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杀心成魔

楚枫这样对待大部族的长老,村中的人全都震惊得呆滞了,蠕动着喉结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来,可是双拳却不由自主捏紧,心中充满了兴奋,觉得无比解气。

勾成部族那边,几个中年人的脸『色』非常难看。部族内的长老,那是何等身份,竟然被一个山野小少年用脚踢飞了,对于整个部族来说都是奇耻大辱!

可是,勾成部族的人敢怒不敢言,跟没有勇气出手阻止。他们不过才先天秘境一重天的境界而已,连长老这样的人物都被莫名禁锢,那暗中出手的人有多么强大,简直不可揣测!

“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楚枫冷着脸,单手倒提着锦衣少年大步走向躺在地上的白发老者,一脚踩向其『胸』口,顿时传来几道骨裂声。

“老梆子,你一口一个小畜生,你父母生你养你的时候没有教你怎么做人吗?”楚枫带着怒火,对于勾成部族的人极度反感。

白发老者躺在地上,『胸』骨被楚枫踩断,鲜红的血液自口中淌出,雪白的胡须与老脸上沾满了泥土。他感觉无比屈辱,身为部族长老,受万人敬仰,拥有大威严。

然而今『日』却在这个古村吃了爆亏,被暗中出手的神秘『女』子禁锢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被一个只有十二岁左右的少年用脚踩在地上,气得肺都要炸了,但却无可奈何,只能以冰冷的目光狠狠盯着楚枫。

“小子,你赶紧放开我们,否则我们部族一定不会屠掉这里!”锦衣少年『色』内厉荏地吼道,他知道楚枫多半不会放过他,可是他不愿意就这么放弃求生的机会,于是搬出整个勾成部族来威胁,希望楚枫会因此而忌惮。

“想以势压人吗!”楚枫的眼神瞬间变得越加冰冷了,瞳孔中闪烁慑人的光芒,吓得锦衣少年肝胆『欲』裂。

楚枫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六年前娘亲背着自己被秦家围杀的画面,那时候他与娘亲无依无靠,娘亲以一人之力护着他,面对整个秦家的高手,每每想到这一幕,楚枫心中就像是有万千猛兽在咆哮,一股戾气腾升而起。

六年前,楚枫与娘亲被秦家以势逼迫,这几『日』又接连遇到南风古『国』与勾成部族以势压人,这让楚枫心中的戾气再也难以压制,疯狂的杀意瞬间爆发,直冲头顶!

此刻的楚枫,双眼泛着淡淡的红光,充满了暴戾与魔『性』,吓得被他提在手中的锦衣少年大声尖叫。

“仇怨已结,未来必是死敌,留你不得!”

楚枫的声音冰寒冻髓,如地狱传来的催命魔音,传入锦衣少年的耳中,让其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在其惊恐无比的眼神中,楚枫探手抓住其双腿猛然发力。

“不——”

锦衣少年惊恐尖叫,可是声音却戛然而止,他的身『体』“噗”的一声被楚枫生生撕成两半,鲜血飞溅,内脏哗啦啦流了下来。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这一幕太过残暴,渊龙古村的人们吓得尖叫,尤其是鼻涕娃等孩子,更是脸『色』苍白,胃部翻腾,连连呕吐。

勾成部族的那些中年人也都被这样的手段惊得脸『色』大变,看向楚枫的眼神充满了忌惮。在他们眼中,楚枫不过十二岁的年纪,不但『肉』身强大得变态,出手还如此的狠辣,要是落在其手中,难以留下全尸!

“砰!”

楚枫随手一扔,锦衣少年的两半边尸『体』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他转身走向『插』在地上的龙纹黑矛,满头黑发飞扬,眸泛血光,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深深的脚印,地面随着他的步伐而震动。

来到龙纹黑矛前,这柄古朴的长矛像是感受到了楚枫心中的杀意与戾气,矛身嗡嗡摇颤,竟然自动从泥土中拔了起来,直接飞到他的手中,其上的龙纹刻痕内流动一缕缕血『色』的光芒,像是一条血龙盘绕在矛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煞气与杀伐之气。

“锵!”

楚枫的手臂轻轻一震,龙纹黑矛斜指天宇,发出金属颤鸣,其上的血『色』龙纹图案“吭”的传出龙吟声,像是有一条血龙即将复活。而此时,楚枫的眸子越来越红,整个双眼都充满了血『色』,身上的魔『性』更加浓烈。

“楚枫你怎么了?”

“楚枫哥哥,你不要吓我们……”

“楚枫哥哥是不是入魔了……”

……

二虎子与鼻涕娃等人被楚枫的反常状态给吓到了,尤其是鼻涕娃,他的年纪最小,声音中都带着哭腔,担心得都快要哭了。

可是楚枫对于二虎子和鼻涕娃等人的呼喊充耳不闻,他手持如血龙盘绕的龙纹黑矛,一步步走向躺在地上的白发老者,彻骨的杀意如寒冬中的刺骨冷风钻入人骨头缝里,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此刻的楚枫完全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更像是自九幽地狱走出来的盖世魔王,那股慑人的气场让每个人都心悸。

“你……你不能杀我们的长老!”勾成部族中有人颤抖着说道。话音刚落,楚枫骤然转头,那冰冷的眸光与眼中的血『色』吓得勾成部族的几个中年人浑身巨颤,蹬蹬蹬连退好几步。

楚枫的气势太慑人,那股杀意与煞气简直让人肝胆『欲』裂,只一眼就惊得勾成部族六大先天秘境的强者连连退步,这完全是他们内心中本能的一种恐惧,跟自身的实力没有关系。

勾成部族的六个高手眼睁睁地看着楚枫走到长老的身边,在他们恐惧与忐忑的目光中,黑『色』长矛血光爆射,直接刺向了白发老者的『胸』膛。

“不——”

勾成部族六个高手惊恐大

叫,长老若这样在他们面前被杀死,即便他们能够活着离开,回到部族内也将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

“噗!”

矛锋『洞』穿了白发老者的『胸』膛,在他惊恐而不甘的眼神中穿透了心脏,鲜红的血液『激』射而出,被血光流转的龙纹所吸收,龙纹上的血光更加璀璨,散发出的煞气与杀伐之气也越加浓烈了。

“你……你……”白发老者终于能动了,他颤抖着手指向楚枫,开口说话时血液不断涌出,半天也说不出第二个字来,瞳孔快速涣散。

“锵!”

楚枫单臂持矛,高高举起,矛身颤鸣不止,将勾成部族的长老钉死在矛锋上,鲜红的血液顺着矛身一直往下淌,触目心惊。

“轰”、“轰”、“轰”……

楚枫手持血光流转的古矛,挑着白发老者的尸『体』走向勾成部族的六名高手,他的脚步很有节奏,每一步落下都像是踏在了六个高手的心脏上,让他们浑身颤抖,脸『色』惨白,一步步往后退。

“你……”

“你……要赶尽杀绝吗?”

“你这样做,我们构成部族说不定会倾举族之力来对付你们,就算你们有神秘强者也保护不了所有人!”

勾成部族六个高手相继发出颤抖的声音,背着受伤的族人不断往后退,脸『色』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在来这里之前,他们根本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古村,竟然会让他们的人血溅于此,连长老都死了,此刻都还被对面那个少年挑在矛尖上,鲜血嗒嗒滴落。

“横竖都是一死,跟他拼了!”

“对!我们死后族长会为我们报仇的!”

……

勾成部族六个高手眼中浮现冷冽的杀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想坐以待毙的。虽然他们知道有暗中的神秘强者在,根本不可能杀死对面这个魔神般慑人的少年,但也不愿意就这么等死。

“轰!”、“轰!”、“轰!”……

楚枫依旧在逼近,脚步落下时发出的震颤声让所有人的心都跟着跳动。他没有说任何一句话,黑发无风飞扬,血『色』的眸子透着冰冷的杀机,整个人充满了魔『性』。

这样的气场,这样的煞气与杀伐之气,压得勾成部族的六个高手以及村中的村民们都喘不过气来。

“拼了!”

六个中年高手眼露疯狂,一字排开,浑身灵光绽放,在这种压抑下终于准备反抗了。

“枫儿,放他们走!”

村子边的茅屋中突然传来楚芸汐的声音,平静而清冷,可是传入耳中后却久久不绝,在脑海中不断回荡。尤其是楚枫,听到娘亲的声音后,脑中“嗡”的一声,如『黄』钟大吕敲响,迈动的脚步刹那间停了下来,整个人都狠狠一震。

“你们还不快滚!”

楚芸汐的声音再次传来,与此同时被楚枫挑在矛尖上的白发老者的尸『体』自动飞了起来,径直落在勾成部族六个中年人的面前。

勾成部族六个中年高手同时看向村边的小茅屋,而后又看向停止在原地,眼中充满挣扎与些许痛苦之『色』的楚枫,这才反应过来。

六人顿时如蒙大赦,带着白发长老与锦衣少年的尸『体』亡命飞奔,有几人在奔跑的过程中步伐踉跄,差点摔倒,可见其心中恐惧到了什么程度。

眨眼时间,勾成部族的人就没入了密林中,不见了踪影。而村中的空地中,村民都站在原地,紧张地看着楚枫。

“你们看那柄古矛!”

鼻涕娃等人瞪大着眼睛,满脸惊惧。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楚枫手中的龙纹黑矛上,那黑矛上泛起一层层血煞之气,如血『色』的薄烟般弥漫开来,将楚枫笼罩在其中。

楚枫的眸子越加血红了,他满脸痛苦之『色』,像是在做艰难的内心挣扎,握着龙纹黑矛的手上青筋直冒,骨骼啪啪声响。

“楚姨!快来呀,楚枫哥哥出事了!”鼻涕娃带着哭腔,对着村边的茅屋大声叫喊。

“枫儿得靠自己撑过去,我也帮不上他……”茅屋中传来楚芸汐的叹息,道:“这柄古矛封存在石墩中无尽岁月了,其中有龙血的气息,凝聚了龙魂煞气,说来与枫儿也是一脉相通。我想应该不会有大问题,我相信枫儿的意志可以控制住自己的心神。”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