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六章 欺人太甚

楚枫听到虎易他们的怒吼声方才知道,前方那群人竟然是柴村的,而站在前方那名挽弓射杀他的少年,其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只觉得一股难以遏制的怒火几『欲』冲顶而出,

“柴村的人,你们越过狩猎界限数十里来到我们村子前,还想要射杀我,以为有黎山部族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楚枫怒问,心中有股戾气腾升而起,双拳缓缓握紧,骨节啪啪声响,『体』内的血液也哗啦啦流动了起来,肌『体』上泛起一层淡淡的莹光。

“一个小小的山野孩子,杀了就杀了,那又如何?”站在柴村众人最前方的少年冷幽幽地说道,手中的大弓早已拉成满圆,幽冷的铁箭锁定楚枫的咽喉,随时都有可能放箭射杀。

虎易浓眉一挑,虎目怒瞪,冷笑道:“杀了就杀了?你他妈的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没去黎山部族呢,要是死在荒域中,也就没什么有优越感了!”

“一个早已成年,已经无法再『精』进分毫的莽汉罢了,你还不配成为我的目标!”柴村那个冷酷的少年斜睨了虎易一眼,尽显轻蔑与不屑,而后将目光锁定在楚枫的身上,弓弦上的铁箭嗡嗡颤鸣着,宛如一条即将呼啸而出的怒龙,道:“人们口中的废物,竟然能拥有如此手段,若让你活下来,岂不是养虎为患,还是早『日』除去为妙!”

至始至终,柴狼都表现得冷漠而无『情』,平静的脸上除了残酷,根本没有半点波动。要杀一个人,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仿佛就像是猎杀一直野兽般轻松随意。

“狗『日』的小崽子,老子先***!”虎易暴怒,身为村中的狩猎统领,在方圆数百里内的村落中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却被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如此轻蔑与奚落,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咻!”

虎易与柴狼同时放箭,两支铁箭几乎同时射出,破空声刺耳,瞬间穿透数百米长空,直取对方的咽喉。两人谁都没有留手,这是要置对方于死地!

“嘣!”

数百米外木屑飞溅,柴狼反应迅速,一个侧身避过了铁箭,后方的大树立刻被『洞』穿,铁箭射进树干中,箭干摇颤不止。与此同时,柴狼的箭矢也射到了虎易的面前,几乎是贴着脖子而过,“叮”的一声深深『插』在村中的大地上,嗡嗡摇颤。

楚枫心中微惊,柴狼的力量非常强,射出的箭速太快,虎易大叔差点就被射中,可谓惊险异常。加上对方身在林中,可以寻找树干遮挡,而他们自己则暴露在空旷地带,毫无遮掩之物,真的发生**,肯定是要吃亏的。

“娘的!当真以为老子们不敢射杀你们吗?”村中的一群壮汉怒不可遏,个个须发皆张,直接奔到重弩前,装上弩箭对准数百米外的柴村众人。

虎易转头看了那根『插』在大地上摇颤的铁箭一眼,转过头来看向柴村的人,道:“今『日』是你们自寻上门来,我们就算射杀了你们,到时候黎山部族怕是也没有话可说,这是你们自找的!”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虎易!”

柴村那边,一位『精』壮中年汉子迈步而出,遥遥凝视过来,看到了虎易眼中闪烁的冷冽杀意。他觉得若是逼急了,渊龙古村的人怕是真的不会顾忌太多,倘若使用重弩的话,他们肯定会吃亏。

“虎易,今『日』我们来此并非想与你们大动干戈。”『精』壮中年汉子面『色』冷漠,抬手指向倒在村外不远『处』的鳞象猪,道:“我们是追杀这头鳞象猪而来,它是我们盯上的猎物,如今却被你们猎杀,说来是你们抢了我们的猎物才对!”

“你放『屁』!”大飞暴怒,这等强盗逻辑,实在是让人不可忍,吼道:“这鳞象猪是我在密林深『处』探查时所遇,一路追杀我到村子前,这之间根本没有见到过你们的身影!”

这时候,柴村那个『精』壮中年汉子还未出声,柴狼便说话了,他以残忍的目光斜睨大飞,道:“废话少说,这头鳞象猪属于我们了,要是不服气,尽可与我们战一场,或者让你们那个什么统领前来与我一对一分胜负!”

“渊龙古村的人,你们不要太嚣张,抢我们的猎物,还敢用重弩对着我们,这事『情』要是被黎山部族的人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可不要自误!”

柴村那名『精』壮的中年汉子这般说道,言喻之中尽带威逼。有黎山部族撑腰,他们在这方圆数百里已经成了霸主。但凡是他们看上的猎物,没有哪个村子敢不让出的。

今『日』他们的确是远远发现了鳞象猪闹出的动静,于是便寻了过来,本以来遇到发狂的鳞象猪,渊龙古村会遭殃,却不想竟然被击杀在了这里。

由于柴村的人来得比较晚,所以并未亲眼见到整个过程,刚好只看到鳞象猪被楚枫狂揍的画面。还以为是渊龙古村众人合力击杀鳞象猪后,楚枫骑坐在其头上泄愤呢,不过那一拳拳的力量也让他们心惊。

听到柴村的人颠倒是非黑白的话语,虎易等人气得『胸』膛都要炸开了。分明是柴村的人觊觎鳞象猪,到头来却将他们渊龙古村的人说成了强盗!

楚枫站在鳞象猪的尸『体』前,静静地听着,心中对柴村的人反感到了极致。他在村子中生活了两年,时常听到叔辈们说起一些往事,其中很多都是与柴村之间的冲突,可以说每次都是柴村的人故意挑衅,一而再再而三,不可忍!

“这荒域中,还得靠实力来说话,不是你张嘴说什么,别人就会照办。”楚枫压制心中的怒火,冷冷地看着柴村的人,此刻的他表现得沉着冷静,不像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这鳞象猪,是被我们所猎杀,为此大飞叔差点付出生命。现在你们却想要坐收渔翁之利,这世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鳞象猪的鳞甲坚固,可以做防具,象猪筋坚韧,可以做弓弦。可

可以说对于普通的村子来说,鳞象猪浑身都是宝,这样的猛兽平时很难猎取到,而它身上的资源自然也就成了稀有之物。

“大人说话,你一个嘴上**的孩子『插』什么嘴,就凭你也敢说靠实力来说话?!”柴村那『精』壮中年汉子脸『色』『阴』沉,而后看向虎易冷笑道:“虎易,你是渊龙古村猎队统领,想来应该可以做主。今『日』的事『情』,我们柴村也不想过于追究,只要你们将鳞象猪送过来,其他的事『情』可以一笔勾销。关于你们抢我们的猎物,还以重弩瞄准我们的事『情』,我们可以大**量,不禀告黎山部族。”

“我干你姥姥!”

“欺人太甚!”

“不能答应他们,以为我们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捏吗?”

“虎哥,跟他们拼了,干死这群狗娘养的杂种!”

村中一群『精』壮汉子双眼发红,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将柴村的人撕成碎片。欺人都欺到村子门口来了,若是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他们『日』后肯定会更加得寸进尺!

“柴豹!你休想,赶紧给老子滚,否则别怪重弩无眼伤到了你们!”虎易断然拒绝,根本不可能接受这屈辱的条件,将好不容易猎杀的鳞象猪拱手相让。

“虎易,你可要想清楚后果!”那个『精』壮的中年汉子柴豹沉喝一声,拿出一面黑『色』的铁牌子高高举起,道:“看到这是什么了吗?我有黎山部族的使者令牌,这方圆数百里内所有的村子都不得冒犯,胆敢违抗,必将受到黎山部族的惩罚,你们村子想要以身试法吗?”

“你……”

虎易气得『胸』膛急剧起伏,一张黝黑的脸憋得通红,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柴村有黎山部族的使者令牌,这代表着权力的象征,但凡属于黎山部族下辖的村落,都不能违抗,否则后果会难以想象。

“虎哥……”

村中一群汉子的眼睛血红一片,生活在这片荒域,世代以打猎为生,还未成年时便与凶禽猛兽搏杀,哪个不是彪悍的热血汉子,而今却被人如此逼迫,这是怎样的一种屈辱!

“哎!”村中传来一声叹息,老村长终于出现了,他来到虎易等人的身边,遥望柴村的人,道:“柴豹,你们实在是太过了。昨『日』重伤我们的人,这件事『情』我们还没找你们要个说法。今**等又来此逞威,这是明摆着是要欺我们渊龙古村了?”

“欺你们又如何?”柴豹身边的冷酷少年柴狼一脸冷漠,道:“生活在荒域中,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现在我们比你们强大,那么就是我们说了算,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屈服,要么等着被黎山部族灭掉!”

此话一出,老村长的身躯一颤,满是皱纹的老脸上肌『肉』抽搐,牙齿都气得打颤。而村中的其他人也是怒不可遏,就连妇人与孩子都红了眼睛。

老村长心中长叹,充满了无奈,道:“你们柴村世代与我们相邻,何必将事『情』做得如此绝呢?难道就因为有了黎山部族撑腰吗?老朽不想与你们鱼死网破,今天猎杀的这头鳞象猪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要答应,『日』后不要再得寸进尺,否则我们不惧与你们拼个两败俱伤!”

“哈哈哈!还是老村长识时务,懂得生存之道,现在你们就让人将鳞象猪给我们抬过来吧!”柴豹大笑,那神态得意无比,高高在上,像是在俯视渊龙古村的众人。

“慢!”

楚枫突然出声,他虽然是个孩子,但是这一声喝出,却如雷鸣,震得所有人心头都是一跳!

“嗯?又是你这个臭小子,是要找死吗?你若再出一声,我立刻射杀你!”柴狼微眯着眼睛,寒芒烁烁,对楚枫有很深的杀意。因为他觉得楚枫给他一种危险感,不想让其成长起来。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