是却有一种防御大势。这一刻,她的心中也终于松了口气,不管将来会面临什么,有了这些阵纹,渊龙古村应该可以保住了。

楚芸汐本在担忧,要是将来自己与这个村子都面临危险,那将会成为楚枫的最大弱点,以至于让他无法自由释放自己。而今,她觉得自己多半不需要为此而忧虑了。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