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二十章 六年前的画面

楚枫认为自己被封印的记忆要复苏了,而昨晚梦境中的那些画面与感受,很有可能就是过往的经历与遭遇。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迈步奔出了屋子,向着后山的峡谷而去。

楚枫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彻底记起以往的事『情』,梦境中的画面是模糊的,醒来后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后山峡谷中的那道最大的瀑布与瀑布冲击下的大青石。

经过先前的一番思忖,楚枫觉得梦境中会出现后山峡谷中的画面,有可能是伴生青铜钟在指引他。

楚枫疾步如风,以他现在所拥有的力量,一步便可迈出**米远,简直比猎豹还要迅疾。村子距离后山脚下的峡谷并不是太远,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他便冲进了峡谷内。

“轰隆隆!”

峡谷内随『处』可见一挂挂飞流的瀑布,如银河般倾泻而下。楚枫奔到峡谷中央,眺目四望,在一挂挂银瀑中找到了梦境中的画面。

那是一挂巨大的瀑布,在这座峡谷内的所有瀑布中算得上是最为壮观的,真的如银河倾泻,其顶端高不可见,起码高达千丈。

千丈瀑布垂落,银练如河,宽达十丈,冲击而下。下方是一汪巨大的水潭,中央有一块宽阔的大青石凸出水面,巨大的瀑布冲击在青石上,水珠万千,在晨光下闪烁晶莹的光泽。

“就是这里,梦境中的画面就是这里!”楚枫轻声呢喃,小脸上浮现出『激』动之『色』,小小的身躯忍不住颤抖,一双拳头也不由自主地握紧。

那些被封印的记忆,一直都是楚枫心中的结。自从两年前醒来,他无时无刻不想回忆起往事。可是娘亲楚芸汐却不愿意告诉他,更不愿意过早解开他的封印。

六岁经历大难,重伤垂死,昏『迷』整整四年方才苏醒,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怎样的折磨与不幸!

别的孩子,几岁的时候拥有着快乐的童年,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无忧无虑。可是这一切对于楚枫来说就如噩梦,虽然记不起童年的岁月,但却知道自己在本该快乐无忧的童年遭遇了悲惨的磨难。

“我的童年,我逝去的童年,本该如鼻涕娃他们一样快乐纯真的年代,到底遭遇了怎样的不幸……”楚枫那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显得有些黯然,他攥着拳头,迈步走向水潭。

即将要靠近水潭中央的大青石时,楚枫反而变得有些犹豫了,既想知道自己的过往,但潜意识中又害怕记起那些不不幸的往事,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

楚枫在水潭边伫立良久,心中矛盾而挣扎。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对过往的事『情』没有了记忆,渴望恢复记忆的同时,又害怕知道那些不幸的事『情』,也是正常的心理反应。

最后,楚枫咬了咬牙,清秀的小脸上浮现出刚毅与不屈,眸光刹那间充满了坚定。不管过往的经历是怎样的悲惨,那都是留下的烙印,不可磨灭,是人生中的一部分。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楚枫不想自己带着一段空白的记忆而生活下去,同时心中也有一股愤怒与怨气。这两年来身『体』虚弱至极,受尽嘲讽与白眼,这一切都是因为六年前的遭遇所致。

“不管六年前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都要清楚地知道,我要知道我的真龙血脉为什么会失去三分之一,我要知道究竟是谁让我和母亲沦落到这个被封印的天地中……”

楚枫双拳紧紧攥在一起,指节因用力过度而有些发白。想起这两年来自己承受的一切,想起娘亲『日』渐憔悴的面容与眼底深『处』的深藏的疲惫,他的心就如刀割般的痛!

楚枫『脱』掉衣服,『裸』露着上身,纵身跃到水潭中央的大青石上,就地盘坐了下来。瀑布冲击而下,水珠乱射,溅到他的身上、脸上、头发上。

“当——”

伴生青铜钟轻轻震动,是被楚枫心念沟通所致,与此同时,『胸』口佩戴的白『玉』坠子也泛起一层淡不可见的光华。

这一瞬间,楚枫便感觉到梦境中的残破画面自动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并且逐渐开始拼凑在一起。

“果真不出我所料,真的是封印的记忆碎片松动了……”楚枫紧紧攥着拳头,不由得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那里有两道『交』叉的半尺余长的狰狞伤疤,触目心惊。

自从真龙血脉复苏,楚枫的『肉』身接连发生几次蜕变,肌肤晶莹光滑,宝『体』生辉。其它部位的所有的疤痕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唯有小腹与背部的十字伤疤依然存留,像是用不磨灭的烙印。

“你们到底是怎么来的……”楚枫低垂着眼眉,清秀的小脸上充满了感伤。他轻轻抚摸着小腹上的疤痕,而后又伸手摸向『胸』前的白『玉』坠子,呢喃道:“还有你,为什么会让我莫名心痛,母亲为什么会说你将成为我未来的信念与支撑……”

这时候,白『玉』坠子上溢出点点薄烟般的光华,没入楚枫的『体』内,而『体』内的伴生青铜钟也轻轻震颤着,久远而苍凉的气息将他笼罩,很快便弥漫整个峡谷。

脑海中的记忆碎片不断整合拼凑,那些不可忆起的模糊画面也逐渐清晰可见。而楚枫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睛,他发现自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奇异的空间,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画面。

楚枫看到了一座雄伟的大殿,金碧辉煌,到『处』都雕刻着神骏不凡的异兽图案,栩栩如生。大殿中坐满了人,个个锦衣华服,气质出众,男『女』老少皆有,每一个人都有一股特别的气质。

大殿的正上方端坐着一位看起来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形象很威猛,八字眉,须发浓密,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威严。而在老人的下方,站着几个三十余岁的男子以及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

『女』子一袭白衣胜

雪,气质高贵圣洁,容颜倾城,脸上泛着会心的笑容。她牵着一个年约六岁的小男孩,粉雕『玉』琢,大眼睛清澈明亮,很是可『爱』。

看到这样的画面,楚枫的心狠狠一颤,那个容颜倾城的『女』子不正是娘亲楚芸汐么,而她身前站着的小男孩,与自己的容貌也是那么的相似……

聪明如楚枫,顿时就明白了,这些六年前的画面,那时候他和母亲应该还在外面的大天地,而不是这片被封印的荒域。

“哈哈哈,秦家主,恭喜恭喜!”大殿中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走出来,看着六岁的小楚枫对正位上的老者,道:“秦家能得如此天才,真是羡煞我等。楚枫今『日』已满六岁,想来不久后秦家主便会使用家族秘法为他洗髓伐『毛』了,将来必定一飞冲天。”

“唔,秦家主真是春风得意啊,秦家有此天才,十几年后东域年轻一辈中怕是无人能出其左右了,将来必能雄视一域,成为天骄人物啊。”

“诸位缪赞了,枫儿虽天赋异禀,但还需后天努力方能成为翘楚。再者这天下之大,五大陆浩瀚无垠,诸子百家,大教林立,更有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天才如过江之鲫,枫儿往后的路还很长啊……”秦家家主捋了捋浓密的黑须,轻轻颌首,话语虽谦虚,但脸上尽是笑意。

楚枫看到画面中的那些人,不管是年长的还是年轻的,都已赞赏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些小孩子更是羡慕不已。

“轰隆隆!”

突然,画面中的天地一片昏暗,雷鸣惊天,整个世界像是在刹那间陷入了黑夜,天穹上云雾翻滚,没有一丝光亮。

“吭……”

紧接着,天宇上的云层内传来震动九天的龙吟声,那种声音像是跨越了无尽的时空长河,自久远的洪荒时代传来,让所有人都震惊得呆在原地,连呼吸都忘记了。

龙吟动苍穹,翻滚的云雾中开始泛起无尽的光点,垂落亿万缕霞光,整个天地一片绚烂。也就在这时候,六岁的小楚枫的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清澈明亮的大眼中泛起了紫金神芒,并且瞬间璀璨,如神灯闪耀。

“吭……”

低沉的龙吟自六岁的小楚枫『体』内传出,并伴随骨骼的抖动声,咔嚓咔嚓声响。他的肌肤像是染上了一层紫金神辉,烁烁发光,紧接着便有一条条紫金『色』的真龙冲了出来,龙首高昂,仰天长啸,并绕着他的『体』内不断穿梭。

大殿内的小楚枫突发异常,九条紫金真龙在其身边缭绕穿梭,这等异象惊醒了呆滞中的众人,齐齐将目光投去,刹那间所有人的脸『色』巨变,蹬蹬蹬连退数步。

“不祥!不祥!”

“诅咒之人,他竟然是诅咒之人!”

“竟然是这种禁忌血脉,传闻古时有八代真龙『体』,每一代真龙『体』都被诅咒缠身,但凡身边的亲人与友人,莫不因其而夭亡……”

“天大的不祥,天大的祸端啊!”一名身穿锦衣,气势威严的中年人充满了忌惮,看向秦家家主,道:“秦家主,此子为禁忌与不祥,赶紧打入龙渊泽吧,否则你们秦家怕是会惹上不祥的祸端,到时候追悔莫及啊!”

秦家家主不说话,脸『色』有些发白,而秦家其余人的眼中也浮现出深深的忌惮,先前还站在小楚枫的身边,此刻却远远离开了他,与他保持距离,如避瘟神。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