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 战大部族天才

楚枫听到娘亲的声音,嘴角也泛起一抹笑容。如今娘亲发现这里的『情』况了,这些人想要在此逞威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先前的时候楚枫尚有些担忧,担心娘亲恰好在打坐,要是那样的话就难以感应到这里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与面前这些勾成部族的人发生冲突,肯定会吃大亏。

楚枫并不惧那个身穿锦衣的少年骆荀,可是却忌惮那些中年人与白发老者。不用想也知道,除了锦衣少年外,其他都是先天秘境的高手,加上身怀灵术,根本不是『肉』身秘境的人能抗衡的。

“枫儿,这件事『情』『交』给你来解决,娘会远远地看着。使用了『独』脚夔后裔的宝血,你的修为也达到了炼『体』秘境第四重巅峰,是时候与这些所谓的大部族的人有所接触了。”

就在楚枫心中暗自高兴的时候,楚芸汐的声音传入耳中,是那么的清晰。楚枫知道,这是传音入密的小神通,相距遥远也可以将声音聚成一线而不散,传入别人的耳中,对此他非常向往。

楚枫向着茅屋方向点了点头,以此回应娘亲的吩咐。他知道娘亲正在看着,虽然身『处』屋内,但是以她的本事,可以将外面的『情』况看个一清二楚。

此刻,村民们全都看向村边的小茅屋,而勾成部族的人也几乎同时望了过去,白发老者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而那锦衣少年却目露寒芒。

今『日』来到这个僻野小村,锦衣少年因楚枫而心中怒火熊熊,而今竟然又有人以这样的语气说话,根本不惧怕他们勾成部族,让他心中压制的杀意瞬间炽烈了起来。

“看来你们村子还有修为不弱的人,而且还是个『女』子!”白发老者微眯着眼睛,目光锁定村子边的小茅屋,道:“你虽修为不弱,可在我勾成部族这样的大族眼中还算不得什么。今『日』来此,本不想仗势欺人,若你们再不识时务,那就别怪本长老等人出手了,让你们这些未经教化的山野之人明白大部族与你们的差距,『日』后也好长点记『性』,免得惹来灭村之祸。”

“不想仗势欺人吗?”楚枫迈步来到老村长的面前,带着怒意看向白发老者等人道:“你们来此借宿,是为客。我们本就生活在这村子,是为主。可是你们一来,仗着自己是大部族之人,便要我们将所有房间都给你们,而完全不顾我们没有地方可住,这不是仗势欺人是什么?”

“一个小娃娃,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分?”白发老者脸『色』一沉,道:“在本长老看来,这已经是为你们考虑了,并没有将你们赶出村去。”

他说的很随意与自然,仿佛身为勾成部族的人,只要来到这些小村子,就应该将所有人都敢走似的。可见这些大部族的人平时『日』面对弱小的时候,是多么的霸道蛮横。

“真是霸道蛮横的言论!”楚枫心头怒火燃烧,冷笑道:“这里今『日』我说了算,你们想要借宿也可以,但是却没有多余的房间,柴房倒是有几件,自己去收拾,否则请立刻离开这里,不要扰了我们村子的清宁!”

QuanBen5(cOM)【全本5】

楚枫的声音不小,在空中回荡。村中的人听到这话后,心中全都一惊,但很快也就释然了。有楚枫的母亲在,就连古『国』的人都不敢乱来,何况勾成部族的人。

“你找死!竟然敢让我们住柴房,放眼方圆千里,还没有那个村子的人敢说这样的话,就算我们走到黎山部族与东郡部族,他们也会理待我们!你算什么东西,你们村子算什么东西,信不信小爷我今天让你们这里『鸡』犬不留!”

锦衣少年早已是杀意炽烈,若不是白发老者阻止,他早就对楚枫下杀手了,从开始一直忍到了现在。而今楚枫说出这样的话来,等同于在羞辱他们,在打他们的脸,他终于爆发了出来,直接向着楚枫逼近,浑身都泛起淡淡的火『色』灵光,像是有一层火焰在『体』表燃烧。

“骆荀,将这个小子废了。”白发老者淡淡地说道,脸上带着对生命的漠视,语气平淡而随意。

听到这话,村中众人全都怒了,这种高高在上俯视蝼蚁的态度,极度伤人的自尊。而楚枫的眸子也越来越冷冽,他第一次对这个天地的人生出了杀意。

“小子,跪下来自断双腿双臂,然后磕头求饶,或许小爷看你可怜,还会饶你贱命!”锦衣男子一步步逼近,身上泛起的淡淡火光让他看起来非常慑人,相距尚有五六米的距离,就有热量传递了过来。

这就是灵术!大部族中传承下来的灵术,远远不是前段时间柴狼施展过的灵术所能相比的,有天壤之别。

“就凭你也想让我磕头求饶吗?”楚枫镇定如山,双眼如猎豹般锐利,紧紧盯着锦衣少年,道:“都说大部族的天才如何了得,其传承灵术更是惊人,今『日』我这个山野小子倒想见识一番。只是不知道,所谓的天才与传承灵术能否与我的纯『肉』身力量抗衡!”

楚枫的话一说出口,勾成部族的人全都惊愕,随即便笑起来,其中一个中年人嘴角泛起讥笑:“山野小子就是山野小子,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妄想以纯『肉』身力量击破灵术,真是无知而愚昧!”

“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山野之人,很快就会在骆荀的灵术下焚烧成焦炭了。”

“啧啧,不知道当火焰灼烧肌『体』的时候,他会有怎样的表现,是惊恐与害怕,还是跪地磕头求饶……”

勾成部族那边的几个中年人相继讥讽与嘲笑,在他们看来,渊龙古村的人不过是一群最低等的弱者,抬手就能镇杀,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无知小子,在火灵术下痛苦挣扎吧!”

锦衣少年终于走到了楚枫身前一米『处』,直接一掌拍了出来,在那只手掌上涌出一道火光,化为一只磨盘大的手掌笼罩而下。火焰手掌还未临身,其炽热的气息就让楚枫肌

『体』生痛,像是置身火海中。

“好强的灵术,果真与外界天地的神通有共通之『处』,施展的手段相似,只是威力弱了许多罢了!”

楚枫心中自语,于此同时抬脚一踏,地面轰然巨响,方圆十几米的大地如波lang般起伏,众人淬不及防下身躯一阵摇晃,险些摔倒。而楚枫却借着反作用力飞退开来,避过了灵术的一击。

“嘭!”

楚枫刚刚离开原地,一声大响传来,火焰手掌击在地面上,出现一个深深的焦糊的掌印,周围裂痕斑斑。

“哼,你以为能躲得过?”

锦衣少年一脸的讥笑与冷酷,迈步追向楚枫,其速度在一瞬间暴增,快得如一阵风似的,拉起一串火『色』的身影,像是火『精』灵在游动。

“躲?”

楚枫亦冷笑,先前闪避是因为不能空手去接对方的灵术火焰掌罢了。此刻他闪身来到堆放石器的地方,探手抓起一尊万斤巨石,直接舞动了起来,将其当做兵器使,对着追来的锦衣少年直接砸了过去。

“嗡——”

万斤巨石,有几张桌子那么大,被楚枫单手挥动起来,空气顿时就被砸爆了,嗡鸣不止。

锦衣少年心中一惊,被楚枫的神力给惊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时,石墩已经砸到了面前。他来不及多想,浑身火『色』灵光炽盛,全都汇集在双掌上,抬手就与大石墩对碰在一起。

“嘭——”

这一击,让这片大地都跟着震颤,恐怖的力量直接将锦衣少年震得横飞了出去。不过有灵术的加持,他并未受伤,只是觉得内腹翻腾,赶紧平复血气,双手于身前划动,火『色』的灵光随着双手划动的轨迹而流转,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嗡”的一声向着楚枫印来。

村民们已经惊得说不住话来,心脏“嘭嘭”跳动,紧张得手心都握出汗了。

“楚风哥哥,小心!”鼻涕娃等人担心得大声惊叫。

“嗡——”

巨大的火『色』掌印当空压来,气流狂涌,劲风逼人,相十余米,楚枫的头发就已经飞扬了起来,衣衫猎猎作响,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感觉像是被火焰炙烤。

“如果你的灵术只有这点本事,还是滚回去玩泥巴,有什么资格跑出来嚣张跋扈!”楚枫双眼冷光闪烁,瞳孔微缩,面对这样的灵术攻击,轰然声中再次抓起一尊万斤石墩,一手一个挥舞着,让空间发出一连串的颤鸣声,搅动狂暴的罡风。

“给我破!”

楚枫满头黑发飞扬,他的身『体』突然鼓胀了起来,肌『肉』鼓动,血液轰隆隆奔涌,肌『体』上泛起一层宝辉。此刻的他如一头人形蛮兽,那种气势无比压人。

“轰!!”

两尊巨大的石墩先后砸中当空印来的火焰手掌,发出巨大的轰响,火焰手掌与石墩尽皆颤动,而后“喀嚓”一声,石墩裂开了,火焰手掌也轰然崩碎,化为满天的火光。

锦衣少年只觉得『体』内血气上涌,脸部『潮』红,整个人蹬蹬蹬连退三步,将地面踩出几道深深的脚印。而楚枫则后退了一大步,手中的石墩崩成碎石块,哗啦啦坠落。

就在这时候,一柄漆黑的长矛出现在崩开的石墩中,看起来非常古朴,矛身上雕刻着龙形图案以及难以辨认的古篆与符。

楚枫眼中『精』光一闪,探手将其抓在手中,入手沉甸甸的,起码有千斤之重。古朴长矛,矛身笔直,矛锋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异常锋利。

“嗡!”

楚枫手持长矛,眼露寒芒,直接杀向锦衣少年。锋利的矛锋『洞』穿长空,发出尖锐的破空声与嗡鸣声,直取锦衣少年的咽喉。

楚枫表现出了杀伐果断的一面,他虽然只是十二岁的孩子,但因为过往的经历而变得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他深深的明白,今『日』的事『情』已经与勾成部族接下的不可解的仇怨,若是让这个锦衣少年活着,将来就会多一个敌人,不如直接将其击杀于此!

ps:求鲜花,求支持,要是觉得还可以,顺便顶一个吧。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