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五十章 挥挥手带走一树灵元果

黑猿彻底狂暴了,第一次施展出了灵术,吼出的声波震动山川大岳,凶威滔天,不知道多少的人直接被吼碎,大地上伏尸遍野,血流成河,触目心惊。

这一道以灵术加持的咆哮让各大部族与古『国』伤亡惨重,密密麻麻的人群一下子倒了大片。

“轰!!”

大黑猿挥动双臂,拳头如血金浇铸,一拳打碎虚空,拳光贯穿数百米,力透八荒,前方万物寂灭,所有的一切全都化为齑粉。

“噗!”

四大古『国』的强者催动的骨片阵纹终于寻找到了机会,趁着黑猿狂暴的时候『洞』穿了其身『体』,带起大蓬鲜血。

“吼!”

黑猿痛吼,它的眼神更加凶厉了,可是其气息却在瞬息间弱了许多,口中淌出大股的血液,山峦般的身躯一阵摇晃。

这只大黑猿正如熊孩子若预料的那样,『体』内有暗伤,不能妄施灵术,否则灵力反噬,伤势必然复发。而今它被古阵所围困,加上各大部族和古『国』又冲到了小山峦之前,这使得它不顾一切以灵术咆哮,震死千万人,就是不想看着灵元果被夺走。

灵元果这种灵物,应地脉灵根之灵气,天之元气而生,拥有神奇效果,亦可治愈内伤。对于黑猿来说,这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也正是它目前最需要的东西,怎能让人类给抢走。

“击杀凶猿!”

几大『国』主几乎同时怒吼,他们双眼血红,心中都在滴血,看着自己的将士倒下大片,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损失太惨重了。

“嗡!!”

那些骨片上的阵纹颤鸣,其上爆发的光华越加璀璨了,于虚空『交』织出一柄柄剑、矛、『枪』等等兵器,铮铮作响,而后铺天盖地杀向大黑猿。

“锵”、“锵”、“锵”……

大黑猿挥动双拳迎向阵纹『交』织出的兵器,每一次『交』击都会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滚滚余波席卷十方,让四方各族与古『国』的人全都肌『体』生痛,如被刀割,且内腹气血翻腾。

“冲啊,凶猿已经不支,灵元果就在前方!”

各大部族与古『国』虽然死伤无数,可是灵元果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们忘记了害怕,眼中只有灵元果,悍不畏死冲向深『处』的小山峦。

“灵元果是我们古离『国』的,你们谁也别想拿走!”古离『国』一名将军发出怒吼,手持长『枪』不断出击,一『枪』挑飞一个其他部族的人。

“放『屁』!天地灵物有缘者得之,凭什么说是你们古离『国』的!”

“杀!谁抢到就是谁的!”

……

灵元果就在眼前这座山峦上,在这个时候没有人会选择放弃,哪怕是面对强大的古『国』也不会退缩,不可能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因此而退走。

“吼——”

黑猿暴走,完全不顾自身的暗伤复发,疯狂催动灵术,浑身血光冲天,让它看起来充满了无边的凶煞之气,它疯狂咆哮,音波滚滚如巨lang汹涌。

QuanbEn5.COM【全本5】

可是那些手持骨片的高手经过上次的教训,早已在防备黑猿,这次以阵纹抵消了声波的杀力,使得黑猿这一声咆哮没有能震死那些冲向山峦的人,只是让他们大口吐血而已。

“吼吼!!”

黑猿疯狂,一双铜铃大眼完全变成了血『色』,他抡起拳头砸向地面,疯狂垂打。

“轰!”、“轰!”……

大地剧烈动颤,地面浮现出巨大的裂痕,并且快速裂开,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渊。那些裂缝向着四方快速蔓延,峡谷深『处』那座生长着灵元树的小山峦也都轰隆隆摇颤了起来,并且在不断往下沉陷。

“锵!”、“锵!”……

四大古『国』的强者极力催动骨片上的阵纹,疯狂攻击黑猿。然而,黑猿浑身血光炽烈,整身躯宛如血金浇铸,堪称金刚不坏。

阵纹射杀在黑猿的身上,火星四溅,铿锵声响,虽然有鲜血飞溅,但也只是破开了它的皮而已,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办法对它产生实质『性』的伤害。

“我们坚持住,凶猿强行提聚『精』血与灵术,短时间虽可金刚不坏,但绝对难以坚持太久,只等它一虚弱,我们便能瞬间将其击杀!”

手持骨片的强者大吼,与此同时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已经冲到了小山峦半山腰,彼此间展开『激』烈厮杀,一个又一个的高手倒下,鲜血染红了山『体』,顺着山『体』不断往下流淌,看起来血腥而残酷。

“吼!!”

古阵纹围困的中央,黑猿仰天怒吼,其身躯在炽盛的血光中暴涨十倍,高达百余米,看起来无比慑人。它无视阵纹的射杀,猛然转身,径直一拳轰杀向小山峦。

“轰!!”

血『色』的拳光淹没了小山峦,如一汪血海倒翻了过来,带着惊世的狂力直接将小山峦都给震得裂痕遍布,其上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尽皆惨叫,瞬间化为『肉』泥。

这是一幅血『肉』飞溅的画面,血腥而残酷,让人为之心惊胆跳,遍『体』生寒。

“吼——”

打出这一拳后,大黑猿身上的血光立时暗淡了,它变得萎靡不振,铺天盖地而来的阵纹噗噗『洞』穿它的身『体』,带起大蓬的血液,将它击得遍『体』鳞伤。

“采摘灵元果!”

人在小山峦下大喝,疯狂冲向山峦之上。刚才在黑猿那暴烈的一拳下,山『体』都崩开了,其上的数千人全部被击成了『肉』泥,所以此刻那小山峦上出现了真空地带,空无一人。

“熊孩子,准备变身接应我!”靠近小山峦的山崖上,楚枫满脸凝重。黑猿坚持不住了,而小山峦上空无一人,现在是最佳时机,倘若错过,等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冲了上去,他将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子,赶紧的,大爷知道该怎么做!”

楚枫凝重地看了熊孩子一眼,快速后退十余米,而后浑身血液奔腾,肌『肉』鼓动,运力于双腿,迈步疾奔,在离开山崖的时候,整个人如离弦的箭矢般冲向峡谷内的小山峦。

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在小山峦下往上冲,而楚枫则从百余米外的山崖上往下冲,他整个人如箭矢般破空而来,快到了极致,轰然声中落在山峦上那株灵元树下,使得整座山峦都为之一震,双腿陷入山『体』半尺深。

“那是谁!”

“是个少年!”

“哪个部族的少年,简直是找死!”

“杀了他!”

“不能让他抢走灵元果!”

楚枫落在山峦上时,动静太大,立刻惊动了下方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尽皆望去,发现竟然是个少年,一个个眼中杀机爆射。

“少年人,摘下灵元果给我们古离『国』,可保你不死!”

“小子,你若摘下灵元果给我们西陇古『国』,非但保你不死,还能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

远『处』,古离『国』与西陇『国』的『国』主相继出声,想要『诱』惑楚枫。而南风『国』主则满眼惊『色』,整张脸快速黑了下来,他曾经在渊龙古村见过楚枫,一眼就认出来了,没有想到楚枫胆子如此之大,竟然在各大部族与古『国』数万人的眼皮底下抢夺灵元果!

“灵元果有缘者得之,多谢你们慷概相赠!”楚枫大声回应,而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伸手抱住了灵元树树干,轰隆隆声中竟然将整株灵元树都给拔了起来。

“你……”

无数的高手全都咬牙,脸上肌『肉』乱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楚枫撕裂。

“区区灵元果,值得你们拼死相争吗?”楚枫满脸得意的笑容,这一刻他真的想笑,内心实在是太『激』动了。他将整株灵元树收入伴生青铜钟内,而后立身在小山峦之巅,对着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挥了挥手,气得那些人吐血。

“哼!小子你拔了灵元树又如何,你以为可以离开这片山谷吗?”

“你无路可退,倘若不乖乖『交』出来,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小子,ru臭未干,也敢参与争夺灵元果,根本就是在找死!”

……

山峦下与半山腰上,各种声音接连响起,个个充满凌冽的杀机。

“我如何离去,不劳各位费心,再次感谢你们慷慨相赠。”楚枫挥了挥手,与此同时一道黑影破空而来,带起一阵罡风,正是熊孩子变身的大黑鹰。

“诸位,不用相送了,再见!”

楚枫一个潇洒的转身,跃到熊孩子的背上,在所有人睚眦『欲』裂的眼神中远离了山谷。

“放箭!”

古离『国』主怒吼,额头青筋暴跳,一张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他怀疑这个乘坐大黑鹰的少年,多半就是几『日』前的夜晚抢走水虺心脏与胆的人。

“咻咻咻……”

尖锐的破空声刺得人耳膜生痛,密集的箭矢铺天盖地射向熊孩子与楚枫。

“噗!”

熊孩子躲避不及,翅膀上中了两箭,当场痛得破口大骂:“古离老乌『龟』,你他妈的敢射大爷,总有一天大爷要扒光你的衣裤,割了你的小鸟,将你吊起来游街,你『奶』『奶』的死乌『龟』!”

“混账!混账!”古离『国』主暴跳如雷,疯狂怒吼:“给我查,查出那个少年的身份,本『国』主要将他与那只该死的鹰妖碎尸万段!““吼!”

就在这个时候,黑猿突然狂吼,浑身『精』血逆转,气势在瞬间又变得强盛了起来。它双眼闪烁血红的光芒,凶狠地盯着楚枫消失的方向,迈开大步疯狂追了下去。

“放凶猿离开,让他去追那个小畜生!”几大『国』主几乎同时下令,让手下强者放黑猿离去。由于楚枫与熊孩子的速度太快,远远胜过他们的飞鹰,知道追击也无用,所以想要利用黑猿去追杀楚枫。

“吼!!”

黑猿暴戾无比,轰隆隆声中直接将峡谷的山崖给撞塌,简直是遇山摧山,勇不可挡。而且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巨大的身躯在血光中像是轻若无物似的,一步百米,不多时就拉近了楚枫与熊孩子的距离。

峡谷内,各大部族与古『国』的人全都脸『色』铁青,黑得跟煤炭似的。今『日』的事『情』,气得他们全都想吐血。动用了这么多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结果一块果皮都没有得到,整株灵元树都被人给连根拔起了,对方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