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悲惨往事

六岁的楚枫,身周九龙缭绕,紫金『色』的龙身充满了神『性』,龙鳞闪烁金『色』光泽,如神金浇铸的身躯蕴无穷力感,看上去非常冲击人的视觉与心理。

此刻,秦家众人对楚枫的态度大变,没有人愿意靠近他。先前一个个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赞赏与喜『爱』,此时却大相径庭,一个个的目光都充满了冷冽与戒备。

“吭……”

九条紫金真龙不断在楚枫的身周穿梭,除了其母亲楚芸汐之外,一时间无人敢靠近他身边。

大约过了足足一刻钟,九条紫金『色』的真龙逐渐虚淡,龙影接连没入了楚枫的『体』内。而楚枫则充满了『迷』茫与不解,睁着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众人,他不知道这些先前还对自己喜欢的人为何突然变得这么陌生与敌视了。

“爷爷……”

楚枫很无辜,大眼中充满了委屈,他可怜兮兮地看向秦家家主,向着他走去。

“停!站在原地不要过来!”见楚枫走来,秦家家主身躯一抖,立刻出声喝止。

“爷爷,你不喜欢枫儿了吗?”楚枫的眼眶红了,他好委屈,转身向着自己的义父秦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道:“义父,你们为什么都不喜欢枫儿了……”

秦志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长得很英武,可以说是一表人才,在同代中也算得上是翘楚,平『日』里对楚枫是照顾备至。此刻听到楚枫委屈的呼唤自己,他的脸『色』顿时缓了过来,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炽热的光芒。

“枫儿乖,谁说义父不喜欢你了,快到义父身边来。”秦志面带笑容,眼中充满了溺『爱』之『色』。

楚枫闻言,委屈的小脸上绽放出天真烂漫的笑容,他看了自己的母亲楚芸汐一眼,快步奔向秦志。与秦志『处』于同一个地方的人见状,齐齐退避。

“秦家主,贵家族内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等也就不便久留了,就此告辞,他『日』再来拜会!”

“秦家主,我等也告辞了!”

……

前来秦家的各大势力齐齐辞行,不愿在秦家多待片刻。至少在秦家没有彻底解决掉楚枫这个禁忌与不祥的人之前,他们是不想与秦家沾上任何关系了,担心会因此而遭受诅咒的牵连。

各大势力的人全都离去后,秦家家主『阴』沉着脸,双手紧紧抓着座椅扶手,几乎要将其捏碎了。

“你们在此等候,我前往宿老院一趟,商议之后再做决定!”秦家家主说完后匆匆离去了,这个过程中楚芸汐一直默默地看着楚枫,并没有说一句话。

这样的结果,其实早就在楚芸汐的意料之中。她知道这一『日』迟早会来临,可是却没想到竟然会在今『日』,当着各势力的人的面,楚枫的血脉初步觉醒了。

“楚仙子,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枫儿不会有事的。”秦志轻轻摸了摸楚枫的头,对楚芸汐说道。他虽是楚枫的义父,但事实上与楚芸汐的关系并不深。

QUAbEn5.COm,【全‘本’网。COM】

楚芸汐寄居在秦家,到底是为了什么,秦家没有人知道。而且秦家的人隐约中也觉得楚芸汐不简单,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背景。

“血脉觉醒,不被世人所认可,是难以改变的。”楚芸汐摇头,秀眉微蹙,眼底深『处』有着深深的担忧。她溺『爱』地看了楚枫一眼,而后将目光转向大殿外,轻声道:“秦志,枫儿暂时『交』给你了,一『日』之后我会返回,希望在这一『日』之中,你能护他安平!”

“楚仙子,你这是要去哪里?”

“娘亲,你不要走好不好,枫儿不要你走……”

楚枫疾奔过来,一下子扑到楚芸汐的怀里,紧紧抱着她的腿。他虽然年幼,但也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家族中的人已经不喜欢他了,而今听到娘亲说要离开,心中顿时就慌了。

“枫儿乖,娘亲不是要离开你,只是暂时离开一『日』,明『日』就会回来的。”楚芸汐蹲下身来,轻轻抚摸着楚枫的小脸,满眼溺『爱』。

她要去寻找一种可以将真龙血脉压制在『体』内的东西,在楚枫的血脉刚觉醒的时候融合了那种东西,将来就不会再显化出九龙虚影,未来的修炼路上也就不会那么容易暴露自己的『体』质了。

“哦,娘亲要快点回来哦!”楚枫很乖,很听话,并没有执意不让楚芸汐走,他默默地走到秦志的身边,然后对着楚芸汐挥动着小手。

楚芸汐走了,背影消失在大殿中。娘亲不在身边,这个家族中最让楚枫依恋的就只有义父秦志了,至少在这个时候只有秦志对他是最好的。

六岁的楚枫,孩子心『性』,偌大的秦家,只有秦志对他好,他自然对其特别的依恋,待在其身边寸步不离,一双小手紧紧地拽着秦志的裤腿,生怕他会丢下自己。

不久之后,秦家家主回到了大殿中,静静地看着楚枫,脸『色』一连数变,道:“经过我与众宿老商议,楚枫绝不可留在秦家。介于这六年来他生在秦家,与秦家关系匪浅,所以我们必须亲自将他弃于龙渊泽,以斩断一切因果,明『日』便前往那片封印地!”

“爷爷……”楚枫眼眶一红,委屈地看着秦家家主,道:“为什么你不要枫儿了……”

“别叫我爷爷!从现在开始,你与秦家没有半点关系,要怪就只能怪你是禁忌与不祥的血脉,天生就会为别人带去灾难,这就是命,没有选择的余地!”秦家家主沉声说道,再也不复以往对楚枫的喜『爱』,反而显得非常冷漠与无『情』。

“可是……可是……”楚枫低着头,小手紧紧攥着秦志的裤腿,低声道:“可是枫儿不想离开你们,爷爷不要将枫儿丢出

去好不好?”

“哼!”秦家一名嫡系中年人冷哼,一脸『阴』沉,道:“没听到家主说吗,从现在开始你与我们秦家没有半点关系。这六年来,秦家在你身上化的心血可不少,可是这一切都白费了。想不到你竟然是那种不祥的血脉,这是要害死我们秦家所有的人吗?”

“就是,楚枫是个害人『精』!”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撇了撇嘴,这些年楚枫因为天赋惊人,非常受宠,让秦家其余的孩子心中充满了妒忌。而今楚枫成为了不祥之人,那些孩子便觉得心中舒畅不已,开始落井下石。

“我不是害人『精』,不会害你们的,你们不要这样说我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血脉……”六岁的小楚枫委屈的低着头,小手抓住秦志的裤腿不断搓动着,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

“好了!大家都不要再说了,此事已定,明『日』我们便启程前往封印地——龙渊泽!”秦家家主挥了挥手,一副很烦躁的样子,说完直接起身离去,连看也没有看楚枫一眼。

“哼…还真以为是天才呢,结果就是个不祥的扫把星……”大殿中秦家众人也相继离去,有的人在离开的时候口中发出冷笑的声音。

看着以往对自己喜欢疼『爱』的人,现在一个个都变得冷漠而无『情』,楚枫的心中很难过。幼小的他一直认为秦家的人都是真心对自己好,所以这样的转变让他难以适应。

“义父,家族真的要把我扔到龙渊泽去吗?”小楚枫仰小脸,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他充满了委屈,看着义父的秦志。

“枫儿,这是家族众宿老的决定,义父也无法改变。”秦志叹了口气,见四下无人,眼底深『处』的炽热再也掩饰不住,道:“枫儿,要怪就只能怪你的血脉,谁让你是九龙『体』呢。你在秦家生活了六年,家族待你不薄,明『日』就要进入龙渊泽了,此去十死无生,不如为家族做点贡献吧。”

“义父,我不要离开家族,不要去龙渊泽,你去给宿老们说说好不好?”六岁的小楚枫眼中含泪,哀求秦志。

“枫儿,你要是乖乖听话,义父或许有办法改变宿老们的决定。”秦志眼中闪过一抹冷光,而后谆谆善『诱』,道:“只要你为家族做出大贡献,宿老们或许就会心软,到时候便可让你留在秦家。”

“义父,您要枫儿怎么做,枫儿都听您的,只要别让枫儿离开秦家,不要抛弃枫儿就好!”小楚枫使劲点头,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年幼的他只知道从小在秦家长大,这里就是他的家,除了这里,他哪儿都不想去。

秦志听到这样的话,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带着楚枫走进一间密室,而后指着密室内那冰冷的石『床』,道:“枫儿,你到石『床』上来躺下。”

“哦。”小楚枫很听话,乖乖躺在了石『床』上,这时候他看到义父秦志的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匕首,顿时就有些害怕了起来,有些不安地问道:“义父,您要干嘛?”

“没事的,义父帮你把『体』内的伴生青铜钟取出来,顺便抽取些『精』血,这样你就不是九龙『体』了,不但能为家族做贡献,而且还能让宿老们改变将你弃之于龙渊泽的决定。”秦志满脸笑容,手中的匕首却闪烁冰冷的寒光,其眼中的炙热光芒瞬间璀璨了起来。

“可是……会不会很疼?”楚枫睁着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秦志,单纯无邪的他根本不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有多么严重,在他幼小的心灵中,义父秦志是疼『爱』他的,不会害他。

“有点疼,你要忍住,这样才能继续留在秦家,知道吗?”

“噗!”

锋利的匕首划破了楚枫的小腹,剖开他的丹田,紫『色』的鲜血飞溅而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剧痛袭来,当场就让楚枫大叫了起来。

“义父,好痛啊,枫儿痛……”冷汗瞬间浸湿了楚枫的身『体』,他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义父秦志给禁锢了。他小脸苍白,小小的身躯颤抖着,满脸痛苦地看着秦志,声声哀求:“义父,枫儿痛,好痛,不要割了不好不好……”

“义父不要割了,枫儿痛……”

六岁的小楚枫哀求义父秦志,却无法阻止秦志的动作,幼小的他充满了无助与绝望。

“娘亲…娘亲……”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