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三十六章 蛮横霸道

锦衣少年骆荀嘴角泛起一抹冷意,微眯着眼睛看向楚枫,直到此刻他才正眼看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山野少年。

“我已经说过,你们住何『处』是你们事『情』,现在立刻叫出你们的村长,将所有的房间全部腾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锦衣少年的话语有些冰冷,他没有想到在这么个山野小村,竟然还有人敢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在他的眼中,这些山野之人不过就是蝼蚁罢了,与野兽没有什么两样。

“这是我们世代居住的村子,不是你们勾成部族!”楚枫真的是怒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蛮横霸道的人。他以冷漠的眼神看向锦衣少年道:“我们是主,你们是客,要借宿不是不可以,但也得由我们来安排,而不是如你这般喧宾夺主。就算是古『国』的人也不见得有这么霸道,难不成你认为你们部族能与古『国』相比?!”

“很好!”锦衣少年骆荀微眯的眼眸中寒光闪烁,即便是在部族内都没有几个人敢如此顶撞他,而今在这个山野小村,竟然有人敢如此,他的心中立时生出一抹杀意,冷幽幽道:“很少有人敢对我这样说话,但凡这样对我说话的人,即便还活着也残废了!”

楚枫闻言,眼神逐渐变得冷冽,『体』内的血液忍不住要沸腾了,他真想试试所谓的大部族的年轻高手到底有多强。前几『日』虽然与南风古『国』的公主『交』过手,但对方却没有施展灵术。

而面前这个来自勾成部族的年轻人,比楚枫大两三岁,与南风清泠年纪相当,楚枫估计其境界也最多不过炼『体』秘境第五重,而且应该没有达到巅峰。

楚枫估计,锦衣少年这样的境界,在力量上来说绝对比不过自己,就是不知道其施展灵术后会有多强!

灵术这种东西,楚枫从来都只听闻,而未曾真正的见识过。当然,柴村那个柴狼施展的灵术可以忽略,与那些大部族或者是古『国』的灵术比起来差距太远,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嘿!”锦衣少年冷笑一声,满脸森冷道:“不过你这种山野小子,我就不跟你计较,只要态度端正的给我认错赔礼,我可以看在你年少不懂事的份上饶你不死,教训一顿行了。”

“楚枫哥哥有没有说错话,你为什么要欺负他!”

“你是坏人,跑到我们村子欺负我们,才不给你们腾房间呢!”

二愣子与鼻涕娃两个孩子瘪着嘴,他们年岁较小,并没有感受到锦衣少年的杀意,听到这样的话,只是觉得愤怒与委屈。而二虎子与楚枫等人就不同了,明显感觉到对方动了杀机,即便是真的赔礼道歉,对方也不会轻易罢休的。

这就是大部族的人,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尤其是对面这些小村落的人,更是将自己当做了天神般,那种眼神与姿态,就像是在俯视蝼蚁。

QUAbEn5.COm全,本网

“赶紧,等我失去了耐心,亲自出手的话,你会生不如死!”锦衣少年冷漠无比,那是对于生命的漠视,根本没有将楚枫等人看做是与自己同等的生命,抱着双手俯视过来,等着楚枫认错赔礼。

“楚枫并没有别的意思,你们不是要空房间吗,我这就去跟村长说。”二虎子急得满头大汗,生怕真的动起手来,楚枫在锦衣少年的灵术下吃大亏,毕竟现在楚枫的母亲不在这里,到时候连出手阻止都来不及。

“你算什么东西,立刻滚去叫主事的出来!”锦衣不少年冷幽幽的斜睨二虎子,大声呵斥,而后以冷漠的眼神看向楚枫,一步就迈到了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来,动作非常随意,像是在挥苍蝇似的。

“嗡!”

这一巴掌直接将空气都给抽爆了,看似随意的一巴掌,实则力量惊人,就算是一头猛兽被抽中,也得骨断筋折。在锦衣少年骆荀的眼里,楚枫不过就是山野小子,这一巴掌下去不死也要重伤。

当手掌即将抽中楚枫的时候,那携带的劲风将他的黑发都吹得蓬飞了起来。而锦衣少年则满脸冷笑,仿佛已经看到了楚枫横飞出去,大口吐血,骨断筋折的画面。

“楚枫小心!”

“楚枫哥哥快躲!”

……

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齐齐惊呼,锦衣少年突然出手,速度太快了,几乎反应不过来,他们担心楚枫因此而受伤。

“你霸道得过分了,以为自己是谁!”

楚枫怒火冲顶,眸光刹那凌厉逼人,就在锦衣少年的手掌即将抽中他的时候,身『体』瞬间侧移,抬手一掌印向锦衣少年的手掌,“嘭”的一声対击在一起。

“轰!”

手掌对碰的余力化为一股劲风席卷四方,冲击在鼻涕娃等人的脸上,让他们感觉肌肤生痛。

一瞬间,锦衣少年只觉得对方的手掌上传来一股巨力,直透手臂,整只臂膀一阵酸麻,臂骨微痛,强劲的反震力让他蹬蹬蹬连退好几步,一股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恼羞成怒了。

而楚枫则原地不动,随意收回手臂,与锦衣少年冷漠对视,表『情』非常平静。

楚枫早就知道这个结果,莫说锦衣少年未曾全力动用『肉』身之力,即便是爆发『肉』身的所有力量,也绝对不可能让他吃亏。

勾成部族的确是大部族,与黎山部族实力相等,其中不乏少年天才,但是能与古『国』公主相比吗?南风清泠,身为古『国』公主,境界达到炼『体』秘境第五重巅峰,单臂也只有一万七千斤左右的力量。

而面前这个锦衣少年,根本没有达到炼『体』秘境第五重巅峰,无论是修为还是血脉强度都不能与南风清泠相比。

&nbs

p;

楚枫经过这几『日』的修炼,经脉在『独』脚夔后裔的宝血『精』华下反复淬炼,九条经脉都化为了紫金『色』,神辉点点,增加了万斤之力。

以『肉』身对抗,这个勾成部族的锦衣少年远远不是楚枫的对手,这点楚枫有着绝对的信心,唯一让他警惕的是对方身怀灵术,这是一种他并不了解的手段,不知道其威能究竟如何。

“山野小子,竟然有这样的神力!”锦衣少年面沉如水,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山野小子震退,这让他觉得颜面无存,眼神更加的冷冽了,带着浓烈的杀意向着楚枫走来。

“轰!”、“轰!”、“轰!”……

锦衣少年骆荀,眸光冰冷无比,他将『肉』身力量全部提聚,浑身肌『肉』隆起,脚步落下如山岳震击,踩出深深的脚印,让大地都为之颤动。

这里的动静太大,立刻便惊动了勾成部族的老者与一群中年人,村中的人也都被惊动了,在老村长的带领下快速奔来。

“骆荀住手!”白发老者快步而来,出声阻止锦衣少年,沉着脸道:“这是什么回事?一个小小的山野少年,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吗,你这样做不是自降身份吗?”

老者在意的不是楚枫的『性』命,而是觉得锦衣少年对山野小子动手,平白贬低了自己的身份,让勾成部族面上无光。

“一个山野贱民,杀了也就杀了,岂会自降身份,不过就是捏死只蚂蚁而已。长老,你不用多说,让我碾死这只蚂蚁!”

锦衣少年戾气腾升,双眼冰寒,脸『色』『阴』沉如水,嘴角泛起残忍之『色』,带着杀意与逼人的气势大步走向楚枫。

“住手!骆荀你赶紧回来,连我的命令都要违抗了吗?”勾成部族的白发老者满脸怒『色』,语气不容反抗。如今部族内众多族人在荒脉深『处』受伤,带来的疗伤『药』根本就不够,想要在这里治伤,还得依靠村民们外出采集草『药』。

而今他们带来的伤员就有六人,在以后的时间中不可避免的还会有人受伤,到时候他们便需要渊龙古村的人外出采『药』。而对于这些村民来说,外面是十分危险的,想要他们心甘『情』愿去采『药』,本就不容易,而今要是重伤或者杀了村中的孩子,便会让村民心生怨恨,到时候采『药』不尽力,对于他们勾成部族来说也不是件好事。

白发老者顾及很多,锦衣少年却没有想那么远,他只想立刻击杀楚枫。可是听到长老那不容反抗的语气,迈动的脚步只能生生止住,狠狠盯着楚枫,眼神『阴』冷得让人发寒。

“各位大人,老朽是这里的村长,村中的孩子的年幼不懂事,若有不敬还请不要与他们计较。”老村长见锦衣少年退到白发老者身边后,重重松了口气,适时出声。

“无妨,我们来自大部族,自然不会与这些孩子计较。”白发老者颌首,伸手捋着白『色』的胡须,道:“我等想要暂借你们村子的房屋,因荒脉深『处』大乱,我族有不少族人受伤,需要许多的房间。你既然是村长,那么就赶紧让大家将房屋腾出来吧,所有的房屋我们都要了。”

白发老者的语气虽然比锦衣少年客气了许多,可意思却相同,要这里的所有房屋,也就是说村民们在一段时间内将会无地方可以住。

“这……”老村长面显为难之『色』,道:“回大人,我们挤一挤,最多可腾出一半的房屋来,其余的都可以给你们,还请大人『体』恤我等。”

“不行,我们部族的伤员还会有所增加,必须要有足够的房屋。至于你们,常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即便是露宿野外也自可习惯。再者这村中不是还有柴房吗,收拾收拾,你们挤挤就是了。”白发老者淡淡地说道,根本不在乎村民们没有住『处』,一心只为自己这边着想。他的话语虽然比较客气,却也给人不可抗拒的感觉。

“大人,你行行好,我们村子有老弱妇孺,不能让他们全都挤在柴房啊!”老村长哀求,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充满了无奈。

白发老者摇了摇头:“此事就这么定了,你无需多说,立刻照我们意思去办!”

“老村长,腾出两间房屋给他们,伤员一间,其余人一间。既然是来我们村子借宿的,挤挤也就算了,怎能喧宾夺主。”就在老村长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村子边沿的茅屋内传来楚芸汐清冷的声音,顿时让老村长以及所有村民的心都定了下来,先前的担忧与害怕逐渐放下。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