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五章 力拔山河气盖世

楚枫将头颅大的血鹰卵抱了出来,快步走向二虎子等人。血鹰卵上的裂痕比昨『日』又多了几道,雏鹰就在这一两『日』就应该要孵化出来了。

“吼!”

突然,村外传来一声巨大的咆哮声,紧接着便是地动山摇的震动,惊得所有人猛然抬头望去,只见村外数里远的林中,那里的古树快速倒塌,接连被崩飞,木屑四溅,一个庞然大物迈着大步向着村子的方向冲来。而在其前方,一个『精』壮的男子正疯狂疾奔,身上已经伤痕累累,都是被崩飞木屑所伤。

“虎易大哥,快准备大弓和铁矛!”

那个被庞然大物疾追的汉子扯开嗓门大吼,声音充满了兴奋,同时也有些发颤。

“轰”、“轰”、“轰”……

村外的森林内不断传来震天巨响,大片的地面与树木都在摇颤,所有人都紧张地关注着。

“大家立刻准备大弓和铁矛,大飞引回来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够我们村子吃上十天半月了!”虎易凝目望去,陡然大喊,带领村中的青壮年们快速回屋取来大弓与铁矛,一个个弯弓搭箭,将大弓拉个满圆,一致瞄准村外,只等猛兽冲到有效的射程范围就立刻放箭将之击杀。

“吼!”

猛兽大吼,似乎发现了前方的渊龙古村,它越加的狂暴了,大片的古树被撞飞。而村中的人们也终于看清楚那是一头怎样的猛兽。

“鳞象猪!”

“竟然是这种暴戾凶残的家伙!”

村中许多人惊呼,鳞象猪这种猛兽,生『性』凶残,且『体』型足以比得上大象,力大无穷。最重要的是,其身上长满了鳞片,非常之坚固,寻常的弓箭根本突破不了其鳞甲防御。

“吼!”

鳞象猪发出凶残的吼叫,双眼血红,闪烁嗜血的光芒,直直盯着前方奔跑的大飞,两根尖长而发光的猪牙足有两米那么长,牙尖无比锋锐,轻易就刺穿了大树,崩飞一切阻挡。

“大飞,快跑,再快点!”虎易大喊,声音急切,眼看那鳞象猪就要追到大飞了,一旦被追上那是必死无疑,谁能经得起它的一击?

“四百米了,快点,再快点!”

“三百米,还差一点,大飞快啊,马上就进入我们的有效射杀范围了!”

“进入射杀范围,放箭!”

虎易一声令下,十几名『精』壮汉子一起放箭,寒光烁烁的铁箭发出咻咻破空声,每一箭都射中了鳞象猪,火花四溅,叮叮声响,竟然无法破开其鳞甲!

“换重弩,快!”虎易一边指挥,一边快速『操』纵村子内的重弩,将几支足有两米长的铁弩箭装在重弩上,其余的也各自『操』纵,五台重弩齐射,破空声尖锐,杀伤力惊人!

“锵!”、“噗!”

数枚弩箭齐发,携着恐怖的穿透力击中鳞象猪的身『体』,巨大的冲击力让其庞大的身躯都颤了颤,鳞甲『脱』落,鲜血飞溅。

QuanbEn5.COM。全*本*5

“吼吼!”

重弩虽然伤到了鳞象猪,可是两米长的铁弩箭被其鳞甲抵挡了大部分的穿透力,不过才透入其身『体』半米深而已,根本无法伤到其内脏,反而使得它更加暴戾了。

“虎哥,我们短时间射杀不了鳞象猪,大飞会有危险!”一群汉子都急了,若是眼睁睁看着大飞在鳞象猪面前被撕碎,那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再上弩箭,准备铁矛,为大飞争取逃跑的时间!”虎易虽然也很着急与担忧,但是他却没有慌乱,在这片荒域生活了几十年,各种危险『情』况遇见得多了,深知越是遇到危险越需要冷静,不能慌乱!

村子边缘的小竹林内,一群孩子紧紧捏着拳头,紧张得冷汗都流出来了。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他们真的害怕看到悲惨的事『情』发生在眼前。

“放弩,掷矛!”

铁弩箭与几米长的铁矛同时穿空而去,发出尖锐的破空声。村中的汉子们,个个单臂都有七八千斤的力气,掷出的铁矛足以穿透坚石。

“叮!”、“叮!”、“叮!”……

可是鳞象猪的鳞甲太坚固了,抵消了大部分的穿透力,弩箭和铁矛虽然成功刺穿其鳞甲,但是却不能给它致命的伤害。

“吼!”

鳞象猪越加暴戾与疯狂,身躯一纵,竟然射出七八米远,尖长的猪牙几乎要刺到大飞的后背,惊险无比,生死一线!

“不行,我们必须冲出去救大飞!”虎易扔下重弩,手持一柄铁矛,健步如飞,直接冲向村外。

“老爹,你要小心!”二虎子红着眼睛,紧紧捏着拳头,指甲都快陷入『肉』里了,担心他的父亲会被鳞象猪所伤。

楚枫一直在静静观察,鳞象猪在荒域百兽中虽然只能算是很普通的猛兽,但却也很难猎杀,因为其鳞甲太坚固,铁矛都难以『洞』穿,而且力大无穷,生命力顽强。

虎易虽然单臂足有一万一千余斤力气,可是对上鳞象猪却有不足,楚枫很为他担心。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知道自己不能隐藏实力了,当即腾身跃起,如苍鹰般腾空十几米高。

几个起落,楚枫便追上了虎易,伸手夺过其手中的铁矛,随手一推,将其推飞了回去。而他自己则直接冲向鳞象猪,与其展开搏杀。

“锵!”

楚枫手臂一震,铁矛如蛟龙出『洞』,发出嗡嗡的破空声

,“锵”的一声刺在鳞象猪的头颅上,崩飞大片的鳞甲。

鳞象猪吃痛,以獠牙刺向楚枫,然而楚枫却趁机横移,避其锋芒,寻找机会不断出手。

比力量,炼『体』秘境三重的楚枫还不足以与鳞象猪『硬』撼,但是他的身『体』太灵活了,速度奇快,每次都不与其正面对碰,寻找时机以手中的铁矛突袭,让鳞象猪身上的鳞甲大片大片『脱』落,鲜血淋淋,在原地疯狂转动与厉吼,却无法奈何楚枫分毫。

“楚枫小心!”

虎易等**喊,被楚枫的力量与速度给震撼了。他们虽然知道楚枫的真龙血脉复苏了,将来定然会强大无比。可是这才一两『日』的时间,竟然强大到了如此地步,着实有些骇人,简直无法相信。

“吼!”

鳞象猪彻底狂暴,浑身全都是血,那双眼睛暴戾而残忍,鼻子喷着白烟,抬起獠牙疯狂刺向楚枫。

“锵!”

楚枫振臂出矛,锋利的矛尖重重刺在鳞象猪的眉心『处』。可是那里不但有鳞片阻挡,其眉骨也是坚『硬』无比,根本难以刺穿。

“畜生!任你鳞甲再坚固也无用!”

楚枫以铁矛抵住鳞象猪的眉心,借势一转,瞬间欺身到其身边,一把抓住其獠牙,力贯双臂,吐气开声,双手上肌『肉』隆起,『体』内血液哗啦啦声响,直接将其抡了起来,轰然一声扔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溅起一蓬烟尘。

这是极具力感与美感的画面,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力贯万钧,直接将庞大如象的鳞象猪给抡飞了出去,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震撼,莫不目瞪口呆。

“喝!”

楚枫弹跳而起,趁着鳞象猪还未翻爬起来,手持铁矛冲起十几米高,用尽全力刺下。

“噗!”

一蓬鲜血溅起数米高,楚枫刺入的位置刚好是鳞象猪的鳞甲被崩飞的部位。少了林鳞甲的保护,任它皮糙『肉』厚也无用,直接被刺了个对穿。

三米长的铁矛,完全『洞』穿了鳞象猪的身『体』,矛尖深深『插』入地面,将其钉在大地上,一时间根本挣『脱』不了。

“吼!”

鳞象猪疯狂挣扎,即便是被铁矛钉在大地上,依旧暴戾。它以嗜血的眼睛凶狠地盯着楚枫,想要挣『脱』钉着身『体』的铁矛去攻击楚枫。

“落到这步田地,还敢逞凶!”楚枫心中有气,先前大飞叔差点丧生在鳞象猪的獠牙下,此刻鳞象猪已经被钉在地上,他自然不会等到它挣『脱』了之后再动手。

“砰!”

楚枫如人形蛮兽,腾身而起,一脚重重踏在鳞象猪的头上,让大地都跟着一震。他握着拳头如雨点般落下,每一击都如浓缩的山岳震击下来,蛮力惊人,力透大地,将鳞象猪的巨大头颅深深击入了大地中,大股的鲜血自耳鼻口中涌出。

“吼……”

鳞象猪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虚弱,庞大的身躯不断痉挛与抽搐,已经奄奄一息了。它自恃身『体』庞大,鳞甲坚固,根本没有将人类放在眼中,而今却被一个十二岁的清秀少年击杀于此,临死它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哈哈,这家伙先前还不可一世,现在成死猪了!”

“楚枫你真是让我们震惊,短短一两『日』,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这等神力与勇猛,我想当今年轻一辈中少有人能相比。”

“可不是?让黎山部族那几个狗娘养的使者看不起我们村子,让柴村那群狗东西得瑟,在楚枫面前,那什么所谓的天才就是渣渣,渣渣啊,哈哈!”

虎易大笑着,正要走向楚枫,却突然脸『色』巨变,大呼道:“楚枫小心!”

“咻!”

话音刚落,尖锐的破空声传来,刺得人的耳膜都生痛。一股危险的气息袭上心头,楚枫猛然转身,一支闪烁乌光的铁箭穿空而来,箭身因蕴含强大的力量而急速颤鸣。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

楚枫反应快速,瞬间侧移,箭矢贴着肩膀而过,留下一道血槽,鲜血飞溅。

“你们!”楚枫心中怒火腾升,眼绽寒芒,看了右肩的血痕一眼,遥望数百米外的一群人,道:“你们是哪个村子的人,为什么跑到我们村子来,还肆意伤人!”

“哼!”

数百米外,站在人群最前方的一名少年冷笑一声,他看起来大约十五岁的样子,薄嘴唇,眼睛狭长,给人以狠辣『阴』险的感觉。听到楚枫愤怒的问话,他只是残酷地笑了笑,手中的弓箭再次拉成了满圆,铁箭锁定楚枫的眉心,竟然还想要射杀他。

“狗『日』的柴村的杂种!”

“他妈的,你以为我们村子的人好欺负是不是,竟然跑到这里来逞凶!”

虎易等人怒吼,一个个手持大弓,拉成满圆,对准数百米外的人,心中的怒火都快要冲到头顶了,柴村实在是七人太甚。

此刻,村中不管是老弱妇孺还是孩子,全都怒火中烧,拳头捏得啪啪声响。柴村的人昨『日』差点将鼻涕娃他爹杀死,今『日』又跑到村子前来逞凶,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