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晴雪之殇

“楚枫!”

碾压长空而来的青铜古战车上,身穿白衣头戴花环的小『女』孩大喊呼唤,她用力地挣动着手臂,一个劲想要往前冲,可是却被三十许的美丽『女』子紧紧拉住,挣『脱』不了。

“娘你放开我!”小『女』孩拼命挣扎,浑身泛起一层淡淡的白光,这是内蕴神力的表现。她的年纪也只有六岁左右,与楚枫同年,同样迈入了修炼的第一个大秘境——神海秘境。

“晴雪不要过去,听话!”上官婉柔声劝慰小『女』孩,眸子中也有深深的不忍。她没想到一个前途无量的天才,最终竟会是这样的结局,即将被逼入封印的龙渊泽内。

“娘亲……真的是晴雪的声音,真的是清雪,他来看枫儿了……”楚枫虚弱地睁开眸子,努力看向远方,隐约中看到一道模糊的小身影。

“咦?不对,这孩子为何如此虚弱,气若游丝,生命之火几乎到了快要熄灭的地步!”虽然还相隔一定距离,但是上官婉修为深厚,目力惊人,发现了楚枫的异常,大为吃惊。

“轰隆隆!”

青铜古战车越来越近了,最后在距离秦家的人不远『处』停了下来,狮头牛身的蛮兽拉着它从天而落。这一刻,战车上所有人都发现了楚枫与楚芸汐的异常,皆露出惊讶之『色』。

“楚枫,你怎么了……”小『女』孩声音发颤,小脸更加苍白了,含泪的大眼中充满了不安。她浑身白光炽盛,猛然挣『脱』了母亲上官婉的手,奔向楚枫。

“楚枫!”

小晴雪步伐踉跄,摇摇晃晃,几次差点摔倒在地,还未奔到楚枫的身边,已经是泪流满面。

“晴雪…晴雪……”楚枫靠在母亲的怀中,看着满脸泪痕的小晴雪踉跄奔来,他用力的想要抬起手臂,可是却虚弱得毫无力气。

“楚枫!”小晴雪终于奔到了楚枫的面前,一下子就扑了上去。看到几近垂死的楚枫,她那小小的身躯不断地颤抖着,小手慌乱地摸向他,显得那么的恐慌与无助。

“你怎么了,楚枫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死,不要死……”小晴雪失声痛哭,她紧紧攥着楚枫的手:“你说过我们亲梅竹马,长大后会娶我的,你不要死呀……”

“不哭……晴雪不哭……”楚枫以虚弱的声音安慰着小晴雪,可是自己却掉下了眼泪。若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让他不舍的,那就是娘亲楚芸汐与面前的小『女』孩沐晴雪。

沐家的人听着两个孩子的话,并没有因为小晴雪的那句“长大后会娶我”而觉得好笑。在这样的场景下,这样的童言说出来反而让人忍不住心酸。

“晴雪不哭,呜呜……”小晴雪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紧紧抓着楚枫的小手道:“你也不哭,我们都不哭,呜呜……”

“晴雪,以后我不能和你一起玩了,不能和你一起抓蝴蝶,一起看星星,一起坐在小河边嬉水了……”楚枫那双暗淡无光的眸子中有着深深的不舍,但很快他又变得坚定起来:“要是我能活下来,将来一定回去找你的,那时候你还会记得我吗?”

QuanBen5(cOM)全本、网

“嗯嗯,晴雪不会忘记你的,晴雪会一直等着你!”小晴雪一边抹泪,一边点头。她伸手将佩戴在脖子上的白『色』『玉』坠取下,亲手戴在楚枫的脖子上,哭着说道:“这个『玉』坠会保佑你的,你不会有事的……”

看着佩戴在『胸』前的白『玉』坠子,其上纹刻的小草是那么栩栩如生,楚枫的心中淌过阵阵暖流,笑着流下了眼泪。

“晴雪,以后或许很久很久都看不到你了,你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好不好,因为有一天,我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楚枫轻声说道,他越来越虚弱了,声音低得微不可闻。

“楚枫……”小晴雪趴在楚枫的身上痛哭,小小的双肩不断抽动。片刻之后,她突然抬起头来,猛然转身,目光冰冷如利剑般直视秦家众人,尖声道:“你们都是坏人!都是坏人!为什么要欺负楚枫,为什么要欺负他!”

秦家人沉默,面对沐家小千金的质问,他们能说什么呢?如此对待一个孩子,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传出去肯定会遭人病垢。

沐家众人见状,心中叹息,从楚枫的身『体』状况来看,他们隐约中已经猜到了什么,心中不由得一阵发寒,秦家的手段让人感到发指。

“晴雪,回来吧,到娘亲身边来。”上官婉轻声说道,心中深深一叹。她是沐家主母,虽因为『女』儿的缘故同『情』楚枫母子的遭遇,可是却改变不了什么。

说到底,这都是秦家内部的事『情』,毕竟楚枫母子在秦家生活了那么多年。再者真龙血脉为禁忌与不祥,这是天下共知的事『情』。

秦家出了楚枫这样的真龙『体』,也就笼罩上了『阴』影,为了家族的兴衰,他们绝对不可能放过与楚枫斩断所有的因果的机会。

“秦家主与众位前辈,上官婉想知道楚枫母子为何会这样?”上官婉虽然知道自己改变不了楚枫的命运,但于心不忍,心中亦有怒气,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哭得如此伤心,忍不住出声。

“沐夫人,这是我秦家内部的事『情』,你似乎不便相问吧!”秦家家主皱眉,脸『色』微沉颇为不悦,道:“六年来,楚枫生活在我们秦家,与我们整个家族有很深的因果。而今众所周知他为禁忌与不祥的真龙『体』,我们必须与他斩断因果。楚仙子执意护子,不顾我族兴衰,我等施展些强『硬』的手段也是应该的,难道沐夫人对此事有什么看法不成?”

“站在你们秦家的立场来说,与楚枫母子斩断因果并无不对,对此我上官婉自然也没有什么看法。”上官婉看了虚弱的楚枫一眼,而后话锋一转,道:“可是从这孩子的『情』况来看,事『情』恐怕不像秦家主

口中说的只是施展了些强『硬』的手段而已吧。”

“沐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指责我们秦家吗?”秦家家主的脸『色』有些难看,语气也有所加重,道:“楚枫的虚弱是因为误伤所致,这个并不重要,反正进入龙渊泽后也是无法活命的。”

“误伤吗?”上官婉已经仔细观察了楚枫的状况,发现了他如此虚弱的根本原因,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道:“这孩子分明是本源『精』血失去过多而导致的虚弱,生命之火都几乎要熄灭,你们秦家做了什么,自己最清楚!”

“沐夫人!”秦家一名宿老双眼神光闪动,沉声道:“此时与你沐家毫无关系,沐夫人你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你沐家虽然与我秦家齐名,但也不能随意诋毁我们的声誉!”

“是我诋毁你们的声誉还是你们自毁声誉?”上官婉越说越愤怒,道:“楚枫不过六岁的孩子,就算是真龙血脉,你们要斩断因果,直接将他打入龙渊泽便可,何必夺取其『精』血!如此对待一个幼小的孩子,难道你们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沐夫人,话可不能乱说,我们秦家何时做过这种事『情』了!”秦家家主的怒道,声音变得有些冷冽。

“一群虚伪的人!你们趁我不在,将我孩子剖腹开背,抢夺『精』血,至他险些惨死,最后还想将我围杀在秦家,敢做却不敢承认吗?”一直未曾开口的楚芸汐终于是忍不住了。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哗然一片,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秦家的人。真龙血脉是宝贵,且只要『体』内没有九滴真血,是不会引来诅咒缠身的,很少有人能抵御这样的『诱』惑。

可是即便有谁做这样的事『情』也是暗地里做,如秦家这样明目张胆动手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从各地赶来的大小势力之人既震惊又发寒。

“楚仙子,你休要含血喷人,我们何时夺取过你孩子的『精』血了。你孩子的『精』血分明是被潜入我秦家的人所夺走,你休要诋毁我秦家的声名!”

“好!好个秦家!将来我会让枫儿亲自来讨回这笔血债,到时候由不得你们不承认!”楚芸汐怒极,看着秦家人的嘴脸,她有种将其杀光的强烈冲动。

“他还有那个机会吗?”秦家众人相继冷笑,对于楚芸汐所说的话根本不在意。

此刻,赶来这里的大小势力修者谁都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一幕。虽然秦家的人极力否认,可人们却真的有些相信楚芸汐的话语了,加上上官婉也这样说过,大部分人心中都有了肯定的答案。

“晴雪,好孩子,回到你娘亲身边吧。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枫儿将来肯定会活着与你相见的……”楚芸汐没有再理会秦家的人,她以柔和的目光看向小晴雪,轻轻为其拭着眼泪。

到了现在,楚芸汐已经不在乎秦家会做什么了。对于她来说,而今的『情』况下,唯有带着楚枫进入龙渊泽才有一线希望。

先前,楚芸汐没有在第一时间抱着楚枫跳下深渊,是因为神力亏损太大,近乎枯竭。而跳下深渊后将会遇到怎样的『情』况还不得而知,所以她才会停留这么久,目的是为了恢复神力,也为了等待沐家的人前来,让楚枫与沐晴雪见上一面。

事『情』都在楚芸汐的意料之中,秦家因为忌惮而没有选择动手,她顺利恢复了大半的神力。而沐家的人也来了,带着小晴雪而来,与楚枫见上了一面。

“今『日』众位亲眼目睹,我的孩子因本源『精』血失去过多而几近垂死,这都是秦家所为。若我的孩子侥幸活下来,将来踏平秦家之际,也是秦家咎由自取!”

楚芸汐突然抱着楚枫站了起来,绝美的脸上一片平静,眸子中没有丝毫波动,冷得像是能将人的血液都凝固在『体』内。话落,她抱着楚枫纵身跃下深渊,在沉浮的云雾中不断下坠。

“楚枫!阿姨!”

小晴雪哭喊,踉跄奔向悬崖边,看到楚枫与楚芸汐的身影不断往下坠,越来越远,她绝望痛苦,满脸泪水。

“晴雪……不要哭……”云雾中传来楚枫虚弱的声音。

“楚枫不要走……”

小晴雪无助地哭喊,在众人意料不及中,她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不……晴雪!”

上官婉惊骇『欲』绝,风一般冲向悬崖边,想要抓住小晴雪,可是小晴雪的身影已经坠入了云雾中,难以抓住了。沐家的人全都慌了神,齐齐冲到悬崖边,可是却难以改变什么。

“楚枫……还记得我们曾经许下的承诺吗,一辈子都不要分开,晴雪来陪你了……”

“不……晴雪不要……”

快速往下坠的楚枫无力地伸出小手抓向虚空,泪水模糊了双眼。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虚空漩涡凭空出现,一下子将小晴雪吸了进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晴雪……晴雪……”

楚枫无力地呼唤,可是再也听不到小晴雪的声音,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只有『胸』前的白『玉』坠子泛着丝丝毫光。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