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字体:16+-

第五十四章 宿敌小神鹏

金发少『女』变身的神兽狻猊载着楚枫来到了神殿大门前,她示意楚枫下来,而后变成了人身,拉着楚枫便往里走。

这时候,那几名银发青年则恭敬地退到了远『处』,将一脸郁闷的熊孩子放了下来,而后齐齐跪拜在地,对着神殿虔诚叩拜后方才离去。

熊孩子获得了自由,提了提宽大的红花裤衩,『屁』颠『屁』颠向着楚枫与金发少『女』奔去,与他们一起走进了神殿内。

神殿内十分宽阔,楚枫刚进入其中便看到了大殿两边以青铜浇铸而成的狻猊雕像,威风凛凛,霸气无边。整个神殿内没有一根柱子,地面上刻着许多的纹络与图案,给人以古意桑沧的感觉。

继续往大殿内部走,在前方的正中间出现一个古老的祭台,由白『玉』石砌成,其上刻满了各种古老的符篆,祭台的中央神光闪烁,有未知的力量在流转。

金发少『女』拉着楚枫绕过祭台,来到了大殿的深『处』,于大殿深『处』正上方的金『色』宝椅前站定。

宝椅如神金浇铸,金光灿灿,神辉流转,其上端坐着一个金发金眸金衣的六旬老者,浓眉狮目,不怒而自威,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如执掌天地沉浮的神王。

而大殿的下方,左右两边都站着一批人,从服饰上来看,大多数都是洪荒神岳的人,但有几人的服饰明显不同,虽然他们身穿金『色』衣衫,同样是金发金眸,但服饰上的标志却与洪荒神岳大不相同。

“爷爷,我将他带来了。”金发少『女』脸上带着浅笑,而后转身看向右边的几个人,脸上的笑意逐渐专为诧异,道:“想不到神禽山的道友也在这里。”

“神曦不得无礼,神禽山的道友来此是与我们商议荒脉中心地域那件出土之物的事『情』。”端坐在金『色』宝椅上的老者平静地说道,自然而然展露出一股威势。他虽然是在对金发少『女』说话,可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楚枫的身上,金『色』的眸子中浮现出一缕缕神纹。

刹那间,大道气机流转,楚枫心中巨震,感觉整个人在这一刻都变成了透明的了,连灵魂都要被这种目光望穿,没有丝毫秘密可言。

“不错,不错!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老者看着楚枫,口中发出这样的声音,仿若自语,声音明显有些颤抖,显示出了他内心中的『激』动。

这时候楚枫则重重松了口气,那种被人望穿一切的感觉终于消失了。他刚刚放松下来,刹那间心神再次紧绷了起来,感受到旁边有几道目光如利剑般逼来,那种感觉像是要将人的灵魂都穿透。

“轰隆隆!”

楚枫的『体』内传出轰鸣声,血液不由自主地沸腾了起来,如江河『激』流般冲刷着血管壁,发出隆隆声响。他骤然转身,眸光直视而去,见到那几个身穿金『色』衣衫的人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中金光闪烁,凌厉异常,且有股杀意缓缓弥漫开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神殿中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而凝重,金发少『女』眼露寒芒,正要开口喝斥,却被宝椅上的老者暗中止住。

“你们是谁,为何对我心生杀意?”楚枫冷眼相对,并不惧怕对方那凌厉的眼神,道:“我初来此地,与你们素不相识,你们为何想要杀我?”

此刻的楚枫与先前表现出的憨萌样子大相径庭,不由得让金发少『女』诧异,但她并未多想,只是站在楚枫的身边,冷冷地看着那几个对楚枫露出杀机的金发金眸人。

“人族少年,你是何血脉,为何会让我『体』内的血液沸腾?”一个金发金眸的少年人冷漠开口,他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可那凌厉的眼神几『欲』刺穿人的灵魂,且浑身金光绚烂,神纹流转,一个个古老的符篆在肌肤上跳动,看起来神异而慑人。

“想知道我是什么血脉,你当虚心相问,这般强势的态度,是没把洪荒神岳放在眼中吗?”楚枫平静回应,此刻的他看起来有些老成。

“你不过一个人族少年,对于我们来说连蝼蚁都不如,与洪荒神岳没有半点关系,想挑拨离间吗?”金发金眸的少年满脸冷酷,道:“你不说没关系,我自有办法让你开口!”

金发金眸的少年往前逼来,脚下神纹绽放,『交』织成片,每一步落下都有莫名的韵律在流转,使得楚枫心中压抑,仿佛那一步步全都踏在他的心上。

这是一种气势上的压迫,金发金眸的少年并未打算动手。在他看来,楚枫这样的人族少年实在太弱,根本不配让他出手,单凭气势足以压得其匍匐在地。

“轰隆隆!”

楚枫『体』内的声响越发惊人,如长河怒啸,又如山洪暴发,真龙之血澎湃『激』荡,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绽放紫金光芒,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神『性』。

“嗡!”

楚枫只觉得『体』内深『处』嗡的一声,脑海顿时一片空白,紧接着便有无尽的古篆于真龙之血内显化了出来,在血液中沉沉浮浮。

刹那间,一股霸绝万古的气息弥漫开来。楚枫立身在神殿中央,周身像是缭绕着无尽时空,让他看起来如祖神临世,散发出难以言喻的威严气息。

“蹬蹬蹬!”

金发金眸少年身躯摇晃,在这股气势的对碰下忍不住连连退步,这种画面让大殿中的每一个人都面露惊『色』。

“你……”

金发金眸少年的眼神更加冷冽了,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已经沸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浑身金光璀璨刺目,在其身后竟然显化出一只金『色』的飞禽,通『体』如神金浇铸,双翅可裂天宇,那双利爪可撕裂世间万物。

楚枫与熊孩子见到这一幕心中巨震,那显化出的金『色』飞禽,

正是洪荒时代的神禽——金翅大鹏。

金发金眸的少年竟然是金翅大鹏所变,见到这一幕,楚枫心中顿时了然,为何与这少年相见,彼此的血液都会沸腾,原来是天生宿敌!

“呦——”

金发金眸少年背后那只金翅大鹏展翅长鸣,其音穿金裂石,尖锐无比。刹那间,那少年的气势暴增数倍,竟然反压楚枫,让他『胸』闷气喘,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吭——”

楚枫承受莫大的压力,『体』内的真龙血脉彻底沸腾了,传出震动九天的龙吟,整个神殿都为之摇颤!

“祖血,祖之真血!”

金『色』宝椅上,老者『激』动得惊叫了起来,“噌”的从宝椅上站立而起,金『色』的须发都在抖动。

“呦——”

“吭——”

对面,少年背后的金翅大鹏长鸣,而楚枫的背后同样冲出一条紫金『色』的真龙,霸气而威严,对着金翅大鹏发出震天动地的龙吟声,两者就这样对峙着。

“吭——”

突然,接连五条真龙自楚枫的『体』内冲出,于他的身周缭绕穿梭,那如紫金浇铸的龙躯与龙麟,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充满无边的力感。

威严霸气的龙首,紫金『色』的龙眸,像是能望穿万古时空,绝世威压席卷十方天地,在场的所有人都内心战栗,几乎有种匍匐在地的冲动。

“噗!”

金发金眸少年突然巨震,一口金『色』血液喷了出来,蹬蹬蹬连退数步,背后显化的金翅大鹏鸟顿时消散了。他脸『色』铁青,无比『阴』冷地盯着楚枫,道:“果真如此,竟是真龙血脉!”

“吭——”

失去了金翅大鹏的气息,环绕于楚枫身周的六条紫金真龙长啸一声,而后瞬间没入『体』内,消失不见。

“原来你是金翅大鹏,听说金翅大鹏如何了得,我看也不过如此!”楚枫冷冷地说道,心中对那个少年与其身边的几人有着很深的敌意,这种敌意来自血脉深『处』,无法控制。

“哈哈哈!小小人族蝼蚁也敢口出狂言!你虽然身具真龙血脉,可本『体』始终还是人族。再者你的血脉残缺不全,虽有真龙气息,却只显化出六龙。在洪荒年间,我族强者皆可搏龙,甚至生撕过不少的龙族,对于我们金翅大鹏一族来说,龙之血脉算不得什么!”

“是么?”楚枫冷笑,道:“我看是真龙生撕金翅大鹏吧,你们的血脉真有那么强,为何连我这个龙血残缺不全的人类都压制不住?满口大话,什么金翅大鹏,干脆叫跳梁小丑算了,免得徒增笑话。”

“蝼蚁,你敢对我这样说话!”金发金眸少年怒火腾腾,那双眸子中杀意炽烈,金光爆闪,冷酷而无『情』地说道:“你这种真龙血脉,我一个手指头便可碾死你一万次!”

“是吗?我若与你同阶,宰你如宰小『黄』『鸡』!”楚枫冷笑着回应,他已经明白了自己与洪荒神岳的关系,知道在这里绝对是安全的,根本不用畏惧金翅大鹏一脉,在这种『情』况下岂能辱没了真龙血脉?

“卑微的蝼蚁,你活腻了!”金发金眸少年往前逼来,脚步迈动间,仿佛有无形的大岳往前逼近,无比压人。

楚枫立身在神殿中央,表『情』从容而镇定,面对不断逼近金发金眸少年,始终表现得自信而淡定,道:“你不是认为金翅大鹏血脉胜过真龙血脉吗,同阶一战,敢否?!”

“哈哈哈!”金发金眸少年冷笑连连,嗤笑道:“我境界高于你,那也是我的本事,抬手便可碾死你,凭什么要与你同阶一战!”

“你怕了吗?什么大鹏搏龙,不过都是你们自己臆想罢了,真敢同阶一战,屠你屠狗!”楚枫犀利回应,如果非要动手,唯有同阶一战才能胜过对方,否则根本不可能。

“嘿嘿,小子你别说了,他敢吗?什么金翅大鹏,不过就是会飞的小『黄』『鸡』而已,上不得台面,怎敢与真龙血脉并论,简直就是笑话。”熊孩子提着红花大裤衩,在旁附和。这让金翅大鹏一脉的尽皆咬牙,若非身在洪荒神岳内,立刻就会出手将熊孩子击杀。

“小神鹏,你想在本尊的神殿内对我洪荒神岳的祖血传承动手?”大殿正上方的金『色』宝椅上,神岳之主目光扫来,瞬间让整个大殿的空间都凝固了:“你修行数十年,如今已经修出三大秘境,而我祖血传承者连第一个正式修行的秘境都未达到,身为金翅大鹏的后裔,你将祖先的脸都给丢光了!”

听到这话,小神鹏脸『色』『阴』沉,满头金发飞扬,森冷地盯了楚枫一眼,而后对神岳之主说道:“神主,晚辈若与这个人族同阶一战,你否是应允?”

http://www.quanben5.com/n/wushangshendao/19694.html