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十九章 被封印的记忆碎片

楚枫的话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为他并没有说出原因,只是单纯地说黎山部族不会来找麻烦,众人自然不会相信。不过,虎易的话却得到了村中众人的赞同,于是也不是多么担忧了。

接下来,虎易让人将鳞象猪抬回了村子,进行庖丁分解,剥皮抽筋,并且拿出大瓷罐将其心脏中的『精』血给保存了起来,准备用来给孩子们淬炼『肉』身。

鳞象猪的『精』血虽然算不得什么好的淬『体』资源,但是对于渊龙古村这样的小村落来说,能拥有这样的『精』血资源也算是不错了。

在分解鳞象猪的过程中,全村的人几乎都围在村子中央,而大飞则将自己外出查探的『情』况详细说了出来。

荒脉深『处』不知道有何神物出现,引发巨大的变故,而且有强大的古兽在搏杀,大部分的凶禽猛兽都远离了那片地域,引发了大的动静,但凡方圆千里内,没有人不知道的。

这些消息自然会传出去,首先得到消息的便是黎山部族等几个距离那片荒脉最近的部族,紧接着便是一些一级的大部族,在这两『日』内先后有人赶来,前往那片荒脉,只是未曾进入最深『处』,而是停留在荒脉的外围远远观察动静,“我最先看到的是黎山、勾成、东郡这三个部族,不久后木族、虎族、蛟族的人也来了。他们距离这里算是最近的,消息传出去,第一时间也是他们知晓。想来过几『日』,远在万里之外的那些古『国』的高手也会来此了。”

“看来这次出现的神物非同小可,不但黎山部族的人来了,就连木族与虎族还有蛟族这三个一级大族都来人了。能吸引他们前来的东西可是不多。正如大飞所说,就连四大古『国』的高手多半也会来此,我们这片地域可算是热闹了。”虎易这般说道,神『色』有些凝重,并没有因为即将见到那些超级大族与古『国』的高手而感到期待与兴奋。

“或许他们根本不是为了那出现的神物而来。”老村长摇了摇头,以浑浊的老眼望向远方,道:“听祖辈的人说,荒脉深『处』的有异常强大的古兽,远远不是人类可以匹敌的。即便是有神物出现,也只有那些古兽才有资格争夺,人类是没有那个实力的。”

“一个古『国』,人口虽然数百万,先天秘境的高手不计其数,可是对于那些古兽来说渺小如蝼蚁,举一『国』之力怕是也难以与一头强大的古兽争锋……”

“什么?!”

众人震惊,还是第一次听到老村长说起这些事『情』。他们都知道荒脉深『处』的古兽非常恐怖,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能强大到这个地步,整个古『国』加起来都不敌。那么若有一头古兽走出荒脉深山,前往那些古『国』,将会造成多么大的破坏?

“你们很惊讶,不敢相信是吗?可是这的确是事实。”老村长对那些古兽充满了忌惮,眸子中浮现出回忆之『色』,道:“我的祖父曾告诉我,在很久以前,我们村中有人走出过这片地域,进入过古『国』,也认识些古『国』的高手。我先前说出的那些话,就是那些古『国』的高手亲口告诉我们村的那个先辈的。”

QuAnBen5.CoM。全*本*5

“老村长,如果是这样,那么为何没有听说过古兽作乱的事『情』呢?那么强大的古兽,要是前往那些古『国』的话,整个古『国』都无法对抗,不是只能等着覆灭吗?”

楚枫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其余人也竖着耳朵,双眼烁烁地看着老村长,这也是他们心中的疑惑与不解。

“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但走出荒脉的古兽都不会太过强大,不管是古『国』还是大族亦或是小村落中供奉的图腾足以让它们望而生畏。而那些真正流着神兽神血后裔的古兽,尚为幼兽时便已经开启了灵智,常年都在荒脉深『处』修炼,根本不会出来。”

“对于强大的古兽来说,只有荒脉深『处』的天地才适合它们,那里天地元气充裕,各种资源丰富。而我们人类居住的地域,物资就相对贫瘠了。而且对于那些开启了灵智的古兽来说,我们这样的人类实在是太弱小了,根本不屑与我们有任何的冲突。”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那些血脉强大的古兽,跟我们人类一样,有『独』立的思想,只是形『体』不同罢了。”从老村长的话中,楚枫对古兽有了些许了解,这些都是他以往所不知道的,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更加的神奇了。

“是的,就是你所说的那样,他们有『独』立的思想,其灵智不比人类低。当然,这些事『情』我也只是听先辈们说起,而先辈们也是在那些古『国』内听人说起的,事实到底是不是这样,还不能肯定。”

“村长,你说那些古『国』与大族的人不是为了出土的神物,他们来这里做什么?”虎易一边分解着鳞象猪,一边说道。

“或许是为了凶兽『精』血,荒脉深『处』有古兽争斗,引发兽『潮』,一些强大的凶兽不一定会远离那片地域,很有可能会迁移到荒脉外围。而凶兽相遇,也极有可能发生厮杀。倘若遇到重伤的凶兽,那些大族的高手们便能有机可趁,将其猎杀,取到『精』血。”

“凶兽『精』血……”

虎易等人闻言,眼睛立时亮了起来。

“虎易,你们不要有疯狂的想法,还是看准机会多猎取些食物回来,这次荒脉深『处』的巨变不知道要维持多久。至于那些凶兽『精』血,不是我们可以得到的,免得枉丢了『性』命。”老村长叮嘱,表『情』凝重。

“嘿,我们不会有那种想法的。”虎易回应,可是心却炽热了起来。凶兽『精』血啊,就连那些大族中都不多见,是炼『体』的宝贵资源。

大族内,之所以会有那么多的高手,很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拥有凶兽的『精』血,可以培养高手。即便是一个血脉潜力不强的人,只要有凶兽『精』血淬炼『体』魄,都能突破到先天秘境。

对于渊龙古村这样的村子来说,不说能拥有『精』气旺盛的凶兽『精』血,即便能拥有最普通的凶兽『精』血,那也是

了不得的事『情』。有了凶兽『精』血,村中便可培养出一些先天秘境的人出来,到时候这方圆百里谁还敢惹,往后再狩猎也容易太多。

一个时辰后,鳞象猪彻底被分解了,筋骨与皮以及『精』血都被保存了起来,『肉』则被分割成块分配给各家腌制干『肉』。

楚枫摆『脱』了一群玩伴的纠缠,抱着血鹰卵回到了家中。自从赶走了柴村的人,他的心中就一直存在着疑惑,那就是当时那股充满全身的『精』气与神力是从何而来的,这让他很不解。

当时楚枫躲在大树后,『体』内的伴生青铜钟突然轻颤,紧接着便有一股旺盛的生命『精』气溢出,瞬间充满他的全身。同时他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所以才能将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古树给生生拔起来。

现在想来,楚枫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屋中后他便爬上『床』榻,盘坐下来静心思考,并且观察身『体』的异常状况。

开始的时候,楚枫并没有发现什么,后来内视的时候在丹田内看到了金『色』的生命神华碎片,如太『阳』的光点般闪烁,这让他心中一震。

“这些生命神华的气息好熟悉啊……”楚枫轻声自语,蓦地想到了什么,心念一动,将那罐子宝血从伴生青铜钟的空间内取了出来,发现盖子并未盖好,有一道缝隙。

“果然是『独』脚夔的生命『精』华气息!”

楚枫终于明白了,那充斥全身的生命『精』气是从装满『独』脚夔宝血的罐子中溢出的。一缕生命『精』气而已,让他的力量暴增,这『独』脚夔的宝血,实在是不凡。

“看来以我现在的『体』魄,根本不能使用太多的『独』脚夔宝血来淬炼。这么磅礴的生命『精』气,怕是会将我的身『体』给撑爆吧。”楚枫躺在『床』上,逐渐进入了梦乡。今『日』大战实在是太累了,要不是有『独』脚夔的宝血溢出的『精』气,对上柴狼的灵术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深夜十分,月华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楚枫『胸』前的『玉』坠浮现出神秘的光点,其上纹刻的那株草的图案像是活了过来,在月华下轻轻摇曳。

那株草根茎碧绿,叶片雪白如『玉』,摇曳出点点莹白的光华,凝聚在一起,宛如莹白的薄烟,自窗户飘了出去。与此同时,距离村子不算太远的龙渊禁地内,那如水纹般的结界突然动荡了起来,一股奇异的气息弥漫而出,快速蔓延,将方圆数十里全都笼罩。

古老、苍凉、神秘。

这样的气息笼罩了这片大地,包括渊龙古村。村子中央的祭台下埋葬的半截龙骨上纹刻的符纹开始闪烁光芒,而村子内的所有人都进入了奇特的梦境中,在梦中他们仿佛回到了无尽久远的时代,看到了一幅幅洪荒景象……

楚枫躺在『床』上,早已睡熟了,他也进入梦境中,不过见到的却与村中的其他人所见的大不相同。

“不!不要……”

“痛…枫儿好痛……”

睡梦中,楚枫不断摇着头,满头大汗,脸『色』有些发白,眼角还有泪水溢出。

“娘…枫儿好痛,枫儿要娘亲……”

楚枫在梦中呓语,清秀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在他的卧室门口,楚芸汐不知何时默默伫立,暗自垂泪。

……

第二『日』清晨,楚枫早早就醒了,他觉得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呆呆地看着房顶,努力地回想着梦境中的画面。可是那些画面残破不堪,根本无法拼凑起来。

“我到底做了怎样的梦,为什么会那么真实,那么的难过,为什么我会流泪,可是醒来后却又无法记起了……”楚枫呢喃,伸手摸了摸小脸上的泪痕,突然从『床』上翻爬起来。

梦境中,他唯一记得清楚的画面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以及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细细一想,这不正是后山那条峡谷中的场景吗,一条大瀑布冲击而来,正好冲击在下方的大青石上。

“难道是被娘亲封印的记忆要解开了吗?”楚枫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一瞬间他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那段被封印的记忆一直是他想要找回的,他想知道自己以前的所有经历,想知道在那些岁月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