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 残酷的遭遇

“当……”

伴生青铜钟轻轻一震,就在秦志想要将其取出的时候突然消失了,这让秦志脸上的兴奋笑容顿时凝固,他恼羞成怒,将手伸进楚枫的『体』内不断抠挖,痛得楚枫小小的身躯抽搐与痉挛,痛不『欲』生,流着眼泪在无助与绝望中几乎昏死过去。

“该死!这伴生青铜钟竟然自动消失了!”秦志的神『色』显得有些狰狞,很快双眼又闪烁炽热的光芒紧紧盯着楚枫的小小身『体』,一把将其翻了过来,抬手打出几道神纹。

神纹没入楚枫的身『体』,其背部显现出九个紫金『色』的光点,而后逐渐化为九道龙形血液,透过肌肤都能清晰可见。

“龙之真血,要是能取出六滴,再与我『体』内的『精』血融合,未来我必成为盖代天骄,且不必担心这种『体』质的诅咒缠身!”秦志兴奋得五官扭曲,整个人都因『激』动而颤抖,“噗”的一声剖开了楚枫的后背,掌心向下一吸,一滴紫金『色』的真血直接被他吸入了手心内。

一滴、两滴、三滴……

秦志兴奋得双眼通红,不过数息时间就夺走了楚枫『体』内三滴真血。就在夺取第四滴『精』血的时候,那些流动在楚枫『体』内的龙形真血突然爆发出璀璨的紫金神芒,在顷刻间冲向其丹田部位,紧接着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会这样!该死的,其余的『精』血去哪里了,难道又是那伴生青铜钟?!”见其余的六滴真龙『精』血突然消失,再也无法夺取,秦志气急败坏,面『色』狰狞。

“罢了,三滴真龙『精』血也足够了,先融炼了再说,以免迟则生变。”秦志冷幽幽地扫了几乎昏死在冰冷石『床』上的楚枫,感受到他的气息已经十分微弱,也就没有在意,快速离开了这个石室。

小楚枫躺在石『床』上,浑身都是血,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他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心中很痛很委屈,他不明白一起生活了六年的义父为什么会这样对待自己。

“痛…娘亲…枫儿痛…娘亲你在哪儿,枫儿好想你……”楚枫无意识地呢喃着,声音虚弱得微不可闻,在这个家族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有的只是残酷的回忆。

冰冷的石『床』上,幼小的楚枫轻轻抽搐着,他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可是身『体』太虚弱了,连眼睛都睁不开,小腹与背部的伤口狰狞可怖,血『肉』外翻,紫『色』的血液不断淌出。

“娘亲……”虚弱的小楚枫呼唤母亲,他幼小的心灵有了太深的伤疤,此刻只有想到母亲才能让他感受到希望和温暖,才能支撑着他的生命之火。

“当……”

突然,小楚枫的『体』内传出幽幽钟声,与此同时一缕缕莹白『色』的光芒『肉』眼可见,在他的『体』内与肌肤表面流转,散发出一股生命『精』气。

“娘亲……”

幼小的楚枫突然动了,“砰”的一声从冰冷的石『床』上摔了下来,震动下伤口血液飞溅,钻心的剧痛让他几乎昏死过去。

QuanbEn5.COM全本、网

“娘亲……枫儿要死了吗,可是枫儿不想死,枫儿不要离开你,娘亲你在哪里……”楚枫满脸都是泪,大眼中充满了委屈与绝望,挣扎着往外密室外爬行。他根本无法站立,伤势太重,要不是伴生青铜钟溢出神秘力量,他连动弹都不能,生命之火很快就会熄灭。

同一时间,位于秦家数千里之外的某片荒古山脉的废弃古『洞』内,楚芸汐本在小心深入,心中却突然一痛,如被针刺,“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枫儿,难道是枫儿出事了……”楚芸汐娇躯巨颤,脸『色』惨变,美丽的眸子中充满了恐慌与不安,几乎瞬间转身冲出古『洞』。

而在秦家的密室外,虚弱的小楚枫满脸泪痕,一步一步往外爬行,他觉得自己就快要睡着了,好累好累,伤口好痛好痛。

“我不要睡着,我要娘亲,我舍不得娘亲……”楚枫伸出小手抹了抹眼泪,一步一步艰难爬行,一路而过满地都是紫『色』的血迹。

“轰隆隆!”

原本无云的天空,突然乌云滚滚,天地间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一丝光亮。伴随着雷鸣声,滂沱大雨倾盆而下,哗啦啦声响,整个天地都化为了无边的雨幕。

秦家的密室,并不在秦家的建筑群中,而是位于后山,平时几乎没有人会来。这里四『处』都是老树林,只有一条小道连通秦家族地与后山。

磅礴大雨倾泄,连天雨幕,哗啦啦落下,打在树木上,让树枝都摇动不已。

暴雨中,幼小的楚枫拖着虚弱的伤『体』,在泥泞的小道上一步一步艰难爬行着。他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淋湿,小脸上已经分不清雨水与泪水了。

“我要娘亲……”楚枫口中轻声呢喃,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现在他唯一的心愿就是见到母亲,虽然他只是个六岁的孩子,但也知道自己的『情』况。

小楚枫觉得自己不行了,快要死掉了,临死前的愿望就是能见母亲一眼,他是那么的不舍。雨幕模糊了他的视线,隐约中他仿佛看到了母亲正站立在雨幕中,伤心而绝望地看着自己……

楚枫不知道娘亲身在何方,他只是用尽全力艰难爬行,仿佛往前爬行一步就离楚芸汐更近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枫幼小的身『体』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在滂沱大雨的冲刷下,肌『体』开始发紫,小脸与嘴唇都变成了青紫『色』。

可是,他那双眼睛却在这一刻变得清澈而明亮,他仿佛看到娘亲真的就在前方,正想着自己奔来……

“娘亲……”

楚枫发出最后一声虚弱的呢喃,双眼缓缓闭合,趴在泥泞的小道上,再也没有了动静。

“轰隆隆!”

雷声动八荒,暴雨洗天地,天宇上乌云翻滚,仿佛有一尊发怒的雷神要惩罚苍生。

豆大的雨点,哗啦啦落下,冲刷着天地万物,冲刷着楚枫幼小的身躯,他身上的伤口在大雨的冲刷下已经发白,看起来更加可怖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家后山的小道上出现了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她『体』态袅娜,浑身都被火『色』的神光笼罩,雨点根本不能近身,全都被拒当在外。

楚芸汐与楚枫血脉相连,心头有感,从数千里之外赶回来,当她看到趴在泥泞的小道上,几乎已经没有什么气息,生命之火即将彻底熄灭的楚枫时,娇躯一颤,脚步趔趄,险些栽倒在地。

“枫儿!!!”

楚芸汐狂奔而至,一把将楚枫抱在怀中。当她的目光落到楚枫的小腹与后背的伤口上时,她的气息一瞬间变得冷冽无比,一股冰冷的杀意弥漫四野,方圆数十里内万物成冰,包括连天的雨幕都化为了冰块。

“啊!!”

楚芸汐抱着楚枫痛哭,冷冽而尖锐的声音化为神纹席卷十方,所有成冰的万物瞬间被崩成了齑粉。她颤抖着身躯,贝齿咬破了嘴唇,双眼中浮现出火『色』神纹,『交』织成符篆,窥视到了楚枫脑海中的记忆。

“秦志!你纳命来!”楚芸汐心中的恨与杀意几『欲』撕裂天宇,平时高贵『脱』俗的她,此刻像是化身成为了『女』杀神,那眸子冰冷到了极致,闪烁的火『色』神芒比神灯还要璀璨。

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向秦家族地,因为目前最重要的是救楚枫的『性』命,不能再耽搁了。

楚芸汐的家族传承的神诀经,拥有强大的生机与恢复能力。她运转神诀,浑身『精』血向着心脏涌去,最后自心脏内提炼出一滴心头血,自心口飞了出来。

这滴心头血,如火『精』灵般跳动,被楚芸汐打入楚枫的『体』内,强行稳住了他的生命之火。原本已经身『体』僵『硬』的楚枫,逐渐有了生机,小腹与背部的伤口也在快速愈合。

有了楚芸汐提炼出的蕴含『精』纯生机的心头血,楚枫的命算是保住了,他虚弱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娘亲的怀里,暗淡无光的大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忘记了身『体』的痛楚。

“娘亲,枫儿是不是要死了……”楚枫虚弱地问道,声音低不可闻。

“枫儿,娘对不起你,是娘没有保护好你,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不要害怕,有娘在你身边!”楚芸汐紧紧抱着楚枫,眼泪止不住滚落下来,生怕一松手他从就自己的怀里消失了。

“娘亲不哭……枫儿很乖很听话,娘亲不哭好不好……”楚枫很懂事,大眼睛中含着泪光。见到楚芸汐伤心,他也很难过。

“枫儿!”

楚芸汐心中绞痛,抱着楚枫痛哭。想到楚枫先前的样子,那残忍的画面让她痛到不能呼吸。自己的儿子,被人以那样残忍的手段剖开身『体』,夺走了真龙『精』血,他这个做母亲的既自责又心疼。

“娘亲不哭,枫儿没事的,枫儿不痛了……”楚枫用力地抬起小手,想要帮娘亲擦眼泪,可是却发现连抬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楚芸汐心酸莫名,她将楚枫背起来,以软綾绑在背后,柔声道:“枫儿,你趴在娘的背上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现在娘要为你讨回公道!”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