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四十章 褪去魔性

楚枫的『情』况令人担忧,在这之前谁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村民们世代生活在这里,却无人知道村中藏着些什么秘密,就连老村长也不知晓。

不管是对于楚枫还是对于村中的其他人来说,这完全是个意外。谁能想到在那大石墩中竟然封存着一柄雕刻龙纹的古朴黑矛。

而今黑矛感受到了楚枫『体』内的杀意,再加上吸汲了鲜血之后发生了异变,血煞之气弥漫,浸蚀着楚枫的心智。

村民们的心紧紧揪着,无比担忧地看着楚枫,可是却没有办法帮助他,毕竟连楚枫的母亲都无能为力。

村边的茅屋中,楚芸汐的眼中也有着一抹担忧,楚枫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虽然知道楚枫最终肯定能坚守本心,但还是不能彻底放下心来。

“龙魂煞气,曾经沾染过龙血的古矛,那到底是怎样的一段历史……”楚芸汐心中自语,在那遥远到不可追溯的年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个未知的谜。

“啊——”

楚枫仰天狂啸,满头黑发根根飞扬,一双眸子闪烁慑人的血芒,眉心中央更是浮现出一条血痕,像是一只血眼即将要睁开了似的。

“锵!”

龙纹黑矛在楚枫的手中震颤,其上的龙纹血光炽盛,化为一条血『色』的龙盘绕在矛身上,而那矛尖则变成了狰狞的龙头,直啸天宇,吼动十方风云。

楚枫被炽盛的血光彻底笼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血『色』。眸子、头发、肌肤,全都泛着血『色』的光芒,像是一尊嗜血的魔神屹立在那里,手中的龙纹黑矛散发出的凶煞与杀伐之气浓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退开,远离枫儿!”

村边的茅屋中,楚芸汐出声叮嘱,带着一丝震惊。与此同时,一股狂风自茅屋内席卷而来,瞬间将村民们裹带而来,远离了村子中央。

“嗡!”

就在这时候,村子中央的祭台内突然传来嗡鸣声,紧接着便有一缕缕金『色』的光华透射出来,直透九天,将这片天地都染成了金『色』。

此刻,村民们全都震惊莫名,呆呆地看着村中的祭台。他们世代生活于此,却从来都没有见过祭台有任何变化。而今那祭台透射万千神光,仿佛有绝世神物出土了似的。

就在村民们震撼莫名的时候,金『色』神光透射的祭台中飞出一个个古老的字篆,全都闪烁金光,像是由纯金浇铸,充满了神『性』。

金『色』的古老字篆飞了出来,向着四方扩散,一部分飞到村子边沿的上空,一部分在村子中央的上空沉浮。也就在这时候,祭台内开始传出古老的诵经声与祭祀音,一股岁月的气息流转开来,给人以久远而桑沧的感觉。

诵经声与祭祀音响彻十方,在天地间不断回荡,这里仿佛变成了一片亘古不朽的神域,金霞艳艳,神『性』弥漫。这时候,众人看到那些在空中沉浮的古篆刹那间金光璀璨,透射出无尽的神华,相互『交』织,形成光幕结界,将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了其中。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而沉浮在村中央的那些古篆也同样神华绽放,构成金『色』的结界,将楚枫所在的方圆数十米都笼罩了起来。

如此神奇的画面,震撼得村民们连呼吸都忘记了,这样的一幕完全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神灵显灵了……”

老村长浑身颤抖,佝偻的身『体』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额头触地,虔诚叩拜了起来。其余的村民见状,全都跪拜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无比虔诚。

此刻,村子中央的那些的古篆沉浮着,垂落缕缕金光,没入楚枫的『体』内与他手中的龙纹黑矛内,血煞之气与金霞『交』织,矛身上显化的血龙疯狂穿梭,发出声声震天龙吟!

“吭——”

龙纹黑矛上雕刻的龙纹彻底活了过来,看起来如同真实的血『肉』之躯盘绕在矛身上,矛尖所化的龙头上,两只血红的龙眼闪烁嗜血的芒,无比慑人。

“吭——”

血龙咆哮,龙躯疯狂挣扎,与此同时整柄黑矛都在血光中消融了,与龙躯合而为一。黑矛彻底变成了一条血『色』的龙,散发出惊天血煞气息,冰冷的杀伐意志动八荒。

“锵”、“锵”、“锵”……

化为龙躯的矛身发出铿锵颤音,如金属鸣响,它在楚枫的手中疯狂挣动,龙躯狂摆,想要挣『脱』楚枫的手而遁走。

“当——”

就在这个时候,楚枫的『体』内突然传出幽幽钟声,刹那间所有的金『色』古篆都为之一滞,天地万物仿佛都在这一瞬间静止了下来。

一口古朴的青铜钟自楚枫的天灵盖飞了出来,并逐渐变大,于他的头顶沉浮,轻轻震动。悠悠钟声响个不停,并且垂落下一缕缕莹白『色』的丝绦,将楚枫与龙纹黑矛笼罩其中。

“吭——”

黑矛所化的血龙挣扎得更加疯狂了,可是在伴生青铜钟垂落的丝绦下,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被牢牢禁锢在其中。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血龙的凶煞气息逐渐变弱,惊动八荒的杀伐也在快速消淡。

慑人的血芒逐渐敛去,血龙终于停止了挣扎,龙躯快速淡去,变回了龙纹黑矛的形状。而楚枫也逐渐恢复正常,首先是肌肤与头发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而后便是双眼,其中的血『色』也快速褪去。

楚枫褪去了魔『性』,那些沉浮在空中的金『色』古篆也在这一刻烙印在了虚空中,就此消失不见,形成的光幕结界也跟着消失了,整个渊龙古村又恢复了平静

远『处』,村民们仍旧跪拜在地,一片虔诚。而楚枫则恢复了神智,他扬起清秀的小脸仰望天穹,眼中带着些许『迷』茫,而后又看向四周,似在回忆先前发生的事『情』。

回忆的画面一幕幕闪现在楚枫的脑海中,他终于记起了先前发生的一切。当脑海中浮现出生撕锦衣少年,矛挑勾成部族白发长老的画面时,楚枫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只觉得胃部翻腾,一阵干呕。

“我……”

楚枫看着自己的双手,其上还沾染着殷红的血迹,甚至能闻到那刺鼻的血腥味。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想起先前杀人的残酷画面,一时间无法适应。

“我将人撕碎了……”楚枫呢喃,眼神充满了痛苦,一脸失魂落魄。他脚步踉跄,快速奔回村边的茅屋,回到房中将自己关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楚枫倒在『床』榻上,颤抖着将双手举到面前。他可以接受自己第一次杀人,可是却无法接受自己的手段如此残酷。

不管怎么说,楚枫不过只是十二岁的孩子,虽然以前有过惨痛而深刻的经历,心底深『处』充斥着恨,但他还没有杀过人。今『日』第一次杀人,却将人活活撕裂,想起那些画面,他的双手都在发抖。

“枫儿……”

屋外传来楚芸汐的声音。

“娘……”

楚枫翻身坐起,刚好看到娘亲走了进来。

“娘,枫儿是不是很残忍,您会不会责怪我?”楚枫看着自己的娘亲,充满了忐忑,他不在乎别人觉得他残忍与否,可是却在乎娘亲的看法,不想让娘亲为他而难过。

“好孩子,你是不是觉得心理很难过,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手段太狠辣?”楚芸汐的表『情』很平静,并没有丝毫责怪之意。

“娘……”

“枫儿,你要记住,仁慈永远都不能用在敌人的身上。当年我们娘俩被秦家围杀的时候,他们何曾有过一丝仁慈。而今『日』,倘若不是娘亲可以压制他们,那个少年会对你仁慈吗,到时候不但是你,就连村民们也会遭殃。”

“娘,您的意思是……”

“枫儿。”楚芸汐一脸严肃地看着楚枫,道:“你要记住,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对于我们修者来说更是如此,该狠辣的时候就得狠辣,该怜悯的时候才能心生怜悯,永远不要对你的敌人有一丝的仁慈。将来你要走的路注定充满了血腥,所你要习惯血与骨,要拥有一颗远比别人坚韧的心!”

“枫儿,娘说的话你都明白了吗,记住了吗?”

楚枫有些『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娘亲,而后重重点头:“娘亲,枫儿都记住了!”

其实对于楚芸汐的话,楚枫并不完全明白,可是却也知道娘亲的意思,而且他觉得娘亲说什么都是对的,他不能让娘亲失望。

经过楚芸汐的开导,楚枫的心中好受了许多,也不再为此而纠结。他也明白了自己只是因为第一次杀人,所以有些不适应,但这些都是以后必须要面对的。

作为修炼之人,将来必须得面对血腥,楚枫的心里也慢慢适应了,再想到那些血腥暴力的画面,也不觉得心中难受了。

“娘,勾成部族的人背着那么伤员来到我们村子,想必他们在荒脉深『处』肯定发生了厮杀,说不定是在争抢什么宝血灵『药』之类的东西。如今『独』脚夔的宝血已经用光了,枫儿想去看看,或许还有机会弄到宝血呢。”

“去吧。”楚芸汐点头,而后拿出一块火光流转的『玉』佩放到楚枫的手中,道:“娘之前就说过,要让你去荒脉深『处』看看,也算是一种历练。不过到时候你或许会面对各大部族与古『国』的强者,一定要小心,尽量不要与他们正面对碰。这块『玉』佩你好好收着,在关键时候能帮到你。”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