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三十八章 龙之威

楚枫的杀意不加掩饰,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村民们的心跟着楚枫手中的长矛的轨迹而跳动,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自古以来,村内还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更没有人击杀过大部族的年轻天才弟子。今『日』楚枫注定要开未有之先河,以山野小村的背景对抗大部族之人,立下威名!

黑『色』的龙纹长矛在楚枫手中泛动幽冷的金光光泽,矛尖锋芒伸缩,如一条怒龙破空而去,直取锦衣少年骆荀的咽喉,让他脸『色』大变,眼中浮现出惊恐之『色』。

刚才施展的灵术被楚枫所破,锦衣少年受到了强力反震,此刻内腹气血还在翻腾,没有彻底平息下来,结果黑『色』的长矛就杀到了近前。

在这个时候,他既惊恐又抓狂,堂堂勾成部族的年轻强者,竟然在这个山野小村中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少年逼到了这种危险的境地。

“啊——”

锦衣少年仰天狂吼,满头黑发炸开,五官都扭曲了起来,变得十分狰狞。只见他浑身火『色』灵光刹那间变得炽盛了许多,双手于身前快速结印。

“『精』血祭灵,火灵化形,杀!”

充满疯狂与暴戾的声音自锦衣少年的喉间冲出,炽盛的火『色』灵光在捏动的手印间光芒绽放,一下子凝聚成一头巨大的火『色』雄狮,仰天咆哮,吼动十方!

“吼!!”

火『色』雄狮怒啸,声波滚滚,震荡得气流如水纹般席卷开来,渊龙古村的人们只觉得双耳生痛,耳膜都像是要被震裂了似的。

“轰隆隆!”

火『色』雄狮奔腾,向着刺来的龙纹黑矛而去,它狮口大张,獠牙森森,如同一个黑『洞』要吞噬前方的一切,强劲有力的爪子探出,重重击在矛尖上。

“锵!”

龙纹黑矛震动,被击出金属颤音,而却没有偏离方向。此刻的楚枫如人形蛮兽附『体』,力贯千钧,将龙纹黑矛牢牢握在手中,手臂运力一震,直接将火『色』雄狮的爪子给震开了。

“吼!”

爪子被震开,火『色』雄狮怒吼,一口咬向龙纹黑矛,将半截矛身都吞了进去,其身上火光更加炽盛了。

“吭——”

龙纹黑矛突然传出龙吟声,一股难以言说的威严弥漫开来,让所有人的心中都生出一股压迫感。与此同时,楚枫手中的龙纹黑矛“锵锵”鸣响,其上雕刻的龙纹闪烁金光,龙形图案像是有了生命,『脱』离了矛身显化出来。

这样的画面让在场所有人都吃惊,就连在茅屋中静静观看的楚芸汐都满脸震惊,来到这个村子数年,这段时间中她一直都在观察村子中的一切。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除了村中祭台下埋藏有秘密,在那石墩之中竟然也藏着秘密,这柄龙纹黑矛绝对不是凡物!

“吭——”

龙吟声声,吼动四方风云,方圆十几米都卷起了狂风,满天烟尘飞扬。而在那龙纹黑矛上,一条金『色』的龙身缠绕穿梭,龙首高昂,龙眼透射无上霸气与威严,“吭”的一声冲向火『色』的雄狮。

QUAbEn5.COm,【全‘本’网。COM】

“吼——”

“吭——”

火『色』雄狮与金『色』的真龙『激』战在一起,它的身『体』被龙躯缠绕,疯狂挣扎,浑身都开始『龟』裂了。在众人震撼无比的眼神中,金『色』的真龙张开龙口,一口将雄狮吞了下去。

“吼——”

天地间,只剩下火『色』雄狮的哀吼声在回荡,而那条金『色』的龙也快速散去,化为满天的光点没入了龙纹黑矛中。

“噗!”

锦衣少年身躯一震,喷出一口浓血。施展这种灵术手段,已经消耗了许多的『精』血,而今灵术被破,他再也压制不住反噬所带来的伤势,脸『色』在刹那间苍白如纸,身『体』摇摇『欲』坠。

“嗡!”

龙纹黑矛吞吐锋芒,穿空而来,再次杀向锦衣少年的咽喉。

“长老救我!!”

锦衣少年骆荀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优越与跋扈,那张原本冷漠的脸上充满了惊恐。看着矛锋逼近了咽喉,他想要闪躲已经是来不及了,吓得浑身都在颤抖,整颗心都被死亡的恐惧所笼罩。

十几年来,锦衣少年都生活在优越的环境中,在部族内虽然算不得最厉害的天才,但天资也算是出众的人,受尽了追捧。如今在这山野小村,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这是一种深深的绝望与恐惧。

“小畜生,住手!”

勾成部族那边一名中年人厉喝,要是他们部族的年轻高手在这里被人所杀,对于部族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当即疾冲过去,一掌击向楚枫的长矛,想要将其震开。

这是先天秘境的强者,『肉』身力量非常强悍,灵术施展出来更是恐怖。不过中年人自恃境界高,并未动用灵术,只是以纯粹的『肉』身力量打出一掌。

“锵!”

楚枫手中的龙纹黑矛狠狠一颤,只觉得突然轰击在矛身上的手掌内传来一股巨力,让他整只手臂都是一麻。虽然如此,楚枫依旧没有放弃击杀锦衣少年的心思,他浑身肌『肉』鼓动,血气奔涌,力贯右臂,手持龙纹黑矛猛然一震。

狂力加持下,龙纹黑矛急速颤鸣,一下子就将那只手掌给震开,于此同时矛锋也偏离了方向。见到这样的『情』况,锦衣少年重重松了口气,一个闪身就要远离。

“轰!”

&nbs

p;突然,楚枫抬脚猛踏,巨响声中,整个村子都摇颤了起来,地面如波lang般起伏,刚要飞退的锦衣少年顿时失去了重心,被震上了空中。

这时候,楚枫身如疾风,瞬间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其脚踝,轮动手臂,轰然一声将其砸在地上,地面立刻『龟』裂,裂痕斑斑,出现一个人形凹坑,一股股鲜血溢出,染红了泥土。

“啊!!山野贱民,你敢如此对小爷,我族定会屠光这座村子!”锦衣少年发出厉吼,此刻的他已经是骨断筋折,肌『体』都被砸得崩裂了,可心中的恐惧反而化为了无尽的狠『毒』。

“小畜生,在本长老面前,你也敢逞凶!”

这时候,勾成部族的白发老者终于出手了,就在楚枫要再次摔打锦衣少年的时候,他一步迈过十几米,瞬间出现在楚枫的身前,枯瘦的手掌当空落下,罩向楚枫的头。

“楚枫小心!”

“楚枫哥哥!”

“孩子……”

渊龙古村的人们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见白发老者亲自动手了,那枯瘦的五指就抓住楚枫的头盖骨了,顿时齐齐惊呼,心脏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哼!”

一声冷哼自村边的茅屋内传来,传到其他人耳中到没什么,可是传到白发老者的耳中却如雷贯耳,当场让其身躯猛颤,『体』内血气翻腾,喉头一甜,险些喷出一口血来。

“以老欺小,这就是所谓的大部族的作风吗?你修炼数十年,竟然对十二岁的孩子下杀手,也不觉得羞耻?”

楚芸汐的声音回荡在村内,萦绕在众人的耳畔久久不绝,而那白发老者则满脸惊恐,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禁锢了似的,根本不能动弹,不受自己控制。

这样的『情』况实在是让白发老者惊骇『欲』绝,身为勾成部族的长老,拥有先天秘境二重天顶峰的境界,单臂足有两万多斤的神力,且身怀不弱的灵术,结果被人莫名其妙的禁锢了,这是怎样的手段?

在场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听到楚芸汐的声音后相继转头看向村边的小茅屋,等他们发现白发老者的五指停在空中,迟迟没有落下时方才感觉到了异常。

“长老,你怎么了?”

“长老你为何不动手,难道我们勾成部族还畏惧了那个茅屋中的『女』人不成!”

勾成部族的那些中年人相继出声,可是白发老者却没有回应他们,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只有眼珠子在转动,瞳孔中充满了惊惧。

白发老者真的被吓到了,此刻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彻底被无形的力量所禁锢。以他的认知,这个世界还无人有这样的手段,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只有那些古兽传承下来的血脉,因为只有它们的灵术才能通神,在这片天地演化出神通来。

“长老?”

勾成部族的那些中年人相互对视,彼此的眼中都充满了忐忑与不安,他们走向白发老者,靠近了才发现他身『体』僵『硬』,不能动也无法说话,脸『色』顿时大变。

“怎么会这样……”

一名中年人的声音发颤,惊恐地看向村边的茅屋,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充满了深深的忌惮,他开始担心了,害怕自己等人今『日』走不出这个古村,会血溅于此。

“不!怎么可能,难道有古兽后裔血脉生活在这个村子不成!”被楚枫倒提在手中的锦衣少年疯狂吼叫,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原本以为长老出手,可立刻镇杀楚枫,为他出口恶气,却不想是这样的结果。死亡所带来的恐惧将他彻底淹没了,他能深深感受到楚枫心中的杀意,绝对不会让他活命。

如今,长老身不能动,口不能言,部族内的其他人也都不敢上前,锦衣少年的心中充满了绝望,害怕得浑身都在颤抖。

十几年来,他都生活在优越的环境中,从来都是他打杀别人,何曾被人这般对待过。如今轮到自己的生命被别人掌控,他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无边的恐惧与深深的绝望。

“你不是自我感觉很优越吗?”楚枫将锦衣少年提高了些,冷眼看着他,不等其回应,便看向白发老者,道:“勾成部族对于我们这样的村子来说的确是庞然大物,但在这片荒域天地中还算不得什么,就算是南风古『国』的人来到我们村子,也没有你们这般蛮横跋扈!”

“嘭!”

话落,楚枫抬腿就是一脚踢中白发老者的小腹,他的力量何其恐怖,直接将身不能动的白发老者踢得飞出去十几米那么远,喷出一口血来,而后砰然声中落在地上,溅起一地的烟尘。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