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五十一章 荒脉内部遇古兽后裔

“他妹的,那家伙真是『阴』魂不散,不是都虚弱到不行了吗,怎么又生龙活虎追下来了!”熊孩子扭头看去,见到『体』型如山的黑猿在后面紧追不舍,那股凶煞与暴戾的气息让人发寒,他忍不住破口大骂。

“熊孩子,你飞快点,摆『脱』凶猿,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荒域外围!”

“该死的小子,你站着说完不腰疼!大爷也是『肉』长的,你以为翅膀上的伤不痛的吗?”

“吼!!”

熊孩子话音刚落,黑猿陡然咆哮,滚滚音波席卷而来。顿时震得他与楚枫的身『体』齐齐摇颤,内腹血气翻腾,差点从空中栽落下去!

“不好!这样下去,我们必死无疑!就算不被他追上,也得被活活震死!”熊孩子大叫,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感到有些害怕了,他突然转过来头,道:“小子,不如这样,你从大爷背上跳下去吸引凶猿的注意力,你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好,以后每年的忌『日』,大爷会去坟前看你的!”

楚枫闻言,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无耻的缺德货。不过现在的『情』况的确是太不妙了,在这样下去他和熊孩子都得死在黑猿的手上。

“怎么办……”楚枫心思急转,而后骤然看向荒脉内部,咬了咬牙道:“熊孩子,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摆『脱』黑猿,暂时保住『性』命!”

“什么办法,小子你想到什么办法了?”熊孩子顿时『激』动了起来。

“改变方向,飞进荒脉内部,黑猿多半不敢追进来!”

“什么?那不是找死吗,里面可是古兽与荒兽的天下,比面对大黑猿更危险!”熊孩子惊叫连连,对荒脉内部非常忌惮。

“不要犹豫了,我们没有时间犹豫!”楚枫拍了拍熊孩子的鹰头,沉声道:“目前我们只有摆『脱』黑猿才能活命,即便是荒脉内部更危险,但在没有遇到危险之前却是安全的,总比现在就死在黑猿的手中好!”

“我xx,遇到你大爷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熊孩子的声音听起来都快哭了,『硬』着头皮往荒脉深『处』飞去。

“吼——”

大黑猿见熊孩子与楚枫冲向荒脉内部,顿时发出声声怒吼,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那如黑『色』山峦般的身躯碾压过大地,隆隆声响,山石崩飞,古树折断,没有什么挡得住。

“妈的,想追上大爷,门都没有,我飞、我飞、我飞飞飞!”熊孩子双翅展动,扶摇而上,快如流光,他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受伤的翅膀因用力过猛而鲜血飞溅,痛得它倒抽冷气。

前方出现一条高大的山脉,像是横断了天地,还未靠近,楚枫就感受到了一股蛮荒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心中压抑无比。

“快!过了那条山脉我们就进入荒脉内部了,料想黑猿不会再追下来!”楚枫催促,因为他看到黑猿越来越近了,在最后关头不想出任何意外。

QUAbEn5.COm全本、网

“小子,你坐稳了!”熊孩子浑身金光璀璨,竟然在空中直接从黑鹰变成了浑身金灿灿的大鹏鸟,双翅一振,刹那间劲风迎面,肌肤如被刀割,两边的风景都看不清楚了,这种速度让楚枫震惊莫名。

传闻金翅大鹏鸟能扶摇直上九万里,虽然熊孩子变身的大鹏远远不如真正的金翅大鹏的速度,可是也让楚枫震撼,这种速度堪称恐怖,瞬间就划破了长空,飞过了那条大山脉。

“吼——”

黑猿骤然止步,发出无比疯狂的咆哮,声波如lang涛般席卷十方,其周身方圆数百米,所有的古树瞬间崩飞,木屑满天。它仰头怒吼,双目血芒爆射,暴戾到了极致。

尽管如此,可是黑猿却没有继续前进,它以凶厉的怒光盯向荒脉内部,在原地伫立良久,最后发出不甘的咆哮,转身大步离去,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妈的,终于摆『脱』那个该死的凶猿了!”熊孩子心有余悸,变回本『体』模样,捂着右手臂哀叫连连,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大爷我……”

楚枫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拿出些村里自制的草『药』涂抹在熊孩子的伤口上,道:“知足吧,虽然受了点小伤,但我们却得到了整株灵元果。那些大部族与古『国』费尽心思,死伤无数最后却徒做嫁衣裳,你说他们现在会不会在吐血?”

“吐血?我看他们怕是连肺都要吐出来了,哇哈哈哈!”熊孩子得意大笑,随即眼珠子一转,炽热地看向楚枫,嘴角边哈喇子都流了出来,道:“小子,赶紧的将灵元树拿出来给大爷瞧瞧!”

楚枫闻言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撇了撇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想要趁机抢走灵元树据为己有,我怎么可能上你的当。”

“咳……大爷我是那种人吗?”熊孩子干咳一声,一脸痛心的模样,道:“想我堂堂俊美小皇子,那可是侠义的化身,英俊与潇洒并存,你就算是妒忌大爷,也不用这样吧?”

听到这话,楚枫觉得自己想吐,熊孩子的脸皮之厚,已经没有办法去形容了。这家伙从头到尾就是个坑货,相信他的话就等着『欲』哭无泪吧。

“小子,你给还是不给,信不信大爷一个潇洒的转身,留下你一个人慢慢走出去。”熊孩子一脸威胁的笑容,双手抱在『胸』前,宽大的红花裤衩在风中飘啊飘的。

楚枫脸『色』一黑,正要回应,这时候一道声音突然传来,让他与熊孩子齐齐一惊。

“你们都不要走了,既然来到了荒脉内部,全都留下来做我的人宠吧。”

“谁?谁敢大言不惭!”熊孩子眉『毛』都立了起来,竟然还有比他更嚣张的家伙,简直不可饶恕,当即环眼四

望,喝道:“呔!何方妖孽,速速现身,大爷正缺人宠呢,就是你了!”

“无知的人类,你们是在找死吗?”声音自楚枫他们身后的大树后传来,一颗狰狞的蛇头探出,紧接着便是两条蛇身。

“会说话的怪蛇!!”熊孩子惊得差点跳了起来,当他看清楚那条怪蛇的样子时,眼中立时浮现出惊惧之『色』,道:“你是神话时代的古兽后裔——肥遗!!”

见到肥遗,楚枫的心中也是大为震惊,想不到刚刚进入荒脉内部便遇到了这种以凶悍著称的神话古兽后裔血脉。对于肥遗,楚枫还是有些许了解的,曾经在秦家的时候翻阅过很多记载着各种异兽的古籍,其中就有关于肥遗的描述。

肥遗,其实就是蛇类,但它生得异常怪异,一颗蛇头下有两条蛇身,且生有两对『肉』翅,腹下有六只爪子,看起来让人有些发瘆。

“想不到小小的无知人类也能认出我这种高贵的血脉。”肥遗仰着狰狞的蛇头,菱形的瞳孔让人遍『体』生寒。它盯着楚枫与熊孩子,以不容抗拒的语气道:“你们从此就是我的人宠了,好好表现会有你们的好『处』,倘若不遵,我也不介意将你们当做血食。”

楚枫看着前方十几米远的大树下那奇形怪状的肥遗,心逐渐沉了下来。荒脉内部实在是太危险了,如今已经遭逢巨变,许多的凶兽都离开了,可是依旧这么轻易就遇到了传说中的神话时代的古兽后裔——肥遗。

肥遗这种古兽凶残而彪悍,不但『肉』身强大得变态,传承灵术更是惊人。眼前这条肥遗,虽然看起来并未成年,但也不是这片天地的人类可以抗衡的,遇到这样的凶残古兽,实在让人绝望。

“两只蝼蚁,速速过来认主!”肥遗口吐人言,猩红的信子伸缩,两条蛇躯轻轻扭动,向着楚枫与熊孩子游来。

这时候,熊孩子悄无声息靠近了楚枫,在肥遗游过来的时候,他浑身金光绽放,瞬间变成了金翅大鹏,这种变化让肥遗大惊,菱形的瞳孔内浮现出惊惧之『色』。

金翅大鹏是洪荒时代的神鸟,其血脉不比任何的洪荒神兽血脉差,其余的古兽对其都非常忌惮。不过肥遗的惊惧是短暂的,因为面前的金翅大鹏根本没有神兽血脉的气息,其本『体』是人类,没有真正的金翅大鹏的手段。

楚枫与熊孩子心照不宣,在他变身的刹那间纵身跃到了其背上,熊孩子双翅振动,扶摇直上,刹那间远去。

“想逃?”肥遗冷笑,菱形的瞳孔中凶光爆射,它浑身闪烁土『色』的光芒,“嗖”的一声,如流光划破长空,瞬间出现在楚枫与熊孩子的前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死肥遗,去你『奶』『奶』的,想要收大爷做人宠,你怎么不去死!”在这危急的时刻,熊孩子依旧不愿意吃亏,破口大骂的同时调转身『体』飞向荒脉深『处』。

“一个能变身金翅大鹏的人类,有意思。”肥遗游动着身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看似在缓慢游动,实则拥有奇快的速度,不管熊孩子怎么提速,肥遗始终与他们保持着数十米的距离,以戏谑的口气道:“我倒要看看你们能逃到哪里去?”

一逃一追,就这样不知道深入了荒脉多少里,翻过了多少座山脉,楚枫与熊孩子始终无法摆『脱』肥遗。最让他们愤怒的是,肥遗根本是在戏耍他们,故意保持这样的距离,像是猫捉老鼠似的。

“该死的肥遗,真是『阴』魂不散,早晚有一天大爷将你炖来吃了!”熊孩子载着楚枫一边疾飞,一边大骂。先前被大黑猿追,才刚摆『脱』又遇到了肥遗。长时间的高速飞行,让熊孩子的伤口撕裂般的痛,郁闷得想吐血。

“吼——”

突然有兽吼声在荒脉内部回荡,楚枫与熊孩子一边飞逃,一边观察四周的动静。那兽吼声的来源不知道有多少里,以楚枫的目力无法看清太远的场景,可是熊孩子化身大鹏后的金『色』眸子却能看得异常遥远。

“那是……”熊孩子脖子一缩,倒吸了口凉气,惊道:“小子,这荒脉内部真不是人待的地方,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

“什么?”

楚枫心中猛跳,后有肥遗追来,若是又碰到其它的古兽,那简直就是绝境。

“梼杌(táowu)”

熊孩子惊惧地说出两个字,楚枫立时一震,梼杌是荒兽,最早出现在神话时代之前的大荒时代。这种荒兽,人面虎足猪口牙,尾巴很长,浑身有密集而深长的『毛』发,其外形异常凶悍与狰狞,血脉无比强大!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